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两百三十九章 一点红(400加)
    人影一闪,冷秋魂已经坐回了宽大的椅子上,雪亮的长刀抵着沈珊姑的脖子,得意笑道:“宋二先生来得不巧!我们帮主正有事外出,这梁子便由我接下如何?嘿嘿……”

    他的确没有理由不得意。

    只是刚才一瞥,他就猜到宋刚与沈珊姑的关系必不简单,又以大笑为幌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了人质在手,一下子就逆转的不利的局面,此等应急的机变,就连楚留香也在暗暗称赞。

    “你!”

    宋刚当门而立,一张轮廓阴沉的脸已经涨成紫色,也不知究竟该不该继续动手。

    天星帮弟子俱已勃然变色,怒喝就要冲过来,宋刚突然反手一掌,将最前面的一人打得又跌出门外,自己竟抱拳强笑道:“这……这想必是个误会……兄台若肯将敝师妹赐还,敝帮感激不尽。”

    冷秋魂大笑:“男女之间,若是有了不寻常的关系,果然是再也掩饰不住了的,阁下为了多情的师妹,竟将师兄忘了!”

    宋刚脸色通红,颇似被抓住痛脚,喃喃道:“你说什么?”

    冷秋魂突然厉声道:“明人不说暗话,我不妨老实告诉你,左又铮是生是死,何去何从,我朱砂帮全不知情,至于你这师妹么……你若想要【长【风【文【学,w←ww.cf¢wx.¢t她活着走出去,就得立誓担保天星帮永不再踏入济南一步,至于屋檐上那位朋友,自然先得请他一起回去。”

    原来这次天星帮倾巢而出,不仅外面布置了人手,更连屋檐上都立着一人,而这人,却要比普通的天星帮众不知道厉害多少倍了。

    “一点红!我们请了大价钱过来,是要你杀人,不是当傻子杵在这里的!”

    便在这时,一个天星帮的弟子忍耐不住,对着屋檐厉喝道。

    “一点红?”

    冷秋魂勃然变色:“你们竟然请了杀手来对付我?”

    话犹未了,突听风声骤响,一条人影自屋檐破空而入,冷秋魂掌中刀竟被人弹得“叮”的一响,险些脱手飞去。

    剑光一闪,那之前发声的天星帮弟子连叫声都未发出,便已倒下,咽喉天突穴上,深深沁出了一点鲜红的血。

    只有一点鲜血!

    灯火之下,只见他面容已扭曲,满头俱是黄豆般大的汗珠,虽然用尽气力,也再发不出声音,只有野兽般的喘息。

    一点红掌中剑缓缓垂下,剑尖也只有一点鲜血滴落,他目光凝注着这滴鲜血,头也不抬,缓缓道:“我出卖的是剑,不是人,谁若对我的人有所侮辱,只有死!”

    逐渐微弱的喘息声中,天星帮门下俱已面无人色。

    楚留香仰天长叹道:“好一个杀人不流血,剑下一点红。”

    他缓缓掏出条雪白的丝巾,覆在那大汉脸上。

    这时天星帮弟子方自纷纷大喝道:“一点红,你……你平日也讲道义,怎地今日……今日……”

    一点红瞧了楚留香一眼,缓缓道:“我的剑只会杀人,不会救人!”

    “天星帮给你多少,我出五倍,不!十倍!”冷秋魂的手在颤抖,突然道。

    “对方先出了钱,我自然先接他的生意……更何况,三倍的价钱,你出不起!”

    被中原一点红狼一般的眼睛一盯,冷秋魂忽然感觉一股凉气从背后冒了出来,“怎么可能?我朱砂帮乃是济南豪富……”

    “我给天星帮的价格是起价十万两,杀一个人一万两,你的人头值五万!”

    中原一点红冷冷道。

    “一个人一万两?”楚留香忽然插口:“我怎么记得即使中原要价最高的杀手,以前杀一个人最多不过数千两银子,怎么现在竟一下就涨了十倍?难道你现在很缺钱?”

    “我自然不会缺钱,但行里规矩改了!”

    一点红见到楚留香,不,仅仅只是楚留香打扮的张啸林,居然破例说了这么多话,简直令熟悉他的人诧异到了极点。

    “行里……规矩?”

    楚留香眼睛一亮,忽然大声道:“我明白了!你们这些刺客的背后定然有着一个恐怖的组织,它给你们定下了价格!这个组织里面,肯定不止你一个刺客……天呐,江湖中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这样可怕而邪恶的组织……”

    “你实在很聪明,我只是说了一句话便猜到了这么多……只是,知道了这个秘密,就得死!!!”

    一点红的话音奇异而独特、冷酷、低沉、嘶哑、短促,竟不像是自人类的咽喉中发出来的,声音虽低哑,却有一种直刺人心的魔力,叫人永远也不会将他所说的任何一个字忘记。

    而就在死字刚出口的时候,他已经冲了过来,剑光飞舞,“刷刷”,刹那间便已刺出十三剑!

    他挥剑的姿态非常奇特,自手肘以下的部位,都像是没有动,只是以手腕的力量把剑刺出来,剑光自他手中刺出来,就像是爆射的火花,没有人能瞧得出他的变化。

    这种剑法,简洁、狠辣、更是阴毒到了极点,与薛笑人的剑法有着几分相似,只是没了他那种如妖似魔的杀气。

    一点红在一瞬间便刺出了十三道比闪电还快的剑势,但楚留香躲得更快,剑光毒蛇般缠着他,却始终沾不着他的衣裳。

    满屋子的人都看呆了。

    纵使是冷秋魂与宋刚,额头的冷汗也是涔涔而落,因为他们自问挡不住中原一点红的任何一剑!但此刻两道人影绕着屋子,剑影闪动着,已经不知道过了数十招还是上百招!

    剑光忽然顿住,露出中原一点红阴骘的脸孔,他肯定道:“你不是朱砂帮门下!”

    楚留香笑着摸了摸鼻子,“我自然不是!”

    这两人一追一躲,交手良久,但却居然连屋子里的一张桌子,一张椅子都没有碰到,更没有误伤其他人,对于力道的把握简直都巧妙到了巅峰。

    “一百四十四招!”

    中原一点红忽然道:“你躲过了我一百四十四招杀手,却还能不还手,还能犹有余力,这样的人,普天之下也只有一个!”

    他的眼中竟似也有了一点异样的神采:“盗帅爱销魂,月夜暗留香……你是‘盗帅’楚留香!”

    “楚留香!”

    这三个字实在有着一种异样的魔力,不止是天星帮众,便是冷秋魂也不由张大了嘴巴:“你……你竟然是江湖上最可怕,最恐怖的‘盗帅’楚留香!天呐!我居然与这样的人待了一日一夜!”

    楚留香摘下了人皮面具,苦笑道:“为什么人们总喜欢听江湖上的流言,而不用自己的眼睛去看呢?我自认已经比江湖上九成九的人都要温和,你们却怕我怕得要死!”

    “这笔生意我不接了!银子我自会退给你们的!”

    一点红忽然转过头对宋刚道。

    宋刚当即怔住,他想不到一点红竟然也有着不接的生意!

    “唉……你放掉他们的生意,自然是要心无挂碍地与我动手!”楚留香忽然叹了口气。

    “能够与名满天下的香帅交手的机会,我自然不会放过的!”

    中原一点红冷冷抱着剑:“我也很想看看,你天下无双的轻功身法,到底能不能躲过我所有的剑!”

    “好,冷秋魂,我宋刚答应你了,天星帮从此不踏入济南一步!”

    宋刚拿得起,放得下,现在见冷秋魂有着楚留香助阵,自己这边的最强战力中原一点红又突然缩卵,早就麻了瓜,又看到师妹还在对方手上,只能无奈认输。

    他日后若想还在江湖上混,这说出的话自然万万无法更改。

    “多谢宋二先生给我这个面子,今日多有得罪,我日后必当亲自上门赔礼!”

    冷秋魂能放能收,当即将刀从沈珊姑的脖子上放了下来。

    “等等!”

    楚留香忽然道:“在下不才,但若不想放这位姑娘走,宋二先生大概也是带不走她的……”

    “你……你想怎么样?”

    宋刚的身体在发抖,他可以面对朱砂帮而面不改色,但盗帅之名,却着实有些吓坏了他。

    楚留香衣袂飘飞,负手道:“我的条件比冷公子的还要简单的多……只要你将令师兄临去时交给你的那封信让我瞧瞧,我不但立刻恭送令师妹出门,还为她雇好轿子,放串鞭炮洗洗霉气。”

    宋刚默然半晌,缓缓道:“那封信,我虽毁了,但信中内容,我却已瞧过,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写了……”

    嗤嗤!

    微风吹过,屋檐上又破开个大洞,满场砖瓦纷飞,一道白影仿佛九天神龙般闪落下来。

    宋刚被白影一抓,居然仿佛木头人一样一动不动,任凭对方将他带走。

    冷秋魂变色道:“好高明的轻功,楚留香,你……”

    只是他忽然愣住,原来楚留香与中原一点红竟然也都消失不见,满场这么多双眼睛,居然没有一个瞧见他们是怎么离开的。

    楚留香当然也注意到了那个白影,他轻功之高,天下无双,此时在月色下一掠数丈,直如仙人降世,凌波微步,于潇洒俊逸中带着飘渺之气,更是迅捷如电,但前面的白影带着一人竟也丝毫不慢,两人一追一逃,片刻间已飞掠出济南城。(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