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一百八十三章 凶威
    <div id="content">

    “好!”

    冯琳知道此战不仅关系生死,更关系武林安危,也没有拒绝,接过冰魄寒光剑,一闪便到了场上,其轻功速度之快,果然已经到了耸人听闻之境!

    冰魄寒光剑乃是与游龙剑一个等级的神兵利器,只见那剑微微透明,周围更是散发出一圈寒气,一般武者光是要应付这波寒气也要大大头疼。

    “好剑!可惜此等寒气只能给老夫进补!”

    孟神通双手负在背后,他修炼有修罗阴煞之气在身,已经是世界上最为阴厉的寒气,冰魄寒光剑上的冷气对付得了别人,对于他而言却丝毫无碍。

    “哼!”

    冯琳冷哼一声,猫鹰扑击的提纵术施展,一跃而到孟神通背后,反天山剑法便源源不断使出,剑尖寒气冷彻,不离孟神通身上要害。

    只见孟神通双手如铁,拍击不断,将冰魄寒光剑荡开。

    他到底修罗之身还未彻底大成,不敢用身体硬接冰魄寒光剑这一类的神锋。

    一连三招过后,孟神通才道:“可惜唐晓澜未来,否则老夫倒很想让他见识见识我的神功!”

    神功二字一出口,孟神通的双掌便瞬间漆黑如墨,挟裹寒风,竟似呜呜鬼哭。

    邪气凛然当中,他身周的气温骤降,似乎一下便来到了寒冬腊月,滴水成冰。

    冯琳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她护体神功早已臻至冷热不侵之境,就连冰魄寒光剑的寒气也大可抵御得了,但一靠近孟神通却还是直感觉自己浑身血液欲凝,四肢僵硬。

    寒气不断四溢,甚至连观战的一些低辈弟子也不由浑身发抖,嘴唇乌青,被邪气所伤。

    场外公推的正道主持痛禅上人眉头一皱,与旁边的金光大师互相对视,都是脱口而出:“这……这是修罗阴煞功么?怎么比传闻还要阴邪恐怖?”

    场外之人都是如此,场中的冯琳自然更不好受,连轻功都放慢不少,手腕出剑也没有原先那么灵活。

    “桀桀……这柄剑就给我吧!”

    孟神通忽然双手齐出,漆黑如墨的手掌抓住剑锋,发出清脆的金铁交击之音。

    他将修罗阴煞神功的劲力都运到手掌之上,将修罗功催发到极限,一双肉掌已经不在任何神兵利器之下,当即抓住了冯琳真力大减的神兵。

    “我……”

    冯琳刚刚想抽剑撤身,忽然感觉到一股比周围寒气凌厉十倍的阴寒之气从剑身传来。

    这股阴寒之力凶煞到了极点,甚至连剑身上都能见到淡淡的黑色!

    是孟神通!他在抓住剑锋之后,便运起阴煞功,借物传功之下,所散发的阴煞功劲力比凭空击出何止强了十倍?

    总算冯琳为人机警,机变无双,在发觉不妙之后就猛地撒手,一个‘细胸巧翻云’暴退数丈,飞出场外,嘴唇一张,还未说话便倒在地上,脸色乌紫。

    “姨母?”

    唐经天与桂冰娥双双抢上,见冯琳的脸上的灰黑之气已经爬到了眉心,不由更是大惧,忙将几粒碧灵丹喂她服下。

    “好厉害的毒功!”

    峨眉金光大师乃是此时的中原五老之首,过来一看之后也是倒抽凉气:“此仅仅只是借物传功,若真的与孟神通肉掌相对,恐怕……”

    “可恶!”

    冰川天女桂冰娥见孟神通伤了姨母,又抢夺了自己的宝剑,伸手一弹,七枚冰魄神弹飞射而出,呜呜有声!

    这神弹乃是冰川天女从冰宫下面的千丈冰窟之中,撷取冰魄精英,凝炼而成,素来对敌无有不利。

    谁知孟神通不躲不闪,忽然一张大口,将冰魄神弹尽数吞下,哈哈大笑:“好东西,比得上七枚十全大补丸!”

    “这人厉害,恐怕只有我父母才能对付!”

    唐经天在桂冰娥耳边低声说道,桂冰娥见此也知道自己武功的路数刚好被孟神通克制,脸色一黯,与唐经天抱着冯琳退到人群当中。

    “孟神通你休得猖狂!”

    一老者又跃到场中,众人认得乃是昆仑派的乌天朗,脸色不由一振。

    这昆仑派虽然不入中原六大派,但那是因为武功传自西域,亦正亦邪,但在中原武林素有威名,乌天朗号称昆仑第一高手,有八十岁高龄,一身功夫已入化境,可谓在场正道中仅次于痛禅、金光两位武林泰山北斗的好手!

    此时他一出手,双掌连环击出,竟然挟裹滚滚热浪。

    众人再仔细一看,见他两只手居然被烧得通红,犹如烙铁也似,不由又是大奇。

    原来这乌天朗见孟神通寒毒掌厉害,手上便专门带着天蚕丝手套,又用火焰烧红,此时掌心的阳和内力不断涌出,外界手套温度不降,真是比火炭还要烫上几分。

    他得此助力,方才敢出来对战孟神通。

    此时这双手抓出,果然热气逼人,似乎将寒气都驱散不少。

    “雕虫小技!”孟神通哈哈大笑,居然不闪不避,也是双掌拍出!

    呼呼……众人只感觉一阵冷风刮过,冰寒刺骨,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寒风过处,乌天朗手上的橙红手套便瞬间熄灭,连丝青烟都没有,又听嘎啦、咯咧两声脆响,乌天朗双手折断,惨叫着昏死过去。

    “哈哈……还有谁?”

    孟神通仰天狂笑,声震四野。

    要是之前那个孟神通,对于乌天朗这种亦正亦邪的武林名宿好歹还要留几分薄面,但现在随着他修罗阴煞神功的功力日渐加深,又是激战连场,性情居然也变得越来越偏激癫狂起来。

    “他……”

    台下的谷之华脸色惨然,见孟神通手上也多了一块烧伤,但他本人却毫无察觉,似乎连痛觉都消失了,不由潸然泪下。

    “他已经疯了!”

    金世遗在一边道:“恐怕都是那个万古邪帝搞的鬼!”

    “我们约定七场,现在我已经胜了三场,若你们下一场还败,那便也只能依照诺言而行,奉我为武林盟主了……哈哈……哈哈……”

    孟神通狂笑声中却又道,神智看起来似清醒非清醒,似癫狂非癫狂,颇是奇异。

    通禅与金光面面相觑,他们虽然见过不少走火入魔的例子,但像孟神通这样的却真是见所未见!

    却不知这孟神通的走火入魔乃是主世界的修罗阴煞神功而引起,方明又故意送上了乔北溟的秘笈,那上面的解除走火之法虽然不大对症,但也起了一点效果,便让孟神通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孟施主,老衲来领教你的绝世神功!”

    此时局势已经到无可挽回的时候,在场众人也俱将目光放到了武功最高、德位最尊的痛禅上人与金光大师身上。

    金光大师上前几步,便不知怎么到了场心,这手缩地成寸的轻功,登时赢得满堂喝彩。

    他与痛禅上人同是武林中的泰山北斗,并驾齐名,几十年来,从未与人交手,此时一出场,当真是非同小可,登时全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的身上,群雄心情都似棚紧了的弓弦,都知道这一场金光大师与孟神通的决斗,不但与中原武林的颜面攸关,而且也是生死存亡的一战!

    “孟施主请!”金光大师双手合十,护体神功便自然而然地形成防御。

    “老秃驴要打便打!”孟神通眉宇间青黑之色一闪,突然拍出一掌,当真是疾若奔雷,眨眼即至,挟裹冰雪而来,冻人心脾。

    金光大师屹立如山,待孟神通掌到,右掌也同样的划了半道圆弧,看似毫不着力的轻轻一撷,却挡在了孟神通的必经之路上。

    双掌交接,闷雷滚滚,金光大师倒退三步,孟神通身子晃了晃便即恢复正常。

    金光大师惨然道:“施主好功夫,老衲今日便只能舍命相陪了!”

    此言一出,顿时满场大哗,要知金光大师年纪在七旬开外,他自幼出家,勤修峨嵋的正宗内家心法,六十多年的功力之所累,岂比寻常?居然一招之下便自承不敌,看样子更是决意将性命都丢在这里了。

    当场便有几个正派掌门手握兵刃,想着无论如何也必须救得金光大师下来,即使一拥而上也顾不得了。

    “哈哈……秃驴受死!”

    孟神通步步进逼,又击出一掌,金光大师再次退出三步,眉毛上一片雪白晶莹,居然凝结了寒霜,一口紫血喷涌而出。

    “住手!”

    知道孟神通若出第三掌,金光大师便会被活活打死在这里,痛禅上人当即一声爆喝,以无上狮吼功攻击孟神通的耳脉。

    嗖嗖!

    人影狂闪,却是少林十八罗汉之首的大悲禅师,还有武当雷震子、丐帮帮主翼仲牟、唐经天等人一拥而上,诸般铁拐、长剑兵刃将孟神通团团包围。

    孟神通的师弟阳赤符与一众邪魔大骂名门正派卑鄙无耻,打不过便一拥而上,但也被其它正派弟子拦住手脚,一时赶不及过来救援。

    “卑鄙小人,我孟神通岂会怕了你等?”

    孟神通虽然被团团围住,脸上的神色却没有丝毫担忧,忽然仰天长啸,声震四野当中,身形骤然拔高数分,肤色青黑,双眼放出凶芒,直似地底浴血修罗重见天日!

    “今日便要你们成为我修罗阴煞神功之下的亡魂!”(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