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两百五十八章 瑕疵
    <div id="content">

    楚留香一回到绿洲营地,就见到了姬冰雁。

    “怎么了?我看你的脸苍白得好像个死人?”

    方明的脸色异常严肃,因为能让名满天下的楚留香变成这样的,必然不是什么简单的人或事。

    “你知不知道,我刚刚见到了一个可能是天下第一的高手!”

    楚留香摸了摸鼻子,脸上露出苦笑。

    “天下第一?能当得起这四个字的……”方明摸着下巴,作沉吟状:“莫非你见到了天峰和尚?还是神水宫的神水娘娘?又或者天下第一剑客薛衣人?再不然便是铁中棠铁大侠重出江湖了?”

    “都不是!”楚留香肃然道:“但我知道他的剑法,比薛衣人更加可怕,天峰和尚之流在他手上更是连三剑都不一定能走过去,就连石观音……”

    他的身上忽然有着颤抖:“或许……在这个世界上,能与他为敌的,也不会超过三个人!”

    “哪三个?”方明似乎颇有兴趣。

    “第一个是铁大侠,第二个是水母阴姬,还有第三个……就是你!”

    “我?”方明指了指自己的鼻子,仿佛听到了一个最好笑的笑话。

    “不错,就是你!”

    楚留香却是非常肯定地道:“因为餐风饮露功是你创的,能创出这种武功的人,武功用深不可测来形容都是侮辱!”

    “哦?”方明的脸上似笑非笑:“你为什么不认为我是在五绝神宫当中找到的?”

    “因为世上或许真有收集了天下武林百家之秘的五绝神宫,你的武功或许也是从那里得来的,但这餐风饮露功却必然不是原本的五绝神宫所有,而是你所创……至于原因?你不觉得每次我走火入魔的时候,你都能最快想出解决之道实在太巧合了么?”

    “能做到这一点,代表着你对餐风饮露功的熟悉,绝对不止是继承者这么简单,也只有真正创造它的人,才能对它了如指掌……”

    楚留香肯定道。

    “有道理!”方明摸了摸鼻子:“但你当时为什么不说出来?”

    “因为你当时总算没有恶意,为的也是救我们逃出沙漠……”

    楚留香苦笑道:“当时为了救老胡与你,就算给我一本邪魔功法我也会照练不误的……”

    “但你现在又说了!”

    方明脸上面无表情,任何人都猜不到他在想些什么。

    “因为我们现在的敌人太多了……若继续自我猜忌下去,我们恐怕活不过明天……”楚留香道:“当初我们首次见面的时候,我就觉得你变了很多,等到了沙漠之中,我更是有些害怕,害怕你变成了我不认识的人,我一直觉得有只黑手在幕后对付我,甚至比石观音还要可怕!我原本有几分猜测是你的,对不起……”

    楚留香很真诚地道歉,猜忌朋友对他来说,也是一种可怕的痛苦。

    “看起来,你刚才真的见到了那只黑手!”

    方明道。

    “不错!他便是那个或许是天下第一的邪魔剑手,更暗中掌控了一个庞大的杀手组织,连中原一点红也不过他手上的傀儡……”

    楚留香长出口气:“那个人的武功原本已天下无敌,又暗中掌控了这么庞大的势力,他的野心一旦爆发出来,也必然恐怖到无法收拾!”

    “你见到了那只黑手的脸?他长什么模样?”方明问道。

    楚留香一阵沉默:“我不能说,但我确定那真的是他的本来面目,因为一点红肯定不会认错人,也绝对不会说假话!”

    “看起来你很信任他!”

    方明撇撇嘴。

    “我信任他,就如信任你一样,因为你们都是我的朋友!”

    楚留香郑重道。

    “那你现在又来揭破我?”方明眼睛注视着楚留香的脸。

    楚留香道:“因为我想求你一件事!我想求你去对付石观音!我知道你似乎也在筹谋一件大事,因此总是放了她一马,但现在不同了。”

    “你要让我去对付石观音?”

    方明微微沉吟了一下:“可以,看在你之前也为我吃了那么多苦头的份上!”

    “我们也只有尽快解决了石观音与无花,才能集中精力,去对付那个真正的幕后黑手!但愿我们能成功……”

    楚留香喃喃道。

    虽然如此,但他的心还是很难受,因为他感觉自己往友情中掺杂了一点别的东西。

    无论如何,他只知道一件事,他与姬冰雁的关系,再也回复不到从前了。

    ……

    胡铁花瞪大眼睛,先在楚留香身上来回打转,最后又望向方明,突然大声道:“你们两个之间发生什么事情了?”

    “什么事都没有!赶紧收拾!我们就要出发了!”

    方明将包裹扔上骆驼。

    此时的绿洲之上,华丽的帐篷也被拆下折叠,龟兹王的人马竟似准备搬迁一样,大批大批的骆驼满载着蹲在了沙漠之上,看上去仿佛一道连绵的峰线。

    “不对!你们肯定有事在瞒着我!”

    胡铁花怒道:“大家都是从小一个光屁股长大的兄弟,有什么不能说的?谁若敢干对不起兄弟的事,我老胡第一个不放过他!”

    “正因为如此……”楚留香苦笑道:“才有那么多人说你可爱的……”

    “气死我啦!”

    胡铁花一屁股坐在草坪上:“你们是这样,龟兹王也是这样……还没有找到真凶,为什么又要走?”

    “因为我们要去龟兹,我已经答应帮助他复国了!”

    方明骑上了骆驼。

    此时连那几个负责监视胡铁花的金戈武士居然也消失不见。

    看到这种情况,胡铁花非但没有轻松的感觉,心里更仿佛堆了几大块石头:“为了复国……连女儿的仇都不顾了……”

    “自然如此……”方明幽幽道:“别说你不是真的凶手,就算你是,他也会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

    “虽然我不知道龟兹王做国王怎么样,但他肯定不是一个好父亲!”

    楚留香叹息一声:“愿生生世世莫生于帝王之家,古人之言诚不欺我!”

    “他当国王怎么样我不清楚,但我很确信,若你这个多愁善感的人若当了国王,受苦受难的就不止一家了!”

    方明大笑一声,策着骆驼起行。

    与大队人马一起行动,一路上总算方便了许多,更令胡铁花开心的是他们准备了足够的酒!

    虽然在绿洲里面也存了足够的水,但若有酒的话,他还是宁愿豪饮一番。

    黄沙漫天,队伍当中的气氛却是一天比一天凝重。

    “我们已经走了五日了!可距离那该死的龟兹国居然还有五日的距离……”

    胡铁花嘶声道,人也有些病恹恹的。

    任凭是谁,纵使给养充足,在沙漠当中急行军五日之后,也会大大吃不消的。

    他现在就靠在帐篷上,对着羊肉与野菜煮出的肉汤,居然没有丝毫的胃口。

    楚留香看起来也是这样,却强迫着自己喝了一碗,又盛满了一碗送到胡铁花面前,道:“光喝酒可没有力气!我们接下来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你若不想变成病猫,塞也要将食物塞下喉咙!”

    胡铁花接过碗,真的好像是将肉汤塞下了肚,忽然又瞥了旁边正在打坐的方明一眼,疑惑道:“老臭虫你不是跟死公鸡一样练了那劳什子喝西北风的内功么?为什么我看死公鸡这几日一粒米都没有吃,最多喝几口水,你就不行了?”

    “因为若有得吃,谁愿意去喝西北风?”

    楚留香大笑。

    “那是你功力火候不够!”

    正在打坐调息的方明睁开双眼,脸上神采奕奕,整个人竟似一尊美玉制成的雕像。

    若此时有人能够内视,便会发现他体内的骨骼与血肉,甚至内脏都在吐故纳新,内炼金刚,宛若琉璃玉身,玄秘莫测。

    方明以玄关一窍引动真如本性入先天,本来根基便浑厚无比,而诸多武侠世界的血战,更是大乾武者一生都难以企及的精彩。

    这一切都化为了他最为沉淀而扎实的资粮,等到现在,餐风饮露功补完之后,更是成为了他进军罡气乃至无上宗师之境的绝大助力!

    因此,他的气息几乎是一日一变,越来越高深莫测。

    就连胡铁花,都有着方明即将破空而去的错觉。

    “只是……虽然我之前已经用薛笑人等高手实验过多次,又在楚留香这个绝顶练武奇才身上补完,自信已经毫无缺陷,但着餐风饮露功,几个真气运行的地方,似乎还是有着一点小问题……”

    方明的眉宇间微微皱起。

    这几个小问题,若不是他本人以坐忘经照视全身,根本发现不出来,偏偏又极其细微,也难怪楚留香与之前的薛笑人的实验都没有反应。

    “这几个也算不上缺陷,只是小小的瑕疵……甚至都不怎么影响化生罡气乃至进阶宗师……但若现在没发现,日后便有得苦头吃了……”

    肉身乃是武道之基,纵使现在肉窍也算完满,进阶宗师大宗师都没有问题,但一到天人,这点小小的瑕疵便会彻底致命,乃至影响天人合一!

    千里之堤毁于蚁**,说得便是这个!(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