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两百一十三章 论剑
    <div id="content">

    “陈玄风,你也不用瞎猜了,因为是我让他出手的!”

    就在陈玄风还在眼珠乱转,想以黄药师的名头保命的时候,白影一闪,方明已经来到了场上。

    “是你!”

    江南六怪率先惊叫起来。

    “不错,就是我!”方明偏过头:“韩女侠,又见面了!”

    韩小莹自从方明现身之后就默然不语,神色怔怔,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你?”

    陈玄风与梅超风仔细打量着方明,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这人居然能驱使裘千仞这种高手。

    “我们似乎与尊驾也是无冤无仇!”

    “江湖上若非要有仇怨才能动手,也就不会多了那么多的仇杀争端了……”

    方明来到陈玄风面前,居高临下地道:“你难道没有听过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

    “原来也是一个觊觎真经的贼子!”

    陈玄风目光转动,沙哑着声音道:“老子并没有将经书带来,你若想要九阴秘笈,先放了贼婆娘,老子再带你去挖……”

    “贼汉子,你敢!”

    梅超风骂道。

    陈玄风有没有随身带着秘笈,裘千仞最为清楚,以他的武功,在刚才交手的时候,黑风双煞身上的物事都逃不过他双眼,自然知道陈玄风说的乃是‘真话’!

    “嗯,不错,我要那个恶婆娘做什么?”

    方明微微一笑,又走近了几步。

    “就是现在!”

    陈玄风眼睛一亮,忽然暴起,两根手指就刺向方明的眼睛。

    他见方明年纪轻轻,想必也没有多少本领,却是裘千仞的主人,因此冒死一搏,乃是希望可以将方明制住,从而使得裘千仞投鼠忌器。

    此乃求生之举,全力而发,陈玄风这一攻眼只是虚招,只要方明一退,登时便有数招狠辣的后手随棍而上。

    眼看方明似乎吓傻了一样一动不动,陈玄风的脸上闪过一丝狂喜之色,这也怪方明武功太高,已经练到了返璞归真之境,以陈玄风的眼力自然看不出来。

    只是梅超风却注意到了裘千仞的脸色,那是一种类似猫戏弄老鼠的表情。

    “贼汉子……”梅超风疾声惊呼,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咔嚓!咯咧!

    四声脆响过后,陈玄风已经倒在地上,双手双脚都呈现不规则的扭曲。

    “抱歉,贫道可没有那么好骗……”

    方明骈指成刀,向下一划,呲啦!陈玄风胸前的衣服便仿佛蝴蝶般片片飞舞,却一丝皮肉都没有损伤。

    光是这种刀法,便已经惊世骇俗,但裘千仞的眼珠却骤然瞪圆了,因为他看到了在陈玄风胸口密密麻麻的小字。

    “你以为将九阴真经绣在胸口便可以瞒过贫道么?”

    方明眼睛里面有着戏谑之色,而陈玄风却是脸如死灰,只能嘶声道:“老子……老子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你还做不了鬼……说实话,贫道还挺佩服你经在人在,经亡人亡的想法,若今天换了另外一个人过来,必然剥皮取经,你这条小命也是不保……”

    虽然黑风双煞实在是死有余辜,奈何方明对黄药师最为看重,准备将这两人当作见面礼送出去,自然要留下陈玄风一条小命。

    好在他早有准备,拿出笔墨等物,将陈玄风胸口的九阴真经又拓印了一份下来。

    “九阴神爪……催心掌……蛇行狸翻……”

    只是一眼,方明就看到了几种颇为精妙深湛的功夫,与古墓所得隐隐有着重合,量上却要多出太多了。

    “只是九阴下卷多是克敌制胜之道,我最向往的还是上卷的道家练气之法……”

    以方明现在的身家,已经完全过了追寻九阴神爪这种等级的外功的时候,反而更加注重内炼之法。

    偏偏这九阴真经与乔北溟的秘笈一样,练气的功夫都在上册,下卷落入方明之手,也不过聊胜于无,总算比鸡肋强点。

    “带他们下去,注意不要伤了性命!”

    方明淡淡吩咐一句,裘千仞立即上前,一手提着一个,带着黑风双煞远远离去。

    “慢着!”

    柯镇恶忽然越众而出,拦在裘千仞面前:“这黑风双煞乃是老瞎子的仇人,今天不是他们死,就是我亡……”

    “臭瞎子,滚开!”

    裘千仞一帮之主,哪里还会跟这个脾气死硬的臭瞎子废话?更何况他受制于人,心情很是不好,当即一脚踢出,将柯镇恶远远地踢飞了出去,在地上滚了好几个筋斗,自己则是提着两人而去。

    他轻功绝高,此时提着两百多斤的重量仍然恍若无物,令其余六怪不由咋舌。

    “诸位再会!”

    方明朝着韩小莹打了个招呼,转身要走,却又被满身泥泞的柯镇恶拦了下来:“你素与我们为难,到底是何居心?江南七怪虽然武功不如你,但也宁死不受辱!”

    “老家伙!你以为你们是什么身份,值得我来为难?”

    方明轻笑一声:“牙齿长好没有?当心再被扇掉!”

    柯镇恶勃然大怒,他在醉仙楼上被方明一巴掌抽掉满口牙齿,从此说话漏风,向来引以为奇耻大辱,现在被方明大大咧咧地揭伤疤,如何能不怒?

    “恶贼,给我死来!”

    他听音辨位,双手连发八枚铁菱,去势颇为猛恶,将方明四周退路锁死。

    “不要伤我大哥!”

    他这边一动手,其余六怪当即猱身扑上,韩小姐挺剑夹攻,她是最清楚方明武功的一个,当即高喝道。

    “可惜……你的面子没多大啊……”

    但见白影一闪,叹息声中,方明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

    啪啪!

    柯镇恶脸上中掌,再次倒飞而出,丹田气海位置更是中了一枚自己的铁菱,闷哼一声,丝丝血线溢了出来。

    “大哥!”

    此时方明已经鸿飞冥冥,妙手书生朱聪当即上前,见柯镇恶两边脸颊高高隆起,眉宇间更是泛起一丝黑气,赶忙从柯镇恶胸前摸出解药,又用白布包了手,拔出铁菱。

    “大哥……大哥他怎么样?”

    全金发等人纷纷围上来道。

    “脸上的伤只是小事,关键是丹田被破……唉……”朱聪叹息一声。

    “那贼子……我与他不同戴天!!!”

    柯镇恶脸上青筋暴起,又昏死过去。

    他此时身受重伤,偏偏一身苦修的真气又付诸东流,实在是比杀了他还令他难过,如此急怒交加之下,昏死过去太正常了。

    “那贼子,我张阿生必不能与他干休!”

    笑弥陀张阿生举起尖刀,发誓道。

    “对,绝对不能放过那小子!”其余五人想到结义之情,纷纷赌咒发誓,唯有韩小莹一动不动,似乎已经痴了。

    “怎么了?”

    马王神韩宝驹看向堂妹,脸上有着不满。

    “我……小妹自然也是如此!”韩小莹看着凄惨无比的柯镇恶,咬了咬银牙道。

    “很好,我们兄妹七人,同心协力,就不信制不了那小子!”

    朱聪等人纷纷大喜,唯有韩小莹脸上似乎闪过一抹黯然……

    “将那两人好好看押!”

    方明与裘千仞回到铁掌峰,刚刚走入大厅,一道黑影就闪了过来,出手点向裘千仞要**。

    高手被激,身体自然而然便有着反应,裘千仞不暇思索,铁掌便向前印去,凶猛绝伦,世间能够接此一掌的恐怕不超过十指之数。

    但那黑影腰一扭,身形迅捷无比地疾退,居然仿佛一条泥鳅一样,于间不容发之际躲了开去。

    “不错不错!瑛姑你的泥鳅功算是有所小成了!”

    方明鼓了鼓掌,而裘千仞见来人是素颜鹤发的瑛姑,这剩下一掌便发不出去。

    “你既然能躲过这一掌,想必渔樵耕读四人是留不住你了……”

    “要对付那人,还是不够!”

    瑛姑咬牙道。

    “学武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慢慢来……说不定还有惊喜在等你!”方明弹了弹指甲,又瞥了旁边的裘千仞一眼。

    “请尊上放心,黑风双煞已经被我卸了四肢,怎么也跑不了!”

    裘千仞非常乖觉地道。

    只不过,陈玄风落到他手上,他能忍住不偷看九阴真经的可能,就跟让狗不去****一样。

    “嗯……我这还有一件事,劳烦裘先生替我做了,我便给你永远解了身上的痛苦……”

    方明的脸上似笑非笑,好像根本没有想到九阴真经这一层,忽然道。

    “什么事?”裘千仞声音微微激动。

    “替我送两份信!邀请两人上华山论剑!”

    方明笑道。

    “华山论剑?这恐怕还有二十多年……”

    “我等不了那么久,并且……我让它什么时候比,它就得什么时候比!”

    方明傲然道,眉宇间满是自信之意。

    “西毒、南帝、还有全真那边你都不用管,只需要将口信带到东海黄药师与北丐洪七公那边便是……就说八月十五,我在华山恭候大驾!”

    黑风双煞在自己手上,黄药师不得不来,而一灯与周伯通也同样如此,西毒更不用说,这几人都到了,难道洪七公还会不去么?

    裘千仞深深看了方明一眼:“尊上既然要再开华山论剑,想必天下第一之名是手到擒来了……”(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