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两百九十章 辣手(封推加更,订阅啊)
    “外域七魔门的人!”

    方明端坐酒桌,虽身处包围仍自大笑:“让你们去当乐姬伶人,倒也委屈了你们!”

    张顶天与浮云子对视一眼,身上的冷汗已经浸湿了衣衫。[〈〈

    聪明如他们,如何不知现在已经身陷了一个死局当中。

    外面的伙计仆役不知道为什么全无声息,而就算他们现了异常,整个康州之内,恐怕也没有能够奈何得了这般魔头的势力!

    更惨的是,他们之前被诱魂之舞迷惑,虽然最后总算挣脱而出,心神功力却已经耗了七八成,简直就如待宰羔羊。

    情势已经危急到无可附加之境!

    偏偏就是这个时候,方明却还笑得出来:“……让我想想,你们前来抓我,却现我已经出掌控,因此便定下了这个埋伏么?”

    “不错!”

    之前弹奏鼓点的老者出来,只是此时他原本谦卑的面孔已经布满了阴骘,瞳孔中更是似乎放出了绿光:“没想到你这个小崽子已经罡气圆满,老夫都没把握拿下,嘿嘿……临死之前能见着天阴派的**之舞,就算死了也是个艳福鬼!”

    “在下还没风流够,现在却是还不急着投胎!”

    方明微微一笑:“你们知道我现在为什么还不跑么?”

    那老人一愣:“为什么?”

    “因为我要下毒!”方明很认真地道。

    “哈哈……哈哈……”

    那老头一怔,旋即仿佛听到了什么极为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连肚子都笑痛了:“你可知道我们是什么人?论下毒验毒的手段,你就算从娘胎里学起也比不过我们……更何况……”

    “更何况……先天高手内炼无穷,您老更是已经晋入罡气级别,自认百毒不侵,纵使中了毒也可解救,对不对?”

    方明接口道。

    老头的脸色已经变了:“难道你竟然有着绝毒榜之毒?不对,那上面的毒物老夫俱都认识……小子,你不要虚张声势,现在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唉……死到临头而不自知……”

    方明叹了口气:“你漏算了三件事!本人虽然一直没有展露过毒功,但一身下毒的功夫自认整个康州也没有敌手!第二,纵使你能检验百毒,但我所下的毒却刚好是无色无味,甚至是无毒的……第三,这种无毒之毒,却连我也不敢吞下!”

    “你……你骗人!”

    老者与其它几个舞女的身体已经在抖。

    “其实……你们怎么不看看左丘伊人,她喝了酒么?”方明一笑。

    嘭!

    方明话音一落,一个舞女已经倒了下去,身上血管暴起:“救……救救我!”

    “这种毒,纵使我也没有解药的!”方明却是摇头叹息。

    在他摇头的时候,满屋子的人都倒了下去,即使是那个罡气级的老头,也是脸色一片漆黑,突然间,血管全部爆裂,他死了!

    一个罡气级的高手,就这么无声无息地死了!死状还是这么惨不忍睹,就算说出去都不会有人相信,却偏偏这么生了。

    “好烈的毒!连罡气级高手也无法抵御,偏生又无色无味,简直不在十绝毒之下!”

    左丘伊人拍着胸脯:“方哥哥可真是将奴家的小心肝吓得扑通扑通乱跳呢!”

    “我也很奇怪,你既然现了酒里有问题,却居然不提醒他们!”

    方明眼睛注视着左丘伊人。

    左丘伊人咯咯一笑:“奴家可是站在哥哥这边的……好吧!这老头其实乃是七绝堂外事长老,却逼人家做这做那,还偏生一副颐指气使的样子,奴家早就看他不顺眼了!”

    左丘伊人可怜兮兮地道:“并且……奴家也着实没有想到,你的毒会如此厉害,这老头虽然一副色眯眯的样子,但也已经罡气大成,在七绝堂外门中几乎没有敌手!”

    “你很聪明!不若猜猜,我现在想做什么?”

    方明冷冷道。

    “郎君莫非想对付我?”左丘伊人低头,一副欲泣之色:“奴家刚才可是不顾生命危险,为郎君通风报信呢!”

    “我怎么什么暗示都没收到!”

    方明翻了个白眼,右手却无声无息地抓了出去。

    此时的九阴神爪在他手上劲力无穷,如切割空气,刚猛无匹。

    “郎君好狠的心!”

    爪风过后,屋子里佳人鸿飞冥冥,唯有几条黑色缎带散落地面。

    “你跑不了!”

    方明脸色一冷,身形掠空,直接追了出去。

    ……

    此时他的轻功甚至越了楚留香,一掠十丈,缩地成寸也不过如此,左丘伊人虽然似乎动用了什么秘法,但在太平郡城之外还是被方明追了上来。

    “你真要杀我?”

    左丘伊人脸色潮红,香汗淋漓,更是平添三分娇媚。

    “之前你便给我惹来了贺人龙这个麻烦,难道我杀不得你!”

    方明脸色一冷,右手大摔碑,左手一指禅,刚柔的劲力遍布,竟然纯粹是以力压人!

    左丘伊人第一次见面修为远胜于他,等到他穿越云海之后便只在伯仲,而现在,无论对方多么天赋奇才,也不可能瞬间练成罡气!

    结果其实早已经注定。

    啪!

    罡劲密布手掌,方明直接将左丘伊人的天阴戮妖刀拍开,一指点在左丘伊人胸口。

    此时的方明,脸色无悲无喜,如天神临凡,摧花辣手下得毫不迟疑。

    左丘伊人眉心诡异地溢出一点鲜血,功力暴涨,度激增,暴退出指力范围,一口鲜血已经喷了出来:“你……你真的要杀我,难道你就没有一点怜香惜玉之情?”

    “血肉不过皮囊,你觉得我会放过一个害我的人吗?”

    之前虚以委蛇,乃是自身实力不足,现在一旦获得了碾压的实力,方明心里便杀机沸腾,丝毫不为对方的绝世容颜所累。

    男人滥情点也没什么,但如若搞不清对象,那就是自己作死了。

    “等等,我……”

    左丘伊人轻启朱唇,身子却在不断暴退。

    方明五指抓出,左丘伊人穆然感觉周围的空气压了下来,如山之重,沛然难当!将她整个人都压趴在地。

    “你已经多次用了摧伐身体的秘术,才能从我手里逃脱,现在秘术效果越来越弱,等会你再用,下场便是……死!”

    方明施施然来到左丘伊人身边,居高临下,眸子中带着太上无情。

    “原来……原来我一直都看错了你,你是那种真正的大道无情,无私无我的武者!”

    左丘伊人惨笑:“你这样的人,说什么情分都是没用,但杀了我,你又有什么好处?”

    “你想买命?”方明的眸子中浮现出戏谑之色:“那你有什么?”

    “黎彩凤的下落!她已经入了我天阴派!”左丘伊人道。

    “哦,没想到你魔门居然还没杀了她!”方明淡淡说了一句。

    “纵使外域魔道互相之间有着摩擦,但各派中却还是禁止暗害的……”左丘伊人散去了秘法,脸上彻底惨白下来。

    “也对!魔道只是理念不同而已,要是从最基层就开始搞丛林法则,那凝聚力还要不要了?恐怕早就风流云散,人心尽失了吧?”

    方明摸了摸下巴:“可惜,黎彩凤不过是我一个熟人,你在开玩笑么?”

    “还有情报!你这次杀了贺人龙,青云宗不会放过你的,我就知道,他还有一个未婚妻,也在青云宗之内……”

    方明摇头:“不够!”

    “我还知道五处宝藏,三处秘法传承……”

    “还是不够!”

    左丘伊人气急:“难道你要我卖身?”

    “你终于清楚了!”

    方明道:“我对外域魔道也颇有些兴趣,你若肯受我钳制,做我的暗子,那便可以考虑饶你一命!”

    “你……”

    左丘伊人脸色连变,恨恨地咬着牙,心里似乎在天人交战。

    方明却是不慌不忙地等在一边,最后才听到了满意的答复:“好!”

    “这才对!”

    方明一笑:“我会在你体内种下三尸脑神丹,还有我自己悟出的生死符法,只是这些控制手段不过小道,因此……”

    他脸上的笑容看起来是那么邪恶:“将你天阴派的武功心法,包括天阴掌、天阴戮妖刀的修炼秘笈都交出来吧!”

    “什么?”

    左丘伊人的脸色狂变,这次是真真正正的变化了。

    “你当我傻的么?”方明的嘴角带着戏谑:“给你下毒、下内气,到时候你去找你师父,或者天阴派其它尊者,举手间便可除去,也只有交出你的秘笈,才能令我信任你是真正的叛派而出……”

    “我也不会强要你的东西,只会将它交给我的手下保管,一旦长时间不与他联系,他便会带着这些投靠三教五宗,并且将你的所作所为大肆宣扬,你觉得如何?”

    毒药什么的,纵使是生死符,对宗师高手而言也是个笑话!纵使宗师高手解不了,但天阴派乃是魔门大派,天人乃至破碎级高手都有!难道还会怕么?

    但泄漏武功秘法,在任何门派都是十恶不赦!一被现就要立即处死的罪刑!

    左丘伊人要是做下这事,那真是落下天大把柄在手,今后只要再稍加注意,便不怕她飞上天去!

    “你这个魔头!恶鬼!”

    左丘伊人咬牙切齿,闭上了眼睛:“你杀了我吧!”(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