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两百五十四章 婚礼
    “哇……不对,你这死公鸡到底想做什么?”

    直到宴席结束,回到帐篷之后,胡铁花才跳了起来:“那个琵琶公主明明是你的……又怎么可以嫁给我?”

    “你没看到人家为了留下你这个保镖,连女儿都舍出来了,难道你竟如此无情?”

    方明幽幽道。

    “可是……可是……”胡铁花瞠目结舌,总觉得哪里不对。

    “老雁你就不要再戏弄老胡了!”楚留香忽然笑道:“我猜……那个龟兹国王的女儿肯定不止一个,对不对?”

    “不错!”

    方明拍了拍胡铁花的肩膀,大笑道:“想不到你小子打了半辈子的光棍,原来是要来这里做驸马的!”

    “只不过,要在中原一点红的剑下保住你老丈人,你可要好好出力了!”

    楚留香的面色也变了。

    他是见识过中原一点红剑法的,若是胡铁花与一点红的快剑对上,他也没有丝毫的把握。

    “公主……丈人……”

    胡铁花呆了半响,忽然跳了起来:“我要将那些东西退掉,再跟龟兹王说清楚,纵使他不嫁女儿给我,我也会保他平安的!”

    “好汉子,大英雄!”

    ∟长∟风∟文∟学,w⊙ww.cfw£x.⊙t

    方明翘了翘大拇指:“只是你不觉得你也应该成亲了么?相信我,这次将会有一个很大的惊喜等你哦!”

    “惊喜?”

    胡铁花摸着头,显得更迷糊了。

    “惊喜暂且不论!”

    楚留香突然道:“你们觉得这次在帐篷当中,龟兹王那伙人当中,武功最高的是谁?”

    “那还用问吗?自然是那个王冲了!”

    胡铁花大声道:“他那手华山剑法直追当年的华山七剑,便是遇到了中原一点红也足以抵挡一时,可惜走了……”

    “我或许已经猜到了此人的身份!”楚留香微笑道:“华山七剑虽然早已全军覆没,但当年的华山掌门却还收了一个最小的弟子!”

    “难道王冲便是当年声望仅在华山七剑之下的神龙小剑客柳烟飞么?”

    胡铁花耸然动容。

    “十有八九!但在帐篷中武功最高的还不是他!”楚留香道。

    “不是他,那是谁?”胡铁花摸摸头。

    楚留香一字一顿道:“琵琶公主!”

    “是她!”胡铁花瞪大了眼睛。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注意到,她始终抱着的琵琶,是纯铁打造的!更是一件了不得的奇门兵器!”

    方明这个时候也插了一句。

    “正是!抱着如此重的琵琶,外表还是一副弱不禁风之色,内功若非已有了很深的火候,又怎能将劲气收得丝毫不露?”

    楚留香摸了摸鼻子。

    “只是可惜……楚留香你也看错了!”

    方明却是神秘一笑。

    “我也看错了!”楚留香一怔。

    “那些人当中,琵琶公主的武功恐怕只能排第二,更是给第一提鞋都不配!”方明悠然道。

    “是谁?”楚留香眸中似有精光闪过。

    “自然是那龟兹王妃了!她实在是一个深不可测的大高手,而除她之外,龟兹王的心机也是诡诈非常,你们俩可要小心,不要被卖了还给他数钱!”

    方明理所当然地道。

    “什么?那个看起来病恹恹的王妃,还有贪酒好色的老头,都是深不可测?”

    胡铁花瞪大了眼睛:“天呐!是我的眼睛瞎了,还是这世道已经变了……”

    “龟兹王妃是高手!”

    楚留香脸上闪过震惊,甚至后退了一步:“琵琶公主虽然隐藏得好,但举手投足之间,还是有着一点点习武之人的惯性动作透露出来,但那个王妃?我盯了她良久,竟然从头到尾都觉得她不过是普通人,只不过很漂亮而已!”

    “或许就是因为她太过美丽了,才会让你将注意力全部放在她的脸上,而忽视了其它的方面!”方明补充道。

    ……

    婚期就定在明日。

    龟兹王与龟兹王妃,竟似迫不及待地嫁出这个女儿一样。

    到了第二天清晨,已经有五六人捧着高冠吉服,躬身走了进来,陪着笑道:“婚礼大典已筹备好了,就请驸马爷换上吉服,准备行礼!”

    “这么快?”

    楚留香失声道,与胡铁花对视一眼,总觉得龟兹王纵使急需高手保护,这也太过迫不及待了一点。

    为首的礼官脸上堆满了笑意:“喜事赶早不赶晚,更何况,我们公主那日自从见了胡爷的一表人才之后,便早已芳心暗许,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却是说不出的欢喜!”

    胡铁花心里一柔,又想到了琵琶公主的美貌,自言自语道:“纵使怎么样,姐妹也应该长得差不多吧……”

    等到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他便已经戴起了高帽,换上了吉服,对着镜子照照,忽然觉得自己的模样并不如想像中那麽难看。

    新娘子也是高冠吉服,还用块红巾蒙住了脸。

    本已十分华丽的帐篷,今天更布置得堂皇富丽,龟兹王满面红光,他的王妃却始终踪影不见。

    而龟兹国的婚俗,婚礼时女客不能露面的,因此王妃与琵琶公主都没有来,等到红纱蒙着脸的新娘子入了洞房之后,胡铁花便守在外面,应付着一波波的敬酒。

    在这里人人都以豪饮为美,新郎倌酒喝得越多,婚礼就越风光,这下子可恰巧对了胡铁花的心意,他生平最怕的就是没有酒喝,有人灌他酒,他正是求之不得。

    他已经喝得晕晕乎乎,而外面的宴会也还在进行,只见四条精赤看上身的大汉,抬着条香喷喷的烤骆驼进来,龟兹王手持银刀,割开了骆驼肚子,骆驼肚子里竟还有条烤羊,羊肚子里又有只烤鸡。

    龟兹王又剖开鸡腹,以银刀挑出个已被油脂浸透了鸡蛋,捋须大笑道:“此蛋最是吉祥,从来都只有贵客才得到的,今日婚典吉期,更非同常,这个蛋必然要献给我们最尊贵的客人!”

    他说着已经大步走到方明面前,将这吉祥之蛋挑在他的盘子里,举手欢呼道:“大家还不敬我们的沙漠之王一杯?”

    四下欢声骤起,掌声如雷,方明含笑举杯。

    楚留香就坐在他旁边,笑道:“天下的事当真奇妙得很,小胡居然真的做了一国之驸马,你想象得到么?”

    “野马套上了笼头,此乃值得庆幸之事,只是今夜我们怕是有得忙了……”

    方明笑了笑,将刚才的吉祥蛋展示给楚留香,他刚才竟然没有吃下。

    楚留香手里浮现枚银针,刺入蛋里,拔出来之后针头已见漆黑,不由勃然变色:“这毒竟然只下在蛋黄里,外面无毒,自然什么手段都检查不出的,这种手法,简直匪夷所思!”

    他苦笑了下,又将一张纸团塞入方明之手,上面的字迹有些模糊不清,赫然写着:“今日既是你女儿的佳期,且将你的头颅再留寄一日,明日黄昏时,当再来取,盼你妥为保存,勿令我失望!”

    “呵呵……这个刺客好大的口气!”

    方明随意将纸团扔进火堆里,沉吟道:“语句浅显,显然此人只不过粗通文墨,而字迹虽然粗陋,但颇见棱角,更是带着剑骨,写字的人恐怕是一名剑道高手!据我所知,这样做了杀手的剑客,只有一位!”

    “不错,正是中原一点红!”

    楚留香的眼睛当中仿佛有着两点幽火:“今夜劳烦你守夜,我便去会一会他,正好我与他之间,还差一场未完的比试……”

    烤肉美酒的香味四溢,在欢声笑语中,方明与楚留香已经连喝了六七轮酒。

    而胡铁花终于也支撑不住,被抬入了洞房。

    夜色落下,苍穹中多了星星点点的萤火虫。

    楚留香缓缓向绿洲外走了出去,没有多久就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难道我真的要给胡铁花守墙角?”

    方明半坐在草坪上,手里拿着酒瓶,观看着漫天星空,眼睛忽然一动。

    琵琶公主裹着厚厚的羊毛毯,坐到了他的身边。

    “怎么?你难道还准备听墙角?”琵琶公主笑道。

    方明望了望周围,肃杀的寒气已经席卷而来,外面的人早已回到了温暖的帐篷,进入了暖和的被窝当中。

    整个天地一下子安静下来,天地间似乎只有他与琵琶公主两个人。

    “为什么要听别人的墙角?让别人来听我们的岂不是更妙?”

    方明嘴角带着坏笑,一把扯下了琵琶公主裹着的毯子,她竟然什么都没有穿!

    鹅毛毯很快又落下,将他与琵琶公主都笼罩在内,似乎变成了一个小帐篷,还在不断抖动……

    ……

    凌晨的时候,方明裹着鹅毛毯起身,琵琶公主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

    风声一响,楚留香已经来到他的边上,脸上的神情很是幽怨。

    “我知道,你昨晚出去拼命,我们两个却在这里被翻红浪,你一定很生气,对不对?”

    方明慢悠悠地起身,穿衣。

    “是有点生气!”楚留香苦笑着摸了摸鼻子:“还有些酸溜溜的感觉!”

    “你昨晚见到一点红了?”方明又问。

    “见到了,但你一定不会猜到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事!”

    楚留香自信道。(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