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两百二十九章 珍珠(上月3600加)
    脱胎换骨!真正的脱胎换骨!

    如果说之前的姬冰雁只算是个高手的话,那现在的方明,一身武功已经直入绝巅,放眼整个天下,能够与他争锋的恐怕也不超出五指之数!

    “爷!”

    方明拍拍手,两名肌肤如玉,眉目似画的美人款款走进,眼睛柔得几乎足以滴出水来,看向方明的目光更是被满足与仰慕充满。

    “迎雁、伴冰,准备酒菜,我要好好小酌一番……”

    “难得爷有此雅兴,我们姐妹今晚可要好好陪陪爷呢……”两女吃吃而笑,这对姬冰雁原本的姬妾,也是他最亲近的床上之人,居然也没有发觉姬冰雁丝毫的变化。

    “因为本来就没有变化啊……”

    方明举起酒杯,轻轻啜了一口。

    精美的瓷器里,装着精美可口的菜,白玉雕成的酒杯里,盛满了琥珀色的酒,旁边还有十几个酒瓶,从茅台、大麴、竹叶青,到关外羊乳酒都应有尽有,瓶子看来虽不大,但每瓶装十二两美酒丝毫不成问题。

    菜是江北的大虾米、金华的火腿,还有福州糟鱼、福州烧鹅、无锡肉骨头、长白山的梅花熊掌……整个天下最好的下酒菜,都在这里了。

    这对于任何老饕来+↓长+↓风+↓文+↓学,w∧ww.cfw↓x.n♀et说都是一副最美的画面,更不用说,旁边还有两朵予取予求的解语花巧笑解闷。

    无论怎么看,方明都已经是人生赢家了,更是足以引起所有单身狗的怨念!

    “叫小潘进来!”

    方明又夹了一筷火腿,忽然道。

    迎雁与伴冰依言而行,因为她们知道姬冰雁的话虽然不多,但每个字都无法更改。

    “爷!您要我查的事我已经查清楚了……”

    小潘其实早已不是小伙子,至少已有三十来岁,但却天生着一张娃娃脸,没说话就先笑,说完了还在笑,更能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长江南北,大河两岸,福建岭南,黔贵川鄂,无论哪一种方言,他都能说得流利自然,就和在那边土生土长的人完全一样,无论做什么交易,都只管放心让他去做,他就算闭着眼,也不会吃亏的。

    但就是这样精明的一个人,此时在方明面前,他还是大气都不敢喘,低着头仿佛一截木头,更不敢看两个美人一眼。

    “沙漠之王札木合三日前在漠北现身,一刀就割下了三个反抗他的马帮匪首的脑袋……”

    “嗯!你下去……”

    得到了想要消息的方明挥挥手,小潘当即轻手轻脚地出去。

    “看来剧情还没开始啊……”

    这札木合号称‘沙漠之王,无影神刀’,势力遍及关内关外,武功刀法深不可测,又为中土刀法第一名家,其刀法之快,无形无影,纵横沙漠三十年之久,乃是戈壁大沙漠中的无冕之王!

    当然,无冕之王这个称号很有些水份,若不是此时的石观音正在做着龟兹王妃,要以一人取得一国权柄之美梦的话,札木合的脑袋恐怕早就被她摘下来了。

    而这札木合在楚留香传奇开场的时候就已经死了,死在了‘天一神水’的暗算之下,变成了一具浮尸!

    方明既然查到札木合现在依旧活蹦乱跳,那就说明血海飘香的剧情还未开始。

    “这札木合武功也就那样,但手上的‘大风刀’乃是海内十三件神兵利器之一,我天王金刀未在手上,便不妨先取了用用?”

    方明摸了摸下巴。

    他此次乃是神魂穿越,天王金刀并银蛟剑都留在了大乾世界,虽然武功到了他这个地步,纵使手上所持乃是废铜烂铁也胜过普通人的神兵利器不知道多少,但作为一名刀客,一位刀法名家,看见任何一柄宝刀总会动点收藏把玩的念头,就仿佛酒鬼看到了好酒,纵使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尝一尝那样!

    更何况,被这么一个货色霸占天下第一刀法名家的称号,令他很是有些看不顺眼。

    “爷在想些什么?”

    迎雁取出一瓶竹叶青为方明斟满,嫣然道。

    “我只是在想……沙漠之王这个名号也就罢了,但那个中土第一刀法名家,札木合他不配!”

    方明左拥右抱,********满怀,但无论迎雁还是伴冰都不觉得他在说笑。

    而她们也是生活在西北之人,自然知道札木合的可怕,简直便是大沙漠中的皇帝!

    “呵呵……怎么?你们害怕吗?”

    方明看着两女苍白的脸色,忽然笑道。

    “不!只要是爷说的话,妾身都信之不疑!”伴冰说道,眸子里面似乎有着某种光彩。

    “奴奴也是呢!”迎雁倒在方明怀里,身上仿佛没有一块骨头。

    “也是!这种事和你们说做什么?人生在世,应当及时行乐,纵情享受才是……”

    方明香了两个美人一口,笑道:“我可不是楚留香那个老臭虫,放着娇滴滴的三个大美人朝夕相对,郎情妾意,都硬是忍着不动……”

    楚留香名满天下,纵使是迎雁与伴冰,骤然听闻,脸上都是微动:“我们也想见见这位盗帅呢!”

    “放心,很快你们便可以见到了……”

    方明不再说话,低下头去噙住了伴冰的樱唇,怀里的两具娇躯忽然一片火热,似乎都融化了开来,帘幕拉下,不时传来几声细若箫管的娇吟……

    ……

    方明是个想做就做的人,一夜兴尽过后,当即西出玉门关,骑着骆驼深入戈壁沙漠,追寻沙漠之王札木合的踪迹。

    黄沙莽莽,状若蛟龙。

    方明骑在驼峰凹陷处,眉目似开似阖,整个人似睡非睡,明眼人一看便知道乃是高手中的高手,正以最高的道家‘蛰龙眠’功夫,保养全身元气与精力。

    与此同时,一门武学也开始缓缓在方明识海当中流过。

    “上次在射雕世界当中,融合天下五绝而创出的绝顶内炼之法……”

    方明灵慧闪现,坐忘经运转之中,明白此功的理论已经完美到了极点,接近改无可改,接下来便必须进入实际的修炼当中,查找问题与缺陷,再进行弥补。

    这一步也是最为艰难的一步,古往今来,死在内功修炼中走火入魔的高手,远远比死于刀剑仇杀的高手要多得多!

    “这第一步就非常麻烦,幸好我已经有着一个非常适合的人选了……”

    烈日高悬,沙漠中热度蒸腾,周围景色都微微扭曲,直如海市蜃楼。

    方明走了一天,总算赶到了一个小镇。

    镇子上只有一家客栈,推开破旧的木门之后,数十道狼一样的目光射来,带着狼的凶性、贪婪,普通人恐怕一下就要被吓倒在地上。

    但方明仿佛丝毫未觉,随意拍了拍身上的衣衫,他穿着月白色的锦袍,此时经过一天奔波劳碌,却还是洁白得一丝不染,仿佛天山上的雪莲,边缘的云纹更是若水波般荡漾,眼力好的一看就知道这是皇室御用的第一大师傅,神针薛的心血。

    几十道目光忽然收了回去,纵使是刀头舔血的刀客,也知道什么人不能惹。

    “给我的水囊灌满,再上两坛酒,一只烤羊腿!”

    方明给出一锭金子,在这沙漠边缘,水已经差不多比得上金子的价格了。

    酒很烈,烤羊腿很香,一滴滴的油脂呲啦着,冒着香气滚落,方明现在还没到不食人间烟火的地步,因此吃得很开心。

    但其余桌子上的客人却都凝滞不动,一个个脸上更是仿佛被砍了一刀似的,眼睛死死盯着门板,又吓走了两波想来投宿的客人。

    踏踏!踏踏!

    终于,外面响起了一阵马蹄,似乎有着三四十骑,又似乎只有一人,因为所有的马蹄居然踩到了同样的频率上,一起抬,一起落,直如闷雷,而客店当中的刀客脸色也变化得更厉害了。

    嘭!

    马蹄停下,一拨人翻身下马,推开了门板。

    “楚老三,出来!”

    一阵乌云涌了进来,真的是一片乌云,因为为首者穿着黑斗篷,黑斗篷里是一身黑色的紧身衣,黑腰带,黑马靴,黑色的小牛皮手套,手里紧握着黑色的长鞭,只有一张脸是苍白的,苍白得可怕。

    祂的鼻梁削直,薄薄的嘴唇紧闭着,显示出祂的坚强、冷酷,祂眉梢上扬,漆黑的眉毛下是一双深沉的眼睛,深沉得瞧不见底,没有人能瞧得出祂的心事。

    在这张完美得可怕的脸之上的,是一双深沉的眼睛,这双眼睛本来如海水般深邃沉静,此刻却似天边的云霞,多姿多采,变幻莫测,带着愤怒的情感。

    “是黑珍珠!!!”

    但此时店里原本的刀客见到这黑斗篷进来,却仿佛见到了鬼一样!

    有的人看见黑斗篷,双手双腿已经在发抖,而有的人却握紧了手里的刀柄。

    “小王爷!”

    外面的一群黑衣刀客也冲了进来,大战一触即发。

    “果然……这就是札木合的女儿黑珍珠么?眼睛很漂亮!”

    方明暗自赞叹了一句。

    黑珍珠的眼睛此时满蕴怒火与杀机,仿佛筛子般筛过对面,忽然道:“楚老三,你做下的事,难道还不敢认么?”(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