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一百八十八章 逼宫(2200加)
    “还记得我与你说过什么?”

    厉胜男笑吟吟地扶起谷之华。

    谷之华脸上红晕更盛,却对着方明福了一福:“姑爷好!”

    她说了一句便低下头去,声音中似乎带着无限的娇羞:“姐姐说我是她的陪嫁丫鬟,已经当了姑爷的通房……”

    最后几个字更是细若蚊鸣,若非方明内功过人,还真的听不清楚。

    “你居然想……”

    他眼中骇然之色一闪而过,对厉胜男传音道。

    “不错!”

    厉胜男虽然温柔地抚摸着谷之华的秀发,眼睛里面却是闪过一丝阴厉:“孟神通虽然已经死了,但我却要他的女儿为他还债,让他在九泉之下都不得安宁!”

    “你这么做……金世遗……”方明下意识提了一句。

    “金世遗?不知道死了还是残了的人,提他做什么?”厉胜男疑惑道。

    在这个世界当中,金世遗不过是她想要利用而还未利用到的一个普通高手,连面都没有见过几次,真的就是个陌生人而已。

    “嗯!不对……是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意思?”

    方明也意识到这点,当即改口。

    “大不了我也一起……●▼长●▼风●▼文●▼学,w←ww.c≦fwx.∷t便宜你了!”

    厉胜男眸子一转,荡漾出奇异的风情,传音后又对谷之华道:“妹妹不用害羞,当初我们三人也曾一起欢好,何等逍遥快活……等会姐姐姑爷与你一起多试几次,保不准你便可以记起更多东西了……”

    “靠!这女人就是个妖精!”

    方明暗暗翻了一个白眼,但这种送上门来的好事,他又怎么会拒绝?

    “不知道金世遗还活没活着,要是还活着的话他头上的帽子恐怕就有点绿油油的了,不知道会不会活生生再气死?”

    ……

    “先生……大事不好,万望救我一命!”

    奈何方明就是个天生劳碌命,齐人之福享受了没几天,颙琰这小子又屁滚尿流地来求抱方明的大腿了。

    “滚开……”

    方明一脚踹开这小子,随后又问道:“什么事情?居然还要劳烦本老祖?”

    “我……我父皇勒令我闭门思过……”颙琰脸色惨白,冷汗涔涔,显然是被吓坏了。

    本来以他的天资,即使遇到大变也不至于如此,可惜被方明控制之后性格也渐渐变化,更为欺软怕硬,一遇到事情便仿佛没头苍蝇。

    当然,方明却并不讨厌他这样,做傀儡么,就要有傀儡的样子,那么英明神武做什么?想造反?

    “不就是禁足么?”

    方明颇为不以为然地摇了摇头,但也知道事情不是这么简单。

    有清一代,皇帝或杀或囚的皇子也不少,最著名的就是那个康熙,现在颙琰是被勒令闭门思过,第二天就可以送宗人府,随后再‘被自杀’,或者干脆赐毒酒,便也顺理成章了。

    “不过……乾隆也不是如此毛躁的人,难道是忽然得了什么外援?”

    方明一摸下巴,当即猜到了真相。

    这个世界的名医神医也有不少,或许乾隆就找到某个妙手神医,能够解除极乐散的成瘾问题,再或者干脆找到了极乐散的替代品,对于颙琰的忌惮自然就大减。

    可惜,不论他再怎么机关算尽,都不会知道极乐散只是表面上的幌子,三尸脑神丹却是方明独此一家,外人再无解药。

    只要这个前提不倒,‘药、丸党’最多损失些外围羽翼,内部构架却仍然是稳固如山!

    “嘿嘿……看起来乾隆是要狗急跳墙了……”

    方明冷笑一声。

    “先生……先生……我们现在可如何是好?”

    颙琰这可怜孩子六神无主,巴巴地看着方明,把什么大不敬都忘光了。

    “你现在有两个选择!第一是乖乖束手就擒,甘心受死,做大清的忠臣孝子……”

    颙琰脸色惨淡,千古艰难唯一死,特别是对他这种天潢贵胄来说,大好江山都曾经握了半个在手,又怎么舍得死?

    “桀桀……看你这样便是舍不得了,那只有第二个选择鱼死网破!”

    方明森冷一笑:“立即发动我们手上的人马,那几颗埋伏下的暗子也让他们动一动,逼宫夺位!”

    颙琰倒吸一口凉气:“先生您是要……弑……弑君?”

    “乾隆又算得了什么?”方明拍了拍颙琰的肩膀道:“往好处想,若我们计划成功,到了明天,你就不是十五皇子,而是九五至尊了!”

    那把龙椅的吸引力还是很大的,被方明这么一教唆之后,颙琰的呼吸顿时粗重起来,眼眸中寒光一闪,化为炙热的渴望,骤然道:“不错!一切就都仰仗先生了……一旦事成,我必尊先生为国师,奉天邪教为国教,与先生共享天下!”

    “你真的要与他共天下?”

    颙琰走后,厉胜男从帘幕之后转了出来,嫣然道。

    “这小子何德何能,敢与我共分天下?”方明冷笑摇头:“我观他眼神闪烁,必然已经在考虑卸磨杀驴之计了,啧啧……大事未成就想着先下手为强,也不怕煮熟的鸭子飞了……”

    “此等废柴,我宁可扶持一个黄毛小儿,还更好控制一点!”

    ……

    皇宫之内。

    乾隆换了一身侍卫服饰,独自进了一间密室。

    “皇叔……宫里到处都是那逆子的眼线,不得不如此才能见面,万万见谅……”

    乾隆现在有求于人,架子摆的极低。

    “我与满清早已经恩断义绝,皇叔之名万万不要提起了……”唐晓澜正色说道,他与冯瑛都在,只是此时都换了太监侍卫服饰,倒也蔚为奇观。

    “是!唐先生!”乾隆苦笑了下,眼中怨毒之色一闪,立即换了称谓。

    “嗯!跟我来!”

    唐晓澜脸色稍霁,带着乾隆又往密室内走了一段,方才到了一个巨大的地下室当中,其内药草浓香扑鼻,更有几人躺在床上,脸色痛苦,一名老者刚刚为他们施完针,正在用清水净手。

    “这位是天下第一神医,外号‘华山医隐’的华天风华老师,我将他请了来治疗天邪教的极乐散之毒!”唐晓澜介绍道。

    “华老师好!”乾隆此时有求于人,赔笑的时候几乎比当皇帝之后加起来的还多。

    “哼!若不是看在唐大侠的份上……老夫才懒得理会你们这些鞑子的死活……”

    那华天风却是一拂袖,脸上颇为不悦的样子,看得乾隆颇为尴尬。

    “我们并不是为了鞑子,而是为了不令天下苍生受天邪教毒害……”

    唐晓澜肃然道,随后又问华天风:“这极乐散可还有救……”

    “唉……难!难!难!”

    华天风指了指躺着的那几个人,长吁短叹不断,脸上的皱纹又深了几层:“此极乐散似乎是以五石散为基,能令人身登极乐,我试了多次,却还是无法辨识其中毒物药性……”

    “唯今之计,我也只能以毒攻毒,以阿修罗花配合醉仙芙蓉炼制了毒性稍弱的阿、芙蓉膏,希望能暂代极乐散之功用……”

    华天风说着便将一块膏药送入床上极乐散发作的病人口中,那病人嗬嗬吞下,脸色终于舒缓开来。

    啪!

    乾隆一击掌:“太好了,有此物在手,朕终于不用再受那逆子钳制!必要将那些贼人千刀万剐,方能泄我心头之恨……”

    “唉……不能治病救人,只能不断加毒,老朽还算什么医生?”

    华天风却是一副长吁短叹,悲痛无比的模样。

    “此乃一时权宜之计,等到日后自可设法除此毒瘤!”唐晓澜正色道:“还要劳烦先生配置膏药,我亲自去会一会那个万古邪帝!”

    说罢,又瞥了乾隆一眼。

    乾隆一愣,旋即干笑道:“朕之前将那帮武林中人打入天牢也是迫不得已,早已暗中下令善加款待,又送了大内珍藏的灵药治伤……”

    “很好!”唐晓澜与冯瑛对视一眼,自付夫妻两人已经足可敌得过方浮水,再加上痛禅、金光、冯琳之力,必能一举将天邪教覆灭,拯救此天下浩劫,脸上不由多了几丝喜色……

    ……

    入夜。

    今夜的月色特别明亮,周围更是带了一圈橘红色的朦胧光晕,妖冶无比。

    “血月之相!不祥之兆!今夜的京师,恐怕是要大大流血一番了!”

    方明站在阁楼之顶,看到京师上家家户户大门紧闭,自然有着一股凄冷肃杀之感,升斗小民虽然不知道朝堂上的腥风血雨,但此时竟也有着大难临头的不祥预感,天还没黑便纷纷紧闭家门,缩进被窝簌簌发抖。

    “先生!我们的人马已经聚集齐了!”

    万籁俱静当中,十五皇子的府上却是人声鼎沸,马蹄隐隐,就连颙琰自己都披甲持剑,眼睛中有着名为野心的火焰。

    ‘可怜的娃……其实你只要再乖乖等个几十年,皇位就自动是你的了……’

    当然,这句话方明是肯定不会对颙琰说的。

    同时,他对于颙琰的做法也大为鄙夷,历来逼宫篡位这种事,讲究的是一击即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突入宫廷,擒杀大龙,再公告天下,发诏安抚其它势力,方有几分成功可能!一开始就这么大张旗鼓,找死也不是这么找的!(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