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两百六十四章 画眉(1100加)
    “你们快看!”

    胡铁花指着地上的石观音,忽然惊声叫道。 ≧

    此刻石观音的尸体,竟然诡异地干枯了下去,仿佛在一瞬间被抽干了血肉!

    “红颜骷髅,人世繁华百载,不过转眼一瞬……”

    方明注视着这幕,似乎要将它牢牢记在心底,作为长生路上的警示。

    他忽然又瞥了无花一眼:“我知道楚留香一向手不沾血腥,更不喜欢杀人,可要我代劳?”

    “不必!”

    楚留香大声道:“生命是高贵的,我们怎么能随意践踏这份美丽?”

    他又转头望了正在低头诵经,眸中似有一丝悲色的无花一眼:“我会将无花带回中原,交给律法制裁,虽然官府那帮人有时候很可笑,但他们所代表的法律却是尊严的!”

    “哦!”

    方明答应一声,身上骤然松松垮垮了下来,又恢复了普通人的模样。

    “呼……好险好险!”

    胡铁花猛力拍着自己的胸脯:“老……姬冰雁你总算回来了,我刚才的心都提到嗓子眼,生怕你将我们也砍了!”

    “放心!我的刀道是以人御刀,而非以刀御人,这种事情永远不会生在我身上的!”

    方明笑了笑:“我们目前的麻烦,是怎么将外面的那群人叫醒,再告诉他们生的事情……特别是琵琶公主那边!”

    “作为你的朋友,我不得不提醒你一句,你的刀,还有你的人,都似乎已入了魔……”

    楚留香的脸上有着忧色。

    “你放心,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方明摸了摸鼻子:“跟之前吞并札木合一样,我现在也不过又做成了一笔大生意!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损不足而奉有余!如是而已!”

    楚留香看着走过去弄醒琵琶公主,再将哭泣的琵琶公主抱在怀里,柔声安慰的方明,不由沉默了。

    收拾手尾的事情比预料的要容易。

    外面多是琵琶公主与方明的旧部,有他们两个人出面,这些人很快就组织了起来。

    而石观音显然还有要利用他们的地方,昨天夜里只是多送了一些酒,便让这些汉子醉到了天明。

    “我将会与琵琶公主回龟兹,重整局势,至于批亢捣虚,毁掉石观音老巢的重任,就要交给你们了!”

    方明给楚留香与胡铁花留下了充足的给养与石观音老巢的地图,旋即带着大波人马消失在了黄沙之中。

    “死公鸡太不够义气啦!”

    胡铁花气得大骂,又瞪着楚留香:“你怎么不生气?”

    “早在交朋友的时候,我们便要忍受他们的习惯,乃至尊重他们的规矩与性格,不是么?”楚留香微笑道:“至少他还给我们留下了很多,更帮我们除去了石观音!”

    ……

    这里是一片岩石,大大小小,各色各样,千奇百怪的岩石,大的如石峰排云,高入云霄,直插入穹苍中,小的也高有数十丈,直如太古洪荒时的奇异怪兽,静静地蹲踞在那里,等着将闯入者俱都吞噬。

    这里不但像是已到了沙漠的尽头,简直像是已到了天地的尽头,再往前走,便要跌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中。

    黎明时,楚留香与胡铁花已经赶到了这里。

    但见奇峰怪石无数,嶙峋峥嵘,似千刀万剑,无人片尺立锥之地。楚留香纵然镇定,也不禁吃了一惊,又叹了口气:“好险恶隐秘的所在,若不是老雁留下了地图,恐怕我们死也找不到入山之路!”

    两匹骆驼直接朝着一道石峰撞了过去,又是一折,居然进入了一片山坳之中。

    山坳之后乃是一片石峰,半由天生,半由人力,竟隐含生克变化之理,奇门八卦自生,成了一个巨大的迷宫,当真是鬼斧神工,人所难测。

    “迷宫之后,便是毒花之海……”

    楚留香又看了看地图,若没有这个,他恐怕也要迷失在外面,不由又是叹息:“石观音的武功已经独步天下,却花费偌大心力,在老巢布下重重机关陷阱,也不知道在害怕谁……”

    “这可说不准……毕竟石观音武功虽高,仇敌也遍布天下,若是有人请动了老雁,她恐怕也只能夹着尾巴乖乖逃走了……”

    胡铁花大大咧咧地道。

    “你以为老雁那样的高手世间很多么?”楚留香苦笑道:“恐怕穷尽我所知,再加上我不知道的,加起来也不过一掌之数!老雁却有此境界,实在……”

    他话说到一半,脸上的表情却又凝重起来:“不对!有血腥味!”

    “难道石观音其它的仇家找上门了!”

    胡铁花一跃而出,只见在山道之上,横七竖八地倒着几个男人的尸体,旁边还有扫帚等物,虽然看似下贱仆役,但从每个脸上都还可以看到曾经的风姿飘逸,俊雅特质。

    “这些……恐怕就是石观音以前玩腻的男人了……”

    胡铁花身上一阵恶寒,鸡皮疙瘩掉了满地,若是不是他运气好,恐怕这些男人就是他的下场。

    “若是敌人,不会连这些人也杀,谷中必定生了我们所不知道的变故!”

    楚留香与胡铁花对视一眼,穿过花海,进入了石观音的老巢之内。

    但见石道之中,竟然还横七竖具具妙龄少女的尸体,每个的死状都非常可怖,简直就像那个凶手故意凌虐,要享受杀人的快感一样。

    “老臭虫你似乎认得那个凶手!”胡铁花见楚留香脸色有些不对,不由问道。

    “只是有所耳闻,却从未谋面,你来看看,这些石观音的弟子死状有着什么相同之处?”

    楚留香翻过一个穿着红裙子的少女尸,她的一只眼睛竟已经被挖去,剩下的一只眼中也满是恐惧。

    “她的眉毛!不!所有尸体上的眉毛,都被剃去了!”

    胡铁花大声道。

    “不错!因为她们都是被一只鸟杀的!一只画眉鸟!”

    两个人忽然从黑暗中走了出来,那种声音楚留香更是不会忘记,惊喜道:“红兄!”

    “楚留香!”

    出来的果然是一点红,只是他此时的身边,竟然还多了一位风姿绰约,体态轻盈的白衣少女。

    他们两人眉宇之间更是已经说明了一切,这是一对可以随时为对方付出生命的爱侣!

    “恭喜!”

    楚留香没有多说什么,他实在是很为这位朋友而高兴。

    “多谢!”

    一点红冷冷道,两个男人什么都没有多说,但却已经明白了一切。

    “我的主人要见你!”

    但一点红的下一句,却让楚留香吓了一跳:“他在这里?”

    “就在我背后的石室内!”

    一点红难得地多说了几句:“我……我跟了他这么多年,居然还不了解他,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样的人,你知道他要我去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

    “是什么?”楚留香看了看一点红身边的白衣少女,隐隐有了猜测。

    “他让他来杀我!”

    白衣女子冷冷道,似乎声音中就带着冰寒:“我叫曲无容,是石师的弟子!”

    “但我见到她之后,却现……我根本下不了手!因此我想死在她手上!”

    一点红涩声道。

    “但我也没有杀他,只是与他一起去见了那个面具人!”曲无容在提到面具人的时候声音中也多了一丝波动,足见对方给她留下的印象有多么深刻。

    “但你永远不会猜到主人他接下来做了什么……”

    “他做了什么?”

    胡铁花不禁脱口而出。

    “他说……既然我不能杀她,那第二件事便是要……要我……”

    一点红与曲无容都低下头去,他们都是那种情感内敛的人,而偏偏就是这种人,一旦真的动情,便仿佛火山爆,无法收拾。

    “哈哈!我真是个大傻蛋,恭喜恭喜!”

    胡铁花狠狠给了自己一巴掌,又大笑道。

    “主人跟我说过,他今天绝对不会杀你们的……”

    一点红与曲无容携手走开,竟似只要拥有了对方,其余世间的一切都不在乎了。

    “好吧!我们去见见那个人!”

    楚留香摸了摸鼻子,与胡铁花推门而入。

    随后,他们就见到了那个带着紫檀面具的黑衣人。

    此时的黑衣人手上还有一具黄金鸟架,架子上停了一只额棕眼白,带着眉纹的鸟!画眉鸟!

    胡铁花见到这一幕,再也忍耐不住,大笑道:“难道江湖上令人闻之胆寒的杀手画眉鸟,竟然真的是一只鸟!”

    “自然不是!”

    瘦竹竿笑道:“但真正的画眉鸟也已经被我收服!”

    胡铁花道:“但你却杀了石观音的弟子,又放过了一点红与曲无容,我实在想不通你到底为什么这么做?”

    “香帅觉得呢?”瘦竹竿的一双眼睛却盯到了楚留香身上。

    “那自然是因为……只有活着的一点红才有价值,死了的中原一点红却是不值一文!”

    楚留香摸了摸鼻子:“你放过他们,以后若有什么事,只要招呼一声,他们两个就是死也会为你办到的……你看似放走了一个,却收获了两个,这生意着实不赖!”

    “哈哈……知我者楚留香也!”

    瘦竹竿笑道:“你可知道,在石观音门下的弟子当中,得了真传的只有画眉鸟与曲无容,这两人在手,其余的弟子便是累赘!”(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