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两百六十章 观音
    “哈哈……痛快痛快!”

    纷乱过后,胡铁花敞开衣襟,畅快豪饮,又四顾道:“老臭虫呢?”

    “你一打架就成了疯子……又怎么会注意到他?”

    方明道:“他却是自始至终都只盯着那吴菊轩,或许应该叫做无花的,那个和尚见势不妙,跑得倒快,楚留香便是追他去了!”

    “他居然已经去了这么久,无论他要追什么人,应该都是手到擒来的才对!”

    胡铁花脸上泛起一丝忧色。

    “我可以跟你保证,他一定平安无事!你放心喝酒就是!”

    方明遥遥一指,帐篷内灯火辉煌,原来此时的龟兹王已经摆下了盛大的庆功酒宴,将各种珍馐美味还有美酒都一股脑地摆了出来。

    复国成功,敌人授首,他很得意,很开心,也的确应该如此。

    “来来!胡壮士,最后生擒敌酋,你实在居功至伟,小王敬你一杯!”

    两人携手入宴,在帐篷内,龟兹王连连劝饮,虽然人还是昨日那个人,但胡铁花左看右看,总觉得这人似乎有了不同。

    “怎么样?是不是很有扮猪吃老虎的感觉,这位龟兹王与我们在这里吸引火力,暗自却已经筹谋复国的事了……”~长~风~文~学,ww↗w.cf︽wx.▽t

    “比如买通你与你的手下,让他们去杀了新的国王?”

    胡铁花平素虽然最喜欢喝酒,但这次竟也觉得嘴里没滋没味了起来。

    “我最尊贵的朋友!”

    龟兹王脸上带着兴奋的红晕,上前挽着方明的手:“感谢你与你手下的健儿鼎力相助,否则小王的复国大计又怎么能成?”

    “我这次只不过是略尽绵薄之力,光靠青胡子与他的手下的八百人马,恐怕也不足以成事,不是么?”

    方明朝着青胡子一瞥。

    这个刀口舔血的沙漠马匪头子居然浑身一抖,手里的杯子掉在了桌面上。

    “哈哈……不错,本王虽然人在此地,却暗中命人启出了先皇的宝藏,买通了五路大军,神不知、鬼不觉地便完成了复国大业!”

    龟兹王很得意。

    而一个若做下了得意的事情,不让他洋洋得意地说完,他恐怕今晚都要睡不着觉的。

    “先皇的宝藏?”

    席上最惊讶的却是琵琶公主,她愕然看着龟兹王:“父王……宝藏的秘密,不是藏在极乐之星当中吗?而极乐之星早已被抢走了……”

    龟兹王笑道:“那只不过是父王故意造出来的谣言而已,让别人都以为这宝石中有极大的秘密,本王只有靠它才有复国的希望,当他们注意力全集中在这宝石土时,本王就可以暗中做许多事了……”

    琵琶公主娇嗔道:“难道爹爹连女儿都信不过了?”

    龟兹王叹了口气:“我并不是不相信你,而是只要我将这秘密瞒得越紧,别人就越是百般猜疑,我一日不将这秘密说出来,我的性命就一日不会有危险,那些一心想探出这秘密的人,必定会在暗中保护我的。”

    “哈哈……王爷果然是个聪明人!”

    方明抚掌大笑,唯有胡铁花连连摇头:“唉……父瞒其女,为一个王位仇视敌杀,愿生生世世勿生帝王家,我老胡今天才知道是什么个滋味……可惜了彭家七虎,还有其余的中原人士,却枉自为此丢了性命……”

    “一将功成万骨枯!自古以来皆是如此……常人若想得到什么,必然也要舍弃掉一些东西……来来!今日欢喜,咱们还是且饮杯中酒,莫问明日事了罢!”

    龟兹王沉默一下,才复做笑颜道。

    “好一个‘且饮杯中酒,莫问明日事’!”

    方明似乎是在叹息:“只是王爷真的以为你的敌人已经被杀尽了么?就这么吐露出秘密,将你的最后一张护身符揭去……”

    “怎么?”

    龟兹王一怔:“安得山的首级在此,敏洪奎和洪学汉也被擒拿,本王实在想不到还有什么敌人……”

    “这三人实际上也是傀儡,根本算不了什么……在他们背后,却是有着一只可怕的黑手在操纵这一切!”

    方明的话语中都似乎带着阴寒,冷嗖嗖地吹过,帐篷内的众人都不由打了个寒颤。

    “黑手?是谁?”龟兹王惊道。

    “那或许也是如今世上最漂亮的一只手了!”方明幽幽一叹。

    “多谢王爷夸奖,妾身真是不敢当呢!”

    忽听得甜甜一笑,如珠落玉盘,香风过处,帐篷当中已经多了个仪态万方的绝色丽人,飘渺如仙。

    纵使她脸上蒙着轻纱,美丽的面孔看起来也是如烟中芍药,雾里桃花,美得简直令人透不过气来。

    “爱妃,你怎么来了?夜寒露重,小心身子啊!”

    龟兹王一见到心肝宝贝,顿时连什么都忘了,更没有想到这个龟兹王妃为什么会有刚才那样神妙的身法。

    唯有胡铁花,他的表情已经变了,因为看着王妃的那张脸,竟然令他血脉偾张,又回想起了那个不堪回首的洞房花烛之夜。

    “区区寒露,实在算不得什么的……倒是你,还认得我么?”

    龟兹王妃举起了纤纤玉手在脸上一抚,她的手果然漂亮到了极处,大小合宜,曲线更是完美。

    “爱妃说笑了,我怎么会不认得你……”

    龟兹王的话顿住,脸上忽然多了种见鬼的表情,因为龟兹王妃已经摘下了一张薄如蝉翼的人皮面具。

    帐篷中的人都呆住了。

    因为出现在这张人皮面积之下的相貌,竟然比之前丽色无双的龟兹王妃还要美上一万倍!

    有很多人都常用“星眸”来形容女子的美目,但星光又怎及她这双眼睛的明亮与温柔?

    有很多人都常用“春山”来形容美女的眉,但纵是雾里朦胧的春山,也不及她秀眉的婉约。

    仿佛天地竟有着偏爱,将所有的灵秀都汇集到她脸上了。

    “你……你是谁?”

    龟兹王倒退数步。

    “我便是龟兹王妃,但龟兹王妃却不是我!”龟兹王妃的语声本就优美动人,但现在却又多了一种说不出的魅力,简直令人心神俱醉。

    到了这个时候,每个人都猜出她是谁了。

    “石观音!你便是石观音!”

    方明的声音洪亮,更带着惋惜:“你竟已如此美貌,那我更想见一见秋灵素,她的那张脸没被你毁掉之前,又该是怎样的绝代风华?”

    “王爷不应该提她的!”

    石观音在听到秋灵素的名字之后,她的眼睛忽然变了,原本秋水为神的一双眸子,竟忽然变得鹰一般锐利,狼一般狠毒,刀一般冷酷,帐篷当中的人打了个寒颤,竟然都说不出话来。

    龟兹王倒在了座位上,惨然道:“我的王妃呢?你……你杀了她么?”

    石观音柔声道:“你也用不着难受,难道我还比不上她么?既然我已经代替了她,便会永远代替下去!”

    “你?”龟兹王忽而又怔住。

    “不错,龟兹王孑然一身,现在只剩下一个女儿了,王爷和公主若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国内却不可一日无君,自然就会另立新王的,大家为了要争这王座,也不知费了多少苦心,但是她不费吹灰之力,就已手到擒来,只可怜洪学汉、安得山那些人,白白做了她的傀儡工具,死了也是个糊涂鬼!”

    方明叹息道。

    “咯咯……”石观音轻轻一笑,帐篷当中好似冬去春来,百花绽放:“沙漠之王不愧是沙漠之王,而妾身之前许诺的共享一国仍然有效,只要你一点头,你便是龟兹国的新国王,而我便是王后……”

    “你就如此有把握?”

    方明把玩着酒杯,一副不置可否的样子,但其他人的呼吸却一下粗重了,仿佛方明位置上的变成了自己。

    胡铁花扪心自问,整个江湖上来一万个人,恐怕有九千九百九十九个都会给出同意的答复。

    “妾身当然有把握!你可知道,复辟的五路大军,已经被我暗中收买操控了两路,若再算上王爷麾下的话,便是三路!”

    石观音自信道,而只要是人都知道她叫得王爷到底是谁。

    “你……你想将我们父女怎么样?”

    龟兹王缩在角落当中,颤声道。

    石观音一笑:“我好歹也与你做了那么多日夜的夫妻,俗话说一夜夫妻百日恩,我又怎么会对付你呢?只要你将面前的那杯酒喝下去,日后就没有一切烦恼了……”

    “你……你竟然要杀我?”

    “不错,那杯酒中的毒药份量,已经足够你们父女两人之用了……”

    石观音冷然道。

    而就在她话音落下之际,琵琶公主却突然飞掠而起。

    她一直没有说话,只因她早已在准备着出手了,此刻身形展动间,只见她怀中的琵琶银光飞起,如满天星雨,石观音背后****。

    呛!曲头剑又被她拔出,招式轻灵多变,每一招都似乎蕴藏着后手。

    在琵琶公主出手之后,青胡子眼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竟然也狂吼一声,挥刀直扑上去。

    他的武功乃是身经百战而成,这一刀砍出,虽然没有什麽花巧,也没什麽后着,只是用尽了全身的精神力气,要将对方的头颅砍下来。

    这一刀竟然已将他的性命孤注一掷,不成功,便成仁!(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