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两百零三章 狼顾(2600加)
    <div id="content">

    “道友高论!”

    一个中正平和的声音忽然飘了过来,绵延不绝,显见玄门正宗。

    韩小莹放眼望去,就见一位中年道人,手持拂尘,脸色红润,目有神光,正缓步走来。

    说是缓步,但他一步跨出也直有丈许,来得好快,偏偏意态悠闲,大袖飘飘,直似神仙中人。

    “道友好!”

    那道人来了之后先一稽首:“贫道听得道友高论,于风水之学似乎颇有研究,想请益一二,出言打扰,实在冒昧……”

    “师父,等等我……”

    这个时候,他身后一个少年道童才追了过来,气喘吁吁,眼睛当中却闪过一丝狡猾。

    “敬儿你腿功还得多练练,为师晚上便教你大道歌诀,此中真意还得多加习练……”

    道人摸了摸胡须,话语当中却颇有慈爱之色。

    “无量天尊!”

    方明眼中一动,稽首还礼:“贫道风闲,道友可是号为‘铁脚仙’玉阳子道长?”

    “呵呵……此不过江湖朋友抬爱,贻笑大方了……”

    玉阳子王处一笑道,眉宇间闪过一丝得色。

    全真七子中丘处机威名最盛,其次则属玉阳子王处一。他某次与人赌胜,曾独足趾立,凭临万丈深谷之上,大袖飘飘,前摇后摆,只吓得山东河北数十位英雄好汉目迷神眩,咋舌不下,因而得了个“铁脚仙”的名号。

    丘处机对他的内功也甚佩服,曾送他一首诗,内有“九夏迎阳立,三冬抱雪眠。”等语,描述他内功之深。

    ‘果然是全真七子……’

    方明目光一转,又落到旁边的道童身上。

    ‘嗯,这人是王处一,旁边这个敬儿难道就是赵志敬?’

    此时带了成见,方明再以相学去看,顿时觉得这个道童不止目光狡黠,眉宇间更是似乎带着阴狠之气,所谓狼顾狷狂,乃是一条大大的白眼狼属性。

    “王道友有礼,这位可是高徒?”

    方明眸子一转,微笑道。

    “不错,此是小徒赵志敬,入门未久,来,敬儿,还不见过风闲道长!”王处一对赵志敬道。

    “道长好!”

    赵志敬委委屈屈,只是一躬到地,也不磕头,看得王处一皱眉,随后又隐没下去。

    “赵志敬,好啊!好名字!”

    方明的脸上带着一丝意味不明的诡笑。

    提到神雕侠女当中的尹志平,那是多少人的怨念啊!当然,现在的尹志平即使已经出生也不过襁褓婴儿,要杀要阉似乎太过了点,而这赵志敬就算撞到枪口上了。

    虽然龙骑士是尹志平,但若没有赵志敬的苛待,杨过也不会去古墓,后面一系列事情也不会发生,若尹志平没有见到小龙女,或许对两人都是好事。

    当然,现在的射雕世界被方明的大鹏翅膀一搅,未来的杨过能不能出世还是个未知数呢,因此后面的一系列事情或许也没有了。

    但无论如何,这个赵志敬却是根子歪了,狼子野心,杀了也算一了百了。

    方明眼珠一转,顿时有了主意,故意摇头晃脑,一副长吁短叹的样子。

    “哦?道友为何发叹?”王处一顿时被吸引住,问道。

    “唉……贫道精通相学,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方明一脸的难色。

    王处一脸上闪过一丝不快:“道友有话请说,我辈江湖中人,对性命玄学虽然涉猎,但尽信不如不信……”

    “好!”

    方明似乎下定了决心:“我观道友这徒儿,双目泛青,黑多白少,嘴阔颊瘦,此乃狼顾之相啊!”

    “所谓‘骄狼何所倚?得志便狷狂!’既已是狼顾之相,道友偏偏又取了一个‘志’字,凑成‘狼顾狷狂’之相,不妙!大大的不妙!长大后必狼子野心,一发不可收拾……”

    此言一出,那个道童似乎都吓傻了,呆呆立在那里不动。

    而王处一眉头紧皱,脸沉如水,心道我们全真七子择徒极严,赵志敬乃是我之首徒,人品性格都是一等一的,此人满口胡言,到底为何?

    忽然间心底电光一闪,有了答案,须发怒张,喝道:“道友此言未免太过,敬儿之前不过礼仪稍轻,又何必如此紧追不放!”

    在他心里,自然认为是赵志敬之前行礼委屈,惹得方明不快,才有了这个狼顾狷狂的断语,却不知道方明真的是一片好心。

    “这还不过是个孩子!”

    可惜方明的先天神算没人信,就连旁边的韩小莹见到赵志敬红扑扑的脸蛋上储满泪水,都不由大是不忍。

    “非也非也……”

    方明摇摇头:“狼性坚忍,这狼顾狷狂之相乃是狼王,更能隐忍,数十年不发,就连相学高人都容易被骗过去,当年曹操何等人才?疑心更重,却硬生生被狼顾狷狂的司马懿混了过去,最终马食于槽,以晋代魏,此前车之鉴,不可不防啊……”

    “道友妄言了!”

    王处一一甩拂尘:“所谓顺行成人,逆行成仙,我辈求天道,乃是逆天而行,即使敬儿真有狼顾狷狂之相,贫道悉心教导,也未尝不可令他改邪归正!”

    此言说得决断至极,显然下了决心。

    “唉……道友执迷不悟,今后全真道统必有一大劫!”

    方明叹息一声。

    这全真七子心高气傲,除了马钰脾气稍微好点之外,其余都是火爆脾气,一点就着。

    现在就是这个样子,等到神雕侠侣时代就更为骄狂,不管是孙婆婆,还是小龙女找上门,都是一个字,打!打服了再说话!谁让他们乃是天下第一的王重阳道统呢!

    连素有交情的古墓派都是如此,对外人就更不用说了。

    王处一肃然道:“此乃贫道家事,话不投机,就此告辞!”

    他本来见方明玄学高深,颇有来讨教一二的心思,现在一肚子气,转身就走。

    这还算好的,若是换了丘处机过来,遇到方明如此诋毁,恐怕早就一剑捅过来了。

    “唉……道友愿意以身饲狼,贫道却见不得如此!”

    方明一笑道:“既然道长不愿动手,那就由贫道代劳好了……”

    话音一落,他的身形便仿佛浮光掠影般来到赵志敬面前,伸手一指。

    “贼子!”

    王处一在告辞的时候就暗暗提起精神,生怕方明骤起发难,现在见方明真的动手,已经认定他是前来寻仇的贼子,手上一抖,拂尘便化作漫天丝线,绵绵不绝,如鞭如网,挡在了赵志敬身前。

    他在全真教武功仅次丘处机,此时含怒出手,拂尘上遍布内力,即使江湖上的一流好手前来,被拂到一下也必然头破血流。

    见拂尘袭来,方明身形不退反进,骈指如刀,微微一划。

    呲啦!

    刀光闪过,漫天的白丝飞舞,末端更带着烧焦的痕迹。

    王处一连退三步,随后便见到方明去势不减,一指点到了赵志敬的丹田位置。

    赵志敬脸色通红,身体摇摇晃晃,仿佛醉酒般连退数步,忽然一跤坐倒,哇哇大哭起来。

    “敬儿,你怎么样?”

    王处一连忙问道。

    “我……我……”赵志敬带着哭腔:“师父……我身上好热,但手脚却没力气了……”

    王处一一惊,知道方明已经下手废了赵志敬的丹田气海,从此就是废人一个,纵使与平常人无异,但练武是想也休想了,不由怒喝道:“对一个稚子居然下此毒手,阁下未免太过!”

    “唉……我一片好心,道友日后自会理解……”

    方明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却将王处一气得三尸神暴跳,一掷拂尘,抽出长剑:“你恃强凌弱,纵使贫道武功不如你,也要讨个说法……”

    长剑倏出,化作漫天剑影,纵使暴怒之下也是法度严谨,更见冲和之意。

    韩小莹暗叫了一声好,寻思以她之前的越女剑术,对上此等剑法,恐怕必然要大败亏输。

    “嗯!这剑法不错,王重阳教的好!”

    方明身影在剑影中进退自如,右手屈指一弹,在漫天剑影中找到了最为锋利的那一抹剑刃,发出当的一声轻响。

    王处一只觉一股热力从剑身上传来,迫得他不得不倒退数步,又挽了个剑花,护住门户,肃然问道:“东海桃花岛主是你什么人?”

    “什么人都不是!不要以为弹个指头就是弹指神通好不好?”

    方明翻了一个白眼:“即使是弹指神通,天下也不是只有黄药师一个人会使!”

    王处一见方明对黄药师直呼其名,显然不是桃花岛门人,清啸一声,又是一剑刺出,直取中宫。

    这一剑正大光明,更有定海镇山之势,空气发出嗤嗤声响,显然纯以内力催动,乃是全真剑法的精髓所在。

    “好一招‘定阳针’!你内功练到如此程度,也的确不赖了……”

    方明赞叹一声,身影忽然一闪,仿佛移形换影般来到王处一左侧,伸指在剑刃上弹了一下,又是一闪,来到右边,在右侧剑刃上一弹。

    如此每次一弹,王处一便要倒退一步,三次过后,王处一连退三步,一招‘定阳针’已经被破得不成样子。(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