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两百四十九章 偷袭
    胡铁花抬起头,这个动作顿时耀花了他的眼睛,令他赶紧低下头,但两只眼珠已经火辣辣的,更可怕的是,他竟然连眼泪都流不出来了,似乎他的身体已经干枯。小說,

    他可谓一个浪子,曾经登临泰山,也曾扬帆远航,见过不同地方的天空中,或和煦、或温暖、或变化万千的阳光,但他却从未见过这样的太阳!

    虽然是同一个太阳,但这太阳到了沙漠上,就忽然变得又狠又毒,像是要将整个沙漠都晒得燃烧起来似的。

    太阳晒得胡铁花连酒都不想喝了,只盼太阳快些下山,一个酒徒不想喝酒的时候,他一定已经难过得要死。

    没有风,一丝风都没有,也没有丝毫声音,在烈日下,沙漠上所有的生命,都已进入了一种晕死状态。

    他现在看周围的一切都是花的,虽然脚下的骆驼一直在走,但却又似乎根本没有动过,也走不出这该死的沙漠!若不是身边还有楚留香与姬冰雁两个,他恐怕已经发疯!

    此时距离进入沙漠已经七天了。

    胡铁花见到姬冰雁与楚留香雷厉风行,当天晚上便悄悄出发,乘着一辆外面朴素无比,里面却比皇帝住所还要豪华的马车,一路偷偷摸摸地到了沙漠边缘。

    在那里,方明立即抛弃了马车,又花了几大块黄澄澄的金子,买来了六匹骆驼、干粮、炊具,帐篷……当然,还有最重要的十几只大羊皮袋的水!

    方明拿出的黄金已经足够在中原买下一个庄园,让一个人舒舒服服地过下半辈子,甚至是下下辈子,但在这里却只能换来这些。

    然后……他们便一头扎进了这该死的沙漠!

    “老臭虫,老公鸡……你们知道我在想些什么吗?”

    胡铁花的声音也变得沙哑了起来,令他自己都有些吃惊:“我想念死公鸡的那辆马车!现在谁将我送到那辆马车里,我就是磕头叫爷爷都行……”

    方明骑在驼峰中间,一动不动,就好像一尊雕塑。

    似乎他要保持每一分的体力,纵使胡铁花又叫了他的外号,也丝毫不能令他的眉头动一下。

    “等到晚上,我们就可以扎下帐篷了……”

    楚留香的嘴唇也有些干,当他用水囊里面的水润了润之后才感觉好点。

    到了现在,虽然储备的水还有不少,但他竟然也不敢浪费一滴了。

    也只有到了沙漠之中,才会明白水的可贵,特别是对于他这种生长在水乡的人而言!

    突然,一阵若有若无的声音传来过来。

    虽然极为轻微,但在他们三个江湖大行家的耳朵里面,却不下于惊雷!

    胡铁花突然勒住了骆驼:“有声音!”

    之前那个仿佛快难受死的胡铁花似乎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铁打的汉子!

    “有又如何?”方明连眼睛都未睁开。

    “你当然也听出来了……”胡铁花大声道:“这不仅是人的声音,还是即将死掉的那种人发出的悲鸣!”

    “是又如何?”方明睁开眼:“这沙漠上天天都有人死去,若我们见一个救一个,那什么事都不用做了!”

    “我想不到你竟然是这种人!”

    胡铁花调转了骆驼头,向着发出人声的沙丘之后跑去。

    楚留香沉默了一会,才微笑道:“至少……我们现在的水还有得多,力所能及的情况之下,连你也不会拒绝帮助别人的,不是么?”

    转过沙丘之后,他们也终于见到了发出声音的‘人’!

    那或许已经不能算人了。

    烈日之下,三个人被剥得精光,赤条条地绑成了‘大’字形,放在太阳下暴晒。

    他们全身的皮肤都已被晒黑,嘴唇也晒裂了,他们的眼睛半合半张,眼珠和眼白却已分不清了,看来就像个灰蒙蒙的洞,竟是生生被晒瞎了!

    胡铁花颤抖了起来,他飞快地下了骆驼,将绑着的绳索砍断,将人救了下来。

    良久之后,他们才开始颤抖,能发出声音时,就不停地呼喊,哀求:

    “水……水……”

    胡铁花知道现在若是让他们放量喝水,他们立刻就会死,只能叹着气,将水沾湿了毛巾,再覆盖到他们唇上,柔声道:“友你放心吧,这里水多得很,你要喝多少就有多少。”

    “你们遇到了什么,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方明走了过来,厉声问道。

    “你怎么可以这样?纵使他们曾经是坏人,但现在身上连一块布都没有了,难道还能害得了咱们?”

    胡铁花气愤道,楚留香也不认为这三个浑身赤、裸,还手无寸铁,皮肤甚至被晒裂的人还有威胁到他们的能力,这三人简直好像一动就要四分五裂!

    “是……是强盗……”

    这几人断断续续地说着,挣扎抬起了手,拚命抓住头发,一张脸色因惊惧而扭曲,身子也抖得更厉害。

    “水……求求你们……水……”

    “你们放心,这里已经不会有人再伤害你们了……”

    楚留香沉吟了下,走向了水袋。

    但他刚转过身,三个奄奄一息垂死的人,竟好像兔子般跳了起来。

    他们本在抓头发的手,也突然闪电般挥出,每个人手里,都射出了十几道乌光,去势比闪电更急,这赫然是一种以机簧弩筒射出的暗器。

    而这暗器原来是藏在头发里的!

    他们的手一挥出,方明、楚留香、胡铁花也立刻像燕子般掠起,他们纵然事出意外,但以他们的动作反应之快,已很少有暗器能伤得了他们。

    谁知暗器竟没打向他们,却击向水袋,只听‘噗’一连串声响,数十条水柱,箭一般从羊皮囊里飙了出来。

    那三个垂死之人也飞一般窜了出去。胡铁花的怒火已将爆炸,怒喝道:“兔崽子,还想逃?”

    他已经一阵风一样地追了出去,而方明比他更快。

    白光一闪中,两个人奔跑的身子忽然断成了两截,更惊悚的是他上半身倒在沙子中,下半身却仍然跑出去了两三丈才飙出血来,轰然倒下。

    剩下的一个被胡铁花骑在地上,双手连扇,已经掴了他几十个大耳刮子:“说!你是谁?为什么要害我们?”

    楚留香也赶了过来,手里还提着一个剩了一半的水袋,忽然摇摇头,将水袋一扔,任凭珍贵若性命的水液散落。

    “暗器里有毒!这些水已经不能喝了!”

    他看着眼前的人,沉声道:“只要你说出背后的人,我们绝对不会伤害你!”

    “我不会说的……”那个人狂笑道:“等你们快死的时候,自然会见到她老人家,而我保证,你们一个个会死的比我惨酷十倍,百倍!”

    “你竟然不怕死?”胡铁花疑惑道。

    “嘿嘿……死有什么可怕的,能为她老人家而死,我简直比什么都开心!”

    他笑声忽然微弱下去,眼睛里却散发出一种奇异的光辉。

    楚留香动容道:“这人嘴里竟然藏着自尽的毒药……他背后的那个人,居然能叫他心甘情愿地为它去死……”

    “不止心甘情愿,我看他真的好像开心得要命!”

    胡铁花提起这人,发现他呼吸早已断绝,不由将尸体放下,对方明道:

    “我知道你一定很想打我,来吧,我一定不还手!”

    “若打你就能将水变出来,我一定不介意将你打成猪……我现在有些好奇,他们被晒成那样,居然还能动!”

    方明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缓缓俯下身,提起尸首的头发抖一抖,立刻就有一张皮,奇迹般地褪下来,露出里面光滑平整的肌肤。

    “易容术!”胡铁花的眼珠瞪圆:“真是见了鬼了,在沙漠上随便遇到个人,易容术就不在老臭虫之下!”

    楚留香摊开手掌,露出一个黝黑的铁筒:“我也找着了他们发射暗器的针筒,构造之精巧,竟似还在昔年名震天下的‘九天十地,天魔神针’之上,我实在想不出江湖中谁能造得出这样的暗器……”

    “我倒是知道有三人可以!”

    方明幽幽道:“第一个是蜀中唐门的掌门人、第二个是江南九曲塘的朱老先生、还有第三个就是楚留香你!”

    楚留香苦笑了下:“前面两人自然不会来大沙漠,我更不会自己对付自己……”

    “不错!”方明摸了摸人皮面具,叹息道:“江湖中能制造这种人皮面具的人也不多,近五十年来,精于此道的人一共也不超过十个,却只有三个能称得上是好手。”

    “你说的莫非是小神童、千面人魔、还有那雄娘子?”

    楚留香道:“只是小神童英年早逝,千面人魔与雄娘子早已恶贯满盈,分别死于铁中棠大侠与水母阴姬之手……”

    在提及小神童的时候,楚留香的眉宇间似乎浮现出了一抹悲痛。

    “看样子,还有第四个精擅暗器与易容的人隐藏了……此人必然就是对付我们的人!”

    方明微微一笑。

    “这还有什么好说的,那人必然就是石观音!!!”

    胡铁花早已跳了起来:“也只有她才会来对付我们!”(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