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一百九十八章 剑法
    <div id="content">

    越女神剑!

    若说金庸的武侠世界当中还有什么方明最为希冀获得的武功,则非此门剑法莫属!

    越国武士只是得了一丝一忽的影子,剑法便已无敌天下!

    而真正的越女神剑,又该有着怎样的绝代风华?

    虽然这古越之地流传的只是那些得了阿青神剑影子的武士所传,但并不妨碍方明追根溯源,重新揣摩此门神剑的风姿。

    当年越女剑阿青武功之高,实在已经到了惊世骇俗,超凡入圣之境,恐怕就连天龙扫地僧都要自愧不如。

    她能以一人突破越国两千甲士,这两千甲士还是她的再传弟子,论武力甚至足以敌得过当时的吴国两万大军!

    不说两万大军,便只是两万头猪,让乔峰、段誉之流过来一头头杀过去,恐怕到最后都要脱力。

    阿青却以一根竹枝尽数败之,这实在是极为了不起的事情,已经近乎神圣一流!

    “按照金老爷子武功按照年代递减的规律性,春秋战国的确堪为诸个武侠世界之冠,先秦诸子百家争锋,都是出圣人的时候……”

    “唉……可惜那些越国剑士已经是再传,神髓十去其九,再由他们传下,那就是翻版的翻版,威能恐怕连原版的万分之一都不到……”

    三日之后,方明双手一搓,手里的数张纸笺便化为碎片,语气中颇有些唏嘘。

    当日他得了越女剑法之后便信守诺言,不仅江南七怪,连丘处机与焦木都救了下来,那玄阴指寒气本来就是他所种下,外人要驱除难之又难,对于他而言却是不费吹灰之力的事。

    而等到这群人都恢复行动之力后,方明又带着他们来到焦木的法华寺中,将段天德与郭啸天的遗孀李萍搜了出来。

    真相大白之下,段天德当即被丘处机一掌击碎天灵而亡,焦木更是面红过耳,连声致歉。

    误会既消,架是再也打不起来的了,只是丘处机与江南七怪可不会因此感激方明,反而颇有些恨之入骨的味道。

    但方明我行我素,丝毫不在乎。

    他在古代越国之地停留良久,又一一‘拜访’了那些所谓的越女剑名家,可惜一个个都令他大失所望。

    越女剑法在此时早已式微,名气最大,武功最高的此道名家居然还是江南七怪当中的越女剑韩小莹!

    方明见此除了翻白眼之外还有什么好说的?

    不过他将得来的剑式招法全部记住,即使几个残招都没有放过,想着自己暗自揣摩,也总能将此门剑法返本归元,见到那一丝神韵,便足以不虚此行。

    “倒是李萍被丘处机带回安顿,郭靖那个傻小子没了大漠与江南七怪的磨砺,日后那个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还能成长起来么?……算了,这与我又有何干?”

    方明洒然一笑,手中的纸屑仿佛蝴蝶般片片飞舞。

    “你既然已经不需此秘笈,该放我走了吧?”

    一名秀衣云鬓的持剑少女在旁边愤愤道,眼睛恨不得在方明身上开几个窟窿,正是江南七怪当中的最后一怪韩小莹:“越女剑法我已经倾囊相授……毫无保留……”

    “可是还不够……”

    方明微微闭上双目,将搜集到的越女剑招又过了一遍。

    他此时在剑术上的造诣远远超过韩小莹不知道多少,又有独孤九剑、天山剑法等高超剑法傍身,于剑道上的目光眼力简直是大宗师一级的。

    “这次收集到的剑法当中,有七八成都是鱼目混珠,粗陋不堪,九成是后人所创,却假托越女之名……唯一可能与越女神剑有关系的,还是韩小莹的越女剑法以及那七八招残剑……”

    看到方明如此不在意的模样,韩小莹不由心里有气,虽然明知不是方明的对手,手里的长剑却还是穆地疾刺。

    方明虽然双目无神,右手却是一伸,轻轻巧巧地就将韩小莹的长剑夺了过来。

    “韩姑娘……我对你可是一向礼敬,但姑娘的所作所为,又岂是客人之道?”

    方明持剑在手,一挽剑花,空气中顿时寒气逼人,悠然道。

    此时剑气如寒霜,韩小莹虽然明知道生死尽操在方明之手,但仍是脖子一梗:“你以强凌弱,逼迫我交出武功,又怎是光明正大的做法?你要杀便杀,看姑奶奶皱不皱眉头?”

    啪啪!

    方明鼓掌道:“韩女侠巾帼不让须眉,鄙人佩服无比……可惜我喜欢公平交易,既然已经依照约定饶了江南七怪的性命,你也必须将越女剑法,乃至每一招每一式,甚至当初所学时候你师父所提到的点点滴滴都告诉我,不得有着丝毫遗漏……”

    “否则我也不杀你,却去找其余六怪的麻烦!”

    “你敢?”韩小莹杏眉倒竖。

    “你说我敢是不敢?”方明微笑回应,但韩小莹知道他一定敢的。

    “越女剑法我早已倾囊相授,师父他老人家当初也只教了我这些……”韩小莹此时到底还只是个十**岁的少女,脸一下垮了下来。

    “那我也只好委屈姑娘待在我身边了,你想到什么就立即跟我说,什么时候我觉得够了,你便可以离开了……”

    方明淡笑道,心里也在暗翻白眼:‘要不是你那短命师父早已驾鹤西游,我又怎么会来找你的麻烦!’

    但不管怎么说,随身带着一个妙龄少女,总比一个糟老头子要有味道多了。

    看着韩小莹脸上的愤愤不平之色,不由又是一笑:“当然……我也不会让姑娘白白辛苦,我剑法虽然浅薄,但也记得几套不错的剑术,拿来换你的越女剑是绰绰有余了……而即使是姑娘自身的剑法武功,有什么疑难也可以向我请教……”

    以力迫人终究乃是下策,方明自然也想充分调动一下韩小莹的积极性,当即笑道:“韩女侠不妨也见识一下我的越女剑法!”

    “叮!”

    方明手上,原本韩小莹的佩剑轰然长鸣,一寸寸地明亮起来!

    那白光丝丝缕缕,带着锋锐寒气,声动九霄,乃是凝练到了极点的剑光!此等璀璨夺目的剑光,唯有真正的剑手才能迫发而出,可惜在金庸的世界当中,真正的绝代剑手也唯有阿青与独孤求败等寥寥数人而已!

    而放眼整个射雕武林,此时能够在剑术上与方明争锋的,恐怕加起来都超不过三个人!

    韩小莹倒退数步,花容色变,虽然方明还未出手,但只是气势便已经惊心动魄,让她知道剑道远远没有止境。

    方明以指弹剑,剑作龙吟,忽然间一掠而出,几个起落间便横跨十余丈距离。

    唰唰唰!

    剑光爆闪,直如火树银花,在空中绽放出千朵万朵。

    韩小莹看得脸色一黯,以她功力,此时最多在飞跃之际舞出十数朵平花便再也无力为继,而方明的造诣却超出她百倍都不止!

    呼呼!

    方明一剑刺出,空中嗤嗤大响,似乎带起道道狂风。

    韩小莹心道:“你内力过人,却不是剑法之功……”忽然脸色又是一变!

    只见剑风过处,旁边一株柳树忽然骤然一震,落下万千柳叶,方明手腕轻挥,漫天柳叶便在剑光当中如碧波**,按照他的指挥升起落下。

    又见白光处处,从柳叶中透出,那些柳叶从中剖开,沿着脉络成为均匀两半。

    这下韩小莹看清楚了,方明所使用的的确是越女剑法的剑招,并且深得其中‘轻灵精巧’的要旨,而变化之快,招数之神奇巧妙,威力之大,居然连她这个越女剑名家都看得目不转睛。

    “这‘枝击白猿’、‘探海斩蛟’……一招招,一式式,的确都是越女剑法,但……威力怎会如此之大?”

    韩小莹本来就醉心武道,现在得见最高层次的剑法,甚至还是她所学的越女剑,不由目眩神迷,视线再也移转不开。

    方明将越女剑法使得一丝不苟,以他的功夫造诣,现在在越女剑的火候不止超越了韩小莹,恐怕就算她的师父来了也要瞠目结舌,不能自已。

    此时剑招源源不断之下,出如猛虎扑击,蛟龙探爪,守若处子沉凝,巍然不动,剑光处处,居然将漫天柳叶尽数刺为两半。

    而在将越女剑使得运转如意之后,方明的确从此套剑法中感受到了某种意犹未尽之意,不由将剑法重复施展,使了一遍又一遍,最后兴起之下骤然一声清啸,发出一招’电照长空’,那长剑便仿佛闪电般疾驰而出,一闪没入岩壁,只留下光秃秃的一个剑柄在外。

    ‘不错……在这越女剑法当中,的确有着当年越女神剑的一丝影子!’

    方明心里大快,笑道:“我这剑法韩女侠可还看得入眼?若是不嫌弃的话,便教给你如何?”

    若是方明拿别的武功来诱惑韩小莹,韩小莹说不定还会严词拒绝,但这越女剑乃是她本身绝艺,甚至还是当初她传给方明的,又见方明的越女剑出神入化,让她这个此道名家都拜服不已,那个‘不’字又怎么说得出口?(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