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两百三十八章 快意堂
    月色升腾,一点一点的星光洒落在海面。

    咕咚!

    一只酒瓶从帆船尾部落下,砸碎一片光影,远远看去,一只只酒坛就仿佛一道长龙,尾随在帆船后面。

    “七年了!”

    楚留香将空了的酒坛往海里一抛,“想不到一霎眼就是七年了!”

    方明悠悠接口:“我记得那年是夏天,在金陵莫愁湖,我们两个,还有小胡与高亚男,她叫做亚男,酒量却一点都不比男的逊色,咱们用荷叶卷成酒杯,喝一杯酒,抛一张叶,到后来咱们那条船都几乎被荷叶塞满了,你身旁的荷叶已堆得比鼻子还高。”

    “时间过得真快……”

    楚留香的眸子幽幽:“高亚男一醉就喜欢舞剑,你还夸过她剑法比昔年华山掌门徐淑真还要高上三分。她跟胡铁花不告而别之后,你又借酒消愁,醉了一夜,第二天也走了……你这七年到底去了哪里?”

    “我么?”

    方明对着月色,惬意地伸了个懒腰:“我去了大漠,做了点小生意,最近更是大赚了一笔!”

    “你腰上的‘大风刀’,也是这么赚来的?”

    楚留香往方明腰间一指,玉色的腰带上缠着两道金线,挂着的正是大风刀!

    “哈哈……我只知道李红袖博闻强记,有过目不忘之能,没想到你也丝毫不比她差!”

    方明将大风刀解下,慨然道:“不错,这便是昔年沙漠之王札木合的随身兵刃,名列天下十三柄神兵利器之一的大风刀!”

    他说着便来到甲板上,掀开帆布,见到了札木合的尸体。

    可惜,现在的尸首已经肿得他都认不出来了。

    “天一神水?看起来你有麻烦了,这次的麻烦还不小!”

    “若我不是与你一起长大的话,我简直怀疑你是冒充的!”楚留香苦笑着摸摸鼻子:“强取豪夺这种事情,不像我以前认识的姬冰雁做得出来的……”

    “无论是谁,在大漠中摸爬滚打五年,总会变一变的……”

    方明的嘴角带出一丝笑意:“并且,札木合麾下也不是什么好人,我是做生意的,之前不过是用最小的本钱吞了一家大商铺而已……”

    说着,他又盖上了札木合面目全非的脸庞,叹息道:“素闻这‘天一神水’乃是神水宫主水母阴姬自水中提炼出的菁英,一滴的份量便比三百桶水都重,更比任何毒药都毒,普通人只要只要服下一滴,立刻全身爆裂而死!”

    “不错!这天一神水无色无味,任何方法都试不出异样,根据之前宫南燕所说,神水宫中失窃的重水足够毒死三十七个武林中的一流好手……”

    楚留香的眉头皱起。

    “是三十六个!已经用了一个!”方明指了指札木合的尸体:“看起来你是非找到凶手不可了!”

    楚留香摸了摸鼻子:“事实上,若不是你刚巧过来,我或许已经动身前往济南打探消息了……”

    “现在还不晚,我倒是想帮帮你!”方明拍开一个酒坛的泥封,笑了笑:“今天你就没有看到什么异常么,或者从案发现场经过的武林中人?”

    楚留香道:“尸首都是从东面飘来的,而那边的每一艘船都逃不过我的眼睛,与武林有关的更是只有两艘!一艘船上是妙僧无花,还有一个是丐帮帮主南宫灵的座舰!都不可能……”

    “妙僧无花?”方明摆摆手,打断了楚留香的话语:“我听说此人乃是佛门中的名士,不但诗、词、书、画,样样妙绝,而且武功也可算是高手。”

    “岂止是高手?”楚留香道:“简直可说是少林弟子中的第一高才,只可惜他……他太聪明了,以致少林掌门册封来的掌门时,竟选了个什么都比不上他的无相。”

    方明撇撇嘴,又问道:“那个南宫灵,似乎也是你的朋友?”

    “嗯!”楚留香点点头,眼角似乎带着笑意:“他酒量与我差不多,饭量也与我差不多,更曾经与我一起下海抓过海龟,我还请他上船玩过,为蓉蓉画了一副画像……”

    “照啊!”

    方明一拍大腿:“那时候的现场附近有他们,对不对?也即是有了嫌疑!”

    “不!我相信他们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来的……”楚留香道。

    “楚留香啊楚留香,你对朋友太好,以致你根本不愿意往这方面想……在这次凶杀当中,你自动为他们‘隐形’了……并且,你还漏了一个人!”

    方明幽幽叹道。

    “什么人?”楚留香身上一个激灵。

    “自然是我!”方明指了指自己的鼻子:

    “你不觉得很奇怪么?札木合刚死在这里,我就立即出现,身上还带着他的大风刀!”

    “我、南宫灵、无花都凑巧出现在这里,因此都是嫌犯,真凶或许便是我们三个当中的一个,或许两个,或许三个都是!你可要小心了!”

    楚留香苦笑:“这实在是一个很可怕的结果,可怕到我都不愿意面对……你们三个都是我的朋友……”

    “因此,我只是说或许……”方明的嘴角噙着笑,在月光照射下,脸上明暗不定,似乎神祗与恶魔的合体。

    “许久未见,不若我们打个赌如何?”

    方明忽然又提了一个建议。

    “什么赌?”楚留香问道。

    “自然是赌我们谁先查出这件事的幕后真凶,赌注便是你房间里面的那一柜子好酒……”

    方明笑了笑:“若我输了,就赔你十倍的美酒,保证每一坛都比你的珍藏要好……”

    “这赌注我岂不是大占便宜?”

    楚留香摸了摸鼻子:“可惜从小到大,我可以与胡铁花赌得天昏地暗,却绝对不敢与你赌,因为你这个人,没有十足的把握是绝对不会下场的,我甚至怀疑,你现在就已经知道了凶手……”

    “那你这次赌不赌?”

    方明脸上似笑非笑地问。

    “自然要赌的!”楚留香笑道:“并且我很希望自己输!因为我虽然输掉了很多酒,却赢得了一个朋友!”

    “好!楚留香不愧是楚留香!”

    方明将酒坛远远抛出,人跳上了小舟,人与舟就这么消失在了月色之下。

    楚留香矗立甲板良久,忽然长叹了口气。

    ……

    若说济南哪里最能找乐子,哪里是最大的销金窟,随便在路上找个人问,十个中有九个都会回答你是‘快意堂’!

    在快意堂中,不仅有着最好的女人,更有着最大的赌场!牌九、马吊、摊盅、番摊……只要你想得到的,这里都有!并且赌注毫无上限,曾经有人在这里一夜暴富,也有人倾家荡产。

    当然,即使你在快意堂里输掉了口袋里面最后一个子,只要跟管事的说一声,他们也会恭恭敬敬地送你必要的路费与盘缠。

    这并不是最后的一丝温情,而是免得赌客上吊,官府找麻烦,而在此之前,他们早就在赌客身上将这钱十倍百倍地赚回去了。

    这样的一个赌坊,生意自然红火得很,但济南城的黑白两道势力却没有一个觊觎的。

    因为掌管这里的,乃是大名鼎鼎的“朱砂帮”的掌门弟子——杀手玉郎,粉面孟尝冷秋魂!

    朱砂帮乃是山东道上的霸主,孟秋魂的朱砂掌与快刀不仅尽得西门千真传,更是有着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之势,有着此等人物坐镇,快意堂自然稳当得很。

    楚留香现在也在快意堂当中。

    只不过,他已经换了张脸,也换了个身份,变成了关外的豪商,嗜好美酒、女人、豪赌的张啸林,来此探查案情。

    他实在是很聪明的人,几句话就把冷秋魂灌晕,拿他当大财主,套出了不少隐秘,这才知道原来西门千,札木合等四人死之前都收到了一封神秘的信!

    而这封神秘的信,也必然是这整个凶杀案的关键!

    可惜,朱砂帮帮主西门千留下的信早已被人抢先一步搜走,线索似乎断开了,但楚留香却一点也不气馁,因为新的线索又自动送上门了。

    真的是自动送上门!

    就在快意堂的大厅之内,‘天强星’宋刚,带着沈珊姑等一票人正好来寻仇!因为他们的掌门人,‘七星夺魂’左又铮也消失无踪,怀疑是中了西门千的毒手!

    死在海中的五具浮尸中有四具都是大有来历之辈,若不尽快解决这个麻烦,以后的江湖便要就此多事!

    “你们说掌门人死在我们帮主手里,又无凭无据,岂不是个大笑话……哈哈……哈哈……”

    冷秋魂看起来是个富家少年的模样,此时却一点也不怯场,右手始终缩在衣袖里,突然哈哈大笑。

    朗朗笑声当中,他整个人忽然向前一扑,单刀落入左掌,对着宋刚狠狠一劈!

    宋刚举拳一接,刀刃与他手指上的套环碰撞,溅起数点火星,但冷秋魂的目标从头到尾都不是他!

    就在宋刚一挡的时候,冷秋魂已经伸出了手!他一直藏在袖中的右手!练了朱砂掌的右手!!!

    沈珊姑还未拔出兵刃,冷秋魂的右手已经摸到了她的天灵上。(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