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三百章 枯荣(1900加)
    天龙寺宝舍连绵,自唐代起便开始兴盛迹,到了现在更是非同小可!

    因为大理的皇帝,总有退位后出家的爱好,导致这里连连被赐封,大理国再怎么国小民贫,皇帝再怎么势单力孤,一点身家也总是有的,更何况,段氏将这天龙寺视为祖宗重地与最后的保障,支持起来更是不遗余力。[{〈〈{网

    方明只是略微观察,便见到了数波僧兵锻炼的场景。

    “居然还有这个,真是意外之喜!”

    以方明的武功,在天龙寺当中真是若履平地,大模大样地逛了几圈,也没有人能够现。

    倒是他将天龙寺的老底子看去不少。

    “不错不错……大理以国力供养,历代天龙寺高僧摸索删减改进,这些僧兵倒是练得不错!”

    走过一间似乎是大食堂的地方,方明抽了抽鼻子,当即就闻到了一股浓重的药膳之味,显然当中的大补药材也放了不少,甚是有些年份。

    这些僧兵乃是段氏最后的命根子,不计消耗成本地培养下来,一个个也是非同小可。

    就是方明所见,纵使最差的几个也是虎背熊腰,精力充沛非常,不比大乾后天小成的武者逊色,这样的僧兵,若结成阵势,无论在哪里都是所向披靡。

    “更难能可贵的是对方一脉相承,乃是完整的一套东西……”

    方明当即有了心里大动的感觉。

    就仅仅是他所见,这些天龙寺僧兵就已经极其精锐强军,若是与他的黑蛟军打起来,他这个领头的不出手,黑蛟军非得狠狠吃个败仗不可。

    这样的练军、养军之法,方明自然有些眼热。

    “以天龙寺的规模来看,这里的僧兵起码有着近千!”

    方明轻易地便估算出了天龙寺的实力规模,并且当即震撼了。

    “这一千人纵使平原交战,也足可抵得一万精锐大军,在巷战、乱战当中的价值更是难以估计……有着这样的力量在大理城外,也难怪杨、高两个权臣有着忌惮了……”

    纵使有些眼热,但方明还是分得清主次的,反正以后整个大理都是他的,这区区的僧兵练法又算得了什么?当即不再多看,向更深处走去。

    一路又过了晃天门、经清都瑶台、斗母宫、三元宫、兜率大士院、雨花院、般若台,俱是金碧辉煌,有的旁边还写了题跋,表明是某某皇帝敬捐,当真亮瞎人眼。

    不过,天龙寺虽然也开放香火,但普通游客最多就到大殿一游,更深入则根本不可能。

    方明越是深入,也明显感觉到了周围保护力量的不断加强。

    “牟尼堂……到了!”

    到了这一块,两边的景物登时又是一变,所有建筑俱以整根松木搭建,有的树皮还未剥下,带着斑斓古意。

    “恐怕这里就是段氏皇族的清修之所了……”

    方明心里闪过明悟。

    他之前不过是一个宗室旁支,天龙寺虽然来过几次,但根本到不了这里。

    “不过,既然到了这里,也是段家的核心之地,便也不怕外人奸细了吧?”

    方明想了想,从黑暗中走了出来,朗声道:“枯荣大师可在?晚辈段正淳求见!”

    “什么人?”

    一个身材魁梧,看起来不过二三十的年青僧人从牟尼堂中走出,当即吓了一跳:“你说是我段氏中人,有何凭证?”

    “得罪了!”

    方明知道,这些和尚一个个都姓段,搞不好跟他都沾亲带故,口中不敢怠慢,右手食指却嗤的一声,向这僧人点去。

    要证明是段家之人,出一阳指就行了!

    这僧人斜身闪开,以中指直戳,方明脸带笑意,同样以中指相还。

    但听嗤嗤劲风中,两道指力竟然无声无息地消融!

    “咦?好高明的功夫!”

    壮硕僧人有些讶然,他见方明不过少年,自己出家苦修十余年,更没有外物挂怀,此时一阳指功力已有六七分火候,对方却与他并驾齐驱,不由大是惊讶,心里更起了一点争强好胜之念:“再接我一指!!!”

    他此时已经试出方明不仅武功深湛,更是得了一阳指的精髓,造诣似乎丝毫不在自己之下,也不敢怠慢,直接以大拇指捺将过来,五指中大拇指最短,因而也最为迟钝不灵,然而指上力道却是最强,这一指捺出,招式高雅奇古,直如泼墨山水,肆意挥洒,沛然难当。

    “好!”

    方明同样以大拇指相对,体内餐风饮露功一转,天地元气微微波动一下,尽数汇聚了此指之上。

    波!

    但听空气中一声轻响,四面的窗户纸轰然鼓裂炸开,壮硕僧人一连倒退三步,看着自己的手,脸上满是骇然之色。

    “第……第四品!居士小小年纪,居然能将一阳指练到此等境界……”

    “有客远来,本参,还不快引进佛堂,端茶奉水?”

    一个中年人的声音传了过来,打断了两人试手,牟尼堂大门洞开,现出了空旷的内部。

    佛堂内的摆设极为朴素,只有几个蒲团,四上各坐着一个僧人,其中三个枯黄精瘦,与本参年纪似差不多大,东那个僧人却是垂面壁,背影颇为高大。

    “本参?那不就是后来坐镇天龙寺的段氏四大神僧——因、观、相、参的其中之一,最后当了传功老爷爷,将一部分内力给了段誉的那人?”

    “师叔!”本参一进来便垂行礼,跪地不起,仿佛犯了什么罪孽。

    “本参,武功不过小道,你既然心里已经认定了这位小居士乃是段家之人,接下来那几招,又何必再试?此乃犯了嗔戒!”

    面壁的僧人似乎辈分甚高,威严深重,训斥之下,本参只有乖乖听着的份。

    “既然已经知错,便去藏经阁,将法华经、金刚经……抄录一遍!”

    本参连反驳都不敢,恭敬一礼之后慢慢退下。

    “枯荣长老在此,晚辈未及礼敬,多有罪业,还请恕罪!”方明微微欠身一礼。

    “阿弥陀佛……居士年纪轻轻,便将一阳指修炼到四品之境,段氏光大有望!”

    那东的僧人终于转过身来,露出一张中年人的面孔,只是一边微微红润,一边微微焦黄干枯,一张脸竟似分了阴阳,看着有些说不出的恐怖。

    不过此时,这些痕迹还不怎么明显,中年人的脸上也满是欣慰之色。

    “原来大师已经参修枯荣禅功!正淳佩服!”

    这枯荣禅功乃是极高深的佛法禅功,取自释迦摩尼入灭之意,威力无穷,若无上乘佛法在身断然无法入门,而现在这枯荣禅师身上都浮现出了异象,功力果真非同小可。

    “居士也知道这枯禅?”枯荣禅师似乎微微惊讶。

    方明沉吟了下,说道:“有常无常,双树枯荣,南北西东,非假非空!”

    传闻当年释迦摩尼入灭之时,东西南北,各有双树,每一面的两株树都是一荣一枯,称之为“四枯四荣”。

    据佛经中所言:东方双树意为“常与无常”,南方双树意为“乐与无乐”,西方双树意为“我与无我”,北方双树意为“净与无净”。茂盛荣华之树意示涅槃本相:常、乐、我、净;枯萎凋残之树显示世相:无常、无乐、无我、无净。

    世尊如来在这八境界之间入灭,意为非枯非荣,非假非空。

    “居士果然学识渊博,竟能一眼道破我所参之枯禅……唉……可惜,贫僧以自身十几年佛力积累,这‘一枯一荣’的境界才刚刚入门,恐怕还得数十年苦修才能到‘半枯半荣’之境,至于最高的‘非枯非荣、亦枯亦荣’,却是不知道要何年何月了,恐怕,也只有真正的佛祖才能达此境界……”

    “枯荣大师这却是错了!”

    方明突然一笑。

    “还请居士指教!”其它三个年青僧人愤愤不平,但枯荣禅师却是正襟危坐,肃然问道。

    这枯荣禅法,原本便与禅宗大有关联,而佛门禅宗讲究的便是‘自由心证’,多得是蹋佛像,骂如来的修士,更有以心传法,当头棒喝之说。

    若是放在佛门其它派别,见到方明这么一个毛头小子质疑,那早就棍棒伺候了,但对于禅宗而言,修了数十年佛法,还比不上一小儿开悟的也比比皆是,就好像那个最出名的六祖慧能。

    枯荣禅师也是当世高僧,当即不耻下问,恭敬请教。

    “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方明却是吟了两句佛偈道:“枯即是荣!荣即是枯!本来便没有枯荣,大师又何必执着于表象?”

    枯荣禅师浑身一颤,身子竟似颤抖了起来,良久之后才恭敬对方明合十行礼:“多谢居士指点!”

    “小子机缘巧合,能助禅师开悟,对自身也是极大的福报,不必客气!”

    方明嘴上说得恭敬,心里却在暗自翻着白眼。

    论这种禅宗嘴炮的功夫,有着后世数千年基础的他,随随便便就可以甩这些老和尚八条街。

    只是法力不至,纵使说得天花乱坠,又有何用?

    不到以精神驾驭物质,意识改变现实的地步,纵使豁然开悟,立地成佛,又能多活个几年?归根结底,一切都只是“嘴炮”啊!(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