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三百零四章 秋水
    “真是……”

    看着炸毛的左归辛与一票无量剑派弟子,方明却是颇为啼笑皆非。? <[<?〔 < ]

    “拿别人随手试验的剑招当宝,更关键的是看了这么多年,连一招半式都没有学全,很有意思么?”

    这无量玉璧乃是无量剑派的瑰宝。

    在剑湖宫后山,每逢月圆之夜,那几个无量剑派的太师父、太祖宗总能见到仙人舞剑,看了一次之后就沉迷了进去,夜夜焚香祷告,但愿能学个三招两式的,得以威震武林,为此甚至废寝忘食,心血枯竭,连本派武功都荒废了大半!

    关键逍遥派的剑法的确比无量剑派高出太多,若真能学个两招也就罢了,可惜一帮子人对着玉璧数十年,连个渣滓都没有学到,更不知道往崖壁下探索,怎一个智商捉急了得?

    当然,他们学不会是他们的事,若别人敢染指这禁忌,那真是要不死不休的!

    方明就很明显地感觉到了,这个左归辛的眼睛里面有了杀气。

    “这无量玉璧的事,是谁泄漏给你的?”

    左归辛目光筛子一样扫视了后面的弟子一圈,心想玉璧之事何等隐秘,若无内鬼泄漏消息,外人万万难以得知。

    可怜那一票弟子躺着中枪,纷纷将头摇的跟泼浪鼓一样,生怕被自个师父一剑给斩了,清理门户。

    “无人告知,只是你老这教徒弟的方式也该改改了,省得到最后离心离德!”

    方明摇头道。

    “可恶!老夫管教自家徒弟,岂容你来置喙?”

    左归辛心里怒如狂,脸上却反而平静下来,笑嘻嘻地上前:“少侠想借阅无量玉璧,倒也不是不可以商量……”

    语气虽然和缓,但身后的弟子都知道这是师父暴怒到极致的表象,当即一个个恨不得变成乌龟,将头缩进肚子里。

    唰唰!

    走进两步之后,见方明还是神情淡然,双手下垂,没有丝毫防备,左归辛眼中冷色一闪,剑光疾闪,如箭矢攒刺。

    他做了无量剑东宗之主这么多年,一身剑法倒也炉火纯青,此时一剑斩出,虚空中竟似火树银花,剑刃乱舞,于劲力的把握更是妙到了巅毫,实在是非同小可!

    仅凭着这剑法,左归辛便能稳稳地在滇南武林稳坐一把交椅!

    剑光触及了少年的衣襟,左归辛的脸上也不由露出一丝喜色,他实在没有想到,对方居然真的这么轻易就落入他瓮中,看来到底是年纪尚轻,武功纵使高点,江湖经验也浅薄得很!

    一念至此,剑光又环了一圈,避开要害,却是他有意在诸弟子前卖弄,顺带拿个活口,好日后慢慢审问。

    “师父好剑……”

    周围一众弟子见自家师父大神威,敌人呆若木鸡,当即纷纷喝彩。

    只是这叫好才到一半便戛然而止,最后那个‘法’字被他们自己硬生生吞了下去,满场死寂中,最后一个‘贱’字余音寥寥,意思却截然大变。

    每个人的嘴巴都张大到极限,仿佛可以塞下两个鸭蛋!

    啪啪!

    “就这点功夫,还来占山为王?趁早回去再练两年吧!”

    方明手一伸,轻轻巧巧,甚至没有用多少力气,就突入了剑光中最为薄弱的一点,再一拿,左归辛手上的长剑便已经易主。

    他瞥了瞥手里的长剑,面露不屑,又随手一荡,长剑顿时化为七块大小重量相等的铁片。

    “滚吧!”

    清脆的耳光声中,左归辛想躲,脚下却怎么也动不了,只能硬接了两个又响又亮的耳光,吐血倒飞出去,躺在地上,与左子穆做了一处。

    “记得不要再来挑战我的耐心,否则无量剑派今日便可灭门了!”

    方明一拂袖,不再看仿佛变成了呆头鹅的其它无量剑弟子一眼,径直拾级而上。

    “掌……掌门……”

    片刻之后,才有无量宗弟子反应过来,脸上的表情却没有丝毫变化,仍自骇异不已。

    他们刚才见到了什么?

    在他们心中,剑法几乎是大理武林第一的掌门人左归辛,被人一招就夺了手上兵刃?两巴掌拍晕了?

    “此种武功……此种武功……纵使仙人也……”

    这些弟子当中也颇有几个见到过无量玉璧中仙人舞剑的,但纵使是他们也不得不承认,玉璧上仙人的剑法或许神而明之,精妙非常,但竟似乎还在刚才那个少年之下。

    “难道那个也不是人,而是山精妖魅,又或者是鬼怪仙人?”

    众弟子对视一眼,再也不敢去看剑湖宫,簇拥着昏厥的左归辛、左子穆两人,一溜风地跑下了无量山……

    ……

    这一帮正牌弟子都跑了,剩下的仆役之类自然更加鸟兽云散。

    不知不觉间,方明又达成了一项‘屠灭宗派’的成就,只是他经历得多了,也懒得去管,更对堂皇壮丽的剑湖宫丝毫兴趣都没有,随手抓了两个仆役,问明了后山与禁地位置,当即一路直往无量玉璧而来。

    到了后山西北角,只听得哗啦之声大作,水声响亮,一条大瀑布从高崖上直泻而下,如银河倒悬,瑰丽壮观,后面又有一面硕大的石壁,被瀑布冲刷得光可鉴人,景色当真美到了极点。

    “话说回来……若这里不是无崖子与李秋水的刻意布置,那就是机缘巧合,自然而成……若是无崖子与李秋水知道自己的私密被人围观,不知道会是啥表情?”

    按照方明的推断,在剑湖边上,那面有着彩色小剑的镜子或许是无崖子所为,为的便是与李秋水舞剑时还能对影自怜,逍遥似神仙。

    只是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对面的瀑布上居然还有一面大‘镜子’,两边一折射,湖底情况顿时被无量山上的人看了个精光。

    也幸好瀑布后面的石块不是真的镜子,清晰度不高,否则的话……若是无崖子与李秋水还打过野、战……啧啧,那画面太美,不敢看啊……

    往悬崖边一看,只见黑黝黝一片,深沉而不见底。

    两边的石峰陡峭,如刀削斧凿,带着锋利的边缘,仿佛怪兽的大口。

    方明顿时知道错怪那些无量剑派中人了,以如此险峻的崖壁,他们攀登下去,绝对下去几个死几个啊!绳索之类被旁边峭壁一割即断,下去的人哪里还会有命在?

    也就段誉那个天命猪脚,气运无双,才能被松树救了一命,得了偌大福缘。

    只不过,武功到了方明这个地步,常人畏之如虎的天堑,对他而言却不过坦道通途了。

    风声一响,方明直接跳了下去。

    呼呼!

    疾风扑面,两边景物飞上升,旁边锐利的石壁更是比什么神兵利器都恐怖!

    方明屈指连弹,刚猛无匹的先天罡气飞射四溅,将刀斧一般的岩壁削去,自身不时在岩壁上一按,暂缓跌落之势。

    几次借力之后,整个人已经轻轻巧巧地站到了悬崖之底。

    “嗯!从这高度来看,也就段誉那小子了,其他人跳下来,绝对是摔成一团肉饼啊!”

    方明打量着无量山底部的景色。

    只见东南西北尽是悬崖峭壁,白雾封谷,中间一个椭圆的湖面,大瀑布如玉龙悬空,滚滚而下,周围却是花团锦簇,整个湖泊除了落瀑十丈之外俱是平静如玉,大半都被花丛掩埋。

    茶花遍地,摇曳生姿,周围又绝无兽类痕迹,唯有鸟语间关,遥相和呼。

    “鸟语花香,当真是好一处所在!”

    方明暗自为无崖子点了个赞,如此隐秘的人间桃源都能被他找到,加之还修建了个湖底别墅,这能力不去做工程师可惜了。

    “咦?有人来了?轻功不错!”

    方明耳朵微微一动,眼珠一转,当即往旁边的松树上蹭了蹭,衣衫破了几处,整个人也显得有些狼狈。

    “救命啊……救命啊……”

    听到脚步更进,他当即一开口,叫了起来。

    “咦?这里居然还有人进得来?”

    一位白衣女子亭亭娆娆地走了过来,似乎颇为诧异,只是她说话好像从来都是这般柔声柔气,纵使惊呼也是如此,令人一听便醉。

    “姑娘……你……你是天上的仙女嘛?”

    方明装作痴痴傻傻的样子,愕然问道。

    “呵呵……”白衣女笑的花枝乱颤:“可惜了你这大好的皮相,却没有想到是个呆子!不错!若不是呆子,又怎么能从万丈悬崖上摔下来?是运气好被树枝挂着,捡回了条小命么?”

    “正是……这位仙子,小生这厢有礼了!”

    方明‘慌手慌脚’地爬起来,似乎手足无措地道。

    更是装出满脸通红,不时偷瞥这女子一眼的样子,看得李秋水心里一甜,笑个不停。

    “唉……此时的李秋水,应该是正在情变,到处找俊俏美少年去气无崖子的时候,我若是趁虚而入……不过……好歹是未来岳母诶,太重口了吧……”

    方明心里有些纠结。

    这李秋水虽然年纪不小,但精修小无相功,驻颜有术,面容如出岫之月,双目更是冶艳灵动,颇有勾魂摄魄之态,身材又苗条婀娜,竟无一不是绝世之姿!(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