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两百一十章 慑服
    <div id="content">

    “一灯不过是个和尚,又有什么打紧的?”

    那僧人一笑:“倒是你们乃是大将军、大丞相……都是国之干城,怎么能在这里陪我?”

    这人果然是段智兴,这赶来的四个便是渔樵耕读四人了。

    那儒生模样的官员皱了皱眉,问道:“太上皇可知是何人掳走了刘贵妃?”

    “唉……我也不知,既种孽因,乃得孽果……只是那位掳走瑛姑的居士武功绝高,不在昔年重阳真人之下,偏生又如此年青,实在骇人听闻……”

    一灯目光中带着追忆,不知是否想到了当年华山论剑时的场景。

    ……

    “你是谁?”

    方明带着瑛姑奔驰如电,没有多久便远出十数里,将这个白发女放了下来,解开**道。

    瑛姑揉了揉手腕,冷然问道:“你难道也是段智兴的走狗,来跟我一个弱女子为难?”

    “我若是一灯的人,刚才便不会带走你了……”

    方明负手在背,神色很是悠闲:“你怎么还在这里,不去找周伯通么?”

    在原著当中,瑛姑离开大理之后还要在江湖中漂泊数年,在这段时间里面,周伯通就被黄药师困在桃花岛,于是瑛姑只能在黑龙潭苦练机关术数,希望可以救得爱人脱困,可惜资质不行,学到老还不如黄蓉一个小姑娘。

    “伯通?”

    一提到周伯通,瑛姑的眸子中闪过一丝柔色,随后更加警惕。

    “贫道风闲不才,忝为大宋真人,一手先天神算还是颇有些把握的……”方明的脸上似笑非笑,忽然吟道:“四张机,鸯鸳织就欲**。可怜未老头先白。春波碧草,晓寒深处,相对浴红衣……这件事贫道也略微知晓一二的……”

    听到方明念起瑛姑当初与周伯通定情的词,瑛姑的脸上骤然绽放出深情款款之色来,激动道:“难道……难道你是他叫来的……”

    “虽不中亦不远矣……”

    方明道:“若你还想见到周伯通,便跟贫道来吧!”

    瑛姑毕竟对周伯通还大有情意,此时被方明如此一说,哪里还有其余意见?当即跟方明同出大理,一路来到洞庭湖。

    方明并没有耽搁下来,观看洞庭美景,而是径直向西,经常德、辰州,溯沅江而上,来到了铁掌峰地界。

    这铁掌峰形如五根向天,山高峰陡,更是盘踞着铁掌帮!

    铁掌帮自裘千仞继任以来势力便不断发展,现在威震两湘四川一带,帮众却也渐渐失去约束,杀人放火,无恶不作。

    那铁掌帮主裘千仞更是当世难得的高手,虽然第一次华山论剑自知不敌没有前去,但若将天下高手排位,此人必然能入前十之名,或许还要更高一点。

    “难道伯通便在这里?”

    瑛姑看着巍峨的高山,疑惑道。

    “并不是……不过铁掌帮势力庞大,在江南几乎只有丐帮可以压过一头,耳目众多,要找人自然也方便……”

    方明笑的非常敷衍,而瑛姑的眸子当中已经明显有了戒心,只是顾忌方明武功太强,不能脱身。

    “也罢……”

    方明看到她这样子,忽然笑了下:“你还想报仇么?”

    “什么?”瑛姑一提到杀子之恨,当即双目一红,狰狞无比。

    “以你现在的武功,恐怕连一灯旁边的四大护卫都打不过,更不用遑论与段家一阳指争锋了……”

    方明淡然道:“但若你跟在贫道身边,贫道也不是不可以将上乘武功倾囊相授……甚至……帮你找到打伤你儿子的那人!”

    “你所言当真?”瑛姑一脸的惊疑不定,毕竟方明怎么看也不像一个活雷锋。

    “贫道做事自然有着道理,你只管看着便是……”

    方明拾级而上,大袖飘飘,仙风道骨,走得却迅捷无比。

    “站住!此乃铁掌帮所在,闲杂人等……啊……”

    走到半路,两个铁掌帮弟子跳了出来,旋即就被方明一抓一抛,就此倒在地上不动。

    这边的动静自然也惊动了后面的弟子,霎时间又跳出二三十个持刀拿剑的帮众。

    可惜不论他们如何大呼小叫,牵制围攻,都躲不过方明看似随随便便,云淡风轻的一抓一抛,三招两式之下便躺了一地。

    瑛姑跟在方明身后,妙目当中若有所思:‘此人武功之高,好像还在那个老贼之上,若我拜入他门下,求得真传,日后复仇或许有望!’

    这里弟子惨叫哀嚎的动静终于惊动了上面,等到方明杀到山门的时候,一名葛黄短衫,手持蒲扇的中年人便带着一帮铁掌帮弟子挡在了前面。

    那中年人大概四五十岁,微一抱拳道:“鄙人裘千仞!不知道我铁掌帮有何得罪尊驾之事?竟如此大打出手,丝毫不顾江湖规矩?”

    “说实话,铁掌帮到了你手上作奸犯科之事增了不少,只是还没有落到贫道头上……”

    方明一笑:“只是我有事要你替我去做,自然不得不如此了!”

    江湖规矩,从来都是强者胜,弱者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好!好!好!果然英雄出少年!”

    裘千仞怒极反笑,他还是首次见到方明这么狂妄的人!

    “只要你能接下老夫的铁掌,老夫便是任你驱使又如何?”

    裘千仞自负铁掌功夫天下无双,仅次于其余四绝,见方明如此,当即冷喝一声,铁掌倏出!

    他的铁掌虽然刚猛方面还比不上洪七公的降龙十八掌,但锋锐狠辣、变化精巧犹有过之,此时一掌拍出,当真是恶风阵阵,变化绝伦。

    谁知方明竟然动也不动,任凭裘千仞拍中胸前要**。

    裘千仞微微一怔:“我铁掌威猛绝伦,纵使洪七公几个也不敢如此任凭我一掌印在胸口,这人难道在寻死?”

    但他旋即就感觉自己拍中的不似人体,反而好像一团大棉花,柔和的劲力从四面传来,竟然将他的手掌吸住,脸色不由顿变:“这……这……”

    慌忙间想收手后撤,但此时方明微微一笑,裘千仞穆然感觉一股磅礴大力自对方胸口传到手掌,又沿着手臂一路直下丹田,不由暗自叫苦:“我命休矣!”

    谁知那股劲力一放即收,裘千仞如逢大赦,腾腾连退四五步,脸上已经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

    “如何?”

    方明展露一手之后却并不进击,反而问道。

    “阁下武功高强!铁掌帮任凭吩咐!”裘千仞脸色几变,他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将好好一个铁掌帮变成藏污纳垢之地,更是做出了投靠金国的举动,此时为了小命,无论做什么都是甘之如饴。

    裘千仞虽然武功也算得上大师级别,但人品比欧阳锋还要恶劣,至少欧阳锋就想不出要打伤瑛姑之子,再故意引一灯出手的毒计!

    这样一个人,无论方明用什么手段对付他都是天经地义,并且肯定能收到奇效,因为这人怕死!

    一旦有了弱点,便可以对症下药。

    只是裘千仞心里还在暗暗发狠:“贼小子,莫要给老夫逮着机会,否则……”

    “我看你这样子也不会心服口服,不过你先吞了贫道这药丸……”

    方明一眼就看出裘千仞在打什么算盘,笑吟吟地拿出了一颗朱红色的丹药。

    “不……”

    裘千仞用屁股去猜也知道这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此时又怎么愿意多受一重牵制?

    只是他第一个字刚开口,就见方明竖起手掌,横推了过来。

    “咕咕……”

    这一掌击出,方明的腹腔之内就是鼓鼓胀胀,似乎有着一只巨大的牛蛙在奋声鼓叫,竟然是欧阳锋的蛤蟆功!

    在一路之上,方明将欧阳锋的蛤蟆功与道门的服气之术结合,已经练成了一门全新的武功。

    此功锻五脏,练六腑,威势更是惊天动力,恐怕即使欧阳锋亲自前来也难挡锋芒。

    裘千仞此时的武功还逊色欧阳锋一筹,被掌力挟裹,顿时只感觉五内如焚,闭塞非常,胸口一闷,不由张大嘴巴,仿佛一只真正的大蛤蟆。

    方明屈指一弹,手上的丹药已经落入裘千仞嘴中,一骨碌吞了下去。

    “哈哈……我也知道你肯定不愿意全心全意为我办事,便先让你尝尝七虫七花之毒的厉害……”

    方明蛤蟆功一掌击出,在劲力落到裘千仞胸口的时候却忽然一变,屈手为指,如风般一连点了裘千仞数个大**。

    裘千仞脸色几变,只感觉数道或炽烈,或冰寒的内力从**道中涌出,瞬间沿着经脉爬遍五脏六腑,更是与腹中的一股热流汇合,游走奇经八脉,顿时只觉全身仿佛爬了几万只蚂蚁,从骨髓中不断钻入钻出,剧痛、麻痒分别来袭,偏偏神智又极为清楚,甚至五官变得更为敏锐,不由惨叫出声,在地上连连打滚。

    刺耳的叫声,在铁掌峰之间回荡,惊起飞鸟无数。

    一个时辰之后,方明已经被恭恭敬敬地请到铁掌帮的大厅之中,裘千仞肃立一边,再也不敢向方明看上一眼。

    “你这人做事,也未免太过……”

    瑛姑见到之前裘千仞的惨状,也不由皱眉道。

    “若是姑娘知道他做了什么事情,恐怕所下的手段要比贫道还惨酷十倍……”

    方明摇头道。(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