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两百三十章 寒星(月票100加)
    <div id="content">

    “哦?我楚老三敢做敢认,不知道小王爷说的乃是何事?”

    楚老三是一个身材高大,面目阴骘的中年人,脸上有着风沙的痕迹,一双眼睛却仿佛狼一样,眯起的时候甚至会放出绿芒。

    而他所用的,乃是一把纯金铸柄的大砍刀,刀柄有着狼首装饰,刀口血槽带着暗黑之色,那是没有清理干净的血肉渣滓。

    这种人,一看便是刀口舔血,沙漠中最为凶狠,最为狡诈的沙匪!

    不说普通人,即使是江湖上初出茅庐的侠少侠女,被他一瞪眼搞不好便要吓得尿裤子。

    但黑珍珠连眉头都没有动一下。

    在大漠之中,要想生存下去,就必须比敌人还要凶狠,还要狡诈!

    江南是剑客的家乡,而大漠之中,千里黄沙之上,却是刀客的战场!这里不认一切道理,只有最为强硬的丛林法则,弱肉强食,血与刀,才是这里的通行证!

    “很好!”

    黑珍珠的眉头一掀:“大漠当中的匪帮,都要遵守我爹爹的规矩,你们是沙匪,劫掠财物也就罢了,为什么还要连人都杀光,其中更有三个女人,两个孩子?”

    札木合乃是大漠之王,这里的土皇帝,他的话便是规矩!在这里比圣旨还好用!

    但若有人不守规矩,又没有受到惩罚,那就非常危险了!

    自古如若天子之命外界不受,那就是造反,天下大乱的开始,这里也是这样!

    札木合乃是狼王,他的规矩不容许任何挑战,现在出了这种事,若是不能尽快压下去,那挑战的雄狼将会一波接着一波。

    “连这个都查到了?”

    楚老三的脸色一变,一颗心直往下沉,一摆手道:“怎么可能?我怎么敢违背老王爷定下的规矩?”

    “沙漠上的事,没有瞒过我的!”

    黑珍珠冷冷道:“你是自杀?还是让我割下你的头,拿去喂秃鹫?”

    “动手!”

    楚老三脸色一变,突然高声大喝,手上砍刀连劈连斩,周围的小弟纷纷拔刀。

    “你们都不要动手,看我的!”

    黑珍珠一声高喝,骤然击出了鞭子!

    别人的鞭法或如狂风,或如骤雨。但祂的鞭法却如层层密布的浓云,雨将落未落,风欲起未起。

    别人的鞭法或横扫,或直击。但祂的鞭法,却是卷过来的,大圈子套着小圈子,小圈子里还有更小的圈子,大圈子外,还有更大的圈子。

    一眼望去,只见大大小小,千千百百个圈子,有的圈子套手,有的圈子套头,常人若没和他交手,单瞧这圈子只怕也瞧晕了。

    啪啪!

    两个喽啰的砍刀一遇到鞭子便以更快的速度****倒转,砸在他们脸上,整个人倒飞出去,血流如注。

    这一个个鞭子圈影,居然仿佛一张张拉满了的弓弦,力发千钧,沛然难挡。

    人影不断纷飞,那个楚老三手下刀客又怎么是黑珍珠这鞭法的对手?纷纷倒飞而出,筋骨断折,倒在地上惨叫哀嚎。

    楚老三显然也没有想到黑珍珠的武功居然如此高明,但此时骑虎难下,不由狂啸一声,身上肌肉一块块隆起,青筋扭曲,皮肤如墨,远远望去仿佛穿了一件铁做的衣服。

    金钟罩、铁布衫,乃是江湖上最为大陆货的硬功,只要是个江湖中人便可以学上几手,但能将铁布衫练到这种程度的,江湖虽大,却也没有多少了,去到中原都是足以扬名立万的狠角色!

    楚老三举刀竖斩,一招力劈华山劲道无穷。

    这刀法是一字横眉刀,势大力沉,招招狠辣,已经不在彭家祖传的‘五虎断门刀’之下!

    他身材本来就高大,此时就仿佛一个穿着铁甲,冲锋陷阵的猛将,凶焰无穷。

    “嘿!来得好!”

    黑珍珠冷冷一笑,手里再挥,黑色的圈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落到了大汉的手腕上。

    咔嚓!

    无数黑色的圈子仿佛蛇盘一样圈住了金柄刀,楚老三的手腕骨裂开,砍刀斜飞而出,在屋顶破开个大洞。

    黑珍珠脸带狞笑,又是一鞭子圈出,套住了楚老三的头,往墙上一甩!

    砰!

    轰然大响当中,漫天沙土洒落,那楚老三的脑袋转到了背后,脖子呈现出一个奇异的弧度,显然是不活了。

    “小王爷!”

    一名长着青胡子的刀客走过来。

    “都杀了!”黑珍珠手一抖,黑色的鞭子便一圈圈盘回,此时连杀数人,却仍然面不改色地下命。

    穿着黑袍的刀客拔出兵刃,看到地上的活口就是一刀落下,补刀夺命。

    大沙漠当中的争夺,就是这么残酷无比,一旦失败,便逃脱不了死亡的命运。

    “他不是楚老三的人!我们走!”

    黑珍珠环视一圈,眼睛在唯一还坐着的方明脸上停了一下,转身就要走出客栈。

    “等一下!”

    方明忽然道。

    黑珍珠回过头,一双眼睛仿佛刀子一样在方明身上刮了刮:“你在叫我?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自然知道,你是黑珍珠,沙漠之王札木合是你老爹!”

    方明笑的很灿烂:“我正好有事去找他!”

    “你是谁?找我爹做什么?”黑珍珠的目光带着狐疑。

    “你可以叫我姬冰雁,至于为什么找札木合……”方明笑了笑,傲然道:“因为我正好缺一柄刀,让他把大风刀交出来,再将沙漠之王的名头让给我……”

    哗啦!

    一名刀客抖得握不住手里的刀,掉在地上。

    所有的人都瞪大眼睛,仿佛见到了最不可思议的事情,又掐了掐自己,感觉自己似乎在做梦。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黑珍珠的眼睛一下冷了下来。

    “我自然知道,札木合号称沙漠之王,为黄沙狼主,自然也要接受挑战的……”

    “你死定了!你死定了!你知不知道大漠上有多少人愿意随时为我爹献出性命?纵使是石观音,要是得罪了我爹爹,在大漠上同样寸步难行!”

    黑珍珠垂下眼睑:“这句话一出口,你就死了!”

    啪!啪!

    黑色的长鞭又抖出了圈子,将空气都抽得炸响,黑珍珠明显是动了真怒。

    在她身后,那些刀客更是红了眼,似乎方明已经变成了杀父仇人!

    “撒手!”

    方明伸出了洁白如玉的右手,抓入漫天的鞭影当中。

    刚才十八名刀客大砍大杀都没有晃动的鞭子,就这么落入了他手中,又是轻轻一抖。

    呲啦!呲啦!呲啦!

    几声如裂败革的声音响起,黑珍珠连退数步,看着手上只剩一截的鞭头,脸色不由骤然动容。

    原来方明刚才那一抖,数股力道接连而上,居然将她的鞭子扯成了七段!

    这实在是很不可思议的事情!

    要知道黑珍珠凭着这一手“飞环套月,行云布雨”的鞭法纵横大漠,从未遇着敌手,即使放在中原都没有几个用鞭名家能够超过她的,而就算武林中的一流高手,要空手断她的鞭子都非常困难,更不用说还要断成同样长短的七节了,简直好像是专门用尺子量好,再用剪子剪的一样!

    “难道这人的手,竟然是铁做的不成?”

    方明这一手玄功登时将黑珍珠震慑住,但他脸上的表情却似乎刚才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又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黑珍珠不由问道。

    “我笑你愚蠢!”

    方明差点连眼泪都笑了出来:“纵使十个札木合,恐怕也及不上石观音的一丝衣角,人家只是不愿与你计较……你以为你手下众多,效死之人不少,却不知道忠诚乃是天下第一不可靠的东西!一旦札木合死了,纵使沙漠之上的人还叫你小王爷,但真正认可你的还有多少?”

    “忠诚的人再多也是血肉之躯,总杀得完的……”

    不知道为什么,黑珍珠一向天不怕地不怕,但听了方明的话居然也有些心里发冷。

    殊不知方明心里真的在冷笑。

    札木合的势力再大,也不过一个能打点的黑帮匪帮头子,手下能有几百个死士,上千个直系的打手小弟,再通过联盟能够略微影响整个沙漠万余马匪便是顶天了。

    只要他人一死,底下的嫡系势力再被清洗一遍,这个沙漠之王的头衔便是个笑话!

    而石观音正在图谋的龟兹国却是真真正正的国家名器,即使再怎么国小地贫,几十万人口,数万大军也还是拿的出来的,与札木合完全不是一个能级。

    更不用说,光论武功的话,石观音要甩札木合八条街都不止!

    黑珍珠拿石观音与札木合比,怎么不是个笑话?

    当然,札木合再怎么烂,势力比现在的姬冰雁还是要大出不少。

    原本的姬冰雁虽然是大豪商,但名气最多在兰州城里面传传,到了戈壁沙漠当中说的话根本没人听,也难怪要巴巴地过来抢夺札木合的基业了。

    “你!”

    黑珍珠的眼睛微微眯起,显然已经被方明彻底惹怒,忽然欺身而上,左手一扯斗篷,黑色的斗篷,乌云般向方明压下,乌云之中,竟还夹带着七点寒星!

    此招名为”云底飞星”,乃是昔年纵横天下之“大漠神龙”的平生绝技,也不知有多少武林高手曾经丧命在这一着之下。

    这时黑珍珠斗篷一罩之下,藏在袖管里的“七星针”便也乘势击出,当真是隐蔽阴毒到了极点!等闲的江湖好手万万难以提防!(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