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两百一十五章 华山(最后两天,)
    嗤嗤!

    裘千仞的铁掌功夫已经登峰造极,此时双掌推出,一双手尽成青黑之色,已经坚逾钢铁!

    他这铁掌神功用铁砂配合习练,日积月累下来,掌劲刚猛也不过比洪七公的降龙十八掌稍逊一筹,而招数之变化精巧犹有过之!

    特别是,他最近又不知道学了什么功夫,双目神光湛然,居然是一副武功大进的模样!

    此时嘴带狞笑,全力而发,便是钢人也要打成铁饼!

    与他青黑色,筋脉暴起的双掌相比,方明手上的皮肤却是白皙细腻,温润如玉,肤色细腻如象牙,到了‘得虚守静,柔之极致,如婴儿乎!’的境界,乃是最近以道家之法养生的结果。≥,

    此时一爪抓去,去势也不甚快,似乎蕴含的真力也普普通通,但就在手爪与铁掌接触的一瞬间!

    唰!唰!唰!唰!唰!

    五枚指甲弹射而出,发出清脆爆响,如钢片弹簧、强弓硬弩疾射,力道沛然无穷!

    手指乃是手臂末梢,能够将真力贯通至此,发挥出如此巨大的力量,已经是穷尽人体之极限,精巧轻柔到了极致,难度相当于螺狮壳里做道场!

    爪力爪力,到最后不过是依靠十指的力量,在这方面,有着铁指禅与一指禅功力的方明,轻而易举地便将九阴神爪练到了至境,此时一爪急抓,指力奔涌,便连一灯的一阳指力都要黯然失色。

    噗!

    裘千仞的手掌当即就被抓破五个血洞,鲜血如喷泉而出,方明丝毫不停,脚步倏进,又是一掌印在他的胸口。

    咔嚓!裘千仞胸前骨骼尽碎,倒在地上,目中的神光渐渐黯淡下去。

    “你偷学九阴真经,还密谋造我的反,这一桩桩、一件件,以为我不知道么?”

    方明不再理会地上裘千仞的尸首,看向瑛姑:“如何?此人乃是杀你儿子的凶手,现在贫道替你解决了……”

    “阿弥陀佛……”

    一灯却是看得心里大恸,黯然道:“此人施主既然已经制服,也未尝不可以佛法感化……”

    “这人冥顽不灵,即使大师肯舍身饲虎,要感化也起码需二十年功夫,其间必多有反复,我不忍拖累大师!”

    方明一笑。

    瑛姑看着地上裘千仞的尸首,脸色怔怔,忽然周伯通跑到面前,大声问道:“瑛姑,咱们所生的孩儿,头顶心是一个旋儿呢,还是两个旋儿?”

    瑛姑一呆,答道:“是两个旋儿。”

    周伯通拍手大喜,叫道:“好,那像我,必然聪明!”复又叹了口气,摇头道:“可惜死了……”

    瑛姑再也忍耐不住,放声哭了出来,周伯通拍着她的背脊,大声安慰:“莫哭,莫哭!”又向一灯道:“段皇爷,我偷去了你妻子,你不肯救我儿子,大家扯个直,前事不究,都不用提了。”

    “善哉!善哉!”

    一灯看着此情此景,低声诵经,也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滋味。

    周伯通安慰瑛姑半响,忽然又掏出个布包,扔到方明面前:“多谢你啦……这本书老顽童留着也没用,你不是我们全真教之人,我师哥的遗命也管不到你……正好送了你,反正你武功天下第一,有没有九阴真经也无所谓,老顽童这一手岂不是妙极?哈哈……”

    王重阳的遗命乃是全真教之人不得学九阴真经,周伯通虽然藏了上半卷,却也碍于遗命,不得修习,此时心底还暗暗有些盼望方明能够学成九阴真经当中的神妙武功,来给他演示几手,好大开眼界。

    “九阴真经!!!”

    一个仿佛破锣般的声音炸响,旋即一个白色的高挑身影疾扑上前,就要伸手去取地上的经文。

    “原来是锋兄到了!”一灯自然认得,这个白袍人影赫然是西毒欧阳锋!

    “欧阳先生慢来……”方明微微一笑,轻拂衣袖,宛若行云流水,却又带着武当流云飞袖之飘逸,还有少林破衲功、袈裟伏魔功的无上之力,欧阳锋一代宗师,居然也不敢硬接,连连倒退数步。

    “风闲道士!我们之前约好,用密宗两大神功换九阴真经,还做不做数?”

    欧阳锋站定,双眼直勾勾地盯着方明,冷然问道。

    “自然作数!欧阳先生可将那龙象般若功与瑜伽秘乘带来了?”

    方明笑道。

    “这个自然!”欧阳锋冷哼一声,伸手入怀,两册薄薄的书册便横飞到方明之手。

    “好功夫……欧阳锋你蛤蟆功又练回来了?那小子你可别上当,那欧阳锋武功也没什么厉害的,千万不要跟他换!”

    周伯通大呼小叫,万万不愿九阴真经落入西毒之手。

    “这两门可是不逊色于九阴神功的武学,拿二换一,还是贫道占便宜了……”

    方明打开书册,上面写满了密密麻麻的藏文,纸张残破,带着鹅黄色,显然也是一份古物。

    他遍识天下文字,当即看了起来,只数眼便知道这两样武功俱是精深无比,不由点点头,放入怀中。

    “小子,你不要上当,若真是九阴真经这种档次的武功,欧阳锋又怎么舍得给你……”

    周伯通兀自大呼小叫,忽然身子一转,躲过了欧阳锋的蛇杖。

    只听欧阳锋冷冷道:“你再说一句,我少不得要先讨教一下你的武功,看看有着王重阳几分火候……”

    “不说便不说……哼……”周伯通带瑛姑躲到一边,仍在嘟囔着:“小子,你吃大亏了……”

    欧阳锋只听得脸如锅底。

    他此时武功独步天下,密宗当中的金轮法王等武功未成,通通不是他的对手,略施小计之下便即得手。

    见到方明如此看重这两门武功,他自然也动了念头,尝试学过。

    可惜龙象般若与瑜伽秘乘并为密宗两大护法神功,精妙深微到了极点,又岂是他一朝一夕能够学会的?

    别的不说,这龙象般若功力发千钧,练到第十重便可身具十龙十象之力,双臂力发千斤,超过任何内功高手。

    看似是一门神功,可惜练起来太过艰难,一开始纵使资质低劣者,一两年也可练成第一层,两三年便可练成第二层,如此成倍递增,越是往后,越难进展。

    待到第五层后,欲再练深一层,往往便须三十年以上的苦功。密宗一门,高僧奇士历代辈出,但这一十三层“龙象般若功”却从未有一人练到十层以上。

    更坑爹的是,即使练到了神雕中金轮法王的境界,也不过与五绝齐平,欧阳锋本身便是五绝高手,又怎么肯花数十年去练这个鸡肋?

    龙象般若功如此,瑜伽秘乘就更不用说了,此乃性命兼修之法,无大智慧、大机缘、大毅力者,连门都入不了!

    欧阳锋空得神功而无所用,冥思苦想了大半年,最后还是巴巴给方明送了过来,要换自己一直念念不忘的九阴真经。

    至于他的手上,肯定还留下了副本之类,方明也懒得去管。

    “不错!不错!”

    方明甩手,将九阴下卷交给欧阳锋。

    欧阳锋大喜接过,眉头又是紧皱:“怎么只有一半?”

    “还有一半待贫道先看过再给你,或者你比武胜过贫道,贫道自然立即双手奉上!”

    方明笑道。

    “哼……左右不过几日时间,你在这里修了亭台楼阁,又储备美酒佳肴,等几天又如何?”

    欧阳锋面色几变,还是答应了下来,看得周伯通与一灯啧啧称奇,颇有大开眼界之感。

    “有美酒佳肴的地方,又怎么少得了我这个叫花?”

    山下传来一声大笑,一名中年乞丐飞身上来。这人一张长方脸,颠下微须,粗手大脚,身上衣服东一块西一块的打满了补钉,却洗得干干净净,手里拿着一根绿竹杖,莹碧如玉,背上负着个朱红漆的大葫芦,右手却只有四根手指,一根食指齐掌而缺。

    “可是九指神丐洪七到了?”

    方明笑道。

    “七兄!”一灯与周伯通上去见礼,唯有欧阳锋冷哼一声:“你这个臭叫花,恐怕只能吃残羹剩饭……”

    “我本来便是叫花,能讨到残羹剩饭便是祖宗保佑……”

    洪七脸色一肃,向方明抱拳行礼道:“可是风闲真人当面?你这一出手搅动风云,居然将华山论剑硬生生提早二十年,老叫花实在佩服佩服……”

    “贫道只是有事相求诸位,不得不如此……”

    方明微微一笑,视线在众人身上扫过:“西毒、南帝、北丐、中顽童都到齐了,只剩下东邪……”

    “哈哈……叫花刚才也见到黄老邪,你看,他们不是来了么?”

    洪七公往山下一指。

    众人望去,只见一对人影缓缓拾级而上,乃是一对夫妻,男的身穿青衫,腰悬绿箫,神色极是潇洒飘逸,女的眉目如画,眼睛中透着机灵,两人携手共进,相得益彰,直似一对神仙眷侣,正是黄药师与其妻冯蘅!

    “七兄,锋兄,周兄……还有……”

    黄药师明目如电,先是在一灯身上转了转,随后全部的注意便集中在了方明身上。(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