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两百七十三章 薛衣人
    “不过,这也不是罡气的缺点,而是我自身的缺点!”

    每一战过后,方明都会总结自己的得失:“我只是初入罡气之境,并没有将罡气练到曲直如意的程度!还需努力啊……”

    “也幸好……这个世界的高手还有不少,希望水母阴姬不要令我失望……”

    现在整个世界,能够被方明看入眼的,也不过水母阴姬与铁中棠两人而已。╮网

    水母阴姬内力浑厚无比,掌力更是从‘水’中练出来的,想必对于柔力也颇有心得,方明有些迫不及待地要与她印证自身所学。

    ……

    第二天,原随云的尸骸就被人现了。

    堂堂武林第一世家的公子,竟然被人杀死在江边?所造成的影响不逊色于十级风暴,当场将江浙武林吹得不成样子。

    就在这场风暴愈演愈烈的时候,一无所知的楚留香与胡铁花却来到了薛家庄。

    薛家庄乃是依山而建,后园里并没有鲜艳的花木,一亭一石都带着雅致的古拙之意,在一片翠竹的尽头,便是一扇铁门。

    “此乃老夫藏剑之地,从来都没有外人可以入内,今日倒是可以给香帅破一回例!”

    薛衣人声音清冷,身上的气息既不凌厉,也不可怕,就仿佛一个普通的居家老者。

    “荣幸之至!”楚留香含笑应答。

    胡铁花努了努嘴,本来想说他们两个只是来见薛笑人,但薛衣人的话语里竟似带着极大的威严,令他都不能反对。

    薛衣人说让楚留香品剑,却没有提到胡铁花,因此胡铁花只能等在外面。

    山麓的洞穴之内。

    楚留香已经见过了周室名主集天下名匠,铸八方之铜,十年而得的八方铜剑,又品过了古代雄主武丁有的照胆剑。

    随后,他又见到了薛衣人拿出的一柄剑。

    这口剑乌鲨皮鞘,紫铜吞口,长剑出鞘才半寸,已有种灰蒙蒙,碧森森的寒光映入眉睫。

    楚留香失声道:“好剑!”

    薛衣人眼中似有笑意:“此剑何名?”

    楚留香叹了口气:“此是无名之剑,只因剑为人名,剑的光芒已经彻底被人的光芒掩盖!若我没有看错,此乃前辈的佩剑!”

    薛衣人道:“香帅神目如电,老夫佩服!”

    话音一转,语气竟然变得森冷无比:“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剑下无情,就是这柄剑,不知饮下了多少人的鲜血!”

    “前辈这是何意?”楚留香一怔。

    “你先前说要见我弟弟?”薛衣人冷冷道:“但你可知道……他数月前竟然被一个潜入的高手打伤,以致武功尽废,人也变得更加癫狂……”

    纵使他这个第一剑客,在提到这件事的时候也目中也蕴含着一丝悲伤。

    “不可能……”

    楚留香失声惊道,他原本以为薛笑人乃是黑龙老大,但真正的黑龙老大又怎么可能数月前就武功尽失?

    他心思一转,联想到薛衣人的杀气,不由又道:“前辈怀疑是在下……”

    “不错!”薛衣人此时仿佛已经变成了一柄剑,无双的剑气从他身上扩张出来:“普天之下,除了盗帅楚留香,又还有谁能在老夫的眼皮底下,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入山庄伤人……”

    楚留香一叹:“这可真是无妄之灾……”

    薛衣人道:“那你可知道谁是真正的凶手?”

    “我想不出……”

    薛衣人虽然还没出手,但楚留香却感觉森冷的剑气已经刺入了他咽喉上的肌肤,令他起了一颗颗寒粟,剑虽然还未出,但楚留香知道,若是剑尖真的抵在了他的咽喉上,那他也万万逃不了。

    薛衣人凝视了楚留香很久,才沉声道:“取你的兵刃!”

    楚留香缓缓道:“七天之前,我曾经与帅一帆帅老前辈交手,那次我用的兵刃,只是一根柔枝。”

    “你既然已经招惹了他,居然还敢来我这里……”薛笑人却似有些不理解。

    “义之所在……”楚留香沉声道:“前辈你的剑法是以‘取胜’为先,帅一帆的剑法却讲究‘规矩’,因此……我不准备用树枝与前辈交手,而是要用我的一双手!”

    薛衣人皱眉道:“你竟想以肉掌来迎战我的利剑?”

    楚留香慢慢的接着道:“所以我和前辈交手,绝不想抵挡招架,贪功急进,只想以小巧的身法闪避,手上没有兵刃,负担反而轻些,负担越轻,身法越快。”

    薛衣人的眼睛里面似乎有了一点笑意:“很好,看来你所求的只是‘不败’!”

    只要是个人,就一定会喜欢恭维的,薛衣人虽然平时冷冰冰,任凭别人说十箩筐的好话也不会舒缓一下眉头,但楚留香却不同。

    这种人的一句拍马,足以顶的其他人的一千句,一万句!

    楚留香也在笑,他的武功便是兵法,早在进山庄的时候,他就已经大体了解了薛衣人是个怎样的人,现在更是已经全身绷紧。

    “你实在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纵使老夫,现在心底竟然也有些舍不得杀你了!”

    薛衣人的最后一个字刚出口,他的身法就展了开来。

    昔年他以剑法与轻功驰名江湖,纵使现在也是宝刀未老,整个房间里面都似乎有着他的影子。

    就在这时,剑光已如闪电般亮起,刹那之间,便已向楚留香的肩、胸、腰,刺出了六剑。

    他的招式看来并没有什么奇特之处,但却快得不可思议,这六剑刺出,一柄剑竟像是化为六柄剑,迅如闪电。

    薛衣人这快剑刺来,竟来得完全无影无踪,谁也看不出他这六剑是如何出手,是从哪里刺过来的。

    楚留香一生也见过不少剑客,品过不少名剑,当见到中原一点红时,楚留香已觉得他剑法之快,当世无双,见到帅一帆时,楚留香就觉得一点红还不算是天下第一快剑,但直到见到那个黑龙老大的时候,他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快剑’!

    幸好,薛衣人的剑法虽然比帅一帆还快,但比起黑龙老大来还是要逊色三分的。

    剑光闪闪,竟似构成了一朵梅花,剑的梅花,也渴望染血!

    但楚留香的身形却比薛衣人更快,早在剑光浮现的时候,他就仿佛柳絮般飘了出去。

    薛衣人剑法不停,如同长江大河,一泻千里,六招刺过,又是六招跟着刺出,绝不给人丝毫喘气的机会。

    只见剑光绵密,宛如一片光幕,绝对看不见丝毫空隙,又正如水银泻地,无孔不入。

    楚留香的轻功身法虽妙绝天下,但薛衣人六九五十四剑刺过,他已有五次遇着险招。

    每一次剑锋虽然都仅只堪堪擦身而过,但他已能感觉出剑锋冷若冰雪,若是再慢一步,后果恐怖便不止开膛破肚那么简单。

    他的眼睛却连眨都没有眨,始终跟随着薛衣人掌中的剑锋,似乎一心想看出薛衣人招式的变化,出手的方法。

    等到薛衣人第九十六手剑刺出时,楚留香已经被逼到了角落。

    这藏剑室乃是在山腹中所建,面积有限,对于楚留香更是大大不利,剑光森寒中,他已经避无可避!

    薛衣人一声清啸,掌中剑似化成了一道青色的闪电!

    这一刺之下,他竟用了全身的功力!

    薛衣人毕竟已经是个老人,一连九十多剑刺下来,也总有些体力不支,因此,在看到楚留香走投无路之后,他当即全力而。

    楚留香的背已经靠上了墙壁,薛衣人也知道自己这一剑必定再也不会失手。

    他的剑一出手,就连他自己也无法挽回。

    只听“哧”的一声,剑已刺入……

    但薛衣人知道他刺入的不是楚留香的身体,而是墙壁。

    原来楚留香这一着竟是诱敌之计,他身法变化之快,简直不是任何人所能想像。

    就在薛笑人出剑的那一瞬之间,他身子突然缩起,用双手抱着膝头,就地一滚,滚出了两三丈。

    哧!

    长剑深入墙壁,薛衣人手上的本来就是神兵利器,他又全力而之下,这一刺竟然直没入柄。

    薛衣人心里一凉,无论是什么人,要将剑从墙体里拔出来,总是需要一点时间的。

    而这点时间,却往往会要了他的命!

    但出乎他预料的,是楚留香在数丈外凝立不动,竟然没有出手。

    薛衣人拔出长剑,深深看了楚留香一眼,居然也不再进击,而是收剑入鞘。

    “香帅高风亮节,我输了!”

    他是天下第一的剑客,却对虚名如此不屑一顾,这种光风霁月,连楚留香也不由佩服得很。

    薛衣人接着道:“而且我相信……笑人的确不是你下的毒手!”

    若楚留香真是真凶,刚才便可以乘胜追击,彻底绝了后患,但楚留香没有。

    “不知道我现在是否可以去见见这位薛笑人前辈?”

    楚留香摸了摸鼻子,心里有些沉重。

    他有着感觉,一个巨大的秘密,就要向他揭开了。

    薛笑人的屋子很大,角落里放着一张很大的梳妆台,上面摆满了各式各样的东西,十样中倒有九样是女子梳妆时用的,每一件都是花花绿绿,五颜六色,更是摆放得乱七八糟。

    住在这里的若当真是个女人,这女人也必定很有问题,何况住在这里的竟是个男人,四十多岁的男人。(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