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三百零三章 无量(2000加)
    华赫艮心里凄苦。< ?? {<? 〔

    那巴天石、范骅都起码是豪强一级的人物,与他这个下九流的盗墓贼完全是一个天一个地。

    放在以前,他路上见到两人都不敢抬头的,现在却要他去折服他们,这岂不是要了老命?

    但真正要命的祖宗就在面前,真是不答应都不行。

    “哈哈……瞧你那没出息的样!”

    方明大笑三声:“我见我们也是有缘,便助你一臂之力!传你一篇外功诀要,你听好了……”

    却是他突然想起,在原著当中,这华赫艮也是盗墓挖到了一门外功秘笈,这才开始迹。

    习练武功,也的确可以改变一个人的信心气质。

    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与另外一个虎背熊腰的大汉,原本就没有可比性。

    而此世中的武学,却可以带给人这种变化!

    既然对方体质适合外门硬功,那方明就直接将他未来的‘机缘’现在给他就是了。

    “记住了!我已经在你身上下了手段,任凭你躲到天涯海角都是没用……我给你一年时间,到时候……嘿嘿……”

    东方既白。

    华赫艮脸色怔怔,看着前面空无一物之所,几乎以为昨夜是在做梦,但脑海当中的武功秘笈却不会骗人。

    他矗立良久,忽然哈哈大笑三声,将背后苦心孤诣盗来的陪葬品尽数抛弃,大步向官道上走了过去:“既然上苍让我遇着这奇事,那必然是要我老华有所作为!些许险阻,又算得了什么?”

    ……

    无量山!

    此是大理名峰,层峦叠翠,雄奇险峻,高不可攀。

    在天龙八部的世界当中,此地不仅是大理名山,更是一个武林大派的所在地!

    无量剑派!

    这无量剑派在五代后唐年间创派,掌门人居住无量山剑湖宫。自于大宋仁宗年间又分为东、北、西三宗,每隔五年,三宗门下弟子便在剑湖宫中比武斗剑,为各支掌门人争夺无量宗主之名位还有剑湖宫的居住权!

    虽然大理偏陲一隅,武林也相对排外,无量剑派在中原声威不显,但放在大理武林中也是一等一的地头蛇!坐地虎!

    这时放眼望去,但见山路巍峨,地气升腾,直如神仙迷雾。

    而在仿佛通往仙山的路径当中,一名青衫少年,正漫步而行,脚下只是轻轻一点,整个人便掠出去老远,直似有着缩地成寸的法术,不似凡俗中人。

    “无量山剑湖宫?”

    方明打量着面前无量剑派巍峨的山门,脸上露出一丝冷笑:“这无量剑派占山为王,问过我大理没有?”

    要是之前,武林中的名门大派占据名山名水,开宗立派,根本是一个不成文的潜规则,只要掌门人武功够高,能够应付得了盗匪与其它前来挑事的宗派,便算真正站稳了脚跟,也不会有谁去找麻烦。

    这事约定俗成,就连方明之前也没有怎么感觉不对。

    但现在不同了!

    他既然已经是大理宗室,日后还是一国之主的人物,屁股自然要坐到段氏一边。

    这些武林门派招呼都不打一个就自顾自地占山为王,地契有没有?问过官府没?上税了没有?

    很显然,面对这几个问题,不说无量剑派,便是放眼整个武林,除了少林、武当之外,其余各门各派都得心虚一下!

    段氏乃是名义上的一国之主,那整个大理的地盘都是他们的,现在方明看见有人占了自家的地盘盖房子,心情当然差了那么几分。

    “等我上台之后,高杨两家不用说,这些杂七杂八的门派就得先统一了,日后凡有宗门成立,非得到衙门报备,手续齐全才可!”

    方明的眸子中闪过一缕精光。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这句话可不是说着玩玩的!

    而他也将这当皇帝的经历,视为了自己宗师路途上一段难得的精神积累。

    毕竟,要历万丈红尘炼心?凡俗间的位置,又有那个比帝王还日理万机,阅尽百态的?

    别人将当皇帝视为建功立业的终极目标,甚至有庸人只愿追随明主,建从龙之功就心满意足,但方明却是将皇位视为了一次游戏,一场历练。

    “站住!”

    青影一闪,山门前已经多了两个持剑的少年,面上犹带稚嫩:“什么人?竟敢擅闯无量剑派?”

    “看门的?你们是东宗还是西宗的?”

    方明眯了眯眼,似乎不甚在意地道。

    虽然无量剑还有一个北宗,但十年前就整体搬迁到了中原去,自然不可能还留在大理。

    “我们是东宗门下,你是何人?报上名来!”

    一个少年见方明还要举步往前,呛啷一声,青锋剑出鞘,门户守得倒也严密——虽然在方明看来,此等程度的防御,与破绽百出也没有什么分别。

    “我叫……段正淳,让你们掌门人出来见我!”

    方明一拂衣袖,淡然道。

    “我们掌门人日理万机,怎么有功夫来见你这个闲人?”

    挺剑少年回想平日师父所提及的大理武林名宿,还有正邪两道的高手,确认没有段正淳这号人物,身为名门大派弟子的傲气当即就上来了,毫不犹豫地拒绝。

    “唉……为什么有人好好说话就是听不懂,非得找打呢?”

    方明摇头叹息一声,右掌却似乎晃了晃。

    那少年心里一惊,长剑倏出,化为密密麻麻的剑网,将自身守御得滴水不漏。

    这无量剑派以剑法著称,纵使派中新入弟子,剑法上也颇有些可取之处,至少在方明看来,这少年步履沉凝,双手稳健,已经不比五岳剑派中的二代精英差上分毫。

    可惜,这一切在他面前还是没什么卵用啊!

    掌影横空,又无声无息地掠入剑网当中。

    那少年似乎守御森严的剑网,在方明面前竟是仿若无物,只听咔嚓一声,青锋剑从中断折,掉落在地。

    又是啪啪两下,那少年倒飞出去,脸上当即多了两个鲜红的巴掌印子。

    这还是方明手下留情,否则这少年小命早就不保,纵使如此,那倒地的弟子心高气傲,何时吃过这等亏?当即气得昏厥了过去。

    “左师兄!左师兄!”

    他这一倒,后面那个年纪更轻,嘴上还带着绒毛,看起来跟方明差不多大的少年也六神无主,急的哭了出来。

    “左师兄?他叫做什么来着?”

    倒是方明看着地上倒地的少年剑客,有些好笑地问道。

    “左……”另外的半大孩子身上一个激灵:“他……姓左名子穆……”

    “左子穆!左子穆……哈哈,这个世界真小!”

    方明嘿然一笑,这左子穆乃是日后的无量剑东宗掌门,还曾经为难过段誉与钟灵,他这也算不算某种程度上的‘为女报仇’了?

    “何方高人,来我无量剑派捣乱?”

    生在山门的情况,自然惊动了后面剑湖宫中之人,一个白须飘飘,颇有几分卖相的负剑老头,当即带着一帮人急匆匆赶了过来。

    “在下无量东宗掌门左归辛,见过这位朋友,不知道小徒如何冒犯,竟然要下此辣手?”

    那白须左归辛先是仔细检查了下左子穆的伤势,脸上关切之情一闪,才对着方明冷声问。

    “我想上无量山走走,这小子不知道天高地厚,非要拦着我,让他通知掌门也不干,怪得了谁来?”

    方明神色戏谑:“敢问左掌门,这无量山是你家的么?我自上山,他凭何拦我?”

    “这无量山乃是我无量剑派山门所在,我无量剑自后唐便于此创派,滇南武林的同道,无一不知!”

    左归辛高冷道,身上装逼之味满满。

    “是么?你说这无量山是你的?可有地契?在官府报备了么?”

    方明反问。

    “这……”

    左归辛脸色一滞,在这一刹那,他的内心肯定是十分崩溃的。

    自来武林通道,哪个开宗立派的时候还要上官府报告啊?不说武林中人高来高去,厌烦俗务,便是真的去官府,那这逼格还要不要了?

    高高在上的武林中人,开宗门还得官府许可?这本来就是笑话好不好?

    话虽如此说,但真要较真起来,这剑湖宫乃是违章建筑,这妥妥的跑不了。

    因此,左归辛当即来了一招乾坤大挪移,脸色变冷:“阁下上无量山,难道便是专程来找茬的么?”

    听到他如此说,后面一排弟子也是哗啦哗啦地抽出了长剑,面色不善地盯着方明。

    他们没有看到刚才方明大神威的一幕,纵使看到了,以他们的见识,也根本无所畏惧,无知者无畏,还想着一人一剑上去,登时便能将这来找茬的家伙剁成肉酱。

    “找茬?”

    方明摸了摸鼻子:“我现在还管不到你们这块上,所谓名不正,言不顺嘛!这次你们走运了,只要带我去无量玉璧那里,这一切我就既往不咎啦!”

    “好贼子!”

    左归辛直接被气得须怒张,一张老脸都涨成了猪肝色,得道高人的形象再也荡然无存:“居然敢觊觎我派隐秘,其心不赦!!!”(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