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两百二十七章 老道(上月3400加)
    “这便是当年神兵上人驰名三州的‘刀翻剑覆十八式’么?果然如传闻所言‘刀不是刀,剑不是剑’逆乱阴阳,令人难以提防!”

    张顶天点评道。

    “哈哈……老哥哥若如此想,便错了!”

    方明的声音从刀光剑影当中传来,当此之际,他居然还犹有余力说话。

    唐元脸色一变,招数更紧,但不论他如何催动,方明却仿佛游鱼一样,在刀剑当中自如穿梭,总是在千钧一发之际避了过去。

    “刀剑只是表象!实际上,刀还是刀,剑还是剑!若看不清这点,应对起来的确颇有麻烦!”

    在说话之中,方明的身影已经从场中飞出,坐到了张顶天旁边。

    ‘这人的武功倒是与那个阴阳倒乱刃的绝情谷主公孙止有些类似,不知道那个神兵上人又如何?’

    “你做什么?我还没有败!”

    唐元怒吼道。

    “唉……贤侄,过来!”

    黎世嵩指了指唐元的黑刀金剑,“你看看这里!”

    唐元见刀刃上有字,顿时一怔,只见右边黑刀刀身上写着‘再练’,字迹宛然,乃是以指力硬生生刻上去的,而左边金剑上也有两字‘十年’,合起来便是◎长◎风◎文◎学,ww◆w.cf∷wx.≌t再练十年!

    唐元脸色灰败,连退数步。

    他自问刚才将刀剑舞得水泼不进,寻常人手指一搭便要被割断,但方明居然还能好整余暇地刻字,这份功夫,已经超出他不知道多远。

    “十年?呵呵……恐怕再过一百年,我也不是你的对手……”

    唐元摆摆手,抱拳离去,脸上甚是萧索。

    “哈哈……方少侠,看来老夫小瞧你了,你的确有着与贺人龙一战的资格!”黎世嵩眼光闪烁,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唉……老弟你……”

    从总督府出来,张顶天欲言又止。

    “呵呵……我也知道此次必然惹了总督不快,又多了神兵上人一个仇敌……”

    方明手指轻捻发梢,脸上似笑非笑:“只是那唐元心高气傲,即使我让了一步恐怕也不会领情,反会得寸进尺,既然如此,我为何要委屈了自己的心意?”

    “唉……江湖啊!”

    张顶天叹息一声,突又笑道:“那个唐元心气被折,武功恐怕要大大退步,今日老弟大涨我康州武林威风,来!待我们去金风细雨楼,让老哥哥好好请你喝几杯!”

    “那小弟便却之不恭了!”

    方明一笑,与张顶天携手来到金风细雨楼当中。

    张顶天乃是豪门世家,高手大侠,出手极是阔绰,当即要了满满一桌席面,又连开五坛百年老窖,与方明一口气干了九大碗。

    “好酒!”方明赞道:“芳香清冽,甘醇浓厚,若不是老哥哥的面子,恐怕我来还喝不到这种好酒……”

    “老弟说笑了……”

    张顶天脸上有着红晕,此时酒意上头,敞开胸膛,抱着酒缸,仿佛一个醉罗汉:“以老弟的颜面,浮云子那老儿又怎敢不竭力招待……唉……可惜那老小子今天不在,否则我们当可痛饮他的百果酿与猴儿酒,那又比这百年陈酿高出不少,简直只有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

    “哈哈……张顶天,背后说人坏话可不是正人君子所为……”

    大门忽然推开,一个邋遢道人走了进来,身材干枯瘦小,仿佛一只泥猴儿,一双眼睛却是光芒四放,极为不凡。

    他先笑骂了一句,旋即向方明拱手:“难得刀剑双绝与张大侠联袂而来,小道未曾远迎,失礼失礼……”

    “客气的话先不用说,你若真想道歉,便赶紧将那两种酒拿出来!”

    张顶天笑道。

    “哈哈……就知道你还在惦记着!”

    浮云子老道大笑:“冲着你刚才老实几句,还有方少侠的面子上……”

    他拍拍手,当即便有两名侍从抱着两个青碧色的小酒坛上来。

    “好!”

    张顶天的眼睛当中仿佛探出了钩子,直接一掌拍掉泥封,一股百果香气便四溢而出。

    “山野之人,所酿粗酒,还请尝尝!”

    浮云子一拍酒坛,一道青碧色的水箭便从坛中射出,龙吸水一般将酒水摄拿飞跃,又落入方明面前的酒杯之内,斟满之后一滴不漏。

    “好,这一手对先天之气的掌控已入化境!”

    方明再看这百果之酒,但见色成青碧,带着浓郁果香,却杂而不乱,又比之前的美酒高了一筹。

    “哈哈……方老弟,这浮云子外号康州百晓生,潜龙榜就是他排的,手下更是掌握了上万名风信子、密探、耳目遍布整个康州,就几乎没有他不知道的事!”

    张顶天哈哈大笑,手里的动作却丝毫不慢,转眼就喝了小半坛下肚,看得浮云子脸上肉痛无比。

    “果然好酒!”

    方明举杯而尽,顿觉齿颊留香,火线入腹之后,四肢暖洋洋的:“似乎对于武者还大有助益!”

    “不错!老道的武功与情报只是小道,唯一的爱好便是酿酒……此酒乃是老道取百果精粹,命灵猿酿制而成,可以杀五虫,内增脏腑之气,强筋壮骨,对于一般后天武者大有裨益,可惜我等内炼之道,除了真正的天材地宝之外便再无助益,此酒不过一逞口腹之欲罢了……”

    浮云子说着,似乎意甚萧索,遗憾地摇了摇头。

    “嘿嘿……浮云子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此次前来,恐怕又得到了什么消息吧?”

    张顶天抱着酒坛不放,好像憨态可掬的一个瓷娃娃,脸上虽有醉意,但眼睛当中却有一丝戏谑之色。

    “这个自然!”

    浮云子正色道:“方少侠一出风云动,此次与‘人中之龙’贺人龙的比武,恐怕乃是我康州十年未曾有过的盛事,老道不才,恨不能躬逢其盛……”

    “嘿嘿……你的意思我懂,金风细雨楼也想出个专访么?只凭这几坛酒?恐怕不太够,再来二十坛,我便……”

    “二十坛?”浮云子一下吹胡子瞪眼:“这酒酿制有多难你又不是不知道,老道手上加起来还没有……”

    “呵呵……两位不要再说笑了……”

    方明脸色一肃:“左右我也准备请几位名宿观礼,道长自然可来,只是我也有一事想要拜托道长……”

    “你放心……”浮云子眼珠一转:“老道的金风细雨楼本来就是做情报生意的,最晚今夜,那个贺人龙的相貌、事迹、武功、乃至成名战就会摆在你的案头……”

    “其实……”

    浮云子忽然神秘一笑:“老弟若想摸底,现在便有一个极好的机会!”

    “机会?”

    方明若有所思,推开窗户。

    “贺师兄,请请!”

    从窗户往外望去,屠千绝正领着一名青年剑客进来,脸上带着讨好的笑意。

    那个青年剑客看起来面相不超过三十,此时也似乎隐有所感,双目如剑般刺了过来。

    此时的屠千绝根本没有放在方明之眼,他的心神,已经彻底被屠千绝旁边的贺人龙所吸引了。

    “好!好!好!此人的境界,果然要在我之上!”

    方明只是一眼,便知道这个贺人龙的确深不可测,果然乃是罡气级别的大高手!

    “贺师兄,那个少年便是……”

    屠千绝看见方明,身上一个激灵,赶紧在贺人龙耳边道。

    “你不用说我也知道他是方明!很好!以他的武功,果然有留下薛师妹几个的能力……”

    贺人龙微微合上眼睑,剑眉之下似乎有着神光透射而出:“也只有这等人物,才值得与我一战!”

    说罢,他居然也不上前与方明会面,就这么直接转身走了。

    “好功夫……”

    方明缓缓落座,脸色也是凝重了起来:“不止肉窍打磨完美,内心更是圆满无暇,他此时的心里,恐怕已经将我当成个死人了!若真的现在动手,我的胜率还要下降一成!”

    “那贺人龙乃是成名三十年的高手,老弟你现在就与他拼斗,唉……”

    张顶天深深叹气,忽然觉得连酒喝起来都没滋没味了。

    很显然,在见到贺人龙之后,即使是他也不怎么看好方明。

    “方少侠现在局势的确有些不利……”

    浮云子忽然道:“张老弟,你知不知道一些康州当中的隐秘盘口已经开始押注下赌,赌方少侠这次的胜负成败!”

    “还真是……”

    方明翻了一个白眼:“不知道赔率多少?”

    “这个么……呵呵……”浮云子似乎有些不好意思:“押贺人龙胜的一赔一,少侠你则是一赔五……”

    “呼……”

    方明吐出口长气,脸上却带着灿烂的笑容:“既然如此,我这里还有二十万两银子,乃是杀了东淫的花红,便请道长替我都押了自己吧!”

    “哦?”浮云子眼睛一亮:“老弟如此有信心?”

    “不!”方明笑的很奇怪:“钱财乃是身外之物,若我落败身死,这份银子又有什么用?不若押我全胜,若走运侥幸赢了一招半式,那岂不是大大地赚了一笔?哈哈……哈哈……”

    “老弟你真是……”

    张顶天与浮云子对视一眼,都颇有些无语之感。(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