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两百四十章 忍术
    古龙世界当中轻功最好的是谁?

    这个问题恐怕各有各答,但方明却知道,其中呼声最高者无过于陆小凤与楚留香!

    无它,这两人太喜欢多管闲事了!!!

    历来混江湖的,武功可以不高,拳脚刀剑可以不好,但轻功却不能不下苦功!因为打不过人家又跑不掉的,早就被乱刀砍死了!

    楚留香与陆小凤招惹的都是超乎想像的敌人,每次却总能全身而退,笑到最后,一身轻功实在是当世无双!

    陆小凤传奇当中轻功最好的自然是陆小凤与偷王之王司空摘星。

    而楚留香却是这两者的融合!因此,他的轻功甚至还要超越陆小凤一线,有资格角逐古系天下第一轻功高手之位!

    月色之下,他展开轻功,每一步都跃出九丈之远,没有多久就追到了城外。

    远处烟水迷蒙,已是到了大明湖边,这月下的名湖,看来实另有一种动人心魄的风韵。

    楚留香一跃九丈九,拦在了白影面前,忽然又是苦笑一声:“老雁,你何苦跟我开这么大的玩笑?”

    方明哈哈一笑,将手上的宋刚抛下:“若不是开这玩笑,我怎么能见到你真正的轻功极限?果然天下第一,更胜于我!”◇长◇风◇文◇学,ww⊕w.c↙fwx.●t

    他自家人清楚自家事,自己轻功一跃的极限乃是八丈至九丈左右,但楚留香的极限却是九丈九,轻功天下第一,当之无愧!

    “十丈!便是正常人的极限么?不到完美肉窍,罡气大成,甚至登临宗师,永远也打不破这个……”

    方明心里一动,旋即又笑:“再说……我这也不是开玩笑,若不是我拉他一把,你恐怕只能下地府问他话了……”

    “当时还有杀手潜伏?”

    楚留香不是笨人,当即就想到了这点。

    “不错……”

    方明颌首道:“并且他现在还颇为贼心不死地跟了过来!”

    在说话的同时,他的身影已经轻飘飘飞了出去,对着一颗古树一拍。

    嗡!

    古树嗡嗡颤抖,却连一片树叶都没有掉下来。

    楚留香却是看得脸色一变,喃喃道:“老雁啊老雁,没有想到你除抛了判官笔,练了一手刀法外,居然又练成这隔山打牛的神功!”

    他不由又想到了之前方明的轻功,即使带着一个人也能逃出济南城,那当他脱去束缚之后,身法又该有多么轻灵飘逸?

    嗖!

    一道黑色的影子仿佛幽灵般从树荫中飞了出来,身法更是古怪非常,竟似不是中原武功!

    “好掌力!我天枫十四郎纵横东瀛、中原,武功能与你相比着也是寥寥……”

    这人缓缓说着,话说得虽慢,但语每个字却清清楚楚,听起来却是说不出的生硬刺耳,有如刀锋磨擦,拗折竹竿。

    楚留香这才看清此人,只见他面色蜡黄,浓眉鹰鼻,眉宇间更是令人感觉到一种锋利的杀气。

    “你躲得也不错,刚才那借物代形的一手难道便是东瀛忍术九大秘功当中的‘替身术’?”

    方明一本正经地道。

    虽然明知道对面这个‘天枫十四郎’是个冒牌货,乃是妙僧无花假扮,但方明还是饶有兴致地陪他将戏演了下去。

    “你竟然也知道我伊贺忍术?”

    天枫十四郎微微一怔,旋即冷笑道:“替身术你已见过,再来看看我这一手‘死卷术’如何?”

    在说话当中,一道闪光就自天枫十四郎宽大的袍袖中飞出,似乎是个银光闪闪的飞环,带着说不出的诡异奇秘,飞旋来去,看来竟似是活的,如影随形,向方明的脖子套了过来。

    银刃闪着寒芒,不说是人的脖子,恐怕就是木头石块,被这个银环一套,也要立即断作两截!

    咻!

    但方明一动不动,脚下轻轻一踢,地上一块石子已经破空飞出,在空气中擦出火花,这光芒在夜色中一闪,连楚留香都不由为之色变。

    啪!

    石子撞到银环之上,那个银环当即掉落在地,却还在微微颤抖,仿佛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哇哇……你竟敢破我的‘死卷术’,再看我的‘丹心术’!”天枫十四郎大叫道。

    话语刚落,一片紫雾便海浪般卷来,雾中似乎还夹着一点亮晶晶的紫星,方明摇摇头,飞身躲过。

    只听“轰”的一声大震,如电闪雷轰,紫雾轻烟袅娜四散,本在方明身后的一株大树,竟被从中间劈成两半,两半边倒下,树心如遭雷击,已成焦炭,一阵风吹过,树叶片片飞舞,一株生气勃勃的大树,转瞬间便已全部枯死,青绿的树叶,也大半变成枯黄颜色。

    “这种小孩子过家家的玩意,就不必拿出来现了……”

    方明握住了大风刀的刀柄:“我听说东瀛还有一招‘必杀之剑’,是为‘迎风一刀斩’!若它还不能让我满意的话,你就可以死在这里了!”

    话语刚落,对面的天枫十四郎的脸色就变了。

    因为一股恐怖到极点的杀气,已经牢牢将他锁定,更是似乎形成了囚笼,从他的每个毛孔渗入!

    在他的眼里,对面的方明已经不是个人,而是一柄活着的绝世凶刀!

    若他之前见过薛笑人,就会发现此时方明身上的杀气与薛笑人的颇为类似,却更为强大,也更为可怖!

    天枫十四郎在这股压力之下,居然说不出话来,只是双手举起了刀。

    刀是东瀛武士刀,刀长五尺开外,狭长如剑,刀光如一泓秋水,碧绿森寒,刺入肌骨。

    仅仅只是双手举刀,便似乎消耗了天枫十四郎绝大部分的力气。

    他双目直视方明,整个人似乎已经变成了一座雕像!

    楚留香不由屏住了呼吸,他知道天枫十四郎已经将全部的心神放在了方明身上,等待着对手露出破绽与空门,一旦有机可乘,这‘必杀之剑’就会斩下!

    “以静制动,果然是东瀛剑道的精华!”

    楚留香喃喃道:“即使换了我当他的敌人,面对此招恐怕也只有暂避锋芒,但这招的厉害之处,又怎是想避就可以避开的……”

    虽然天枫十四郎的武功已经堪称高到恐怖,但楚留香却看到他对面的姬冰雁却是巍然不动,右手按在刀柄上,蓄势待发。

    这‘拔刀术’一旦施展开来,也必然是石破天惊!

    “老雁啊老雁……你这几年到底经历了什么……”

    楚留香心里苦笑,他突然发现,自己这个老朋友身上竟似发生了什么天翻地覆的变化,武功也是一副突飞猛进之相,若是对敌的话,他没有丝毫的把握。

    夜风呼啸,木叶萧萧,大地间充满肃杀之意。

    楚留香只听得天枫十四郎原本有节奏的呼吸,在对峙中变得越来越重,但对面的姬冰雁却是好整余暇,一副犹有余力的模样,这个看似深不可测的东瀛忍侠,竟似落入了全面的下风!

    纵使如此,天枫十四郎的脸色还是没有丝毫变化。

    他高举着刀,忽然上前一步!

    在这种‘静’的争斗中,他输了一手,已经不得不以‘动’来调整,这一步可谓石破天惊!直如一座山压了过来,还是毫无丝毫破绽!

    但楚留香却是叹了口气,这一动,他便知道天枫十四郎已经输了。

    呛!

    刀光一闪!

    方明的大风刀已经出鞘,天地间骤然亮起了一片雪白,带着惊人的刀气!

    对于他而言,天枫十四郎本来全身就是破绽,这一步踏出,更是将原本还算圆润无暇的气机打破,杀他都不用第二刀!

    当然,在天枫十四郎看来,却是方明给的压力太大,不得不踏出一步!

    但高手相争,便是这一线之差,带来的就是天差地别的变化!

    金铁交击之声一响,一股奇异的紫色烟雾爆发而起,吞没了天枫十四郎的身影,那烟雾沉重得像是有形之物,仿佛怪兽张开巨口,将周围的一切都吞了进去。

    等到楚留香闭住呼吸,冲出烟雾时,天枫十四郎的身影已不见了,只有湖水上一朵涟漪,正在袅袅消散。

    “你留手了?”

    楚留香又看向方明,此时方明正在缓缓收刀回鞘,面前有着一截断刀,还有一滩鲜血!

    “不错,他最后的‘迎风一刀斩’还算有些看头,因此我饶了他一命……毕竟,活人总比死人有价值一些,不是么?”

    方明笑了笑。

    “你的刀法,居然已经到了这种境界!”

    正是知道方明之前拔刀必定石破天惊,楚留香才更为方明最后能留住手而震撼,因为要做到这点,必然还留了起码五成的真力在身!在面对天枫十四郎之时,方明居然根本没用全力!

    “我一直以为,天底下武功最强的无过少林南支掌门天峰大师、饱宝宗主雷霆上人、还有天下第一剑客“血衣人”……现在看起来,或许还要再加一个!”

    楚留香摸了摸鼻子笑道。

    “夸我的话便不必多说了,你不是有话想问他么?”

    方明排开了旁边宋刚的穴道。

    宋刚灰头土脸,面孔呆滞,刚才的一幕,似乎已经将他吓傻了,但能够活动之后他立即喊道:“那信上写的是‘一别经年,不胜感慨,妾身今陷困境,盼君速来,施以援手!’下面的落款,是个‘素’字!”(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