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两百三十七章 留香(为澜兮盟主贺)
    鸥……鸥……

    蓝天碧海之中,几只海鸥围绕着一片白影鸣叫。

    靠近些看之后才发现,那片白影是一艘精巧的三桅船,洁白的帆,狭长的船身,坚实而光润的木质,给人一种安定、迅速,而华丽的感觉。

    楚留香站在甲板上,眉毛简直皱成了一个‘川’字。

    他的双眉浓而长,充满粗犷的男性魅力,那双清澈的眼睛,却又是那么秀逸,他鼻子挺直,象征着坚强、决断的铁石心肠,那薄薄的,嘴角上翘的嘴,看来也有些冷酷,但只要他一笑起来,坚强就变作温柔,冷酷也变作同情,就像是温暖的春风,吹过了大地。

    但此时的楚留香,看着眼前的五具尸体,脸上居然也有着一丝叹息。

    在船只的甲板上,竟然整整齐齐地排列着五具尸体,而只要是个江湖中人,看到这其中的一个肯定就要惊叫出声的。

    ‘杀手书生’西门千、‘七星夺魂’左又铮、海南三剑的灵鹫子、原‘沙漠之王’札木合,还有一个假扮的神水宫女,这其中即使最差的左又铮也是武林中的一方巨擎,要是消息传播出去,还不知道要引起怎样的轰动与惊涛骇浪!

    “……五个素不相关的人,竟会在同一时间里死在一个地¥长¥风¥文¥学,w▽ww.cfw¢x.±t方!‘神水宫’中的‘天一神水’,竟会神秘的被窃!一个端庄淑静,从不与男人说话的神水宫少女,竟会有了身孕,甘愿为人冒险盗宝,而这三件事看起来也绝不会有什么关系的,竟偏偏又纠缠到一起……”

    楚留香不由想到了刚刚才见过的神水宫使者宫南燕,无论是谁,被神水宫勒令限期给出交代,总会有麻烦上门的感觉的。

    不过楚留香不是普通人,正相反,他是天生的好管闲事的性子,在看到这些之后,纵使神水宫不找他他也会自己去揭开谜底,否则这个月都要睡不着觉的。

    “蓉蓉……”

    楚留香摸了摸鼻子,叹道:“你的病还没好,可是我不得不求你做件事……”

    被他叫做蓉蓉的是一位病中西子一般的美人,她穿着件柔软而宽大的长袍,长长地拖在甲板上,盖住了她的脚,满天夕阳,映着她松松的发髻,清澈的眼波,也映着她那温柔的笑容,她看来就像是天上的仙子,久已不食人间烟火,正是楚留香三大红颜知己之一的苏蓉蓉!

    苏蓉蓉闻言嫣然一笑:“我的病早已好多啦!难道你以为我真的弱不禁风?”

    又道:“你可是想我去神水宫,找我表姑问问,看看平日究竟有些什么男人能进出神水宫?还有‘天一神水’失踪的具体经过?”

    楚留香温柔地瞧着她,道:“只是你的身子……”

    苏蓉蓉轻轻掩住了他的嘴,笑道:“你要说的话,我已知道了……我走了后,你呢?”

    楚留香道:“七天后,我在济南大明湖边的风雨亭上等你。不过在此之前,我们还是先吃饭,不能浪费了甜儿的一番心意对不对?”

    “把蓋上,嚇死人了!”

    舱门中长长的辫子随着玲珑的娇躯一闪,露出正在娇嗔的淡褐色瓜子脸,配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显得又妩媚,又俏皮。

    她说得赫然是广东一带的方言,南国姑娘甜美的言语,嘟嘟哝哝,软语娇柔,听来当真别有一种风情,别有一股滋味。

    旁边李红袖却高举了双手,笑道:“老天,甜儿你难道不能说说别人听得懂的话么?”

    宋甜儿自舱门中探出小脑袋,又扮了个鬼脸,笑道:“我知道你唔钟意听,所以偏要讲,气死你!”

    她竟似乎骇极了死人,只是露出半个头,又飞快地缩了回去。

    李红袖双手合十,做拜菩萨状:“谢天谢地,虽然甜姑娘胆子很大,活人谁也治不了她,但总算还有死人,能治得住她。”

    “蓉姐!红袖欺负我!”

    宋甜儿躲在船舱里跺了跺脚,苏蓉蓉掩嘴微笑,楚留香当即找了块帆布,将五具尸体盖上。

    宋甜儿这才敢来到甲板,她人虽然较小,手里却捧着一个大盘子,上面有两只烤得黄黄的乳鸽,配着两片柠檬,几片多汁的牛肉,半只白鸡,一条蒸鱼,还有一大碗浓浓的番茄汤,两盅腊味饭,一满杯紫红的葡萄酒,杯子外凝结着水珠,像是已冰过许久,散发出诱人的香味。

    她撅着嘴道:“还是蓉姐最好,不像红袖那样欺负人!”

    李红袖拍掌娇笑不已:“来听呀,我们的甜姑娘终于说出了官话。”

    楚留香很明智地没有掺和进去,而是很小心地将柠檬汁挤在鸽子上,又喝了一口葡萄酒。

    他的胃口一向很好,更不喜欢浪费食物,尤其是甜儿精心烹调出来的。

    苏蓉蓉摇摇头:“难得你还有胃口……”

    她的话语忽然顿住,遥遥看着海面不动。

    李红袖望去,只见一只精巧的小艇轻飘飘地靠近过来,一人站在船头,没有桨,没有帆,小艇却仿佛被海面下无形的力量牵引着一样,靠到了帆船尾部。

    “楚留香,好久不见了……”

    人影轻飘飘掠上甲板,毫不客气地坐在了楚留香对面,将那只挤好了柠檬汁的乳鸽啃下了肚。

    方明吃得很快,两只乳鸽下肚之后,牛肉跟白鸡又消失不见,楚留香紧紧护着手里的酒杯,似乎害怕一松手就会消失在方明嘴里。

    “一别经年,老臭虫你过得着实不赖,当年那几个流着鼻涕的小女孩现在居然都出落成了大美人,更能烧得一手好菜,实在难得,难得……”

    方明嘴里嚼着一个鸡腿,含糊不清地嘟囔道。

    看看这楚留香的日子过得,游艇开着,小酒喝着,旁边还有三个风情各异的大美人陪着!

    方明稍微对比一下前世的自己,简直有种泪奔的冲动。

    他化悲愤为食量,几乎风卷残云一般将盘子上的东西吃了个精光,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古大侠的世界当中会出现柠檬、郁金香、甚至番茄这种东西,但对于方明来说却是大好事,能让他稍微回味到一点前世的味道。

    “老雁!”

    楚留香的脸上绽放出笑容,那是见到阔别重逢老朋友的惊喜。

    他摸了摸鼻子:“你变了很多!我记得以前要你说一句话,比让你请客吃饭还难!”

    “这句话听着像小胡说的,不过他还要加个死公鸡的外号给我!”

    方明拿起一块餐巾擦了擦嘴。

    他虽然吃得飞快,但动作却并不难看,甚至还带着一丝优雅。

    吃完之后,方明才满足地摸了摸肚子,又望向另外三个年轻美丽的少女,一个个点名过去:“你是苏蓉蓉,你是李红袖,你是宋甜儿,以前看到你们时,你们还是小孩子,想不到现在已长得这么大了。”

    穿着红衣的李红袖眼睛却是微微闪了闪,道:“姬……你不是姓姬,叫做冰雁?”

    “想不到你还记得我!”

    方明摸了摸鼻子,姬冰雁跟胡铁花与楚留香待久了,这个摸鼻子的动作也在不知不觉中学了过来。

    苏蓉蓉温柔笑道:“‘雁蝶为双翼,花香满人间’,他总是提起你还有胡大哥……”

    “他想念胡铁花可能是真的,因为他们都是酒鬼!”

    方明的脸上也带起一丝笑意。

    “怎么样?我做的菜怎么样?”宋甜儿却是迫不及待地跑到方明面前,就好像一个做了好事准备讨糖的小孩子。

    “好吃得很,我险些连自己的舌头都吞了……”方明摸摸宋甜儿的脑瓜,忽然又是一叹:“可惜……可惜……”

    “可惜什么?”宋甜儿总算没有迸出一句广东话来。

    “可惜你已经是楚留香的厨娘了,否则我一定将你拐回去,做我的厨娘!”

    方明哈哈一笑,而宋甜儿的脸上则是飞起了两片红云,忽然一甩辫子,腾腾腾地跑回了船舱里。

    “你们好友见面,想必有很多话要说,我们就不打扰了!”

    苏蓉蓉挽着李红袖的手,善解人意地走进舱内。

    “她们都是很好的女孩子!”

    方明望着三个女孩的背影,忽然叹了口气:“我觉得,你可以选她们中一个做妻子的,或许一起娶了也可以,她们一定很乐意!”

    楚留香叹道:“别人都以为我和她们的关系有些不清不楚,但其实,她们从十一二岁时就跟着我,她们只不过将我当做她们的大哥,当做她们的好朋友,而我……你总该相信我,我始终都把她们当作妹妹的。”

    方明脸色一正:“别人信不过你,但我却知道你坏起来虽令人头疼,但好起来却好得叫人做梦也想不到。”

    顿了顿,他又意有所指地道:“可是你这么想,这三个女孩子却不一定了……”

    楚留香摇摇头:“现在已经有件很麻烦的事缠着我了,老雁你就不要再出难题给我了罢!”

    “哈哈!”

    方明脸上促狭一笑:“我知道,你宁愿去找世界上最可怕、最难缠的魔头决斗,也不愿面对这个问题……”(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