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两百四十五章 花蝴蝶(为澜兮盟主贺!)
    <div id="content">

    马匹疾驰,显然马上的骑士没有将猫当回事。

    在这西北,随时随刻都有人命逝去,相比较而言,一只猫的性命,也实在不算什么。

    但就在马蹄将要落下的一瞬间,一道黑影却从酒铺中飞扑而出,将猫抱在怀里。

    骑士这时想要掉转马头也来不及,马蹄当即从这个黑影上踩了过去。

    “这人救猫不要命,难道是个疯子!”

    不止路人,就连马上的骑士也是惊疑不定,勒住了马回头。

    只见那人躺在地上,怀里抱着那只猫,正笑嘻嘻道:“小猫乖,下次过街要小心,这年头睁眼的瞎子多得很,被这种混蛋压死了,岂非冤枉么?”

    两个漆黑的马蹄印还留在他破破烂烂的衣裳上,但他居然看起来一点事都没有。

    “你武功很好!”马上的骑士道。

    阳光直射下,将那人的轮廓明显地映射了出来,满脸青惨惨的胡茬子,嘴角带着懒洋洋的笑容,一双眼睛又黑又亮,年纪当在三十岁左右,但配上这幅颓废的表情,乍看之下却起码有着四五十。

    他方才身形比箭还急,当真是生龙活虎,现在却懒得连路都懒得走了,恨不得找个人抱他到酒铺去。

    “罢了!这是赔你衣衫!”

    那名骑士手一抛,一块狗头金就掉了下来。

    满街的人眼睛都亮了,恨不得探出个钩子,将黄金勾过来,可惜又不敢。

    “嘿嘿……我还看不上你这些臭钱!”

    大汉冷笑一声,将金块踢开。

    “你!”马上的骑士大怒,一挥马鞭,但对面的汉子只是左手轻轻一托,骑士整个人就飞到了屋顶上。

    大呼小叫当中,剩下的几十骑当即将这个汉子包围。

    “唉……酒里泡了十来年,我这把老骨头也不知道松没松,还能不能打得动架!”

    汉子叹息一声,举起了拳头,脸上丝毫没有恐惧,反而隐隐有着一线期待。

    “哈哈……花疯子不愧是花疯子!胡铁花豪气不减当年!”

    但这架最终还是没打起来,伴随着豪爽的笑声,两边的骑士恭敬让开,一人坐着软轿,被缓缓抬了过来。

    “你是……”

    胡铁花用手挡了挡阳光,忽然大叫起来:“死公鸡!姬冰雁!你怎么会在这里?”

    坐在软轿上的正是方明!

    他轻飘飘落在地上,笑道:“我为何不能在这里?你躲在这里四年,居然都不来兰州见我一面!”

    “是三年零十个月!”

    胡铁花道:“我听说你小子在沙漠里发了财,最近更是打败了札木合,将他沙漠之王的名头抢了过来……只是……”

    “你怎么变了这么多?不仅让手下四处行凶,话更是变多了不少,我记得以前让你多说一个字,比杀了你还难的!”

    “行凶算不上,只是一时失蹄而已……”

    方明微微一笑道:“我今日来,就是特地来找你的!楚留香有了麻烦,你帮是不帮?”

    “当然帮!那个混蛋敢惹老臭虫,我先撕了他!”

    胡铁花大声道,又看向方明:“但死公鸡绝对不会跟我说这么多话,让我先检查下你的脸!”

    这个脸字一出口,他整个人已经仿佛风一样冲了过来。

    “大胆!竟敢冒犯主上!”

    两边的骑士出离地愤怒了,纷纷抽出弯刀,包围了上来。

    他们的刀法虽然算不上多么高明,但狠辣至极,千锤百炼,这样的十来个刀客,配合出手的气势,就连中原江湖上的一流好手也不敢小觑!

    但胡铁花哈哈大笑,竟然就这么冲了过来,似乎丝毫没有将这些人放在眼中。

    他双手猛地拍出,刚猛无俦的掌力瞬间将两个刀客打到了屋顶上。

    啪啪!两个刀客奋起拳头,砸在他的身上,却没有丝毫的效果。

    “哈哈……你们是要给我挠痒痒吗?”

    胡铁花大笑声中,腋下又是一夹,这两名刀客的手臂当即断折,惨叫着倒了下去。

    他一身横练功夫,竟似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双手更是可以生撕虎豹,此时在刀客中左冲右突,仿佛一头凶兽,没有片刻那些刀客都倒了一地。

    “我现在更肯定你不是死公鸡了!说!你们将他怎么样了?否则胡大爷就算追到天涯海角也不会放过你的!”

    胡铁花向着方明冲了过来。

    “唉……都说了我就是姬冰雁,小胡你什么时候才能改改这个暴躁易怒的性子!”

    说话当中,方明一步踏出,龙形虎步之下,竟然一掠而出八丈,几乎与胡铁花面对面。

    凶猛的气势冲来,胡铁花竟然倒退了一步。

    随后,他就看到了方明的手,仿佛天一样地压了下来,这是翻天之手!

    嘭!

    他双臂架在身前,硬接了方明一式大摔碑手,随后,他整个人就仿佛炮弹一样冲了出去,砸在一家院子的墙壁上,屋顶倒塌,砖木俱下,将他牢牢掩埋。

    哗啦!

    泥沙几下耸动,又是一声巨响,土石轰然炸开,露出胡铁花仿佛钢浇铁铸一般的身影:“你果然不是死公鸡,他的武功绝对没有你这样好……”

    胡铁花的声音带着颤抖:“你是不是……是不是已经把他……”

    他大叫着,眼角已经微微发红。

    “白痴!”

    方明身形如箭矢般冲入了废墟当中,整片废墟忽然一震,胡铁花旋即眼珠就瞪圆了。

    呼呼!

    一道巨大的黑影仿佛蛟龙般破土而出,向他冲来。

    他看到方明抓着横梁,拿这大户人家所用的百年铁木当棍子一样向他砸落!

    劲风呼啸,更是带着泰山压顶之势!就仿佛神话中的孙悟空举起了金箍棒,劈头盖脸地打了下来!

    本来无论方明施展出什么招数,胡铁花都不会如此吃惊,但他却见到了方明以神力举动横梁砸人的一幕!

    他才是走刚猛路线的,现在却发现一个人刚猛程度超过了他十倍!百倍!这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胡铁花飞退,因为他不退就会变成一张肉饼!

    但方明拿着恐怖的份量,轻功竟似乎还一点不弱,巨大的‘木棍’如影随形,撞到了胡铁花胸口。

    胡铁花赶紧双手一撑,抓住了横梁的一头,连连倒退,胸口烦闷欲死。

    这时又突然感觉手上一松,危机尽去之下,纵使胡铁花再怎么不愿,全身的精气神还是松弛了下来,而就在这时候,一缕指风却是如若跗骨之蛆一般,竟在他全身松懈,防御最为薄弱的一刻侵入!

    指风连点八处要**,胡铁花一动不动,仿佛傻子般愣在那里。

    咔嚓!咔嚓!

    横梁当空砸落,又在半空当中从中间裂开化为一根根手臂粗的木棒,牢牢钉入地下。

    等到胡铁花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处在了一个巨大的木笼子里,只有头还伸在外面。

    “我技不如人!你要杀就杀!老胡要是求饶了一声,那就是狗、娘养的!”

    虽然已经见识了方明比他刚猛十倍的武功,但胡铁花还是张嘴就骂。

    “小胡啊……”

    方明却是慢悠悠走了过来,嘴角噙着胡铁花熟悉非常的笑意:“你还记不记得小时候,你欺负我武功未成,狠狠揍过我几次……”

    “我当然记得,我有一次还……”胡铁花嘴巴一张,忽然有些不对的感觉。

    “你记得便好!”方明冷冷一笑,却令胡铁花身上有些发寒:“你既然叫我死公鸡,也应当知道我锱铢必报的性子……”

    砰!砰!

    胡铁花揉着眼眶,嘟囔道:“没天理了……这死公鸡吃了什么灵丹妙药,武功居然突飞猛进到我都快不认识了……”

    此时他两只眼睛又黑又肿,简直就像只大熊猫,但人却从牢笼里出来了。

    只是胡铁花的嘴依旧不饶人,将死公鸡不知道骂了多少次:“你现在已经是大漠中最有权势的人之一,武功又这么高,何必来找我?”

    “有的地方,即使你武功再高,也没有丝毫用处的……比如……”

    方明笑了笑。

    “比如大沙漠深处……”胡铁花蹦了起来:“我的娘!老臭虫究竟犯了什么病?居然准备往死路里钻!”

    对于大沙漠的危险,他可是清楚无比的,更知道大自然的威能人力根本无法抵挡。

    “为什么老臭虫要去那种地方?”

    胡铁花在原地踱着圈子:“你知不知道,那沙漠每一刻都起码要渴死十个人!白天热得令你恨不得把皮都剥下来,晚上却冷得可以把血都冻起来,山丘霎眼间就可能变为平地,平地霎眼间就可以变作山丘,等到暴风起时,整个城市都可能被埋在沙漠里……”

    他讲到一半,忽然拍了拍额头:“我傻了,你自然知道的!”

    “可惜楚留香并不知道,他还准备去沙漠深处,找石观音的麻烦!”

    方明悠然道。

    “石观音?就是那个江湖中最美貌,武功最高,心肠也是最毒辣的女魔头?”

    胡铁花叫道:“老臭虫最近肯定脑袋发昏……居然要在这要人命大沙漠当中,与那个魔头交手!”

    “是啊,那你说我们要不要帮他呢?”

    方明笑问。

    “当然要!我们这就走!”(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