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两百五十七章 两件事
    剑尖还在一点点地逼近。

    楚留香的冷汗却在一滴滴滑落,在外人看来,他仿佛主动将自己的脖子送到了剑尖方向!

    纵使一个小孩子都似乎可以逃掉的一剑,却已经将他逼至了绝境!

    这是无解的一剑!纵使上天入地,也难以逃脱!

    但楚留香就真的消失了!

    他似乎会缩地术,就这么一钻,就钻入了地底。

    瘦竹竿似乎怔了怔,旋即哈哈大笑一声,纵身飞跃,脚尖点在了一块尖锐的石峰上。

    那石峰尖锐如刀,与他脚下的接触面积更是只有一个蚂蚁大的点,却稳稳地托住了他全身的重量。

    砰!

    在瘦竹竿原先站立的地方,沙子凹陷下去,一道人影仿佛蛟龙般扑上来,现出楚留香的身形。

    啪啪!

    瘦竹竿鼓掌赞道:“老夫素闻盗帅武功虽然不是绝顶,但临敌机变,天下无双!许多武功比你强的人,真正动手却反而打不过你,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在楚留香原先站立的地方,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多了一个沙洞。

    “不过……纵使你观察到那里的沙砾凹陷,有着地漏,要想从老夫的剑势下逃脱,内+℉长+℉风+℉文+℉学,ww$w.cf↓wx.≡t外功也必须臻至化境……”

    瘦竹竿道:“而你在接我第二剑之余不仅想得不是逃命,反而还想克敌制胜!若不是老夫先天灵觉过人,恐怕也要一时不察着了道,好!很好!楚留香,我一向很少服人,这次却是不得不佩服你一下了!”

    “阁下过奖了……”

    楚留香脸色一白,又吐出一小口淤血:“我最近确实从朋友那里学到了一门功夫,武功有所精进,若是换成一月之前的我,即使看到了那个地漏,也是万万挣脱不出阁下的剑势的……”

    原来他刚才避无可避之下,行险踩破了地层,躲入沙漠地底,又挖掘通道去了瘦竹竿脚下,想着反败为胜,奈何瘦竹竿太过机灵,根本不上当。

    楚留香自问已经底牌尽出,但却只接下了两剑,看着衣衫整洁,连气息都没有乱的瘦竹竿,还有他握剑的稳定的手,楚留香的心已经沉了下去。

    他知道,自己是万万接不住瘦竹竿的第三剑的!

    “唉……”

    瘦竹竿却也没有急着进招,反而似乎在叹息:“这二剑一快一慢,乃是老夫剑法之精髓所在……不知道香帅以为如何?可否品评一二?”

    “阁下的剑法,早已脱出凡人藩篱,出神入化,我也难以揣度……”

    楚留香脸上带着微笑,纵使下一刻就要死亡,似乎也带不走他脸上的笑容:“而纵使是‘快剑’,也足以阁下夺取天下第一剑客之位!唉……我实在想不到世上竟然还有阁下这种人,却甘于在江湖中默默无名……”

    “龙不与蛇交,天地广阔无涯,出个把不知名的高手也没有什么……倒是你认为我的剑法,已经超过薛衣人了么?”

    瘦竹竿明明看到楚留香正在调息,却也不管不问,饶有兴趣地搭话。

    “薛衣人的剑或许可以与阁下一样快,但他却没有你那种妖魔般的杀气!”楚留香苦笑道:“高手相争只在一线,被你的杀气一冲,只要他的心神停顿一个刹那,他就死了!”

    “而阁下的第二道‘慢剑’,却似乎糅合了天下各门各派的剑法精髓于其中,又破尽天下剑法,化繁为简,再化简为繁,最后返璞归真,已经到了招式的极限,又超脱出招式的囚笼……我实在无话可说……”

    楚留香叹道:“能死在这剑招之神下,也是我的福气!”

    “你说你无话可说,但你已经说太多了……”瘦竹竿道:“我这招剑法乃是以独孤九剑为基,又超脱独孤九剑,融合百家剑法所长再破之,若说剑招的话,或许已经臻至了极限,但它却还不是剑招之中的‘神’!充其量还要带个‘伪’字,乃是伪神!”

    “如此剑法,居然还是伪神?”

    楚留香惊讶了。

    “那自然是因为你还没有见到我的第三剑!”

    瘦竹竿严肃道:“老夫的第三剑,才是真正的剑中之神!因为它已经不是凡人的剑法,而是天人之剑!你若见之,必死无疑!”

    “天人的剑法?”

    楚留香感觉自己一生的惊讶,加起来都不如这晚多,不由叹息道:“原来阁下早已天下无敌,又何必来戏弄我?”

    “剑是死的,人是活的,虽然老夫有把握与其余几个老不死的一争长短,但我这天人之剑也只是得了一丝虚影,真要与水母阴姬,铁中棠等绝世高手争锋,胜负还未可知!”

    “看来我今天是非死不可了!”

    楚留香揉了揉鼻子:“只是在下临死前有个愿望,希望前辈能够满足一二……”

    “嘿……冲着你这坦然的风姿,且说说看!”

    瘦竹竿嘿嘿一笑。

    “我想见见阁下的真面目!”楚留香叹道:“纵使阁下的身份乃是大秘密,但死人保守秘密的本事,总比活人厉害多了……”

    “不错!名满天下的盗帅就要死在这里,满足下你临死前的小小愿望,似乎也不过份!”

    瘦竹竿冷冷一笑,手已经搭上了面具。

    楚留香两只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面具,屏住了呼吸,他心里有着隐隐的害怕,更是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些什么。

    紫檀木的面具终于摘下,现出一张近乎四五十岁的面孔,胡子已经花白,但却涂了刨花油,更令楚留香诧异的是,在脸孔的两边还擦了些胭脂,就仿佛登台唱戏的老花旦,令他忍不住笑了出来。

    但很快,他似乎又想到了什么,神情凝重到了极点。

    “看样子,你似乎认识我这张脸?”瘦竹竿冷冷道。

    “不错……”楚留香长出口气:“若这张脸再老点,我的眼睛又没瞎的话,它应该长在天下第一剑薛衣人的脸上……”

    “我实在是没有想到……这位继承‘拥翠山庄’李观鱼李老前辈天下第一剑客之名的‘血衣人’,平素虽然没有劣迹,但却有着你这么个家人!”

    “你没有想到的事情还有很多!譬如他!”

    瘦竹竿往外围一指,一个黑衣人矗立在那里,也不知道站了多久。

    “主……主人!”

    中原一点红的身体在发抖,周围更是只有他一个人的身影。

    “你莫要忘了……是我一手培养的他,他也知道我的可怕与恐怖,又怎么会多叫人来送死?更何况,这还是他自己的事情!他的事情,一向很讨厌外人插手的!纵使是好朋友也一样!”

    瘦竹竿笑道。

    “不错!”楚留香喃喃道:“我现在反而要多谢他,没有将老胡与老雁叫来!”

    “你说得不错,也不关他的事!”

    一点红脸上浮现出绝然的表情,站在了楚留香身前。

    “你要反抗我?”瘦竹竿似乎很愤怒:“你忘了是谁救了你的命,又教了你武功?”

    “我没有忘!”

    一点红的脊梁挺直如山,看起来竟是那么伟岸:“只要你说一句,我立即死在你的面前!”

    他说着,已经抽出剑,刺向了自己的脖子。

    铛!

    长剑远远飞开,一点红怔住,就连楚留香都怔住了,他也想象不到,这个剑法高绝,更似乎摒弃了一切凡人情感的瘦竹竿,竟似还有着一点温情?

    “背叛我的下场,若只是死亡,那未免太过便宜你了……”

    瘦竹竿桀桀冷笑:“我可以放你走,不计较你之前的一切,但你还需要答应我一件事!”

    “请说!”一点红的目中仿佛有了一点光彩。

    瘦竹竿没有说什么,只是瞥了楚留香一眼。

    “再放了他,两件事!无论多难我都要为你做到!”一点红道。

    “哈哈……难得你也会讨价还价了,可惜他已经见过了我的脸……”

    瘦竹竿道。

    “他不会说的,若说了,我杀了他!”

    一点红一字一顿地道。

    “好罢!”

    瘦竹竿沉吟良久,才答应了下来。

    楚留香不想走,因为他知道,要放过自己与一点红两条人命,所要付出的代价必然恐怖到了极点。

    无论瘦竹竿出什么难题,他都准备与一点红一起接下来,这是作为朋友的义务!

    毕竟,之前的一点红,也用自己的命为他担保!

    虽然他们只做了一晚的朋友,交情却足以过命!可以毫不犹豫地将自己的性命交托到对方手上!

    “这是我的事!”

    一点红骤然回头,明白了他意思的楚留香只能苦笑着,远远退开。

    “第一件事!”

    瘦竹竿的声音异常飘渺:“我要你去给我杀一个人!一个女人!”

    “好!”虽然一点红平素不杀女人,但他还是答应了下来,甚至有些庆幸,因为他的朋友只有一个男的。

    “她叫做曲无容!是石观音的徒弟!”

    “我记住了!”

    听到是一个陌生的名字,一点红更加放心。

    “还有第二件事……等到你完成第一件事之后,我自然会告诉你的!而这两件事做完之后,你与我之间也就互不相欠了……”

    瘦竹竿的声音还在,但他的人已经离开,消失不见,只有夜枭般的笑声还在来回荡漾。(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