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两百四十一章 揭秘(为澜兮盟主贺)
    “素?”

    楚留香咀嚼了这个字两下,叹息道:“原来害死那么多高手的信笺,居然是一个女人写的……”

    “这女人应该与灵鹫子、札木合都有着旧情……此时遇到了极大的麻烦,才请这些旧友相助,却没有想到信笺却化为了一张张催命符!”

    “不错!你一向很懂女人……”方明点点头:“只是……当一个男人自诩为很懂女人的时候,往往就是他吃苦头的开始了……这是我的忠告!”

    “我一定好好记着!”

    楚留香苦笑着摸了摸鼻子,忽然道:“多谢你与我一起分享这个线索,不知道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做?”

    “我可没有忘记我们之间还有一场赌赛的……”

    方明负手望湖,似乎在欣赏大明湖的夜色:“而现在的线索有两条,一个是写下这些信笺,名字当中带个‘素’的女人,还有一个则是刚才逃掉的天枫十四郎,你说我们该追哪个?”

    “不错,他受了伤,一定跑不了多远的!”

    楚留香忽然一个猛子扎进了湖水里,而方明则是摇了摇头:“何必呢,又不是没有船!”

    他在湖边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准备了一艘小艇,楚留香翻身上来,浑身湿漉∞长∞风∞文∞学,w◆ww.c○fwx.≧t漉的,以一种怨妇般的目光盯着方明。

    “若你现在不追,他就真的跑远了……”

    方明哈哈一笑,将木浆抛给了楚留香。

    “我怎么觉得自从与你相逢之后,我就一直在倒霉?现在更是要做苦力?”

    楚留香苦笑了下,却很听话地摇起了桨。

    他水性极佳,更是生长在水上的,两臂一振,小舟便仿佛离弦之箭般飞了出去。

    湖面波光粼粼,夜色静谧醉人,楚留香只感觉自己已经将船划到了阴间地府,正在冥河之上徘徊,突听“铮”的一声,湖上又响起了一声琴声,琴声叮咚,妙韵天成,但其中却似含蕴着一种说不出的幽恨之意,正似国破家亡,满怀悲愤难解,又似受欺被侮,怨恨积郁难消。

    琴声响起,天地间便似充满一种苍凉肃杀之意,天上星月,俱都黯然无光,名湖风物,也为之失色。

    “月夜奏琴,此君也是个妙人!”

    楚留香眼睛一动,将船划了过去。

    此时的湖心之中,居然还有另外的一叶扁舟。

    孤舟上盘膝端坐着个身穿月白色僧衣的少年僧人,星月相映下,只见他目如朗星,唇红齿白,面目皎好如少女,而神情之温文,风采之潇洒,却又非世上任何女子所能比拟。

    他全身上下,看来一尘不染,竟似方自九天之上垂云而下,纵令唐僧再世,玄奘复生,只怕也不过如此。

    楚留香瞧了两眼,旋即大笑道:“果然是你,‘妙僧’无花!我就说普天之下除了你之外,还有谁会在这个时候,在这里弹琴!”

    “原来是楚兄!”

    无花脸色不动,忽然将手上古朴的七弦琴抛入湖中。

    “你这是做什么?”楚留香眉头一皱。

    “贫僧刚才路遇不平,犯了嗔念,此琴已污,无法奏出空灵之音,留之何用?”

    无花沉完琴之后又将双手在湖水中洗了洗,取出块洁白如雪的丝巾,擦干了水珠。

    他的一举一动似乎都那么高贵,好像佛祖面前的白莲,纤尘不染,不是人间之属。

    ‘装!真能装!’

    方明心里翻了一个白眼,感觉这和尚真是装逼到了极点,也骚包到了极点,不由道:“我们正在追一个被我砍了一刀的忍者,和尚你有没有见过?”

    “忍者?没有见过!”无花沉吟半响:“忍者的忍术,听来虽玄妙,其实也不过是轻功、暗器、迷药,以及易容术的混合而已,只是此法在东瀛都少有流传,中土有人若会,那应该是二十年前,一位‘伊贺’的忍者渡海所传,当在闽南一带……”

    楚留香赞道:“大师果然学识渊博!”

    却见无花目含悲怜,又俯下身子,用湖水清洗耳朵,一边喃喃道:“又有世俗杀伐之气来污了贫僧的耳朵,唉……人能脏水,水不脏人,奔流来去,其质无尘……”

    楚留香却是叹了口气:“你难怪要做和尚,像你这样的人,若是不出家,在凡俗尘世中只怕连一天都活不下去。”

    方明却是觉得在这一瞬间,无花的演技已经飚升到了MAX!

    他眼珠转了转,忽然作思索状:“二十年前,东渡的忍者……难道和尚你所说的那个忍者,名字竟是叫做天枫十四郎么?”

    “不错!”无花点点头,而楚留香的眼睛也亮了起来,大声道:“刚才意图杀人的凶手,也正自称天枫十四郎!”

    “二十年前……东瀛忍雄……天枫十四郎……名字带素的女人……”

    方明一拍手:“听到和尚提醒,我却是想到了一段武林秘史,或许与今日之事有着关联……”

    “贫僧洗耳恭听!”无花脸色不动,无悲无喜。

    “大概是二十多年前,华山剑派和黄山世家发生了多次惨斗,最终以黄山世家完败而告终,黄山世家里只逃出了一位李姑娘,李琦她死里逃生,却无法在中原立足,于是只能东渡扶桑。”

    方明又看了看无花,这和尚低垂眼睑,仿佛个局外人一样。

    “在那里,她遇着了对她一往情深的天枫十四郎,与他成亲生子,但等她学到了一身神秘的武功后,她就抛弃了他们,重回中土,杀了华山七剑,报了黄山世家的血海深仇,然后,这位李姑娘便又失踪了……”

    楚留香问道:“正是因此,天枫十四郎才来到中原的么?”

    “不错,可惜纵使天枫十四郎多方打探,江湖上却丝毫没有这位李琦姑娘的音讯,他心灰意冷之下,居然开始挑战闽南武林,甚至生了求死之念!”

    “求死?”楚留香一怔。

    “不错,他最终真的死了,但临死前也将自己的儿子托付给了杀他之人!击败他的那位前辈侠义为怀,更是发誓要好好将那个孩子抚养成人,甚至培养成一个真正的大英雄!”

    “既然天枫十四郎已死,那之前那个忍者是谁?为什么也会忍术?”

    楚留香疑惑道。

    他眼睛忽然一亮:“难道之前我们见到的天枫十四郎,竟然是他儿子假扮的?”

    “或许吧……”

    方明意有所指地一笑:“并且……我还知道当初击败了天枫十四郎之人,正好是丐帮前帮主任慈!而他的老婆,名叫叶淑贞的,以前还有一个名字,叫做秋灵素!!!”

    “秋灵素!素!”

    楚留香苦笑道:“没想到两条线索最后居然合二为一,并且都指到了同一个人身上!”

    “当初那个被任慈收养的天枫十四郎遗孤,正是现在的丐帮帮主南宫灵!”

    方明微微一笑:“如此多的线索指向他,再加上他当时刚好也在案发现场,天生这么多巧合组在一起,便不是巧合了……”

    说完之后,他还颇有深意地看了无花一眼:“和尚怎么看呢?”

    他之前说的故事都是真的,只是隐瞒了两点,第一点,天枫十四郎的儿子有两个!第二点,李琦并没有失踪,而是改头换面,变成了江湖上武功无敌的女魔头石观音!

    而眼前这个气质高贵到极点的无花,赫然是天枫十四郎与石观音的另一个儿子!也是造成如此多凶案的真正元凶!

    “阿弥陀佛!南宫灵与我也有朋友之谊,想不到他竟会做出这种事来!”

    无花抬起头,脸上带着一抹震惊,甚至是痛心!

    楚留香很能理解地看了无花一眼,因为南宫灵也是他的朋友。

    “现在……我甚至觉得丐帮前帮主任慈忽然暴毙,还有南宫灵匆忙上位,这件事里面也很有蹊跷!”

    方明充分发挥名侦探本质,就差抬一下眼镜了。

    “但这一切只是猜测……老雁!”

    楚留香苦笑着摸了摸鼻子:“我希望在找到南宫灵,证实这一切之前,你能够保密,否则江湖上还不知道要掀起多少风浪……丐帮天下第一大帮,觊觎这个帮主之位的,可不仅仅只有丐帮中人……”

    “我对做乞丐头子是没有丝毫兴趣的……”

    船只缓缓靠岸,方明却对着无花道:“和尚乃是少林中人,不妨与我们一起去揭开南宫灵的真面目,也算是做个见证,如何?”

    “我一向不喜欢沾惹世俗中的污秽,但既然此举关系武林安危,那便也只有勉为其难了……”

    无花低诵一声佛号,僧鞋踏上了岸边的淤泥,竟似白莲沾惹了一丝污秽。

    “奇怪!”

    楚留香上岸之后,却是惊疑不定地看了看四周。

    “我本来以为,中原一点红丢掉生意不做都要找我比剑的,但他现在居然不知道去了哪里……以他的轻功,应该早就追过来了才对……”

    “世间之事充满太多可能了……或许他突然心灰意冷,放弃了与你的对决……又或许……他遇到了什么不可抗拒的力量,乖乖缩回去了!”

    方明眼眸一闪,笑着说道。(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