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两百六十一章 动手
    琵琶公主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与青胡子联起了手,此时敌忾同仇,两人的武功虽不相同,平时更没有联手对敌的经验,但出手时,却自有一种默契,是以两人的招式一刚一柔,竟在不知不觉间配合得恰到好处。

    但见满天银雨间,横贯着一道青色的光虹,一前一后,向石观音压了下去,石观音却只是站在那里,动也不动。

    “住手!”

    胡铁花惊呼一声,人已经跟弩箭一样飞了出去。

    但比他更快的是方明,竟然后发先至,一把抓起了琵琶公主,往后暴退。

    噔!

    半空中似有人影一闪。

    方明与胡铁花后退,琵琶公主手里的铁琵琶却断成了两截,人似乎已经晕了过去。

    而青胡子高大的身躯矗立在石观音身前,面色通红,竟似仿佛喝醉了一样,摇摇摆摆地倒了下去,已经气绝身亡!

    一滴冷汗自胡铁花额头划落。

    他见过楚留香出手,知道这只老臭虫出手比常人快了至少三倍,因此无往不利,纵使极为平凡的武功在他手上也能发挥出巨大的威力。

    但刚才石观音的出手,竟然比楚留香还要快!快到连他都看不清楚,简直是兔起鹘落,一-长-风-文-学,w≠ww.cfw↙x.←t瞬间就解决了两人的围攻。

    更可怕的是,她所用的招式似乎也不是招式,只是取了最自然的那一手,正如道法自然,了无痕迹。

    这样的出手速度,这样的武功招式,已经有资格角逐天下第一之名!纵使楚留香也难以匹敌!!!胡铁花的一颗心已沉了下去。

    “我原本以为,你会连他也救下的!”

    石观音看着方明,语气中首次有了点波动。

    “你以为他是我的手下?”方明摇摇头:“可惜……他忠诚的是前代的沙漠之王,最近又已经被龟兹王收买,这样的反骨仔,留着又有何用?”

    “我现在才发现,我们两个虽然同床多次,但异梦的时候更多……”

    石观音叹了口气,目光注视着龟兹王,似乎是想印住他的脸,手里已经捧起了酒杯:“劝君更尽一杯酒,黄泉路上不寂寞!”

    龟兹王的脸上已经满是冷汗,眼眸中却多了一丝迷醉之色,充满异样的神采,竟似被她的荣光所慑,道:“好!我喝!”

    当即将石观音捧过的酒杯饮尽。

    石观音的魅力与话语,居然仿佛真的有着令男人为之去死的魔力!

    胡铁花已经箭一般地窜了出去,双臂张开,似强弓硬弩,一连攻出了七拳!

    他自然知道武功远远不如石观音,但却认为在江湖上有些事不得不做!更何况,若能在交手之际,让武功更高的姬冰雁观看出石观音的破绽,今日之事便还有机会!

    胡铁花这次出手,和青胡子、琵琶公主两人的出手情况也不知差了多少,青胡子、琵琶公主出手时,但见青光银雨,声势彷佛极壮,但此刻胡铁花出手,外人却是什么也瞧不见。

    只见满室风生,桌上的酒皿叮叮当当的直响,桌布帘幕也在飞舞,但却没有一物损害,若是换成之前的琵琶公主与青胡子来,恐怕连帐篷都被拆了八回了。

    石观音与胡铁花出手如风,身影在满场飞舞,若是普通人在场,恐怕就连他们用的什么招,此时的身影在哪里都难以看清,唯有方明,却还是老神在在地待在远处,甚至还将琵琶公主放下,调整了一个舒服的睡姿。

    “死公鸡……看……看清楚没有?”

    风声骤停,两个人影停了下来,胡铁花双拳紧握,一张脸红得可怕,从牙缝中挤出这句话之后,一丝丝鲜血就从嘴角流了下来。

    而对面的石观音嘴角却还挂着一丝微笑,看来还是那么美丽而安详,甚至连鬓角的发丝都没有乱,她看来像是温泉浴罢,晓妆初整,正准备出去见客似的,那里像是刚刚和人拼命,动过手的娘子。

    谁胜谁败,简直一目了然。

    “看清楚了,你一共接了她五十七招!”方明点头。

    “若你想从我的出手当中看出破绽,那可真是白费功夫了……”石观音咯咯一笑:“妾身武艺虽然不成,但自问招式已经到了无懈可击之境,你这个算盘可就打错啦!”

    忽听得胡铁花一声叹息:“若是楚留香也在,合我们三人之力,纵使你武功天下无双,也得败在我们手里……”

    “你们怕是没有这机会了!”石观音道:“盗帅楚留香名满天下,到头来却也要死在这黄沙大漠之中,却也可悲可叹……”

    胡铁花纵声大笑:“你以为凭吴菊轩,也就是那个小和尚无花便能至楚留香于死地么?不可能!纵使他将楚留香这个人从头到脚,从里到外都彻底研究过一遍,也绝对找不到他的弱点……”

    笑到这里,他不由又看了一眼方明,暗道死公鸡现在也有向这个方面转化的趋势。

    “你们居然知道吴菊轩便是无花?”

    石观音似乎非常惊讶:“他那张脸皮自从进了大漠之后就没有摘下来,你们怎么会发现的?”

    “夫人错了!”

    一道人影风一样飘了进来,手上还抓着一个人,竟然便是那妙僧无花!

    楚留香摸摸鼻子,笑道:“纵使人皮面具再怎么天下无双,也是有着难以改变的地方,比如一个人的骨架大小,还有疏密重量,乃至双眉间的距离,更是千千万万人当中都不会有两个相同!”

    “更不巧的是,我曾经与无花喝了三天三夜的酒,又下了五天五夜的棋,更说了七天七夜的佛……这么长的时间,我早已记住了他的脸型,特别是双眉间的距离!”

    “不……我的易容之法天下无双……你之所以能够认出他,乃是因为你先入为主,一开始便知道吴菊轩就是无花!凝神观察之下自然时间越久破绽越多!但若你根本不知道这个前提,或者心里确认无花已死,那便绝对认不出来的!”

    石观音沉默了下,忽然道。

    “不错!”楚留香摸了摸鼻子,脸上有些苦笑:“我若不是心中认定吴菊轩便是无花,说不得也会被姑娘的妙手弄昏头的……”

    “能得香帅赞叹,妾身也很开心呢!”

    石观音咯咯一笑。

    “现在我们手里各有人质!”楚留香举了举手里的无花:“我放了他,你给龟兹王解毒,如何?”

    “可惜……妾身的毒发作之后,便连自己都没有解药呢!”

    石观音冷冷一笑,反而令楚留香怔在了那里。

    “唉……楚留香啊楚留香,我知道你出道以来,手下就没有伤过人命,但她可不同!纵使无花是她儿子,为了目的也可以舍弃的……”

    方明却是幽幽叹息了一声。

    “不错!我早该猜到石观音便是黄山世家的孤女李琦的!”

    楚留香恍然大悟,同时又是骇然:“你抛夫弃子,现在更是连亲生儿子的性命都可以不顾,你……你到底还有没有常人的心?”

    “自然是有的,只不过她心中只有一个人,便是她自己!她已经爱上了自己,所以再也容纳不下其他人!”

    方明看着龟兹王已经黑紫无救的脸色,摇了摇头道。

    “你似乎很了解我?”石观音的脸上带着一丝惊讶,又是冷笑道:“现在你们三个聚齐了,不妨看看能否拿下妾身?”

    她的一双妙目又在楚留香身上来回打转:“我知道你的武功很高,或许要比江湖上猜测的还要更高一点,但你相不相信,一旦我们交手,你连我两百招都撑不住?”

    “我不信!”

    楚留香摸了摸鼻子,他要尽力激怒对方,从而发现石观音的弱点。

    “是么?”

    石观音右手突然挥舞,在半空中连换七八种手法,忽而漫天都是掌影,更难得的是每一招都造妙天成,无懈可击。

    “你看这几手如何?”

    楚留香的鼻子滴下冷汗,因为他根本无法找到石观音出招时的破绽!当一个人已经将招式练到全无破绽的时候,纵使他使的乃是最大路货的武功,也变得难以抵挡起来。

    现在,楚留香便是骇然发现了这一点,一旦石观音与他动手,他可能真的两百招都撑不住!

    胡铁花虽然重伤,但眼力还在,他的额头也都是黄豆汗,不由涩声道:“这是哪一门?哪一派的武功?”

    “这几手都是我自创的,天下间又有那个门派可以创得出来?”

    石观音笑道:“少林武当纵使乃是江湖中的泰山北斗,可惜一个武功粗而无雅,一个淡而无味,又怎么能与我这几招散手相提并论?”

    楚留香一回想少林武当的武功,竟然忍不住要笑出来,不由叹息道:“夫人果然学究天人,我自愧不如……”

    “你们见了这招已经是这样,若再见了我那‘男人见不得’,岂不是要吓得连路都不会走了!”

    石观音笑如黄莺。

    “男人见不得?”楚留香一怔:“好奇怪的名字。”

    石观音道:“说是男人见不得,那只要是男人,见了我这招就得死!”(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