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两百五十三章 龟兹(800加)
    “你们怀疑我等?”

    杀手无情杜环站了起来,惨白的脸上竟然多了几丝愤怒的红晕。

    旁边的吴白云,吴青天兄弟也同样站起:“我们不远千里而来,正是感念王爷重金礼聘,礼数周全,现在王爷既然怀疑我等,那道不同不相为谋,请恕我们兄弟告辞了!”

    “何必,何必呢?”

    龟兹王双手乱摇:“小王诚心延请,又怎么会怀疑各位?更何况,几位才刚刚从中土而来,又怎么会知道我们这里的秘密?”

    这个解释实在很合理,吴家兄弟与杜环的脸色稍霁。

    楚留香眼光一闪:“如此说来的话……莫不是你那对头,已经将奸细打入到你亲近的左右身上了?”

    龟兹王扭动了下身子,又看了看两边的武士,脸上的表情竟似十分不安。

    “王妃来啦!”

    忽然帐篷掀开,几个锦衣少女,扶着个长裙曳地,云鬓微乱,仪态高贵,不可方物的丽人,缓缓走了进来。

    她星眸微晕,面上还带着三分病容,却更平添几分娇艳,年纪虽已不小,看来却仍是艳光照人,天姿国色,眼波一转间,更是带着千种风情,令人几乎不能呼吸。

    众人都不禁垂下了⑥长⑥风⑥文⑥学,ww←w.cfw▼x.︾t头,不敢平视。

    只有楚留香与方明,仍然眼睛都不眨地瞧着对方,他们都是近乎无法无天的人,更不会亏待自己,上天既造出了这样的绝色,若不能欣赏,这不但辜负了上天的好意,而且简直是在折磨人。

    琵琶公主已巧笑着迎了过去,龟兹王也站了起来,一叠声道:“爱妃还在病中,又怎能如此劳累?……快坐下,当心身体!”

    这位风流自赏的龟兹王,对他的王妃,却显然爱之已极,就像是生怕她忽又凌风而去。

    在看到王妃之后,这位龟兹王又似乎有了主心骨,对着方明道:“小王这里已是六神无主,一切都要交托王爷您照顾了!”

    “交托之言大可不必!”

    方明摇了摇手上的折扇,淡笑道:“不过是几个奸细,我已经查到了他们的蛛丝马迹!”

    “好,太好了,快快道来!”

    龟兹王迫不及待地道。

    “内奸么?自然便是对面这吴家兄弟、还有这杀手无情的杜环了!”

    方明对着那三人微微一指。

    “姓姬的!”

    吴青天的龙游剑出鞘,荡漾出雪白的剑光:“纵使你是什么劳什子的沙漠之王,也不能血口喷人!”

    “不错,你今日若不给我们兄弟一个交代,便要血溅当场!”

    吴白云同样拔出了剑,他们兄弟以八八六十四手龙游剑纵横江湖,剑法当真不可小看。

    “是么?”

    方明的脸色却仍是淡淡:“龟兹王给了你们一万两银子,但要杀他的人却给了两万两!你们这次一共来了六个杀手,这里却只有三个!剩下的三人埋伏在外,其中有一个是黑猴孙空,怎么样?还要我继续说么?”

    “不必了!”

    吴青天与吴白云对视一眼,俱都生出底裤被看光之恐惧感。

    数名金戈武士怒喝着冲上,但见剑光连闪,竟似游龙,绵密不绝中,这几名金戈武士顿时要害中剑,倒了下去。

    “你们……你们真的是……”龟兹王尖叫道:“可是你们不是侠义道中人吗?”

    “嘿嘿……今日便教你一个乖!”杜环狞笑道:“能够被钱买通的,都不是真正的侠义道中人,因为他们既然可以被收买一次,就可以被收买第二次!”

    他又转首望向方明一桌,冷声道:“虽然姬冰雁你的名头很响,但我们只是第一波人,第二波当中甚至有着中原一点红在,他是天下第一的杀手,剑法之快,更是超出了你的想象,你最好不要来趟这这次的浑水,等到事成之后,我们所得的花红还能分你一份!”

    此言一出,龟兹王更是吓得缩在了角落当中,琵琶公主眼泪盈盈。

    “哈哈……”

    方明却是忽尔大笑起来:“你们将我沙漠之王当什么了?居然想靠着区区的花红打发?”

    “看样子,我们今日是做定了敌人了!”

    杜环冷幽幽道。

    “气死我啦!这次你们不要出手,都留给我!”

    胡铁花扯开胸前的衣襟,直接跳到了场上。

    楚留香苦笑着摸了摸鼻子:“老花自从进了沙漠之后就处处不顺,此时难免郁气纠结,让他宣泄一下也好!”

    “你们三个兔崽子受人之托却不忠人之事,一个个卑鄙无耻,下流到了极点,还不快快给我下来送死!”

    胡铁花当中一站,身上自然而然便有一种高手的气质。

    “好狂的口气!就让老子来会会你!”

    杀手无情杜环一边说一边走,但等到他说最后一个字时,他的右掌已自背後毒蛇般伸出,直击胡铁花前胸空门,灯光映照下,只见他手上乌光闪闪,骇人非常。

    这只手上竟戴着五只黑黝黝的光环,瞧那丑恶的光泽,钢环上必定淬着有见血封喉的剧毒。

    “我听说这杜环不仅出手狠辣,为人更是阴险,现在看来,果然不错!”

    吴家兄弟,司徒流星都不认为胡铁花还能逃得了毒手,但方明却还在悠哉悠哉地对楚留香说话。

    “老胡虽然在酒里泡了十年,但我却知道他的武功又有精进,虽然比不上你,但放在江湖中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拿下的……”

    楚留香微微一笑,似乎对胡铁花颇有信心。

    就在这几句话的功夫,只见胡铁花忽然扳住杜环的肩膀,又闪电般往中间一拍。

    这一拍就像是拍苍蝇似的,杜环的手腕也就好像是只苍蝇,竟被他两只手生生夹住,动弹不得。

    杜环的下句话还没出口,便听得喀嚓一声,他的手腕已生生被夹断,人惨叫一声,昏死过去。

    胡铁花放开手,笑了笑:“你这手只怕杀人也杀累了,还是休息一下的好。”

    他刚刚放开杜环,两柄长剑已经从杜环的肋下仿佛毒蛇般刺出!

    是吴家兄弟!他们的龙游剑不仅防守严密,这突袭的功夫更是了得,此时双剑刺杀之下,就连楚留香也是脸色微变。

    “早就料到你们两个兔崽子不怀好意!”

    胡铁花爆喝一声,整个帐篷都在微微颤抖,忽然腹腔收缩,硬生生凹陷下一寸距离,避开了要命的长剑,两只手却仿佛铁锤般砸了出去。

    砰!砰!

    长剑断折,两只拳头分别落在了吴家兄弟脸上,这两兄弟一声没哼,同样昏死过去。

    “跳梁小丑,不堪一击!”

    胡铁花拍拍手,向龟兹王笑道:“我这一手够不够讨杯酒喝?”

    “自然!自然!”龟兹王亲手捧着酒杯送上。

    就在此时,异变突生!

    原本在地上‘昏迷’的杜环竟仿佛兔子一样跳起,脚底抹油,一瞬间滑开六尺之距,已经到了帐篷边上,眼见就要夺路而逃!

    他刚才竟然是在装晕!

    杜环的轻功着实不赖,更连胡铁花都似乎没有料到他这手,眼看已是追之不及。

    呛!

    就在杜环即将逃出生天之际,忽然又听得一声剑吟。

    一道白色的剑光飞腾而起,长虹贯日般刺入了杜环的背部。

    吴家兄弟的龙游剑虽然也是享誉武林,但与这道剑光相比,又简直什么都不是了!

    杜环摔倒在地,背上还插着一柄长剑。

    出这一剑的,赫然是之前毫无存在感的王冲!

    “好剑法!”楚留香耸然动容道:“纵使华山剑派鼎盛之时,能够将这一招‘惊虹贯日’使得如此神妙的,恐怕也不过寥寥数人而已,不知道阁下跟当年的华山七剑怎么称呼?”

    “山野之人,名字早已忘了!”

    王冲缓缓摇了摇头:“在下误与歹人为伍,惊吓了王爷,还请莫怪!”

    他说着,竟然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王壮士等等!”

    龟兹王连声呼唤,可惜毫无效果。

    “啧啧……”

    胡铁花回到座位撇了撇嘴:“这龟兹王请来的保镖有三个是杀手,武功最好的一个又走了,真真是流年不利到了极点!”

    他喝了一大碗酒,忽然若有所感地抬头。

    就见那龟兹王妃一双会说话的眼睛在他身上转了转,又跳到旁边的楚留香身上,最终却又落在了姬冰雁的脸上,停了良久,忽然对龟兹王说了几句。

    “哈哈……几位壮士,我家王妃羡慕几位的风姿,想将小女许配给你们中的一人,只是不知他到底愿不愿意?”

    龟兹王忽然大笑道,这句话却是神来之笔,将楚留香与胡铁花都击懵了。

    “不知道几位看上了我们当中的哪个!”

    方明眼睛转了转。

    “还用说么,自然是死公鸡了!”胡铁花低声道,语气中有些酸溜溜的。

    “便是这位胡壮士!”

    只是下一刻,随着龟兹王宣告似的声音,胡铁花的嘴巴也骤然张大,仿佛可以塞下两个鸭蛋!

    “不!不行!!!”

    胡铁花骤然站起:“请王爷恕罪,但我……”

    琵琶公主已经是姬冰雁的女人,他又怎么可能夺人所好。

    “哈哈……我们什么意见都没有!”

    方明却笑嘻嘻地押着胡铁花的肩膀坐下,他顿时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哈哈,今日大喜!贤婿且收下这些!”

    胡铁花脑子晕晕乎乎的,被方明按着磕了头,又收下了一堆珍贵的珠宝贺礼……(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