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两百四十三章 伏法(500加)
    “二十年青灯古卷,忏悔罪孽,已经很便宜你了!”

    方明忽然笑了笑。︾,

    而南宫灵的脸色却是骤然铁青,猛地站起:“你们有何招数便使出来,我南宫灵也不是坐以待毙的人!”

    “南宫灵……南宫灵!”楚留香也站了起来:“我一向不愿伤害你,你为何还要逼我?”

    无花低头念经,一瞬间,气氛似乎凝重到了极点。

    “是你在逼我!”

    南宫灵颤声道:“既然你不仁,那也休怪我不义了!”

    “你不会动手的,因为你武功绝对不是我的对手!”楚留香缓缓道。

    “哈哈……楚留香啊楚留香,你太得意了!”

    南宫灵挥了挥手,之前在大厅当中看到的白玉恶丐,已高举着张椅子,大步走了出来。

    辉煌的灯火下,只见那椅子上,竟也木然端坐着一个人,苍白的脸上,一双美丽的眼睛,空洞地凝注着前方。

    楚留香大惊失色,变色道:“蓉儿你……你怎会在这里?”

    椅子上木然坐着的,赫然是苏蓉蓉!

    南宫灵冷笑道:“苏姑娘自然是我请来的,除了我之外,还有谁请得动她?”

    “你一当上丐帮之主,就立即将昔年声名狼藉,已经被任慈逐出丐帮的白玉魔丐请了回来,偌大的丐帮,竟也成了你藏污纳垢之地!”

    无花终于停止了诵经,叹息道。

    “随你怎么说吧!楚留香,一旦你们三个动一动,白玉魔便会要了苏蓉蓉的性命!”

    “唉……我实在看错了你!”楚留香感觉手脚都有些冰冷:“你居然做出此等卑鄙无耻的事来!”

    “这是你逼我的!”

    南宫灵的脸色竟似有些狰狞:“只要你们三个杀了这黑珍珠,再乖乖回去,什么也不说,苏姑娘自然会好好的,只不过要委屈她与我一直待在一起了!”

    他脸上的表情笃定非常,竟似已经吃定了楚留香。

    因为他深知这个朋友的性格,也知道他没有别的选择!

    楚留香的额头已经滴下了冷汗!

    “哈哈……”这个时候,方明却忽然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南宫灵森然道。

    “我笑你愚蠢,竟拿楚留香的女人来威胁我!”方明站起身,简直大动而特动,但白玉魔与南宫灵竟也有些不知如何是好了。

    “无花大师慈悲为怀,或许见不得蓉姑娘丧命,但我可不同!”

    方明的手已经握上了刀柄。

    “你……你不是楚留香的好朋友么?”南宫灵大声道。

    “他既然能够有你这种‘朋友’,为何就不能有我这种‘朋友’呢?”

    就在白玉魔心神颤动,瞥了南宫灵一眼请示的时候,方明忽然动了!

    呛!

    大风刀拔出,他的手臂竟似暴涨了数尺距离,直接劈到了白玉魔的额头前!

    刀风劈人,白玉魔大骇之下,哪里还管得着苏蓉蓉,他这等学武之人行动敏捷,几乎是思维还没有动弹,身体就自然而然地做出了保护的动作。

    当!

    一只似钵非钵,似爪非爪的奇门兵器出现在他手上,钵盂顶端却是个可以伸缩的鬼爪,爪子黑得发亮,显然带着剧毒。

    此时一举之下,那乌光闪闪的鬼爪,突然脱离钵盂,向刀光抓来。

    白玉魔很得意,他这“捉魂如意钵”乃是以奇门金属铸造,又暗藏机关,一发之下,纵使江湖绝顶好手也无法一招取他的性命。

    但他的笑容在下一刻就凝固了。

    刀光一闪!

    那鬼爪径自从中间断开,一道黑色的裂缝浮现在“捉魂如意钵”上,那道裂缝不断扩大,最后甚至蔓延到了白玉魔的身上。

    “不……可……能!”

    他喃喃着说完这句话,一道血线就从额头落下,整个人竟被劈成了两半!

    这种狠辣绝伦,又快到极点的刀法,就连南宫灵与楚留香都似乎看呆了。

    等到他们回过神来的时候,方明已经护着苏蓉蓉躲到角落中,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楚留香长松口气,喃喃道:“姬冰雁,我认得你这个朋友,真是运气!”

    说话当中,南宫灵却已自椅子中平空飞起,楚留香身子也似是未动弹,也飞了起来。

    但到了空中,楚留香竟还是坐着的,那硕大而沉重的紫檀木椅,竟好像已黏在他身上。

    两人凌空相遇,只听掌击之声,一连串响了七次,两人竟在这快得如白驹过隙的刹那间,迅若闪电地交了七掌。

    掌声七响后,两人身形乍合又分。

    楚留香带着椅子,飘飘落在地上,恰巧正落在原处,几乎不差分寸,沉重的木椅落地,竟未发出丝毫声音。

    南宫灵凌空一个翻身,也落回椅上,却将那坚实的木椅,压得发出“吱”的一声,面色变白。

    两人虽然各无伤损,但无疑已分出高下,两人交手时间虽短,却也无疑正是可以决定当今武林局势的一战。

    这一战看来虽轻描淡写,但其重要性,却绝不在古往今来任何一战之下。

    南宫灵面上乍青乍红,神色说不出的凄凉,仰天叹道:“南宫灵!南宫灵!你苦练二十年的武功,竟如此不堪一击么?”

    轰隆!

    拳风乍起!

    拳是名震天下的少林神拳,力发千钧,降龙伏虎!

    若非亲眼所见,只怕谁也难以相信这文雅温柔如无花,竟也能发得出如此刚猛的招式,也难以相信他居然会选择现在动手!

    咔嚓!

    木屑纷飞当中,南宫灵软软地倒了下去,脸上竟然似乎带着难以置信之色。

    “好拳法!”

    方明看着地上昏死过去的南宫灵,鼓掌道:“和尚你四拳下去,居然直接废了南宫灵的武功,这一手之快,恐怕即使是楚留香也比不上你!”

    “阿弥陀佛!”

    无花双手合十:“贫僧竟然也犯了嗔念,该当面壁十日,弹琴养心!”

    “既然如此,那便劳烦大师将他带回少林,严加看管罢!”

    楚留香面上似乎有着叹息,而直到现在,他竟然还愿意饶南宫灵一条生路。

    “这件事我还有很多疑问想问他,但现在显然不是时候……”

    “你想问的,莫不是南宫灵是如何将‘天一神水’从神水宫中盗出来的?”

    方明问。

    “不错!这个实在是个极大谜团,令我好生费解……”

    “整件事总会水落石出的,只是一路之上,和尚可要小心点,不要让南宫灵被劫走了……”

    方明朝着无花眨眨眼睛。

    “和尚虽然武功不行,但保住南宫灵还是有着几分自信的!”

    无花虽然说得谦虚,但楚留香却深知无花乃是天下有数的高手,他要护住一个人,天下间也没有几个可以将人带走。

    “不!这次的敌人,恐怕你还对付不了……”

    方明脸上的笑容越发诡异:“甚至……就连少林寺都保不住南宫灵!”

    “连少林寺都保不住人的势力,在天下已经不多了……”楚留香猜测道:“莫非你说得乃是神水宫主?只是我听说那位水母阴姬素来信佛,似乎也不会为了一个宫女就与少林寺为难……”

    “宫女自然不会,但若是亲生女儿呢?”

    方明幽幽道。

    啪!

    无花手一抖,脸上更似乎被砍了一刀似的,“阿弥陀佛,那位水母阴姬居然还有女儿?这实在令人难以置信!”

    不仅是他,就连楚留香、苏蓉蓉也瞪大了眼睛。

    “你不要忘了,纵使水母阴姬再怎么神通广大,圣洁万端,也不过一个女人,只要是个女人,生个女儿下来又有什么稀奇?”

    方明哈哈大笑。

    “而现在,她唯一的女儿竟然被那偷盗神水之人抛弃,致使未婚先孕,无奈自杀,你说若你是阴姬,你会怎么做?”

    “那真是一个极大的麻烦,水母阴姬要杀的人,即使躲到天上地下也是无用的……”

    楚留香喃喃道。

    “不错!纵使当年无敌江湖的女魔头石观音,生平也是怕水母阴姬怕得要死,最后甚至被赶到了大漠……”

    随着方明每说一个字,无花的脸上就仿佛开了染坊,各种颜色一一闪过,看着有趣极了。

    “不过……”

    他说到这里,话风突然一转:“在场的只有我们几个,若是我们不说的话,水母阴姬一辈子也不会找到害死她女儿的人……”

    “不错!”楚留香苦笑着摸了摸鼻子:“我是肯定不会说出去的,蓉蓉也是……”

    “我也可以勉为其难地保守这个秘密!”

    方明笑了笑,又瞥了一眼黑珍珠。

    被方明的眼光一扫,黑珍珠就仿佛被针刺一样跳了起来:“我……我也是!”

    “阿弥陀佛!既然诸位都是如此,贫僧自然更要修口德!当守口如瓶!”

    无花双手合十道,但其实众人当中最紧张的恐怕就属他了。

    马车阵阵,大道旁边,楚留香看着装着无花与南宫灵的马车远去,突然转过头,看向一边的方明:“老雁……你似乎隐瞒了我一些事!”

    “嗯!”

    方明眼珠一转:“不过我们还是先来聊聊这次的赌注问题!”

    “还用得着比么?”楚留香苦笑了下:“线索都是你破解的,并且……最后若不是你,我只怕……”

    他看了旁边的苏蓉蓉一眼:“我认输啦!”(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