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两百八十九章 闵柔然
    “曲……曲直如意!”

    贺人龙的眼珠渐渐失去光彩,但喉咙里还是挣扎着吐出了几个字眼。[

    “不错,我已经将罡气练到了曲直如意之境,但之前却一直与你硬拼,直到刚才……”

    方明的脸色平静。

    就在刚才,贺人龙抓住他刀尖的那一刹那,一缕罡气却饶过了贺人龙的手掌,直接要了贺人龙的性命!

    “若是之前,以我这种程度的柔之罡气,肯定奈何不了你,因此我一直装作罡气初成的新手,令你安心……”

    方明叹息道。

    “昨……昨晚的突破也是……”

    贺人龙似乎只差一口气就要咽下,眼睛里面却露出了渴望之色。

    “不错,我让你以为我是昨夜突破的,因此你肯定不会考虑我早已将罡气练到大成之境的问题……”

    这也是战略欺骗的一种。

    方明一开始就展露自己罡气的能力,又说昨夜才刚刚突破,纵使贺人龙想破头,也绝对想不到方明竟然突破罡气之后就直接练到了刚柔并济的地步!

    混杂着真相的谎言最容易骗人!

    贺人龙就是这么被方明坑了!

    “好!我输得心服口服……”贺人龙闭上眼睛,气息似乎就要断绝。

    “其实……”

    就在最后一刻,方明的眼中却闪过一丝恶趣味,以天遁传音之法将声音送入了贺人龙的耳朵:“其实……我刚才都是骗你的!我一夜之间便罡气大成,之后还会继续与你青云宗为敌!说实话……你比我前一个敌人,实在是差得太远!!!”

    “……”

    贺人龙双眼暴突,可惜就在这一刹那,他最后一口气咽了下去,眸子里的光彩也彻底消失,他死不瞑目!

    “贺师兄!!”

    薛玲玲、屠千绝等人围了上来,眼中都将方明当作生死大敌。

    “唉……人龙兄最后一招太过凌厉,我也无法留手……”

    方明演帝级功力挥,眼睛中甚至带着通红:“人龙兄真乃千古英才,可惜……可惜了……”

    此时的他,完全就是一副痛心疾的模样,好像死的贺人龙是他亲兄弟。

    “我们走!”

    薛玲玲等人却是丝毫不领情,带着贺人龙的尸离开,这仇肯定是结下了。

    不过方明也不在意,因为他根本没打算感化青云宗,这些都是做给其它江湖中人看的。

    难道胜利者就要洋洋自得,外带拉仇恨么?

    总得做一套假惺惺的样子出来,即使只是一张皮,也总有它的作用!

    “方少侠武功过人,我等佩服!”

    ……

    果然,有没有这么一套东西,结果果然大不相同。

    那些江湖人士见到先是贺人龙下手狠辣,又冒然动用秘法,违反规矩,方明迫不得已反击,却还是如此痛心疾,心里的天平不由就倾了那么一下。

    人心最易变化。

    虽然这种倾向没有什么大用,但等到某些特定时节,作用却又过了千军万马!

    “唉……方老弟,得饶人处且饶人,你又何必?”

    浮云子老道与张顶天却不是这么容易被忽悠的,出了总督府后当即道。

    “他有着杀心,我也不能留手,否则死的就可能是我!”

    方明没有说假话,这是生死之战,贺人龙比起他来也只是差了一线,若还想着手下留情,日后好相见之类,那就是妥妥的找死了!

    你手下留情,人家可不会,结果如何还用说么?

    “算了,不说了,来!让老道做回东主,为兄弟好生庆贺一番!”

    浮云子自然也知道其中奥秘,之前不过随口一提,当即就将此事放到了一边。

    金风细雨楼之内。

    灯火辉煌,各种美酒好菜更是连珠价地送了上来。

    “老弟啊……你不去做生意真是可惜了,之前压了自己二十万两,现在顷刻间便有百万银子入账!”

    浮云子捧着酒杯道:“来来,这一杯我敬你!”

    “论收益,我又怎么比得上老哥?”方明脸上似笑非笑:“昨夜听说有个狂人连下一百余万两银子赌我赢,害得城内各个赌坊都差点赔掉了裤子,可是老哥的手笔?”

    “好啊!”

    张顶天一拍大腿:“你们两个……太……太……唉……”

    他心里郁闷非常,此时只能狂灌美酒,嘴里还在嘟囔着:“方老弟也就罢了,你这老道,可别想用一顿酒菜就打我等……”

    “老弟说笑了……”

    浮云子的老脸难得地一红:“那些城内的赌坊此次大利市,老道不过取了一点,还是伤不到他们的根本的,倒是老弟你大大卖了他们一个好,日后若有用的着那些地头蛇的地方,说一声便是,谅他们也不敢不听……”

    这次押贺人龙的太多,很多人都输得倾家荡产,纵使还有方明与浮云子这等人在,各大赌场还是赚得盆满钵满。

    “不过张大哥说得也对,你这牛鼻子,可不能用这点就打了我!”

    方明持着酒杯,脸上似笑非笑,身上气质百变,竟似翩翩浊世佳公子。

    之前他乃是练武成痴,身上无时无刻不带着凌厉的气势,但现在却有了返璞归真的味道,更似乎游戏人间的谪仙人。

    ‘这是精神方面又进了一步!’

    浮云子与张顶天对视一眼,脸上都浮现出苦笑,感觉每与方明多待一天,便越显得自己蠢笨如猪起来。

    “哪里哪里……我还特地将城内的歌舞大家闵柔然请了过来,为老弟献艺!但愿老弟不要嫌弃才是……”

    浮云子拍了拍手,包间的屏风扯开,里面竟然是一个精致的舞台。

    振奋的鼓点响起,带着奇异的节奏。

    鼓声阵阵,更似带着引动心灵的力量,令人热血沸腾,甚至不自觉地便想跟着节拍翩翩起舞。

    乐理到了此等地步,也是已经入了化境。

    “听闻闵大家新排演了一支西极之地的舞曲,不想今日就拿出来了,我等眼福不浅呐!”

    浮云子笑道。

    便在这时,鼓声又是一变,一股幽香传递出来,牡丹无其高贵,而幽兰失之淡雅,未见其人,先嗅其香,便知道此女是个少见的美人。

    看着浮云子与张顶天脸色中都带着迷醉之意,方明摇了摇头,暗自有些好笑。

    他们都是先天高手,若此香中真有什么异样,自然立即分辨得出来,但此香却非凡俗,而是从人之心理入手,激出最美好的印象与感觉,那真是无可抵挡。

    就在浮云子失神的刹那,一名盛装丽姬已经跳入了场中。

    纵使天上的星辰,也没有她的双眼璀璨,就算是山间的溪水,也没有她的腰肢柔软。

    丽人眼波流转,未语先笑,手中的羽扇更是偏偏起舞,如穿花蝴蝶,转动间更是泄露出大片火热的肌肤,带着奇异的诱惑之力。

    这丽姬似乎专门练过胡旋舞,此时踩着鼓点,当真是风情万种,令人不觉便醉。

    而更令人动心的是,不论舞姿多么大胆诱人,乃至放、荡,但她的脸孔却是那么圣洁,简直如同雪山之巅的莲花,又好似月宫中的仙子。

    方明曾经看到过一句话,仙子的脸蛋,魔鬼的身材,最是吸引人,而现在,他看到了。

    “闵柔然为方少侠贺!”

    一舞过后,闵柔然拜倒在方明之前,她声音酥糯,带着浓浓的腻音,却又丝毫不显得做作。

    “好好好!快请起……”

    张顶天与浮云子已经完全变成了猪哥样,也不管一边的方明,直接越俎代庖。

    “嗯,起来吧!”

    方明的眼睛也似乎在放光:“乐美!舞美!人更美!来,赐酒!”

    “多谢!”

    闵柔然伸出柔若无骨的小手接过酒杯,又被方明制止:“每人都喝!”

    “当然!”闵柔然的眼波流转,看得张顶天几乎心醉。

    几个乐班与陪舞纷纷下台,谢过之后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方少侠觉得奴家的歌舞如何?”

    闵柔然玉手端着酒杯,却是柔柔问道。

    “妙不可言!”方明大笑:“在下要何德何能,才能见着天阴派真传献舞?眼福当真不浅!”

    “什么?天阴派?”

    张顶天与浮云子脸色一变,眸子中更是浮现出挣扎之色。

    “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你这舞从人之心灵出,全无烟火之气,也无可抵御,可是传闻中的天阴销、魂舞?”

    方明的话语中似乎包涵着无上禅力,张顶天与浮云子终于平静下来,只是额头虚汗淋漓而下。

    “好!能看破奴家这舞的,郎君还是第一个!”

    闵柔然柔柔一笑,脸上的表情更加勾魂夺魄,一张薄弱蝉翼的面具滑落下来,竟然瞬间就变成了天阴派妖女左丘伊人:“只是奴家这只是诱魂小舞,若是我师尊前来,亲自施展天魔之舞,那郎君便也只好乖乖跪下,俯称臣了!”

    “好了!跟这个将死之人废话这么多干什么?”

    一直跟在闵柔然背后的舞女与乐班也说话了,声音俱都变得森冷无比,一个个气势凝练,居然都是先天级别的大高手,为之人更是已经进入了罡气的级别!!!(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