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两百六十二章 窃国
    <div id="content">

    “这招‘男人见不得’莫非也是夫人自创的?”

    这时候,一直在旁边的方明忽然道。

    楚留香与胡铁花脸上已经渗出冷汗,唯有他脸上的表情仍然没有变化。

    石观音嫣然一笑:“要创出这样的招式,非但要对天下各门各派的武功都有所涉猎,而且还要对男人的弱点很了解,你觉得……这样的招式,除了我,还有谁能创得出?”

    “不错,你的确对男人很了解!”

    方明忽而笑道:“而我也可以给你答复了,那就是——我拒绝!!!”

    这三字出来简直石破天惊,胡铁花与楚留香都忍不住喝彩。

    石观音的脸色一变:“你知道你拒绝了什么?你拒绝了天下无双的权势,还有武林中最美的女人……”

    “若是再早个二十年,我说不定还会对你有兴趣一点,但现在么?你儿子无花都这么大了……”

    方明瞥了地上的无花一眼,这对母子现在的表情可谓相当之精彩。

    “好!很好!”石观音冷冷注视着方明:“你是第二个敢拒绝我的人!你很快就会知道第一个的下场有多惨了?”

    “我早就知道了……”

    方明满不在乎地撇撇嘴:“当年的仁义剑客皇甫高拒绝了你,你便将他赤条条地放在烈日之下暴晒,毁了他的容貌与眼睛,再让他当驴子,一刻不停地推磨,推了整整一年!但那又如何?他最后还不是逃出去了,更托庇到了我手下,成了石驼!”

    石观音怔住:“你知道的东西……似乎太多了……”

    “我是沙漠之王,沙漠中发生的一切,都不要想瞒过我!”

    方明傲然一笑。

    “看样子……你也很想去推磨了?”石观音的脸色也变冷了下来:“你放心!妾身这次一定会非常小心,不会让你再跑了的!”

    “劳烦楚兄将这些无关之人带出去!”

    方明负手而立,已经做了最好的回答。

    楚留香深深看了方明一眼,忽而一跃而起,扶着胡铁花,又拉了无花、琵琶公主两人,走出帐篷。

    “老臭虫,你做什么?还不快去帮死公鸡?”

    胡铁花身子不能动,声音却是中气十足得很。

    “你放心,姬冰雁是什么样的人,若没有把握,他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么?”楚留香一笑:“更何况……他之前已经答应过我了,一旦他答应的事情,就没有办不成的!”

    “但那个石观音……”

    胡铁花苦笑:“我在她手上,连六十招都撑不住,此女的武功实在是惊世骇俗,恐怕天峰大师,雷霆上人也非敌手!”

    “以前的我拼尽全力也不过能接她一百招!”楚留香摸了摸鼻子:“现在最多能接她一百**十招……唉……她的眼力好高,居然在一进来的时候就将我看透了……”

    胡铁花眼睛一瞪:“那你现在还相信姬冰雁?”

    楚留香起身道:“我信!”

    又四处看了看,可惜,这个有着千名武士以上的营地,此时却仿佛死了一样,连一个巡逻的卫士都找不到。

    “难道……难道石观音竟然将他们无声无息地都杀死了!”胡铁花骇然道。

    “都杀死不至于,但麻醉昏死却是很有可能,毕竟今天实在值得庆祝,又有谁还会有戒心呢?”

    楚留香一声叹息,靠近了帐篷。

    胡铁花也趴在了缝隙上,便连倒在地上的无花,虽然身体不能动,但眼睛里面却还是有着迫切。

    “你这个花和尚,若不是为了你,我们又何苦来到沙漠当中,还与你老母对上”

    胡铁花刚想踢无花一脚,忽然又是顿住,脸上的表情很是有些奇怪。

    “老胡,也不要为难无花兄了!”

    楚留香将无花扶好,甚至还主动替他弹去了身上的灰尘,无花脸上不由微微动容:“楚兄……”

    “毕竟……他可是你的便宜儿子啊!”

    但楚留香下句话,便让胡铁花与无花的脸都黑成了锅底……

    ……

    “好了……闲人都走光啦!我们也可以安心动手了!”帐篷之内,石观音惬意地伸了一个懒腰,就仿佛午睡过后的丽人,闲适而优雅:“看起来你对自己相当有自信,而你的武功……竟然是三人中最高的,当年的江湖中莫不是都是瞎子,才将你跟胡铁花排一起,却让楚留香独占鳌头?”

    “楚兄的功力或许不如你深厚,但你们两人若生死相搏,我却还是相信楚留香能活下来,因为他在战斗上无与伦比的天赋,是你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的,若是我们两个功力相当,我实在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他的对手……”

    方明肃然道。

    石观音吃吃而笑:“看不出来,王爷还如此推崇楚留香……也罢!等到妾身收拾了王爷之后,自然回去好好‘试试’他的……”

    “只怕你已经没有机会了!”

    方明幽幽叹息道:“一个人若是坏事做多了,便也会失去那种堂皇的霸气,石观音,你这窃国之谋虽然还算精妙,但却落入了下乘,以权谋治国,不过数十年国祚,唯有铁与血的推倒重造,才是真正的百年基业!可惜你没机会了,因为你遇到了我!”

    “你在质疑我?”

    石观音的脸色扭曲,忽而一笑:“纵使阴谋诡计又如何,别忘了我现在还掌控着龟兹国的两路大军,并且还是龟兹王妃的身份,只要我回去,国王的位子还跑得了么?”

    “当然跑得了!”

    方明一笑:“你不觉得奇怪么?我沙漠之王纵横大漠,手下又怎么只有一个青胡子,其余人都去哪里了?”

    “你的手下?除开青胡子之外也不过几千人马……纵使抄了我的老巢又如何?我正在那里呆腻味了,想换个地方,这可要多谢你啦!”

    石观音脸色微微一变,旋即又恢复了从容的表情。

    “可不止几千……”方明脸上的笑容很奇怪:“除了本部之外,我还叫了风里沙、半把刀、独眼龙……”

    他这些名字每说一个,石观音的脸上就仿佛被砍了一刀似的,再也维持不住之前的从容了。

    “这么零零散散地加起来,两三万人马总有的,去对付你一个老巢,未免太牛刀小试了吧?”

    方明缓缓道。

    “你让他们去了龟兹?不可能……这些人桀骜不逊,当年纵使札木合也难以驱使,又怎么肯听你的吆喝?”

    石观音再也维持不住脸上的从容,失声道。

    “我驾驭人有些特别的技巧……更不用说,他们这些马匪头子抢到的财富其实也足够一生所用,现在想的只是金盆洗手,好好养老,我开出的条件,却是他们不能拒绝的……”

    “你……你竟然要在龟兹建国!建立马匪与沙匪的国度!”

    石观音是聪明人,一下就猜到了方明的打算。

    “正是!两万五千人,在中原或许还掀不起多少风浪,但在西域却也足以屠军灭国了,你纵使掌握了原本复国的五路大军,在我的军势下也是大山压卵,不堪一击,想必用不了多久你就会接到消息了!”

    方明悠然道:“龟兹国虽小,但容纳两万五千名马匪及其家属还是绰绰有余的,这样建立起来的国度,你觉得比你的权谋之国又如何?”

    “不仅如此!”

    石观音终究非常人,片刻之后就稳定了下来:“你恐怕还会娶了琵琶公主,这样子一来,你对龟兹国便有存亡断续的大功——大义、正统、名分都有了,即使其它国家想插手都难!”

    “你竟然能猜到我一部分想法,也算不错了!”

    方明没有否认。

    石观音要以权谋取国,即使真的当了国王也必须顶着另外一个人的脸皮,更要受满朝文武勋贵的制约,着实没有味道。

    而札木合抱着个沙漠之王的名头,却整天只想着从沙里刨食,格局眼界之低,俱是令人发指!

    方明却不同,他准确抓住了马匪的需求,便得到了沙漠匪帮的死力,再破城灭国,建立起自己的国度,威福独享,岂不是比躲在幕后更加爽利?

    这两万多的马匪与家眷,便是他天然的权力根基所在!

    而娶了琵琶公主则是神来之笔,可以最大限度地降低原本龟兹居民的敌意,更是可以杜绝其它国家的干涉。

    名分正统都有了,统治自然牢固无比。

    至于龟兹国,日后的王室血脉便不是琵琶公主,而是姬姓一支,甚至连‘龟兹’这个名字都可以改了,此种手段,轻易间便遮天换日,一举完成窃国,却又俯仰无愧,思之简直令人毛骨悚然!

    石观音自然也想得明白,不由惨笑道:“我多年筹谋,却没有想到为你做了嫁衣……”

    其语气之凄惨,竟然令人不寒而栗。

    她多年谋划,最终却被方明轻轻巧巧地伸手摘了桃子,更可悲的是,她动手是乱臣贼子,图谋不轨,方明动手却是大义凛然,为先王复仇,存亡断续,光明正大,这其中的差距,简直令石观音绝望!

    她本是自负非常的女人,觉得天下间的所有女子,甚至男儿都没有一个比得上她的,但现在,方明的出现,却将她的骄傲踩得粉碎!(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