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三百零五章 无语
    “这位仙女姐姐,能否带小生出去?小生感激不尽!”

    方明此时充分挥演帝级实力,将一个迷途的呆头鹅书生形象挥得淋漓尽致。{(

    纵使李秋水油滑奸似鬼,到底也喝了方明的洗脚水。

    “咯咯……这里是仙境,凡人一进来就出不去啦!”李秋水咯咯娇笑,眉宇间竟满是勾魂之媚态。

    “啊……我还有高堂需要奉养,这可怎生是好?”

    方明急的捶胸顿足。

    “人世红尘,又有何可恋?你若留在这里,有我陪你,你开不开心?”

    李秋水上前挽住方明的手。

    她皮肤轻柔,比最上等的绸缎更加柔软滑腻,更兼吐气如兰,普通人被这么一问,恐怕三魂七魄都要散去几样。

    “我……我……”

    方明脸色涨红,似乎心底正在做着挣扎。

    “呵呵……来!让我带你去仙境快活,包你忘了这世俗烦恼!”

    李秋水自以为得计,亲昵地挽着方明的手,走到了岩石边上,只是一按,一条通道便显现出来。

    “这里便是仙境,来,跟我走!”

    她裙摆飘摇,风姿如仙,而方明似乎是呆呆地跟在后面。

    不得不说,李秋水虽然已经是道门有数的高人,但奈何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方明以枯荣之法,将内力尽数收敛,如同一截枯木,虽暗藏生机,但外人万万难以现,连李秋水都看走了眼,还以为方明丝毫不会武功。

    此时方明若突下辣手,恐怕只要一招,这美人便得香消玉殒。

    走过大铜门之后,一座宽大的石室便浮现在方明眼前。

    虽然没有灯火,但却有湖光透射而下,更显得室内飘渺梦幻。

    原来石室一面开了水窗,却以一块极大的水晶做了镜面,引湖光水色而入,外面碧绿水流不住晃动,鱼虾水族来回遨游,极目所至,竟无尽处,里面却绚丽璀璨,不用火烛也足可视物,飘渺梦幻,不似人间。

    “姐姐回来啦!”

    脂粉阵阵中,一群‘莺莺燕燕’围绕上来。

    等到了近处之后,才现这些不是莺莺燕燕,而是一个个面容俊俏的美少年,只是他们一个个穿着花枝招展的衣服,太过鲜艳,又涂脂抹粉,竟似群魔乱舞一样。

    “好好好……”

    此时的李秋水却仿佛皇帝检阅妃子般,与众美少年嬉戏调笑,放浪形骸。

    又挽着方明的手向下走了几步,推开一扇门,整个人都要贴在方明身上,对着里面一人道:“师哥,你看这少年如何?外面那些个男的,我看一个都比不上他!”

    说着,双目竟似泛出水来,摸上了方明的脸。

    不得不说,段正淳能够到处风流,四处留情,这皮囊还是生的相当不错,少年时则更加俊美非常。

    而在石室内,则有一个面如冠玉,留着三缕长须,相貌儒雅非常的中年男人,对着面前一尊玉像,双目痴痴,更似带着一丝痛苦。

    “好大一只王八!”

    方明见到无崖子的第一印象,却是这个。

    妹的,看到老婆带男人回来,居然还只是抱头龟缩,比王八都不如啊!

    做男人窝囊到他这份上,也是一朵奇葩了。

    “呦!小哥可是生气了!”

    李秋水看着面无表情的方明,却是会错了意,不由柔声道:“你放心……外面那些不过都是我的玩物,从今往后啊,我只对你一个人好!”

    她说得柔情似水,但方明却感觉到她眼睛却还是不断往无崖子那个方向瞥,眉宇之中,竟似带着一丝凄苦之色。

    “够了!”

    无崖子似乎终于雄起了一次:“师妹……你要气我,也用不着如此作践自己……”

    “呵呵……我为何要生气?”李秋水搂着方明的肩膀:“他们每一个都比你俊美,更是体贴十倍,百倍!”

    “唉……既然如此,也随你去,只是阿萝那里……你怎忍心?”

    无崖子双手抱头,又恢复成了窝囊废的状态。

    “原来你也知道我们有着女儿!”李秋水嘴角泛出冷笑:“我就是不忿……为何你爱这个玉像,还要胜过我与萝儿?”

    “你不懂!你不懂的……”

    无崖子脸色痛苦,一副难以启齿之态。

    方明对此倒是非常理解,难道要无崖子在自己老婆孩子面前承认自己是萝、莉、控,还喜欢上了自己的小姨子?

    虽然姐夫与小姨子的梗在方明那个时代颇为喜闻乐见,纵使宋朝也有不少姐妹双收之佳话,奈何无崖子就是脸皮薄了点。

    “说白了……还是心高气傲啊!”

    方明看得暗自摇头,以李秋水、天山童姥对无崖子的一往情深来看,若是无崖子肯舍了脸皮不要,跪地哀求,以死相逼什么的把戏都用上,那恐怕不止娥皇女英,就连李秋水她妹子都不成问题,到时一统后、宫,天下和谐,区区一个丁春秋又能翻出天去么?

    奈何对于无崖子这种人而言,面子、自尊比什么都重要,落到后来那地步,纯粹是咎由自取的。

    “我的确不懂,一个冷冰冰的玉像,到底有什么好?怎么比得上有血有肉的我?到底为什么?”

    李秋水却是已经到了爆的边缘,手指都掐得白:“我今日就要毁了这劳什子的鬼玩意!”

    她说到做到,左掌挥出,右掌又是一带,一道白虹似的掌力便向玉像袭去。

    “秋水,不要!”

    无崖子掌心朝天,以天山六阳掌相接,招式极尽精妙,将李秋水出的掌力消融无形。

    这两个道门有数的高人虽然感情上一塌糊涂,但武功都不是盖的,纵使放在整个天下,也是排名前五的绝顶高手!

    “很好!你今日为了它,终于要与我动手了!”

    李秋水声音冷彻,一翻手,掌心中忽然多了一柄光华璀璨的匕,匕身竟似半透明,倒映出一缕缕寒光。

    一场撕逼大战,一触即!

    就在方明准备搬条板凳嗑瓜子看戏的时候,异变突生!

    “爹爹!娘亲!不要动手,不要吵架好不好!呜呜……”

    一个小女孩从侧门奔了出来,雪白粉嫩的小脸上满是晶莹的泪珠,抓着李秋水的裙摆不断哀求。

    “阿萝!唉……我们娘俩命苦!”

    李秋水将女童抱在怀里,柔声安慰,眼眶却也红了。

    见到此种场景,无崖子简直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就快掩面而逃了。

    “阿萝……李青萝?!”

    方明的眼珠瞪大,看着面前这个最多五六岁,穿着绣花鞋、红布衫,还扎着两段小辫子的女童,无论如何也无法将她与未来心狠手辣,动辄断人手脚,埋去当花肥的王夫人联系在一起。

    真正算起来,他还是这个李青萝的真命天子,也是注定的魔障!

    “但是也太小了吧……而且,若我当她的面与她娘亲亲热……我去……还是不要给这孩子心灵留下阴影吧……”

    方明看着嘤嘤哭泣的小女孩,心里颇有无语问苍天的感觉。

    “我生君未生,我生君已老……幸好年龄还没差距到这地步,万幸万幸……”

    再仔细一思索,方明当即明白了原因。

    按照他的估算,他穿越或者说觉醒的时间点乃是雁门关之役的那一年。

    而萧峰刚刚出生,现在还不满周岁,等到正式出场却已经三十多了,马夫人甚至可以污蔑段正淳乃是带头大哥!

    所以,段正淳比乔峰大半甲子,那是毫无疑问的事情。

    “我这个身体现在也不过十五六,居然都能被康敏污蔑为带头大哥,我去……”

    方明脸上囧了一下,“而按照这个趋势,无崖子出走之后就受到暗算,李秋水将李青萝寄养到姑苏王家,十数年之后,长大的李青萝回大理无量山,正是十六七岁,情窦初开之时,而段正淳也不过二十五六,风华正茂,因此孽缘种下,有了王语嫣,再过十几年,大幕拉开,刚刚好对上……”

    虽然心里已经推算清楚,但方明看着面前的粉嫩女童,还是有着别扭的感觉。

    原因无它,要是换成任何一个成年男人,指着个女童告诉他这就是他未来的老婆,不过先得等个十几年先,那换谁都得抓狂!

    “只是……李青萝如此,秦红棉、甘宝宝、阮星竹恐怕也好不到哪去,也就一个刀白凤值得期待一下,天呐!难道我要在成为萝、莉控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最终养成一个后、宫出来么?”

    作为一个男人!一个最基本的男人!

    既然已经继承了段正淳的身份,方明就断不会让这些女人投入他人的怀抱,至于段延庆、还有钟万仇之流,更是去死好了!

    他可不是圣人,也不会嘴上大义凛然地说给你自由与幸福,再将自己的女人一把推开。

    那不是大度,而是傻、逼!

    有能力,大环境又允许,这些女子更是一往情深,真命天女,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不过……康敏那蛇蝎毒妇就算了,有些消受不起……”

    方明摸了摸下巴:“或者逢场作戏还可以,但绝对不能领回家,否则就是自己作死了……”(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