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两百零九章 去大理
    <div id="content">

    片刻之后,经过了方明治疗,已经大体无碍的欧阳锋翻身爬起,一脸阴沉地注视着正在凝神思考蛤蟆功诀窍的方明。

    “以这小子现在的位置,我若发一记蛤蟆功,有五成把握毙他于掌下!”

    欧阳锋眸子当中一冷,双手微微凝劲。

    然而,就在他准备动手的时候,方明忽然抬头,两道目光仿佛箭一样射在了他身上:“欧阳先生,想做什么?”

    “老夫既然已经交出了蛤蟆功口诀,自然要离开了……”

    欧阳锋沉着脸道。

    “可惜我却还有几件事要先生替我去办!”方明忽然一笑。

    “即使你武功高过老夫,要想将欧阳锋当奴仆一般驱使,却是想也休想……”欧阳锋森然回答。

    “哈哈……我又怎会如此?”

    方明一笑,知道这种绝顶高手都有自己的傲气与傲骨,要想折服他当奴仆,恐怕就算三尸脑神丹也不一定有用,而以欧阳克威胁可一不可再,否则也是鱼死网破。

    因此,他选择了诱之以利。

    “我请先生办事,自然有着酬劳,九阴真经如何?”方明胸有成竹地道。

    “九阴真经?”

    欧阳锋的呼吸一下粗重起来,这九阴真经对他来说,简直是执念一般的存在。

    “嗯……我先背一段,先生暂且听听看……”

    方明微微一笑,将古墓中的九阴残篇选了一章‘解**秘法’背了出来。

    “唔……果然有点门道……不!妙极……妙极,然后呢?”

    欧阳锋听得如痴如醉,方明却背到一半就中止下来,惹得欧阳锋一声怒吼,在见到方明之后又骤然冷静下来:“你要我办何事?”

    “很简单……我需要先生替我跑一趟藏边,取得密宗传承的两门武功,龙象般若与瑜伽秘乘过来……先生马到功成之日,我自然以九阴真经相换……”

    方明悠然道。

    “龙象般若我还偶有耳闻,但这瑜伽秘乘?”欧阳锋狐疑道。

    “此乃密教神功,先生若找不到,不妨去打听一个叫做金轮法王的人,他所在的密宗支脉便有这两大神功!”

    方明胸有成竹地道。

    “好!以这两功换九阴真经!君子一言!”

    “快马一鞭!”

    方明与欧阳锋立誓,随后看着他离去的身影,眸子当中泛出若有所思之色。

    “这蛤蟆功对我的服气之术倒是颇有增益……”

    至于九阴真经外泄的问题,方明根本想都没有去想。

    他现在傍身的神功秘笈无数,九阴真经不过当中的一部,甚至还只是残篇,就算全部给了欧阳锋都没有什么问题。

    要解决学了九阴的欧阳锋,也只不过是多几招的事情而已。

    “嗯,九阴九阳差不多到手,密宗的两样武功也有了眉目,接下来……”

    方明的眼睛望向西南方:“便是一阳指与先天功了吧?”

    他此来射雕世界乃是为了创出一门独属于自己的内炼之法,而这个目标的实现,需要深厚的底蕴与积累。

    方明自身的积累不足,自然只能从其它神功与典籍当中弥补。

    而他此次,便是要将射雕当中的神功秘笈与武林高手一网打尽。

    以神功典籍增加自己积累,再集合众人之力,共同推演,才可以抵消一门武功演化所需要的漫长时间,直接速成!

    “嗯?”

    方明耳朵一动,忽然身形飞掠,几个起落间便跨出数十丈距离。

    簌簌!

    草丛一阵抖动,冒出两团黑影。

    方明轻笑一声,仿佛老鹰抓小鸡一样将这两人抓了出来。

    “你们是金人,完颜洪烈的探子么?”

    方明将一张信笺交给这两人:“正好,将这个带回去给完颜洪烈,让他照我的意思办,否则明年的解药便不要想了……”

    “这是……”

    两个探子看了一眼,只见信笺上满是图形,不由脸上带着苦色。

    “让他在华山绝顶,马上动工给我修建出来!”

    方明却没有废话,打个招呼就扬长而去,完全将完颜洪烈的探子当成了信使。

    “……说起来,梁子翁那个参仙老怪虽然武功不行,养蛇的本事却是一流,那条大蟒蛇之血拔筋壮骨,兼抗拒蛇毒,也是不可多得的一件异宝,虽然对我八成没什么用,但带到主世界也不错……”

    方明依稀记得,那梁子翁当初不过是个普通参客,靠着害死了一位武林异人,拿了那个异人的武功秘笈还有养蛇之方才混成后来那样。

    “现在的他,大概还在迷信采、阴补阳那套,正在到处掳掠处子,距离被洪七公拔光头发也不远了……”

    这倒是小事一桩,什么时候吩咐欧阳锋还有完颜洪烈一声,此时的梁子翁还不得乖乖将药方送上来?

    “可惜我派到襄阳那边的人还是了无音讯,少林的斗酒僧也是丝毫下落都没有,难道真的是留待有缘,无缘不见么?”

    方明叹息一声,没有再去襄阳大海捞针,而是取道向南,开始向大理进发。

    此时瑛姑与周伯通的孩子肯定被裘千仞打死了,而段智兴也变成了一灯大师。

    不过现在欧阳锋还没有跑到大雪山去伤人,那一灯应该也是老老实实地在天龙寺出家,渔樵耕读四个也在辅佐他大儿子处理政务。

    “话说回来,大理天龙寺,要真论起来,恐怕比少林寺还要庞大个几分呐……”

    大理的皇族,尤其是皇帝,退位之后总喜欢到天龙寺出家,久而久之,那里简直变成了皇室御用养老院。

    方明只要想着一堆精练半辈子一阳指的和尚堵在那里,头皮就有些微微发麻。

    他现在武功还未大成,对抗大军,还有以一敌百的蠢事都是不会干的。

    “嗯,天龙寺之内,搞不好还有六脉神剑与北冥神功、凌波微步的传承,却是不可以不去!”

    方明掐指一算,现在恐怕段智兴也才出家未久,搞不好瑛姑都还没有出大理国界,这又是一个重要人物。

    此女乃是周伯通与一灯共同的死**,地位重要,妙用无穷。

    ……

    天龙寺始建于唐开元年间,位于大理城外点苍山之北,有屋八百九十间,佛像一千四百尊,气势恢宏,庄严肃穆。

    方明先自大理城中逛了逛,感受了一番百族混居的风情,又打了一壶本地特产的雕梅酒,才慢悠悠地骑着头毛驴来到了天龙寺外。

    大理世代崇佛,天龙寺地位更是尊贵无比,高大的佛殿之外,香客行人熙熙攘攘,别有一番热闹。

    方明转了半天,眼角忽然被一抹雪白吸引。

    那是一位比他大不了多少的少女,但两鬓已经爬满白发,竟似一夜白头,此时看着天龙寺高大的庙宇,眼神当中似乎充满了怨毒,身形仿佛泥鳅般在人群当中钻了几钻,又忽然消失不见。

    “难道是瑛姑?现在整天在天龙寺外徘徊,想找一灯报仇?”

    方明摸摸下巴,当即悄悄跟了上去。

    以他的轻功,跟在瑛姑后面无声无息,更不会被对方发觉。

    此时就见那白发女来到天龙寺后面,忽然直接跃起,翻了进去。

    在跃起之时,她的轻功也给了方明眼熟之感,似乎还带着全真教金雁功的痕迹。

    “果然……是瑛姑没跑了!”

    方明很是确定,否则一个普通女子又怎么会擅闯天龙寺禁地?

    当下更是小心,直如一阵风般跟在瑛姑身后。

    瑛姑穿了一身黑衣,对于天龙寺似乎异常熟悉,穿堂走巷,没有惊动一个武僧,来到了一个院落当中。

    院子里落了满地枯叶,一个隐隐的诵经声传了出来,从窗户上依稀可见一个僧人的倒影。

    “恶贼,还我儿命来!”

    瑛姑此时双目布满血丝,脸色狰狞有如恶鬼,两枚梅花镖便射破窗户。

    “嗯?”

    里面传来一声轻咦,又带着丝丝激动:“是刘……”

    “有人闯寺!!!”

    就这一点动静,立即惊动了四面巡视的武僧,眼看大批的僧人就要包围过来,那窗户中的人影叹息一声:“你们下去吧,放这位女施主离开!”

    他内功过人,声音远远传播开去,更似乎带着一股极大的威严,那些僧人听到之后立即恭敬退开。

    瑛姑自知不是段智兴的对手,啐了一声转头就走。

    “到我出场的时间了!”

    方明眸子一动,忽然从上空跃下,右手一抓,仿佛老鹰搏击。

    瑛姑此时武功未成,也就周伯通教了一点全真教的粗浅功夫,又怎么可能是方明的对手?顿时哼也没哼一声,**道当即受制。

    “走吧!”

    方明手一提,身形仿佛大鹏般飞掠,从一干武僧头顶越过。

    “留下来!”

    背后窗户炸裂,一个僧人追了出来,出手一指,雍荣华贵,指风惊人,扫向方明各要**。

    方明回袖一拂,那僧人便连退数步,脸上被惊疑不定之色充满。

    “一灯,若想找回瑛姑,便在八月十五赶赴华山,否则……”

    “一灯大师!”

    僧人落下,露出一张威严雍容的中年僧人面孔,而另外四个穿着官服的人则是紧张地冲了进来:“那贼人可有冒犯?属下该死!”(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