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一百九十七章 越女剑(2500加更!)
    <div id="content">

    “这其中恐怕有些误会!”

    妙手书生朱聪打了个哈哈:“谁不知道我们江南七怪的老幺越女剑韩小莹此时才十八岁,又怎么可能与阁下扯上什么仇怨?”

    “错了!我的确是为她而来!”

    方明肃然道:“更确切地说,乃是为了领教她的武功而来!”

    “登徒子!”

    韩小莹俏脸含霜,挺剑骂道。

    “原来是看上了小妹姿色!”朱聪之前就觉得方明看向韩小莹的目光很是不对,此时再无疑惑,展开手中纸扇,挡在了韩小莹之前。

    他只道江南七怪中武功以韩小莹为垫底,方明这是有意调戏,不然为何前面六个不挑战,偏偏挑战最后一个女人?

    张阿生与韩宝驹抢在前面护住,彼此都是一个念头:“今日即使死在这里也不能让小妹给人抢了去!”

    特别是张阿生,他对韩小莹素有情意,此时看向方明的目光几欲喷火。

    “二哥、五哥……不用护着我,小妹即使死了也不落入这**贼之手!”

    韩小莹长剑出鞘,一副视死如归之色。

    “哈哈……说得好!”

    柯镇恶一顿铁杖:“你仗着武功高强,如此横行霸道,整个正道武林都不会放过你的!”

    “我去……”

    方明顿时郁闷了:“我说真话你们怎么听不懂呢?”

    “与这狂蜂浪蝶啰嗦什么?一起上!大哥,打乾位!”全金发叫道。

    但听嗖嗖两声,两枚铁菱子破空飞出,呜呜有声,不仅方位奇准,手劲更是大的吓人。

    韩宝驹乃是韩小莹堂兄,性子最急,见方明似有强抢他堂妹之意,那还有什么好说?金龙鞭当即一卷,使的乃是一招‘风卷残云’向方明双腿攻去,鞭风阵阵,甚为凶猛。

    历来软鞭之类最是难学难精,但只要练成,便也是江湖中有数的好手,此时这金龙鞭在韩宝驹手上便仿佛活了过来一般,矫矢飞腾,灵活到了极处。

    江南七怪亲如兄弟,同仇敌忾之下,朱聪运使纸扇,来点方明肋下要害,南希仁和张阿生一个手持纯钢扁担,一个挺起屠牛的尖刀,上前夹攻。

    韩小莹见兄长们为自己拼命,更是如何能忍?当即挺剑上前,越女剑法源源不断地施展开来,剑光爆闪,全是拼命之招,看得张阿生大叫:“七妹!你小心!”

    “现在还有功夫关心别人?”

    方明身影仿佛鬼魅,在五人夹攻中仍然纵横来去,潇洒自如,忽然来到张阿生面前,骈指如剑点出。

    张阿生仗着自己一身铁布衫横练,不躲不避,尖刀直刺方明心口。

    哪知尖刀到了方明衣衫前一寸便即停下,张阿生缓缓倒了下去,身上还在不断打摆子。

    原来方明一指点出,用的是玄阴指功夫,劲气凝成一线,专破各类硬功。

    张阿生被他指风点中,忽然感觉一股极为厉害的阴煞之气遍袭五脏六腑,当即四肢无力,麻痹倒地,真是一分力气都施展不出来了。

    “五哥!”韩小莹双目含泪。

    而全金发则是对柯镇恶道:“不好,五哥恐怕遭了毒手,快打坎离二位!”

    柯镇恶面沉如水,手上用力更是大了三分。

    “这手暗器不坏!”

    方明运起弹指神通,金刚指力与铁指禅功遍布食指,骤然唰唰唰三弹,便将三枚铁菱磕飞,身形忽然一跃出数丈,右手五指如钩,阴阳二气往复不断,向着柯镇恶抓来。

    “休要伤我大哥!”

    全金发拿起一杆大铁秤护在柯镇恶身前,他秤杆使的是杆棒路子,秤钩飞出去可以钩人,犹如飞抓,秤锤则是一个链子锤,一件兵器却有三般用途。

    “滚开!”

    方明右手抓住秤锤,骤然几扭,那纯铁秤杆便仿佛麻花也似,全金发大叫着将地板砸了个大洞,落入楼下,引起阵阵惊呼,生死不知。

    “你这个小畜生……我跟你拼……”

    柯镇恶怒发冲冠,举起铁杖一打,当真是势若千钧,足以开碑裂石。

    他武功乃是江南七怪之首,此时拼命之下,那铁杖便仿佛天柱崩塌般砸下。

    “臭瞎子,嘴巴放干净点,否则连你舌头都拔了!”

    方明身影在半空中一折,云龙三现,忽然来到柯镇恶身边,反手一巴掌,柯镇恶当即远远滚了出去,铁杖横飞而出,将屋顶击破一个大洞,而他本人吐出满嘴带血牙齿,气若游丝,脸上寒霜满布。

    “大哥!”

    仅仅只是数招一过,柯镇恶、全金发、张阿生三人便生死不知,韩小莹四人大叫扑上,均存了求死之志,再也不顾自身防御,要与方明同归于尽。

    而这场恶斗也看得旁边的丘处机与焦木冷汗涔涔,知道若无意外,他们这群人恐怕都要尽数折在这来路不明的少年手上了。

    韩小莹心里既是羞愧,又是愤怒,羞愧自己给各位兄长惹来如此大敌,又愤怒方明出手伤人,越女剑法招招狠辣,只攻不守,一套剑法施展数遍,体力已经渐渐不支。

    忽然眼前一亮,韩小莹四顾一看,朱聪被卸了双臂,萎顿在地,韩宝驹与南希仁的鞭子与扁担断成两截,身体不住冷颤,也中了方明的玄阴指。

    原来现在方明何等武功,轻描淡写地在围攻中穿梭来去,骤然数指,朱聪三个便重伤倒地,此时六怪尽去,只余韩小莹一人。

    “嗯!这便是越女剑法么?”

    方明挥手间击败六怪,眉宇间却丝毫不见喜色,反而紧紧皱起,仿佛在思索什么难题:“你再使一遍!”

    “**贼!”韩小莹忽然掷剑在地:“放我兄长们走,我跟了你去便是!”

    “不可!”

    朱聪昂着头大叫:“江南七怪同生共死,我们大不了一起死在这里,也是合了结义之情,小妹你万万不可!”

    “不错!你若对那奸人妥协,我们宁可自杀也不受此辱!”

    张阿生森然道,其余几怪也是纷纷大叫。

    “韩小莹!”

    方明翻了一个白眼:“你几个哥哥的命都在我手上……”

    “恶贼!我就是一死也不会……”

    韩小莹被六怪一说,心气一复,又拾剑在手,抹到了脖子上,只要轻轻一动便会香消玉殒,其余六怪纷纷叫好:“七妹不用害怕,我们一起下来陪你!”

    “滚!哪有这样害结义妹子的人!”

    方明一弹指,只听嗖的一声爆响,韩小莹手里的长剑就远远飞了出去。

    “要想我放过你们,便交出你的越女剑秘笈,否则我便将你们杀个鸡犬不留!”

    “越女剑?”

    韩小莹脸色怔怔,朱聪、张阿生等更是嘴巴张得可以连吞两个鸭蛋。

    “我之前便已经说过了,我是为你的武功而来!”

    方明上下打量,令韩小莹的脸上多了一抹羞红:“虽然你长得不错,但纵使天下佳丽三千,却也未必能入我眼!”

    “什么……你就专门为了一门剑术,来找我们江南七怪的麻烦?”

    柯镇恶、张阿生、南希仁等纵使冷得牙关打颤也是尖叫道,就连旁边的丘处机都听得愕然不已。

    “你……你武功如此高强,要我的剑法做什么?”

    韩小莹喃喃道。

    “哈哈……本人以收集天下武功为乐,而在我的眼里,纵使九阴九阳也比不过这门剑法!”

    方明大笑,丘处机听到九阴之名的时候,脸色却是骤然一变。

    “你可知越女剑法的源自何处?”

    方明忽然问。

    “这剑法乃是家师所传,祖师乃是唐末的一位剑术大家,据说乃是从古越剑法中演化而来……”

    韩小莹怔怔回答,丘处机与焦木都是凝神细听,俱是好奇连方明这个大高手都欲得之而后快的剑法到底是什么来历。

    殊不知最奇怪的便是江南七怪自己,他们与韩小莹相处多年,早就知道越女剑法虽然精妙灵动,算是一套上乘剑法,行走江湖足可自保,但若说独步武林,乃至天下独尊,那却也太过痴人妄想。

    “难怪你剑法如此……唉……”

    方明摇头叹息,显然是说那个唐末剑师乱改一气,反而乱了剑法真意。

    “后人不肖,竟使神剑蒙尘,再也不复当年越女神剑风采,可悲可叹……”

    方明一副长吁短叹,似乎真的痛心疾首,看得韩小莹暗暗纳罕。

    “你可知,此剑最初传自越国,据传乃是三千越国甲士所用!当年勾践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尽吞吴,吴国乃是春秋霸主,兵锋极盛,勾践能以三千剑士灭之,你说这剑法犀利不犀利?”

    “先人前辈,令人景仰!”

    听到方明陈述往事,说得还是越女剑之事,韩小莹不由与有荣焉。

    “你以为这三千人的剑法便是绝顶了么?错了!他们只是得到了神剑的一丝影子而已……”

    方明又道:“当年越女神剑以一根竹枝闯宫,两千甲士,竟不能挡!那是何等之绝世风华?呜呼……我恨不能一见,只能从你手上看看此剑的遗韵了……”

    “原来如此!”

    韩小莹本来就是豪爽的性子,此时见兄长性命都握在方明之手,剑法只是身外物,自然很能取舍。

    而其余六怪见不是要韩小莹牺牲自己,便也不再出言反对。(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