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两百一十四章 五绝
    华山论剑!

    此乃射雕神雕当中的第一盛事,更是催生出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的五绝之名!

    纵然中神通已去,但四绝之名却在江湖上响亮无比,屹立不倒,只要是个武人,便有华山压服众人,登临绝顶的渴望!

    裘千仞当初武功未成,推辞了第一次华山论剑之邀,但内心实际上也有着天下第一的野心,否则没事去打伤瑛姑的儿子做什么?

    不得不说,虽然只是一个虚名,但对于江湖中九成九的武者,这个虚名都有着致命般的魔力,足以令他们去抛头颅、洒热血,乃至九死不悔!

    “天下第一?”

    方明听到裘千仞的话,却是哈哈大笑:“这种虚名我早已看开,我想要做的事,先生一定猜不到!”

    ……

    方明要重开华山论剑之事,立即在江湖中的顶层圈子中掀起了惊涛骇浪。(无弹窗 小说阅读最佳体验尽在【鴓凰】)

    当然,也不过是顶层而已。

    一开始的华山论剑,不过是数个人小圈子内部的交流,虽然一流好手都认可王重阳等人的武功与地位,但那些底下的普通武人或许连黄药师、欧阳锋的名头都没有听说过。

    不过方明也不想将影响弄太大,到时候一堆人涌上华山,也是个麻烦。

    好在裘千仞也不是庸手,以他为信使,那五绝自然也知道厉害,洪七公当即接受了邀请,而黄药师更不用说。

    表面上江湖中还是一片风平浪静,但暗地里早已是一片波涛汹涌。

    春去秋来,八月十五约至。

    华山险峻的山道之上,方明长袖飘飘,只带了瑛姑与裘千仞两个,三人施展轻功,许多对于常人难以攀越的险峻要隘便如履平地。

    此时方明放眼望去,见这华山气象峥嵘,山高万仞,实在是险峻到了极处,不由叹息道:“西方属金!这华山分属西岳,便也带着金性,乃是争锋之地,当年选在这里华山论剑,大有道理!”

    白虎通义有载:“西方为华山,少阴用事,万物生华,故曰华山。”

    这华山既然带着锋锐,又滋生万物,自也是一个开宗立派的绝好去处。

    方明此时拾级而上,突然想到自己与华山也非常有缘!只不过是孽缘!

    想当年,他曾经化身崔希敏,在这里决战明清交际之时的天下第一高手,神剑仙猿穆人清,靠着一己之力硬生生将整个华山派都打落了下去。

    而到了笑傲江湖时期,他更是穿越成华山弃徒令狐冲,不仅学了名宿风清扬的独孤九剑,最后更是将岳不群给废掉了。

    现在,他更是要在这里华山论剑,会晤天下五绝高手!

    这不是孽缘!什么才算孽缘?

    “咦?”

    瑛姑攀登至落雁峰顶,忽然轻咦一声。

    因为在这万仞高山之上,赫然有着一座富丽堂皇的精美宫殿,崭新簇亮,显然新成未久。

    “五绝神宫?”瑛姑上前,念出了匾额上的文字,忽然转首看向方明:“这是你建的?”

    “不错,你觉得如何?”

    方明负手笑道,他上次交给完颜洪烈密探的图纸,正是这五绝神宫的建筑图。

    “难……难……难!”裘千仞打量宫殿范围,忽然叹息一声:“于这五岳绝顶修建如此大的宫殿,即使我铁掌帮积蓄尽出,再集合数千帮众之力,恐怕也非数十年不可成……”

    “哈哈……江湖是如此,但若以举国之力,那又不同了……”

    方明哈哈一笑。

    完颜洪烈乃是金国王子,被他控制之后更是获得资助,已经渐渐掌控了金国政权。

    饶是如此,要他仓促间发人力千万筑成此宫,整个大金国也是元气大伤,国力起码倒退半年!

    “不过是一场比武,你修建一个宫殿做什么,难道要在这里长住?”

    瑛姑眼珠一转,问道。

    “不错,这里人迹罕至,清幽寂静,正是潜心练功、做学问的上好之地……”

    方明道:“我要在这里,合五绝之力,创出一门惊天动地,乃至旷古烁今的武功出来!”

    “嘿!五绝何等人物?更不用说王重阳已经死了,难道你还能将他从坟墓里面拉出来?”

    瑛姑听到方明的打算,第一个念头就是他疯了!

    “王重阳虽然死了,但还有一个周伯通呢……他总算强过丘处机那帮人,马马虎虎也可顶上了……至于其余四绝,只要是人,便有弱点,为我所用又有何难?”

    方明悠然道,而瑛姑一听到周伯通要来,当真是喜不自禁,连方明后面的话都听不进去了。

    “好雄心!好魄力!在下预祝尊驾一举成功,建立这世上无双的伟业来!”

    倒是旁边的裘千仞,同样是个枭雄性子,闻言当即目光闪动。

    “你放心,等到该来之人都来了之后,我自然会永远解了你身上的痛苦的……”

    方明意有所指地瞥了裘千仞一眼,目光忽然看向旁边的树丛:“两位觉得贫道的这个想法如何?”

    “阿弥陀佛,施主武功本来已经超脱凡俗,又何必再起妄念?须知一生妄念,便起因果,生出诸多天魔来……”

    一名气度雍容的中年和尚从阴影中走出,目光沉凝,蕴含着悲天悯人之意,后面紧紧跟着四个做渔樵耕读打扮的人。

    “段智兴!!!”

    瑛姑一看见这和尚眼睛就红了,似乎恨不得上去咬他一块肉下来。

    “瑛姑,你近来可好?”

    一灯双手合十:“若你要报仇,便动手吧!”

    “不可!太上皇万金之躯……”那渔樵耕读四人着急上火,挡在了一灯前面,又被一灯喝止退下。

    “我这可不是妄念……想当年,江湖中武功第一、声望第一、财富第一的‘当世人杰’欧阳亭就也有此念,同样网罗了号称天地五绝的高手进入‘地灵宫’中,创出了一套《五绝神功》!我这宫殿以五绝为名,自然也是在向这位前辈致敬,斯人已去……但我创出来的武功,必然还在五绝神功之上,即使欧阳亭复生也要自愧不如!”

    方明娓娓道来一段江湖秘史,又高声道:“周伯通,你再不出来,段智兴与瑛姑便有性命之危!”

    “嘻嘻……好大的口气!有趣有趣!我老顽童还是第一次看到你这么狂妄加不自量力的人!”

    话音刚落,周伯通的身影便仿佛鸟一般轻灵地从枝头跃下,又有些扭扭捏捏地跟段智兴与瑛姑打了招呼:“段皇爷……瑛姑,你们好!”

    他生平最怕见这两人,若不是方明以此二人的性命相要挟,他恐怕连华山都不敢上,早就闻风而遁三百里了。

    “一别经年,周兄健壮如同往昔,故人内心甚慰……”一灯说道,眼眸当中歉意更增,看得周伯通暗暗奇怪:“明明是我偷去他妻子,怎么现在反而好像他偷了我妻子一样……”

    至于瑛姑,早在看到周伯通的时候就一颗心扑通扑通乱跳,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

    这时候,只听一灯道:“周兄,我一时糊涂,没有出手救你的孩子,内心一直饱受煎熬,如今两位都在,正好……”

    “孩子?什么孩子?”周伯通懵懵懂懂地摸了摸头,他到现在还不知道瑛姑生子之事。

    “自然是瑛姑与你生的儿子,只是又被人打死了,对不对,裘帮主?”

    方明插口进来,脸上似笑非笑地盯着裘千仞。

    “不好!”

    裘千仞当即头皮发麻,早在一灯出现,与瑛姑这般情景之后,他终于认出了瑛姑乃是当日的刘贵妃!

    他当初见刘贵妃之时也不过惊鸿一瞥,再加上瑛姑少年华发,形貌大变,是以与大仇人朝夕相对,居然丝毫也不知情。

    此时见到瑛姑似乎也没认出自己,不由大起脚底抹油之意,见到方明目光射来,几乎要刺入他的心底,不由干笑几声:“哈哈……我……我怎么知道?”

    “你当然知道,因为那孩子是你打死的!”

    方明无声无息,已经挡在了裘千仞的退路之前。

    “这笑声……不错,就是这笑声!我死也不会忘记!”瑛姑忽然抓住周伯通的手:“就是他害了我们孩子,你快打死他,给我们的孩子报仇!”

    “孩子?儿子?我有儿子?”

    谁知道周伯通嘴里反复念叨,整个人已经迷糊过去,一灯也只是低头默念佛经,两大高手竟似乎被点穴一样,停滞不动。

    “好机会,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裘千仞脚下一滑,居然横退出数丈,他死也不敢与方明动手,现在大叫晦气,只能逃一刻是一刻。

    “裘千仞……不要走,我不是还答应过你,要替你‘永远’解除身上的尸虫之苦么?”

    谁知道他一退,方明也一进,仿佛如影随形般跟在了他的身后。

    “我不要啦!什么都不要啦!”

    裘千仞此时哪里还不知道方明包藏祸心?嘴里大叫,双手铁掌齐出,刚猛无伦,武功竟似乎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你不要也不行!”

    面对裘千仞双掌连环齐发的铁掌神功,方明不闪不避,五指疏出,弯曲如钩,携阴阳二气,流转不休,抓出了一记自创的‘九阴神爪’!(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