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三百零七章 雁门
    白影晃动中,方明已经身化一连串残影,掠出了石室之外。〔

    唯有余音寥寥,还在绕梁不绝:“只是无崖子道兄可要小心门下那丁春秋了,他已有弑师之心,大祸不远矣!”

    “丁春秋?”

    无崖子一个激灵,而旁边的李秋水脸上则是白了一下,嗔道:“管他作甚?还不快去追?”

    两人展开身法,一路出了湖底,来到了湖边。

    这里四面都是悬崖峭壁,纵使轻功绝世如无崖子与李秋水也难以攀越,因此他们都很有信心将方明截住。

    但很快,他们就失望了。

    “你看!”

    李秋水指着一面岩壁,诧异叫道。

    无崖子极目远望,就见一个白衣人带着一名女童,竟似一朵白云般向上冉冉升起。

    猿猱欲度愁攀援的绝壁之巅,对于对方而言竟似坦荡通途!

    无崖子与李秋水对视一眼,不由都沮丧地垂下头,颇有心灰意冷之感。

    ……

    方明右手抱着李青萝小小的身子,左手五指如钩,九阴神爪抓摄而出,深入钢铁一般的崖壁,留下五个深深的孔洞。

    而就是这一借力,他的身子又向上飞了五丈,稳稳地站定到了崖顶之上。

    “呜呜……飞喽!”

    李青萝破涕为笑:“哥哥你刚才是在飞么?好好玩哦!”

    “不错!”方明捏了捏对方粉嫩的小脸:“哥哥以后每天都带你飞好不好?”

    “好啊!”

    李青萝拍着小手,脸上竟似有着丝丝晕红。

    ‘我去!这展开不正常啊,普通小孩被拐走,不是应该第一时间大哭,要找爸爸找妈妈的吗?’

    方明看着此时的李青萝,竟然颇有一种‘天定孽缘’的感觉。

    当然,他既然转世成了段正淳,那些女人便肯定不会放过,更不会让她们去找其它男的来恶心自己。

    也因此,他根本就没有将李青萝还回去的打算。

    “唉……养成后再推、倒,是不是有点邪恶了……”

    方明摇摇脑袋,他带走李青萝,除了这方面的考虑之外,还是为了笼络无崖子与李秋水这两个大高手!

    虽然对方武功比方明还是差了不止一筹,但放在天龙世界也是了不得的武道强者,足以横行江湖,乃至千军万马中夺上将之级!

    这样的人才,在之后平定高、杨两家当中绝对有着大用!

    可怜的无崖子与李秋水还在商量着如何收集秘笈,如何解救女儿,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未来女婿已经将他们当成了免费打手。

    ……

    中原,雁门关。

    此乃宋辽激烈争夺的主战场,地处要咽,奇险无比,又有‘天下九塞,雁门为’之说,当年的杨老令公便曾经以杨家枪与金刀刀法在此多次阻击辽国大军,刚勇英烈,名垂千古。

    这一日,雁门关外,乱石谷前。

    一对衣着华丽的年轻男女,男的只有十五六岁,女的更年轻,七八岁不到,同乘着一匹高头大马,就在乱石谷前停了下来。

    “阿萝!你看这里风景明秀,天钟地灵,真是一处上好的野炊所在,不若我们在这里休息一二如何?”

    方明瞥了瞥似乎空无一人的乱石谷,似笑非笑地道。

    “好啊!”

    李青萝懵懵懂懂,哪里知道厉害?自然方明说什么便是什么了。

    他们两个当即找了一块草地,又铺了一张华丽的毯子在上面,布下果脯肉食,糕点珍馐,吃得不亦乐乎,殊不知乱石谷当中埋伏的一群人都快郁闷到骂娘了。

    ——这是雁门关诶!风光明秀未必有,埋的宋辽两军尸骨倒是有个十万八万的,算哪门子的山水宝地了?

    “带头大哥!我们要不要?”

    乱石谷中,一个黑衣人向为的带头大哥问道,手上比了个手势。

    “先不忙着打草惊蛇,这两人来历奇异,行事又这么奇怪,先等等!”

    这带头大哥的声音也不年老,但埋伏的二十一个高手竟然也是恭敬听命,不敢有违。

    当然不敢有违!

    毕竟,在场的群雄都知道,这带头大哥的师尊灵门禅师乃是少林派第三十四代弟子中杰出的高僧,在武林中地位尊崇,闻名遐迩,而带头大哥更是青出于蓝,几乎便是少林的掌门弟子!未来的少林方丈!

    这样的人物,无论是谁都得给个面子的。

    也正因为如此,这玄慈才被公推为这次阻击辽国契丹武士的带头大哥!

    日头西斜,已近黄昏。

    一众埋伏的好汉饥肠辘辘,更兼精神紧绷,外面的贵族男女却是言笑晏晏,有酒有肉,阵阵香气扑鼻而来,实在比什么难熬的酷刑还要可怕!

    “哥哥!我给你倒酒!”

    李青萝抓着金柄玉壶,为方明斟满一杯琥珀色的美酒。

    “嗯,阿萝真乖!”

    方明摸摸青萝的头,小女孩顿时仿佛小猫一样,舒服得眯起了眼睛。

    ‘呵呵……这群二傻子!’

    方明自然更清楚这雁门关的真相,乃是慕容博复国梦疯,故意谎报军情,想要一举挑起宋辽之间的斗争。

    只是行事上,怎么看怎么像一个逗、逼!

    你说你不管不顾,将慕容家积攒下来的名声都压上去撒谎也就罢了,伏击一个萧远山又算得了什么?

    真要做绝的话,你伪装汉人刺杀辽帝辽后,又或者假冒契丹人去宋国皇城里面转一圈,不比这个有效多了?

    最关键的是,眼光太过狭隘,只知道着眼于武林,纵使给这货做了武林盟主也没什么卵用!

    只是可怜这一票武林中都鼎鼎有名的好手,今日便要大部分葬身于此,再捎上萧远山一家家破人亡。

    一阵马蹄声传来,又有七八人大声唱辽歌,歌声曼长,豪壮粗野。

    “喂!你们两个小娃娃快走,迟则不及,必有大祸!”

    一个黑衣人终于忍不住,嘶哑着声音叫道。

    “大胆!我乃大理皇族,你等鬼鬼祟祟,可是意图不轨?还不快快出来磕头,小爷便少打你们几下板子!”

    方明双手叉腰,大摇大摆地对着乱石谷喝道。

    乱石之后,自带头大哥与其下一票中原高手俱是风中凌乱了。

    “难道这人是个傻子?”

    他们互相对视一眼,心里均想,但大理皇族的身份,到底令他们颇有忌惮,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怎生是好。

    只是他们呆住了,马蹄可不会。

    一阵风过后,十几骑骏马飞腾,现出了一伙短浓髯,神情凶悍的契丹武士来,这些武士身上都披皮裘,有的手中拿着长矛,有的提着弯刀,有的则是弯弓搭箭,更有人肩头停着巨大凶猛的猎鹰,高歌疾驰,意态悠闲。

    “不管了!动手!”

    带头大哥单手虚劈,做了个杀尽胡虏的手势,又微一犹豫:“弟兄们注意些,不要滥伤了那对贵人!”

    长啸声中,众多好汉纷纷扬手,暗器飞射,什么钢镖、袖箭、飞刀、铁锥……应有尽有,更兼每一柄上面都是五彩斑斓,显然喂了剧毒!

    “大胆刁民!”

    漫天花雨之中,那十几骑契丹武士似乎已经无幸,一道人影却闪入了两拨人中间。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们竟敢拦路抢劫,暗器伤人,还有没有王法了?”

    高喝声中,方明似乎早有准备。

    原本的地毯被他抽起,竟然仿佛一只极大的麻袋,朝天一兜,将漫天的暗器都收了进去。

    这一下当真兔起鹘落,连那带头大哥都呆了。

    须知江湖上虽有接暗器的手法,但也仅限一支两支,江州有个外号‘千手观音’的暗器名家,能手口并用,连接九镖,已是惊世骇俗的绝技,但方明刚才那一手,又接了何止百支千支?

    暗器锋锐,入麻袋后必然****而出,而众多高手挟裹真力的暗器卷入毯中之后却如石沉大海,这又是一奇!

    “何方高人驾临?”

    带头大哥冷喝道。

    而其它好汉则是纷纷咒骂,群雄粥粥,怒斥方明这个力助‘辽狗’的汉奸没好下场。

    “你们,做什么的,为何要伏击我们?”

    这个时候,为的骑士又叽里咕噜地说了一堆契丹话。

    “他们是强盗,你们打不过的,还是快走吧!”

    方明长笑一声,一掌拍出,路边一块磨盘大小的青石当即四分五裂。

    这些契丹武士又何曾见过这种惊天动地的功夫?大呼小叫中,当即风一样地往后逃跑。

    “这人与辽狗交谈,必然也是契丹狗贼,杀了他吧!”

    一个黑衣人当即大叫起来。

    在场群雄没一个懂契丹话的,见到方明与对方流利交谈,当即眼睛中就带着不善。

    “所以说……学好一门外语很重要啊!”

    方明看着这幕,却是摇头叹息。

    雁门关之役中,只要在场的好汉有一个懂契丹话,或者萧远山懂汉话,那便打不起来。

    可惜,语言不通,交流便是一大难题,最后酿成悲剧!

    这时候不懂一门外语的代价,便是数十条血淋淋的高手性命啊!

    “诸位……我劝你们还是回去,该干啥干啥,顺便学学外语,否则日后可就没今天这么走运,有我来为你们消灾解难了!”

    方明一脸慈悲地道。(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