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两百四十四章 离别
    楚留香的游艇上又多了两个人。△小說,

    一个方明,一个黑珍珠。

    洁白的蓝天之下,海风吹来清新的空气,方明坐在甲板上,面前是一张小桌子。

    桌子上面有烤得金黄流油的肥鸡,还有牛排,羊排,蛇羹……每一样俱是宋甜儿精心烹饪出来的。

    在他的手边,一个个空空如也的酒瓶竟堆起了厚厚一座小山,有他鼻子那么高。

    方明又将一瓶西域葡萄酒喝尽,才随手一扔,喃喃道:“想不到楚留香居然藏了这么多酒,可真是便宜我了!”

    “只是他回来之后看到空荡荡的酒柜,就不知道要多伤心了!”

    李红袖走了过来,旁边竟然还跟着三位风情各异的少女。

    苏蓉蓉温柔可人、宋甜儿机灵可爱,而黑珍珠则是艳若桃李,脸带寒霜。

    宋甜儿的眼珠在方明与黑珍珠身上来回打转,仿佛一只机灵的花栗鼠:“雁大哥,你看把黑珍珠姐姐吓得,她现在还怕你呢!”

    “她怕不怕我都无所谓,我也是看她孤苦无依,跟老楚又似乎有些意思,就将她一起带来,说不定,你们以后就要多个姐妹了!”

    李红袖抱着黑珍珠咯咯一笑:“正巧,我还缺个妹妹呢!天上就掉下个仙女来啦……”

    “说不定黑珍珠才是姐姐呢!”宋甜儿撅起嘴巴,似乎颇有些沮丧的模样,她这个小妹妹还是跑不了。

    苏蓉蓉看向海面,眼中似乎有着无尽的柔情:“也不知道他何时回来?”

    一提到楚留香,便连李红袖与宋甜儿也安静了下来。

    方明看着这一幕,心里却颇有些羡慕,甚至还有些酸溜溜的:

    “唉……楚留香不愧是楚留香!我实在佩服死他了,居然能找到你们三个红颜知己……”

    苏蓉蓉笑道:“雁大哥说笑了,他……他只不过拿我们当妹妹的,而以你的人品资质,江湖中还不知道要有多少侠女要为之倾倒……”

    “我本是个浪子,便是有心也未必消受得起!”

    方明将最后块牛排啃下肚,摸了摸肚子笑道:“你们可是在担心楚留香?他只是暗中跟随护送无花的马车,此时也差不多该回来了……”

    哗啦!

    几乎是方明话语刚落,一个白色的人影就飘上了船头。

    “楚大哥!”

    三女一声欢呼,宋甜儿更是飞快地跑下了甲板,没有多久厨房里就响起了美妙的音符。

    “你怎么了?看起来这么累。”

    苏蓉蓉拿起一件外衣,为楚留香披上,眼波之中是无尽的温柔。

    楚留香的脸却很白,苍白得吓人,简直没有一丝血色。

    “无花死了!”

    他坐在方明对面,一出口就是这句。

    “原来天枫十四郎有两个儿子,一个被任慈收养,还有一个却被送到了莆田少林寺,就是无花!”

    “嗯!然后呢?”方明摇了摇酒杯,欣赏着其中殷红色的漩涡。

    “我怎么觉得你似乎永远都不会吃惊!”

    楚留香摸了摸鼻子:“路上南宫灵先中了天一神水的暗算,我几乎都以为是神水宫前来报复,却没有想到他死前竟吐露了这个秘密!”

    方明点点头,论斗智斗力,即使将无花与南宫灵绑一块也未必是楚留香的对手。

    “后来我又求见了天峰大师,才知道无花竟然与南宫灵竟是嫡亲的兄弟,他……他为了掩饰自身的罪孽,居然以兄杀弟……”

    楚留香的脸上有着悲痛:“去神水宫偷盗天一神水的也自然是他……水母阴姬曾经请过无花前去神水宫讲经,唉……世人都以为出家人就不是男人,特别是一个风姿优雅的和尚,更容易让人忽视他的另一面,我早该想到了……”

    “然后呢?是否无花当着你的面,自行了断了?”

    方明一口饮尽酒液,问道。

    “不错……我亲手埋了他……”

    楚留香的眸子中似乎有着悲痛:“无论这人是好是坏,是善是恶,但既然已经死了,也足以抵偿他所犯下的罪过!”

    “可惜我当时不在场!”

    方明幽幽一叹:“否则我一定会鞭尸,或者将天一神水给他灌下去的……”

    “你怎么可以这样?”楚留香气愤道:“他本是最高贵的人,你怎么能有这种亵渎他遗体的想……”

    他突然顿住,看着方明,似乎已经明白了他想要说些什么。

    “看样子,这妙僧无花必然是以其它毒药在你面前了断的,既没有一掌震碎自己的天灵,也没有服下身上的天一神水……”

    “或许……”

    楚留香不是一个愿意怀疑朋友的人,因此道:“或许他只是想保留身体的完整,像他那样高贵的人……”

    “像他那样的人,必定已经算到他一死之后你非但不会亵渎他的遗体,更会为他遮掩这一切!”

    方明冷笑道:“若你现在回去扒开他的坟,里面肯定是空的!”

    这句话就仿佛闪电,劈得楚留香半天不动,忽然又看向方明:“你早就知道这一切!对不对?”

    “知道归知道,但当时我若告诉你,江湖上声望最隆,琴弹得最妙,诗词写得最好,饭菜烧得冠绝天下的‘妙僧’无花,背地里竟然是个无恶不作的魔头,你信不信?”

    “我自然是不信的……”

    楚留香无奈道:“但现在我既然已经知道了他的真面目,纵使他躲到天涯海角,我也要抓到他,交给律法处置!”

    “这都是你的事了!”

    方明微微眯起眼睛:“我在这里待了七天,喝光了你的酒,现在也该走啦!”

    他的人也跟话一样,说走就走,不带一丝云彩。

    “咦?雁大哥人呢?”

    宋甜儿又端了一盘丰盛的食物上来,却没有看到方明,疑惑问道。

    “他已经走啦!我们的小甜儿有没有伤心?”

    李红袖脸上闪出一丝促狭的笑意,扭了扭宋甜儿的脸蛋。

    “才没有呢!”宋甜儿的嘴巴气鼓鼓的:“只是他怎么可以这样……招呼都不打一声就走了,我晚上还准备烧‘龙虎斗’呢……”

    “或许他就是被你的龙虎斗吓跑的!”

    李红袖扮了个鬼脸。

    “才不是呢!”宋甜儿急的都快哭出来了。

    “好啦好啦!”苏蓉蓉挽着李红袖的手:“你看甜儿都快给你气哭啦!”

    又转头看向楚留香:“不过……我们的甜姑娘也长大了……”

    “嘿!可惜人家早已左拥右抱,也不知道心里在打着什么主意!”

    黑珍珠在一边抱手冷笑。

    “珍珠姑娘来自大漠,可知道姬冰雁这几年都做了些什么?”

    楚留香问道。

    “我之前只听说他是兰州城里最大的豪商,直到他来到我面前,夺走我爹爹的一切之后,我才发现他的武功,竟然已经到了鬼神莫测的境界……”黑珍珠一提到方明身上还是有些发抖。

    “鬼神莫测?”李红袖一笑:“可比得上天峰大师?还有血衣人?”

    “红袖你错了!”苏蓉蓉郑重道:“我见过雁大哥的刀法……你根本无法想象那种感觉,他一刀纵使不是向我劈来的,但我整个人当时却也跟死了没什么两样……这样的武功,已经丝毫不在天峰等宗师之下!”

    李红袖怔怔不语,她自然知道以苏蓉蓉的眼力,是绝对不会看错的,而天峰和尚,血衣人乃是有资格角逐天下第一之位的高手,能与他们相提并论,可见方明的武功之高,鬼神莫测当之无愧。

    “不错!老雁的武功突飞猛进,简直超出了我的想象……”

    楚留香摸了摸鼻子:“你们还没有见到他当时破掉无花假扮的天枫十四郎的刀法!我若与那样的刀法动手,恐怕也撑不到一百招!”

    “这样的人,幸好是我们的朋友,不是敌人!”

    李红袖是知道楚留香虽然外表看起来很随和,但内心有着多么骄傲的,见他都是如此推崇,当即喃喃道。

    “错啦!他那样的人,是不可能和谁真正做朋友的!”

    黑珍珠忽然大声道:“你们都没有见过他最邪恶凶残的一面,我却真正见到了,他……他简直不是人,而是魔鬼……恶魔!”

    说着说着,她竟似乎又想起了当初那个站在她身后的恶魔,整个人都抖得更厉害,蹲下身子,无声地抽泣了起来。

    苏蓉蓉与李红袖赶紧上前,将她扶到了船舱里,气氛之沉闷,就连一向乐天派的宋甜儿都沉默了。

    “能让大漠的女儿都惊吓成这样的……”

    楚留香却是喃喃道:“姬冰雁啊姬冰雁……你在沙漠当中,到底经历了什么?”

    只是楚留香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他刚刚与姬冰雁分别,却又要立马去大漠中找他了。

    ……

    黄土高原,方圆百里最为繁华的一个小镇上。

    驼马之声响彻,一大队人马突然停在了镇外,所打的旗帜更是令小镇上的人惊惧不已。

    那是沙漠之王的标志!

    马蹄阵阵当中,数十骑已经闯进了镇子,路边的人群一阵慌乱,两边的小贩更是忙不迭地收摊,唯恐惹到了什么祸事。

    但这些骑士骑术也当真精强,纵马在闹市当中疾驰,却没有伤到一个人。

    就在这时候,意外发生了!

    一只大花猫突然冲到了路中心,骑士们会躲避人,但并不大代表他们会躲一只猫!(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