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两百九十二章 黑蛟军
    “纵使现在不杀,武林大会的时候不是照样要跟我为难么?”

    官道路边,巨树之上,方明拔出背后的厚背砍刀,似乎在自言自语。{(

    “现在我晋升罡气,又打败了贺人龙,绝对是康州明面上的第一高手!屠千绝必然吓破了胆,求援信一封接一封地往宗门,等到了武林大会的时候,最少都会出来一个宗师干涉!”

    “反正最后都要跟宗师对上,债多了不愁,不如先将这几个小虫子做掉,免得一天到晚蹦达着烦人!”

    人影一闪,方明已经站到了大路中间。

    “什么人,滚开!”

    薛玲玲等人只见到一个黑衣人握着一柄差不多有人长的厚背砍刀,就这么大大咧咧地站到了路中心,怎么看怎么一副找死的样子。

    “想死小爷就成全你!”

    之前那个被方明一箭贯腿,神色倨傲的少年一抽马鞭,骏马嘶啼当中,已经赶到了队伍最前面,就要往方明身上撞去。

    疾驰当中的骏马力量有多庞大?

    基本上,冷兵器时代的骑兵冲锋,乃是所有步兵军团的噩梦!

    而大乾世界当中的骏马力气更足,冲锋起来也更加凶猛,纵使后天绝顶的高手,除非修炼的乃是专门的硬功,否则也未必敢硬拼。

    更不用说,马背上的还是一名先天骑士!

    倨傲少年这一下,便是要将面前之人踏成肉酱,也唯有如此,才能稍泄他心头的郁闷。

    “住手!”

    薛玲玲高声喝道。

    无论如何,此时的方明看起来都不似善类,更何况,他们终究不是魔道中人,纵马伤人说出去太过难听了。

    只是这少年入门前便是勋贵纨绔,这种事做熟了的,闻言反而冲得更快。

    不仅策马冲锋,他更是卷出了马鞭!

    鞭子在半空当中划出一个圈子,向砍刀缠了过去,这一冲、一鞭却是尽得真髓,人借马力,势如潮水!便是一个先天刀客,稍不注意也要伤在马下,甚至赔上一条小命!

    刀光一闪!

    几乎有人高的厚背砍刀,在刀客手上却是仿佛跟纸一样轻。

    一瞬间,一道璀璨夺目到极点,仿佛匹练般的刀光浮现,倨傲少年手上的皮鞭寸寸龟裂。

    就在薛玲玲高喊结束的刹那,三名青云宗弟子便瞪大眼睛,看到了日后几乎要他们夜夜做恶梦的一幕!若他们还有以后的话!

    一道血线,自马头中间浮现,随后又蔓延到了马身,乃至倨傲少年的额头。

    哗啦!

    裂痕浮现,那匹康州分舵精挑细选的骏马,居然从中间笔直分开,血液五脏、混杂着肠子流了一地。

    马背上的少年也遭遇到了同样的命运,整个身体几乎瞬间四分五裂。

    一刀之威,竟至于斯!

    “好……好惨烈的刀法,一刀之下,人马两断,鬼神难挡!好一柄魔刀!”

    薛玲玲已经抽出了长剑,冷喝道:“你到底是谁?为何要与我青云宗为难?”

    黑衣人没有答话,身形掠空,手里的长刀再次暴涨!

    律律!

    三匹巨马仿佛也感受到了可怕的杀气,疯狂地向四周乱撞。

    “快弃马!”

    薛玲玲身如柳絮飘摇,自马鞍上飞起,但其它两个青云宗弟子却没有那么幸运了。

    哗啦!

    半空中仿佛劈过了一道闪电,雪白的刀光一化为七,两名青云宗的真传弟子刚刚抽出长剑,人就已经跟马一起倒了下去。

    一刀之下,两人三马,俱是难逃一死!

    “万劫刀法,天魔七杀式!!!你是神刀教的人!!!”

    薛玲玲脸色一变:“屠千绝该死,之前说已经批亢捣虚,将神刀教势力清扫一空,却留下了你这个祸患!”

    一念至此,她根本连返身动手的意思都没有,轻功运起,整个人已经远远飞了出去。

    只是刚才两刀,她便知道此人的武功早已出神入化,刀法如魔,恐怕纵使贺人龙在此也难以讨得了好,不跑的才是傻子!

    “你跑不掉的!”

    方明一掠十丈,眨眼间便来到了薛玲玲背后。

    薛玲玲脑后一寒,眼角却是闪过一丝狡黠,忽然转身,手上一个圆筒状的东西射出大团粉红色的雾气,在雾气当中更是有着一张巨网浮现,边缘处带着月牙形的银光。

    这是‘七绝七情迷心网!’她花了很大代价才求来的保命之物,纵使罡气高手被缠上了也会**入骨,任凭宰杀!更是曾经助她擒拿了一名横行一州的飞盗!

    在迷心网之后,薛玲玲娇喝一声,剑作龙吟,已是返身唰唰刺出了十三剑!

    她这逃跑,暗算,反攻,一系列动作都行云流水,竟然仿佛已经推演良久,将周围的环境都算了进去!

    面对罡气级别的高手,她也只能先力求击伤对方,才有着逃跑乃至反败为胜的希望!

    但她快,黑衣刀客却比她更快!

    掌风扑面,带着凌厉无匹的罡气,虚空涌动,气流竟似化成了龙卷,将毒雾席卷而回!

    “桀桀……女娃子心机不错!”

    嘶哑难听的嗓音当中,黑衣人又挥出了一刀:“吃我一招天魔杀身式!”

    呜呜……

    刀锋凶恶,如厉鬼嚎哭,这一刀挥出,竟似地狱临凡,杀魂夺魄!

    万千的刀光融汇一处,仿佛天河倒灌,无匹的刀气将金丝银线缫成的红网撕裂,又余势不减地砍入了剑光当中。

    “不可能!你拿的到底是什么神兵利器,竟然能直接破了我的迷心网……”

    薛玲玲眸子中一阵失神,旋即就感觉到手上一轻,可怕的刀气已经沿着剑柄逆冲而上。

    “你……”

    吐血当中,她的身体已经千疮百孔,仿佛破麻袋般飞了出去。

    “好刀法……万劫……刀法练到此种地步,距离宗师也就一步之遥了……可惜,我是见不到了,没想到神刀教中,竟然还有不输……输于方腊的天才,你到底是谁?”

    污血已经沾满了薛玲玲的脸庞,甚至令她眼睛都是一片鲜红。

    但在这回光返照之际,她竟然还在惦念着武功进益,也实在是个疯子。

    “你自然应该认得我!”

    方明的眼睛变了,一种明亮的神采,带着野心的光芒,慢慢逸散而出。

    弥留之际的薛玲玲一怔。

    这样的眼睛,她确实才刚刚见过。

    “原来是你……”薛玲玲双眼暴突,嘴里不断喃喃:“原来如此……好个金蝉脱壳,有你在此,康州武林……我好恨!”

    两股血箭从眼珠中炸开,她死了!

    “尘归尘、土归土……”

    方明蹲下身体,慢慢合上了薛玲玲的双眼,旋即再也不留恋地转身离开。

    背后隐隐传来惊恐的叫声,应该是路上的行人已经现了死尸。

    无论如何说,青云宗四个真传不明不白地死在这里,都会彻底引青云宗的怒火!

    而方明留在他们身上的万劫刀法痕迹,却是最好的证据与靶子!

    “也该通知灵月与连如意两个,注意隐蔽,或者干脆搬出康州,不要被殃及池鱼才好……”

    带着这样的想法,方明一路回了万仞山城,顺便还去南宫倾城的死关处看了看。

    石门依旧封闭,甚至外面还积了一层薄薄的灰尘。

    “两个月了啊!”

    距离南宫倾城闭死关,也过去了七十余天的时间,方明按照对方携带的生活物资估计,最多一百天,差不多也就是他下次穿越之后,便可以知道结果了。

    若南宫倾城不能战胜心里的阴影,到时候即使他强行破关,恐怕只能见到一堆白骨!

    武道的残酷,在这时候犹为明显!

    “嗯?”

    在死关附近,方明却又现了几个小小的脚印,旁边还带着其它野兽的爪痕,再联想到之前见到的痕迹,方明也清楚小慕容必然来过几次。

    “唉……纵使南宫师姐冲击失败,也希望她不要自寻死路吧……”

    方明叹息一声,回到山城之中,又命令手下取来了俗世小女孩的玩偶之物,送到了小慕容房中,好好地安抚了她一次。

    小姑娘此时的表现却是成熟了不少,甚至听下人说她还非常刻苦地练武,令方明颇为欣慰。

    “方长老!”

    好不容易从小女孩那脱身,岳云与其它几名长老又找了过来:“按照盟主之命,由你担任我黑蛟军统领兼总教头!还请与我们前去校场!”

    “嗯!”

    方明装模作样地答应了一下,便当仁不让地走在了最前面。

    岳鹏不过是他的掩饰身份,而近来他更是不断减少对方的出现频率,将大权渐渐转移。

    不仅是大江盟主岳鹏,就连岳云与其它几个先天长老的权威也在不断弱化,配合如今在康州声名鹊起的方明,俨然一副权力交接的节奏,这也是为以后做准备。

    等到一切就绪,岳鹏便可以‘死’了,方明真真正正地走上台前,水到渠成。

    至于理由?编个‘暴疾’‘走火入魔’都不要太简单,毕竟运气的事,谁说得准呢?甚至还可以直接说成是被暗杀,推到某个替死鬼头上,作为开战的藉口!

    方明的心里,已经有了全盘的打算,而现在要做的,便是第一步!(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