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两百五十九章 人马(1000加)
    纵使实验万千,但每个人的体质不同,这种微小到极点的问题,更是常人无法发现的。

    或者说,纵使发现了,也难以用言语表达出来。

    因为不是亲身经历,根本无法准确地叙述这种内息极其细微的变化。

    那是一种感觉,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自古医武不分家,武道如此,医道同样也是这样。

    纵使是历史上的李时珍、神农氏等大师,每次采集到药草,仍必须以身试药,原因便在于此了。

    方明若不是以身试功,也肯定发现不了这种问题。

    但问题只要发现了,便好解决地多,方明心灵急转,坐忘经穷极灵慧之下,几道真气的运行顿时进行了极其细微的调整。

    “纵使已经调整了过来,但这具身体的根基也是受到了一点损伤,日后宗师难说,天人境界更是无望!除非找到什么真正的天材地宝,以世界之精粹弥补……”

    “一开始行差踏错,日后就必须千倍万倍地补偿,还不一定弥补得回来……武道之艰险,可见一斑!”

    方明叹息一声。

    若这时行功的不是姬冰雁,而是他大乾世界的本体的话,那大错铸成,便无法挽回!

    ¤长¤风¤文¤学,ww︽w.cf⊥wx.↖t    世人皆称天人强者为无漏真仙!若真身有漏?那又成了什么?

    “我现在总算知道新创一门神功妙法的难度了……也知道为什么大乾世界当中,宗师级的功法如此受追捧……”

    方明脸上露出苦笑。

    若不是有着这演武令世界的转世之身给他折腾,换成本体前来,恐怕不是死了多少次,就是被折腾得五劳七伤,最终武途断绝!

    同时也知道自己手上之所以聚集了如此多的神功秘笈,实在不是因为大乾世界的宝典已经烂了大街,而是实实在在的几次浴血搏杀,还有努力争取来的。

    他默然不动,《坐忘心经》运转之下,心灵上的一些浮尘又被拭去,一颗敬畏之心完满无暇,坐忘经隐隐约约又精进了一步。

    有着敬畏之心,却不是害怕,从此就照着前人脚步来,亦步亦趋。

    而是更加小心,更加谨慎,求道无阻!

    以如履薄冰之心,行勇猛精进之事!

    “嗯?”

    心灵的通透,令方明又发现了一个小秘密:“这个《坐忘心经》,似乎还有不完满的地方……”

    他又想到了当初青云宗灭玄真道,显然不是为了一部《玄真经》这么简单,再联想到坐忘经的种种神异,却被定为每个玄真道弟子的辅修功法,更是似乎缺了后面的部分,方明不由有种水深莫测的感觉。

    “这里面的奥秘……南宫师姐或许会知道一二,但暗中的内幕,恐怕只有当初的玄真道主才真正知晓,纵使慕容宗师,也不会了解太多……”

    方明微微一笑,身上的气质又骤然一变。

    从即将破空的‘仙’,又变成了‘人’,但气息却更加深不可测。

    “还是现在的死公鸡看着有人味一点!”

    胡铁花大大咧咧的,似乎没有发现不对,舀了碗肉汤送来:“老雁,要不要来点?”

    “不必!清水即可!”

    方明解下腰间的水囊,喝了一口清水,脸上又是一动:“准备好吧!我们有麻烦了!”

    “难道是沙暴?”

    胡铁花立即选择了相信。

    “不!在沙漠当中比沙暴更危险的,是人心!”方明起身,走到了帐篷外面。

    轰隆隆!轰隆隆!

    此时,胡铁花也听到了声音,他的脸色顿时变得严肃起来:“好大的一波人马,听这蹄声,显然是指挥者调度有方,不是普通沙匪之流,而且这人数……”

    “起码有着五百人,五百人的骑兵!”

    楚留香飞身上帐篷顶,下来之后的脸色也是一变。

    “出了什么事?”

    马蹄声将龟兹王与琵琶公主也惊动了出来,众多的金戈武士排成阵列,弓上弦,刀出鞘,戒备森严,四方黄尘漫天,蹄声已渐渐停止。

    这波人来得好快,等到他们完全停下的时候,已经从两翼包抄,完成了对营地的包围,摆下了阵势。

    一人骑马跃出,喝道:“我方乃是龟兹国兵马大总管,敏大将军麾下,前来缉捕国王陛下的钦犯,贵方如果将他们交出来,必有重赏,若是隐匿不报,少时后续大军一到,玉石俱焚,你们再后悔也来不及了。”

    “爹爹……父王……他们是来抓您的!”

    琵琶公主紧紧握着龟兹王的手。

    “哈哈……乖女儿,不用怕!”龟兹王的脸上却似乎有着红光。

    “来人既然叫阵,三位可否愿意陪小王一行?”

    原本沉迷酒色,一副酒囊饭袋之相的龟兹王,此刻竟然精神抖擞,意气风发,脸上更是有着一种与他极不匹配的威势。

    “自然愿意!”

    四人上马来到营地之前,龟兹王大声道:“你们是龟兹国的好男儿,还认不认得我?”

    他乃是龟兹旧王,这里的武士大多是他帐前旧部,众军士交头接耳,阵形顿时一阵散乱。

    片刻之后,阵列忽然分开,三骑呼啸而出。

    “新王已立,尔等效忠的乃是龟兹王国,而非一家一姓之奴!莫要被这个昏王的花言巧语蒙蔽了!”

    其中一个相貌猥琐的汉人大声呼喝,居然令阵形又稳了下来。

    龟兹王眼一瞪,脸上竟似带着极大的威严,看着对面的三人:“敏洪奎!洪学汉!本王自问待你们不薄,为何要叛我?”

    对面的两人俱是锦衣华服,发黄而微卷,目深而微碧,显然便是龟兹国的叛臣敏洪奎与洪学汉了。

    而听了龟兹王的喊话之后,他们两人脸上也浮现出一抹愧色,只有那个汉人眼珠一转,大声道:“王位并非天授,唯有德者居之,两位只不过替天行道而已,如今新王已立,若你肯跟我们回去,国王仁慈,还未尝不会赐给你一席之地安身!”

    “好!好!好!我竟然不知道国内还有你这等人才,你是谁?”

    龟兹王剑这个汉人三言两语便将自己的攻势化为无形,不由怒道。

    “在下吴菊轩!贱名不足挂齿……倒是旧王为何还不知天命?当心必有天谴!”

    吴菊轩一笑,这一笑更将他蜡黄三角脸上的五官挤在一堆,显得獐头鼠目,颔下几根鼠须,却似被火烧过,又黄又焦,相貌当真令人不敢恭维。

    但楚留香却紧紧地盯着他,仿佛他脸上有朵花似得。

    龟兹王怒道:“天无二日,国无二君,你们可以杀了我,但要我向小儿臣服,受他之辱,却是想也休想!”

    方明此时却忽然拍马而出,大笑道:“新王?你们的新王在哪里?”

    “自然是已经登基继位,在龟兹王宫静候佳音……”

    吴菊轩微微一笑,似乎对楚留香的目光丝毫无觉,但他的面色,在下一刻却骤然变化了。

    踏踏!

    踏踏!

    密集的蹄声传来,远处飘起一道黄龙,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多了一路人马。

    “铁甲军何在?”敏洪奎纵声疾呼,麾下的大军顿时结成阵势,守御森严,但那波人马却似骁勇非常,直接强打硬冲,连破两道防线,来到营地之前。

    楚留香放眼望去,就见这波人马腰挎长刀,桀骜彪悍,纵使装备不如铁甲军,却敢打敢杀,更是有着八百多人,竟然将龟兹的军队都逼入了下风。

    “青胡子见过沙漠之王,您是天下的雄鹰,而我就是您底下最忠诚的猎犬!”

    一名长着青色胡子的马匪头子向方明行礼,又将一颗首级高高挑起,对面登时轰动,怎么弹压也无济于事。

    “青胡子,跟他们说说你做了什么?”

    方明笑道。

    “遵命!”

    青胡子大声道:“窃国叛贼安得山,已在两日前伏诛!他首级在此!尔等还不速速投降?”

    敏洪奎和洪学汉面色惨变,而龟兹军士显然认得首级,更加聒噪起来。

    龟兹王当即策马而出,大声道:“我以我的性命,还有王室的荣誉发誓!昔日被胁从贼者,此刻若是投诚,罪减三等,从轻发落!”

    人声骚动,军心更乱。

    “不要听此人满口胡言,快给我拿下他们!”

    敏洪奎厉声道,可惜此时竟然没有一个军士愿意听命,也唯有身边几个死士护卫对视一眼,策马冲出,在这种条件下还愿意为他拼命。

    “咱们的买卖来啦!”

    胡铁花哈哈大笑,与楚留香并骑冲出,双手一抓,两个死士便被他从马上抓了下来,又远远抛飞出去。

    洪学汉是个文士,纵马都跑不过胡铁花的双腿,被胡铁花抓着抛入了青胡子的马匪当中,唯有敏洪奎还拔刀出来反抗,被胡铁花一巴掌抽晕。

    龟兹王扬脸大叫道:“本王已复大位,弃刀者生,反叛者斩!”

    当当当!

    数百柄刀落在地上,声音交响成一片。

    敏将军麾下虽然也是身经百战的勇士,但这些人都是龟兹王的旧部,虽然叛变,也都是被军令所迫,如今见到旧王已复位,将军又被擒,自然斗志全无。(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