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两百二十四章 桃花(月初)
    “青松!怎可随意祸及路人!”

    那个断后的中年人也赶了过来,眉头一皱道。¢£¢£点¢£小¢£说,

    “爹!我们不用再逃了,我来介绍……这位便是名动康州的‘刀剑双绝’方明!曾经与孩儿有过几面之缘!”

    “哦?”

    中年人脸色一变,又带些喜意,抱拳道:“方少侠!在下张顶天见过!”

    “原来是张大侠!”

    方明下马欠身回礼,又在他眉宇间看了看:“大侠看来身子不适,便由我打发了宵小如何?”

    这张顶天同样乃是先天高手,以一手青松剑法与大九天掌驰名武林,更兼侠肝义胆,义薄云天,乃是老一辈当中出名的好手。

    并且,他与方明还有一层关系。

    那就是同为康州十大高手之一,虽然这十大只是好事者根据一些流传的战绩做的排名,连金风细雨楼都不认的,但久而久之也被广泛传诵。

    方明一眼就看出张顶天此时的状态非常不佳,乃是中了剧毒,否则的话,即使后面的乃是一个先天,恐怕也不足以将他逼迫到这个程度。

    “嗯!小子,不要惹事!”

    后面的追兵此时也停下,显然是看到了方明的不好惹。

    方明此时也打量了对方几眼,对面的人穿着一套粉色的衣服,上面满是狂蜂浪蝶之图,花团锦簇,浓香四溢,颇有些不伦不类,而其人面相白嫩,一双桃花眼可谓勾魂夺魄。

    “咦?你背上的是银蛟剑,西贱难道落到你手上了?”

    那人看到方明背后的银蛟剑,脸色也是一变。

    “哈哈……我道是谁,原来是东淫西贱、南骚北色四大淫贼之首的东淫!!!”

    方明哈哈大笑。

    这四大淫贼纵横康州,方明原本以为武功相差不多,却没有想到这个东淫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晋升先天!超出其它三个老远。

    “嗯!司徒是栽在岳云手上,你不是岳云,难道便是那个新崛起的刀剑双绝?”

    东淫的桃花眼眨了眨,忽然后退:“既然如此,我今天就卖你个面子,饶了那对父子一命!”

    他能活到现在,见风使舵的本事可谓炉火纯青,要不是张顶天中了暗算,再给他八个胆子也不敢追杀,现在见又来了一个十大人物,更是完好无损的,当即打了退堂鼓。

    “站住!”

    方明微微一笑:“你既然落在我的手上,我又怎么能让你走了?”

    与西贱不同,这东淫乃是淫贼之首,采花无数,在康州可谓恶行累累,差不多已经到了人人得而诛之的地步,别的不说,要是方明今天就让对方这么离开,明天的名声便要大损。

    放走淫贼?这安得是什么心?还混不混侠义道了?

    有时候,虚名不值一提,但有的时候,虚名又足以连累死人!

    “不好!”

    东淫身形飞退,仿佛倒踩莲花,泥土散开,在地面上露出花瓣之形,姿态优美飘逸到了极点,与此同时,他袖袍一拂,一蓬粉红色的烟雾便蔓延开来,阻隔在道路中央。

    “五毒桃花瘴!”

    张顶天脸色一变,高声道:“少侠当心,此乃五毒混合桃花瘴气而成,沾肤蚀骨,入体消魂,最是厉害……”

    但他突然间就住嘴,眼睛更是几乎瞪了出来,因为方明身形丝毫不退,直接撞入了瘴气当中。

    “哈哈……这小子找死,我这瘴气即使张顶天全盛时期也不敢硬闯,只要一入我瘴气之中,一时三刻,保证你血肉散尽,化为白骨!”

    东淫脸色一喜:“先宰了这小子,后面的张顶天也跑不了,哈哈……那个小美人一身玉骨冰肌,今日便要便宜我了!”

    “想得挺美!”

    方明的身影骤然从瘴气中冲出,身后还拖了两道长长的粉红色气流,丝丝瘴气萦绕在身,仿佛想从毛孔中钻入,却又不断被排斥出来,更衬得他肌肤白皙如玉,光洁坚硬,如同汉白玉石。

    “金刚之体、百毒不侵!”

    张顶天瞬间失神:“怎么可能?”

    张青松的脸色更是黯然,一年多之前,初次会面的时候,方明的武功还在他之下,但现在一个是先天高手,甚至超越了他父亲,而他自己却还在后天徘徊,不得其门而入,其中差距,简直是天壤之别,判若云泥。

    “好厉害!”

    东淫怪叫一声,转身就跑,身形追风,轻功快到了极点。

    作为淫贼之首,若是轻功造诣上没有几把刷子,恐怕早就被人活活打死了!

    此时他一步迈出,居然横跨数丈,空气当中之间见到一层淡淡的桃花光影,几个起落间便远去了数十丈。

    “今日有我在此,你若还能逃掉,我佩服你!”

    方明不慌不忙,漫步而上,神态悠闲潇洒,但一步横跨九丈,居然没有几步就赶到了东淫身后。

    武功入先天之后,纵使**凡胎也有不凡之能。

    一丈便是三米多,此时方明一步九丈,那就是三十米!如此轻功,在世人看来简直如同鬼魅!比神行太保还神行太保!

    “该死,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你又何必与我为难?”

    东淫骤然回首,两手如同扑花戏蝶,又如鸟啄虫戏,点向方明要害。

    “邪魔外道,人人得而诛之!”

    方明正气凛然,一爪抓摄而出,乃是正宗的‘九阴神爪’!

    他本来创出了容纳阴阳二气的爪功,又得了九阴真经,在两年时光当中也尝试融合这两门爪力,弥补缺漏,此时一爪抓出,法相森严,空气中两股气流涌动,如同双龙抢珠,招式还未至,但东淫的一双眼睛已经刺痛无比,不由赶紧闭住。

    忽然间,东淫的手指一翻,右手已经多了一枚粉红色的绣花针,针尖散发红芒,显然被什么剧毒之物淬炼过,连刺方明右手三大要穴,这份变招之快,出手之阴毒狠辣,就是方明也轻咦了一声。

    “武功不错……可惜,比起东方不败来还差了老远!”

    方明化爪为指,一丝凌厉的气劲从指尖迸射,外放一寸,直如利箭攒射。

    东淫怪叫一声,手里捻着的绣花针骤然从中断开,右手如遭蛇噬,飞快缩回,头也不回地跑了。

    “功力虽有,但虚浮不实,浑身真力没有凝练一体!”

    方明身影倏进,右手一伸,竟然在力竭处又爆伸数尺,拍在了东淫的背后。

    此乃通臂拳,练到高深处双手便如增长了数尺,而方明在华山的两年之中早已一法通而万法通,兼修易筋九阳,天下无论何种功夫皆是俯拾可用。

    咔嚓!

    他这一掌用了五成真力,东淫背后当即传来脊椎断裂之声,只是他跑得好快,又奔出数丈,忽然张嘴一喷,一大团血雾仿佛喷泉般涌出。

    “先天罡气?”

    他倒在地上,双目圆睁,似乎有些死不瞑目。

    “非也,只是通晓一点罡气之用,若是真正的气罡指法,在交手瞬间你便已经身死无救了……”

    “不……错!可惜……若再给我二十年,或淫得先天道体,我也未尝不可一窥此境,恨!恨!恨!!!”

    东淫头一歪,身上气息断绝,就此毙命。

    “原来是个练双、修的,难怪要坏如此多少女的名节……”

    方明念头一动,忽然在东淫的身上翻了翻,将一瓶五毒桃花瘴并一本绢册翻了出来。

    这本绢冊粉红为底,带着浓浓的脂粉香气,稍微一翻开,便是种种调和阴阳之法,还绘满了栩栩如生的图例讲解,传神至极,丝毫不逊色于后世的d大片。

    “啧啧……《桃花宝鉴》?口气倒是蛮大的……”

    方明翻看了两下,不以为意地将秘笈收好,这一幕刚好被赶过来的张顶天父子看到,脸上的表情都有些奇异加尴尬。

    “嗯?怎么回事?”

    方明眼珠一转就知其理:“我靠……原来将我也当成练双、修的了……”

    历来进入先天之后,要想磨练肉窍,打磨罡气,便只有三条路!

    第一乃是通过连场大战,催发自身潜力,化为先天真气,进度一日千里。

    第二乃是找一处洞天福地,每日吞吐打磨,再看各人资质,消耗个百八十年,差不多也可大成。

    这两者皆是正道之法,而还有魔道邪道,既不愿意血战丧命,也不愿意消磨时间,便也想出了取巧的路子,或吞服外丹,或通过阴阳交感汲取精元,快速积累。

    只是他人的精元又怎么比得过自身苦练?这么修来的先天真气便华而不实,遇到方明千锤百炼的内家真气更是一触即溃,日后要晋升罡气也麻烦无比。

    张顶天见方明晋升先天未久便功力深厚,又没有外出游历血战,会武八方高手,那肯定也是采用了这阴阳之法,又见他拿了东淫的秘笈,更是以为想博采旁家什么的,脸上的表情自然非常奇怪。

    “少侠……”

    张顶天的脸上闪过一丝尴尬与不快,但还是规劝道:“请容老夫说一句,********虽是人之常情,但过犹不及,势必伤身啊,你前途无量,又何必……”(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