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两百七十五章 六人(为至尊宝盟主贺)
    “正是!”

    楚留香点点头,绕着现场走了一圈。[? ({<〔

    “这里之前真的只有原随云一个人的脚印?”

    “货真价实!”雀子鹤与方环虽然知道面前的就是名震天下的盗帅,但愣是不敢动手,不止不敢动手,反而似乎怕的要命。

    自古以来,公门中人如此害怕一个飞盗,也是一桩千古奇闻了。

    “如此看来,当是有着一个轻功绝高的高手,先击败了原随云,随后又追到他背后,以重手将他打死!”

    楚留香摸了摸鼻子,向英万里问道:“依照前辈所见,世间有着如此轻功的,能有着几个?”

    “轻功踏雪无痕,本来便是极高的境界……”

    英万里一怔,旋即缓缓道:“但江湖上也总有那么一些轻功高手可以做到这点,只是平时容易,要在激战之际,保持身形轻盈,不留痕迹,却是极难了,放眼天下,恐怕也不过寥寥两三个,比如香帅自己……”

    胡铁花大声道:“不错,若要我先行准备,要不留脚印也不是什么难事,但难就难在要与一个高手争锋的时候,还同样保持着这种轻功水准!”

    “你还漏了一件事!”楚留香的脸色肃穆:“原随云就是蝙蝠公子!而这位蝙蝠公子的武功,纵使算上整个江湖中的高手前辈,也绝对不会掉出前十,与这种绝世高手争锋的时候,身体内的每一分真力显然都要被调用到对敌上,留下脚印是正常,而此人却还能如此,显然游刃有余……武功之高,果然也只有那个黑龙老大才能做到!”

    “哦?阁下也在追查黑龙组?”

    英万里却是脸上一动,颇为振奋的样子。

    胡铁花看着雀子鹤与方环也是一副猴急之相,不由心里暗笑朝廷终于急了。

    对于朝廷而言,一个松散而多斗争的武林,才是符合他们的利益需求,而黑龙组显然打破了这个平衡。

    他们已经占据了暗中势力,若是再将明面上一盘散沙的白道武林也组织起来,顷刻间便会成为一股强大的力量,甚至足以左右整个天下!

    朝廷当然不会喜欢看到这种情况,着急也是在所难免。

    楚留香没有回答,他已经跟着原随云的脚印,来到了江边。

    “我们在这里现了一艘小艇,还有破碎的大船痕迹!”

    雀子鹤有些讨好地说道:“而原公子的座舰已经沉没,上面的仆从全部遇难,无一幸免!”

    楚留香站在了原随云的脚步上,眼睛看着大江方向。

    “他当时心里恐怕会很得意,因为他离开了大船,将敌人留在了船上,因此胜券在握,又为什么非要逃?”

    他又看到了那个又黑又重的铁锚:“这东西应该不是水流冲上岸的吧?”

    “的确不是……”英万里的脸上竟似乎有着恐惧:“你来看看这个!”

    方环拨开一层淤泥,楚留香这才看到两个深深的脚印,竟似踏入了石里。

    “这个脚印不是原公子的,应该是凶手所留,但我们一路追查,却查到了江里……”

    雀子鹤道:“而这里的江心多有暗流,汹涌无比,就是水性最好的渔夫也不敢下潜!”

    “我去看看!”

    楚留香忽然抱住铁锚,一步步走入了江心。

    雀子鹤与方环瞪大眼睛,因为在他们看来,这与寻死无异!只有胡铁花隐隐约约想到了什么,脸上变得一片惨白。

    江水很快吞没了楚留香,连一个水花都没有溅起。

    “若你们两个下去,能在水底闭气多少时辰?”又过了一会儿,英万里忽然问道。

    雀子鹤回答:“若风平浪静,大概可以坚持一顿饭功夫,但若是这种暗流,要运全身之力对抗,恐怕连一炷香都支撑不住!”

    方环冷冷道:“但楚留香已经下去了至少一刻!”

    “香帅武功,果然深不可测!”

    英万里一叹,但又过了一炷香之后,他的脸色也变了:“恐怕即使是水母阴姬,在此种暗流之下,也无法……”

    胡铁花一直盯着江面,此时却突然跑了过去,看着慢慢浮出的楚留香:“怎么样?”

    “我只走了一半!”

    楚留香拨走了丝上的水藻:“虽然已经模糊了些,但江底的确有着一行脚印,一直延伸到江心,可惜,我走到一半的时候已经无以为继,因为我若继续往前,漩涡的力量就足以扰乱我的真气……到时候我就只能选择憋死或者被暗流冲走……”

    “你……你怎么能在水下待那么久?”

    雀子鹤与方环的眼珠却都是要凸了出来,脸上满是不可置信。

    “你早就知道了?”胡铁花却是蹲下身子,仿佛被人砍了几刀似的。

    楚留香没有回答,反而说道:“当时的蝙蝠公子与黑龙老大都在那艘大船上,蝙蝠公子武功不如黑龙老大,因此布置了这个陷阱……他的确很聪明,普通人,纵使是天下第一的高手,也无法对抗自然之力,必然在暗流中粉身碎骨!”

    “但最后死的却是蝙蝠公子!”英万里冷然道。

    “因为黑龙老大从江心中一步步走了出来!蝙蝠公子看到这一幕,才被吓得立即转身就跑!”

    楚留香叹道。

    “没有人可以从江心走出来……”

    雀子鹤说到一半的话顿住,忽然看向了楚留香。

    “不要看我,我也不能!”楚留香苦笑着摸了摸鼻子:“在大沙漠之行以前,我恐怕不认为世间有着任何一人能做到如此,但现在,我却想到了一个!”

    胡铁花默然不语。

    他自然知道餐风饮露功的威能,也知道,能够做到这点的,天下间只有一个姬冰雁而已。

    但这种被最好的朋友背叛的滋味,可实在不怎么好受。

    “到底是谁?”

    英万里三人异口同声道,脸上有着说不出的急迫。

    “我不能说……我还要再见他一次,才能真正确定下来……”

    楚留香与胡铁花慢慢走开,身形都竟似说不出的萧索。

    ……

    “时间差不多了,楚留香也该现了吧?”

    与此同时,方明却是骑着一头驴子,挡在路中间,嘴里还有一口没一口地灌着酒。

    他既然没有清除那些痕迹,就根本不怕真相揭开。

    此时,在他的驴子后面,竟然还拖着一张巨大的渔网,渔网里面有着两个人,一个高大的女人,还有一个矮小的男人。

    路上的行人早已远远地躲开,市井小民虽然没有多么高的武功,但趋利避害的功夫却也是一绝。

    此时看到有麻烦,路上简直连一个鬼影子也见不到。

    很快,这份平静就被打破了。

    因为大路上突然奔来了六匹马,马上有着六个人,都穿着纯黑色的、极柔软的丝袍、柔软得仿佛流水,但此时骏马奔腾,却连这流水般柔软的丝袍都没有波动。

    而在他们腰间,都有着造型各异的长剑。

    第一个人,身材瘦削而颀长,腰梁笔挺,就像是一杆枪,用的是一柄奇形古怪的铜剑。

    第二个人,矮而瘦,腰间却悬挂着两柄长剑。

    第三个人,高大而魁伟,所用的剑光芒灿烂,显见绝非凡品,但剑的形状,却不特别,谁都可以辨出这柄剑的来历出处。

    第四个人,身材很普通,使的也是柄很普通的青铜剑,就算走在路上,只怕也没有人会多看他一眼。

    第五个人,面如冠玉,目如晨星,却又矮又胖,腹凸如珠,掌中剑非金非铁,仔细一看,竟然是纯玉所铸。

    第六个人,羽衣高冠,满头白,腰间的长剑却碧如秋水,武功竟也似这六人最高,隐隐乃是头领。

    这六个人虽然形貌各异,但一举一动中,却自然而然的有一种慑人的威严流露出来,每个人更仿佛一柄开锋的剑!

    这六个人,竟然无一不是天下绝顶的剑手,每一个的武功都似乎不在七大派掌门人之下!

    “咦?天罗地网夫妇?”

    领头的白剑客停住,六匹马一起停下,十二道仿佛剑一般的眼睛都盯在了方明脸上。

    “是你抓了他们?”

    “不错!”方明点头。

    “你是楚留香的朋友?”

    听他们的口气,竟然与之前的天罗地网一起,都是去找楚留香麻烦的!

    “朋友……”方明摸摸下巴:“算是吧!”

    “你是他的朋友,知道我们要找他的麻烦,因此来阻拦我们?”

    那个身材欣长的剑客道:“你还是赶快离开吧……唉……我们实在不忍多伤无辜……”

    方明摇头:“黄鲁直,你果然不愧君子剑之名!不过我却不是专门为了楚留香而来的……”

    黄鲁直一愣:“你认得我?”

    “自然认得!”方明先看向那个白老者:“‘摘星羽士’帅一帆、‘玉剑’萧石、‘双剑无敌镇关东’凌飞阁、武当大护法铁山、君子剑、还有这位……”

    他看向最后一个身材既不太高,也不算矮,容貌很平凡,很平和,甚至连一丝表情都没有、神情冷漠的剑客,脸上带着一丝笑意:“你们受了拥翠山庄的恩惠,现在练成一门剑阵,要来与楚留香为难吧?”(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