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两百七十九章 神水宫
    “我知道了……这里是雄娘子告诉你的,对不对?”

    宫南燕绝非无知妇孺,正相反,她聪明得很。{〔〈 (〔网

    整个神水宫中,知道这条秘径的搞不好也只有宫南燕、雄娘子、水母阴姬三人而已,要猜到真相实在太容易不过了。

    “不错!”

    方明点头,手却没有放开。

    “好人,你弄疼我了……”

    在柔荑入手的时候,方明便感觉对方身子一僵,但现在却软了下来。

    特别是宫南燕似轻嗔薄怒的瞥了他一眼之后,她的手便仿佛化成了一滩水,不止是手,她整个人都仿佛变成了水,温柔的水。

    “你与他是朋友?”方明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恰到好处’的疑惑。

    “你说呢?”宫南燕一笑,任谁也想不到,之前那个冷如冰霜,仿佛天仙的女子,竟也能笑的如此柔媚:“难道他没告诉你……这里便只有他与我知道,他来这里……便是为了见我?”

    说到最后,宫南燕的脸颊竟然浮现出几丝红晕,似仙子降临凡尘。

    方明都似乎看呆了,心里却在暗暗吐槽:“果然越漂亮的女人越会骗人,这技能几乎是是天生的……”

    “我不知道……这只是他大醉时才提到过的地方……”

    方明摇头,眼睛里面也有了一丝笑意:“我听说……神水宫弟子禁绝****,更不能与男人幽会……你……”

    宫南燕幽幽道:“像我这个年纪的女人,未免总有需要……”

    “不错……”方明附和:“要仙子这等人物,一辈子待在那个冷冰冰的地方,与寂寞为伴,也未免太不通人性了……只是,我已经知道了这个秘密……”

    “你会为我保守秘密的,对不对?”

    宫南燕的眼里似乎含满了笑意,银色的腰带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滑落在地……

    ……

    一片乌云飘来,似乎是月亮与星光也害羞地闭上了眼睛。

    良久之后,才听到宫南燕低低的呓语:“你……你真好!我刚才就好像死了一样……”

    方明似乎也很迷醉:“能与你……真是我的福气……”

    “我只恨没有早先遇到你……”星光之下,宫南燕的玉手抚摸上了方明的胸膛,正在调皮地画着圈圈:“好人……你的心里……到底有没有我?”

    “当然有!”方明斩钉截铁地回答。

    “我不信!”宫南燕调皮一笑:“我要亲自看看……”

    “当然……美人儿,你就是要把我的心掏出来……”

    温存过后,男女情话绵绵,正是你侬我侬之际,方明的眼睛中带着迷醉,脸上更是被慵懒充满,而此时,宫南燕的手已经摸到了他的心口。

    刹那间!

    一丝狠色在宫南燕脸上一闪,她玉手如钩,居然直接抓了下去!

    爪风生冷,只要落到胸膛便是开膛破肚,而这种时候,偏偏又是天下所有男人戒备最低的时候!

    “……我也肯定不愿意!”

    宫南燕的玉手落入一个铁箍之中,这绝杀的一招竟然被拦下!她抬起头,就见到了方明脸上戏谑的笑容,旋即身上一僵,已经被点了穴道。

    “你……你早就知道……”宫南燕气急败坏地嘶吼。

    “自然,黄蜂尾后针,最毒妇人心,特别是你这种女人,纵使睡一张床上我也要睁只眼睛的……”

    方明慢条斯理地将衣衫穿好,淡淡道:“真正的男人感觉如何?是不是比虚凰假凤更多些乐趣?”

    这句话一出口,就仿佛一个晴天霹雳。

    宫南燕整个人都怔住,脸上闪过一丝慌乱,竟似什么了不得的隐秘被现了一般。

    良久之后,她才冷冷一笑:“这个秘密,雄娘子原本死都不会说出来的……他是否已经落入你手上,被你杀了……”

    “不错,以前的雄娘子已经没有了……”方明说了句模棱两可的话。

    “哈哈……死的好,纵使你不杀他,我也要杀了他!”宫南燕脸上隐现狰狞,大笑道。

    “在杀死他之前,你还会尝尝他的味道,对不对?”方明的目光,却似乎看到了宫南燕心底:“因为他抢走了你最爱的女人,水……”

    “住口!你不配提到她!”

    宫南燕尖叫,仿佛那个女人在她的心里便是神祗禁裔,容不得他人染指,连提到都是一种侮辱。

    “罢了,你好好睡一觉吧!”

    方明懒得跟女人一般见识,一道指风飞出,宫南燕顿时昏厥过去。

    而他则是施施然上了宫南燕的小舟,顺流而下。

    没有多久,又一座山谷浮现在方明眼前,谷中繁花如锦,宛如桃源,林木掩映间,点缀着许多亭台楼阁,最中心却是一个巨大的湖泊,周围满是青白石块,瀑布落在水面,溅起了一朵朵白色的水花。

    神水宫,这传闻中男人的禁地,已经向方明揭开了神秘的面纱。

    “好一个世外桃源,神仙所在,前世的蕾、丝边、女、同爱好者与水母阴姬一比,全部都弱爆了好不好……”

    方明负手而立,却是还有心情胡思乱想。

    这水母阴姬性取向异于常人,只喜欢女人,在她的卧室之内,竟然有着通往全宫女弟子的密道!

    想想看!别人最多一对一,一对二,她却是一搞数十个,上百个!整座神水宫的女弟子,其实都是她的女宠!也是她大大的后、宫!当中集蕾、丝边、师生、后、宫、少女、怨妇、尼姑多种禁忌元素于一体,女、同做到水母阴姬这份上,也算前无古人了!

    任凭谁也不会想到,这江湖中的圣女禁地,竟然还会暗藏着这种猫腻。

    “话说,要是有谁成功攻略了水母阴姬,那便是附送一整座后、宫呐……买一送百,简直是所有宅男的梦想……”

    一个念头在方明心底一闪而过。

    当然,也仅仅是一闪而过而已。

    他早已阅尽花丛,便是要开后、宫,纳三千佳丽,在夜明国也不过是勾勾手指头的事情。

    山珍海味吃饱了,再见到美食自然便没有什么欲、望。

    更何况,刚刚还吃了一个……

    方明汗了一下,不知道这算不算给水母阴姬戴了绿帽。

    此时极目远望,便可见到整座神水宫防御外松内紧,更是潜伏着不知道多少危险的气机。

    若方明不是从这里而入,而是硬闯的话,从大门到这里还不知道要先打过多少次。

    虽然也不是打不过,但终归也是个麻烦。

    方明来到神湖边上。

    神水宫主的寝室,就在湖底水道之内,但方明却懒得去钻,当即朗声道:“神水宫主可在?还请出来一会!!!”

    他的声音并不尖锐,但却远远传递开去,就连湖面都掀起一圈圈涟漪。

    “有人闯宫!”

    神水宫一片骚乱,众多白衣银带,风姿出众的少女匆忙跑出,脸上或是慌乱,或是好奇,她们被水母阴姬保护得太好了,根本无法处理这种突如其来剧变。

    甚至,她们有的人是从小入宫,从来没有见过男人,好奇而晶莹的眼睛不由总往方明身上打量。

    神水宫中响起了一阵急促的仙乐,显然是真正的巡逻者终于后知后觉地现不对,出了警示。

    “你是何人?竟敢闯宫?”

    在众多少女的簇拥之下,一名中年白衣女子走了出来,脸上带着森寒。

    “小喽啰先等等,免得我待会再说一遍!”

    方明指甲一弹,一缕精纯至极的先天罡气飞溅,这名白衣女子纵使放在江湖上也算一流好手,却照样中指倒地。

    “六姐!”

    “我们跟他拼了!”

    周围的神水宫女弟子纷纷后退一步,复又聒噪起来,群雌粥粥,差点将方明骂个狗血淋头。

    ‘不仅是基建团,拉、拉团的凝聚力更恐怖啊……’

    看着铁板一块的白衣女,方明心里叹息,复又开口:“在下姬冰雁,请水母阴姬出来一会!”

    “一会……”

    “会……”

    与之前的和风细雨不同,这次的声音却宛若洪钟大吕,振聋聩,将乐声完全压制,如狮吼虎啸,声波甚至在半空中形成了波纹,不少修为较低的女弟子顿时脸色惨白,萎顿在地,耳朵中甚至流出了鲜血!

    轰隆!

    刹那间,但见一股强烈的激流,自湖心冲起,形成了一条水柱,升起三丈后,水花才四下溅出,就在这水柱的顶端,竟盘膝端坐着个白衣人。

    星光灿烂,水柱也闪闪的着光。

    远远看来,就彷佛白衣观音自湖底飞升,端坐在一座七宝琉璃莲台上,法相庄严,令人不敢仰视。

    神水宫里的乐声已变得柔和而庄严。

    所有的白衣女都退了下去,天地间彷佛只剩下了这如镜的银湖,湖上的莲座,座上的法相。

    纵使是武林高手,看到这一幕之后也必然吓得神魂出窍、双股颤栗。

    这水母阴姬,竟然不似凡人,倒似一尊真正的神祗!

    “大胆凡人,见神母法相,还不大礼参拜!”

    一个站在水柱旁边,仿佛侍女的白衣女子当即高声喝道。

    论亲近,本来应该是宫南燕担任这童女之职,可惜她已经被方明放倒,阴姬也只能另找别人了。(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