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一百八十一章 立教
    咻!

    衣袂破空,一道白影从船舱中疾驰出来,犹如孤鸿一鹤,立在船头,现出成竹在胸的方明:“修罗阴煞功施展开来最耗内力,盼归你不若先调息两下……”

    “哼!”

    厉盼归刚才洒出漫天寒雨,又将修罗阴煞功尽数灌注其中,其实真力已近枯竭,此时冷哼一声,也不答话,径自运起大周天吐纳炼气法来。

    这是乔北溟秘传,能在最短时间之内恢复本身真力,厉盼归只是两个周天下来,已经觉得四肢百骸无一处不是舒畅到了极点,不由哈哈大笑:“今日便要你知道乔祖师的厉害!”

    船舱里的异动此时自然也将厉胜男与姬晓风惊动了出来,厉胜男叫道:“叔叔……方郎,你们做什么?快停手!”

    忽然又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吼声,两只金毛狻背上驮着一人,乃是厉盼归之母,也跑到了甲板上,厉盼归虽然已经依照乔北溟秘笈为母亲医治,但那个老妇人走火入魔日久,腿上经脉不通,暂时还是行动不便,只能以金毛狻代步,此时也叫道:“孩儿!你做什么?”

    厉盼归此时真力已复,扑向方明,嘴里叫道:“这是我们厉家的事!放心,若我赢了也不要他的性命,而若我输了,日后他就是要我去死我%长%风%文%学,ww≠w.cf≠wx.n▼et也不皱一下眉头!”

    “这可是你说的!”

    方明脸色一肃,面上似泛金光,一片宝相庄严之色。

    双手结印,如佛陀降临,又转为怒目金刚。

    “来接我磨盘一式大摔碑!!!”

    轰隆!方明脚下的木板开始寸寸龟裂,蔓延开无数的蜘蛛网,仿佛被巨象碾过一般。

    而他吐气开声,身形似乎拔高两寸,数道灵蛇似的白气被他吸入腹中,身体竟然瞬间膨胀成了一个小巨人!嘴唇开合似霹雳,声如洪钟胜雷霆!

    天……仿佛一下暗下来了,只有方明魔神般的身影傲然屹立,遮天蔽日,亘古永存!

    “这是……”

    周围的船工舵手早在方明爆喝的时候就双目一白,翻倒在地。

    而厉胜男与姬晓风也是被方明说话的劲风逼得倒退数步,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平时如同清秀少年般的方明,不动则已,一动之下却是如此力发千钧!石破天惊!

    厉盼归本来已经身材高大,但在此时的方明面前却又矮了一个头,仿佛小孩子一样。

    不!他的人虽然还站着,但他的心早已被方明种下了阴影,在他的心灵当中,方明就是魔神般的巨人!

    哗啦!

    方明伸出了手掌,向厉盼归抓去,在虚空中缓缓而过,去势并不甚快,却仿佛泰山压顶,轰然而下,给人无法躲避之感!

    这是遮天之手!!!

    厉盼归骇然发现自己无论从哪个方向逃窜,都躲不开这手抓摄的范围,手还未至,恐怖的压力已经宛若天河倒挂,席卷而下,让他几乎跪在地上。

    “喝啊!”

    厉盼归一咬舌尖,总算身体能稍微动弹,硬着头皮双手齐往上举,使了一招天王托塔,将第八重的修罗阴煞功尽数运到了手掌上。

    当此生死之际,他也突破了极限,双掌连环而出,俱携带着八重修罗阴煞功掌力,便仿佛有两个厉盼归死命抵挡一样。

    嘭!

    仿佛明王怒火的大摔碑手轰然落下,与厉盼归双手交接,发出闷雷一样的巨响。

    咔嚓!咔嚓!

    甲板再也支持不住,破开个大洞,木屑纷飞当中,厉盼归狠狠砸入船舱,也不知道是生是死。

    “叔叔……方郎……”

    厉胜男跑到黑洞边上,神情惊惶地大喊。

    “放心!我没事!”

    一道白影掠出,方明左手搂住厉胜男的肩膀,右手一抛,厉盼归整个人就滚落在地,脸色惨白,也不知是死是活。

    “他只是暂时脱力而已!休息几天就好了!”

    厉盼归此时虽然身体脱力不能动,但嘴里还是勉强发声:“好……你最后关头放过我,我这条命就是你的了!”

    “大家一家人,何必说得如此严肃?”

    方明摆摆手,嘴上虽然说得客气,但心里已经开始准备丢给厉盼归一堆活去干了。

    “盼归你原本武功就在孟神通之上,现在又学了乔北溟的秘笈,即使比天下第一高手唐晓澜恐怕也不过稍微逊色一筹而已,只要再苦修三年,天下第一高手便是你了!”

    “除了你之外还有人比我强,我不信!”

    厉盼归摇头道。

    “等到了中原,你自然会见到的……”

    方明淡然说道,同时心里补充了一句:“还有一个孟神通!他虽然没有得到乔北溟的秘笈,但却得了我的修罗阴煞神功,现在恐怕也修炼到六七重了吧?即使厉盼归亲上也不一定能够稳胜,果子既然已经成熟,那也是时候采摘了……”

    孟神通在原著中也是一个武学奇才,这点从无疑问。

    而也只有他,或许才能将方明带来的大乾修罗阴煞神功练到第九重,让方明看看这个号称必然走火入魔的关卡到底有多么恐怖!

    “或许……我也该将乔北溟秘笈当中的‘正邪合一’之法还有克制‘走火入魔’之法给他,看看他能闯出什么路来……”

    ……

    厉盼归老实下来之后,路上便清闲了不少。

    而那两头金毛狻每餐食肉极豪,更是时不时要吃些虎髓狮脑打牙祭,若非方明背后有着整个清廷供奉,还真不一定敢养这两头无底洞。

    只是大海上的危险终究还是超出厉胜男等人的预料。

    某一日白天还是风平浪静,到了晚上便狂风暴雨,海浪不断,更隐隐有着海啸,声势动人到了极点。

    在此天地之威面前,只要武功还未到宗师一级,那也几乎便是蝼蚁!

    幸好方明准备充分,危急时刻拔出天王金刀连斩,将桅杆尽数砍断,又亲自稳舵,才总算平安渡过。

    但风暴过后一看,船上的水手少了四成,还有六艘大船也消失不见,竟然一下就折损过半!

    厉胜男见此暗自咋舌不已,才知道方明多番准备的原因,更是想起他自称通晓天机神算,不由心里更多几丝好奇,谁知道方明完全只是有备无患,刚好撞上而已。

    如此一番折腾,众人又在海上漂泊了大半个月,才总算到达崂山。

    各种善后事宜自然有着那些个知府、总兵去头疼,方明回到岸上,径自叫了留守的人来,细细听了朝廷与武林两方面的消息,以他耳目之灵通,所获消息之驳杂,瞬间就对此时的局势了如指掌。

    “乾隆多次训斥十五皇子,又提拔几个皇子行走各部?学习观摩?这是他发现了什么蛛丝马迹,终于下定决心反制了么?可惜大势已成,他又能如何?”

    朝廷诸臣对于这等变化最为敏锐,只当是十五皇子失势的征召,坊间也颇有不好的谣言流传。

    可惜他们哪里知道只要方明手上还握着三尸脑神丹,极乐散的供应不断,乾隆要挫败‘药、丸党’还有老长一段路好走呢!

    “即使乾隆命飆琰自尽也没有什么,因为他不过是个傀儡,死一个大不了再换一个……除非乾隆想把满清八旗变成四旗,否则就永远动不了我的根本……而他若真的敢下此杀手,那些八旗勋贵恐怕就要第一个跳出来造反!”

    “嗯……不过那边极乐散的储量也快不足了,得尽快炼一批新货给飆琰那小子送去……”

    方明幸灾乐祸了一下就不再关注朝堂,而将注意力放到了江湖方面。

    “咦?小孟出山了?”

    方明看着手上的情报,写的正是孟神通绑架曹锦儿两孙,逼她自尽,同时向天下武林正道挑战的事。

    “他此时最多将神功练到六七重,还是早了那么一点点啊……看来他也是自家人知道自己事,因此才将约会定到明年三月十五,独臂神尼忌日之时,想来是要抓紧时间练功……”

    方明皱了皱眉心,叹息道:“我接下来一段时间恐怕也有得忙了……”

    ……

    当下与厉胜男一众入京师,先到了飆琰府上,安这小子的心,又炼了一大批极乐散给飆琰充实库藏,这小子才总算松了口气。

    飆琰这货虽然用极乐散控制腐蚀了一大批八旗勋贵,看似一呼百应,声势浩大,但若有朝一日不幸断货的话,恐怕他会反过来被那些瘾君子们撕成碎片!

    方明安抚完这小子之后,随即就开始了天邪教的开派事宜。

    “教主千秋万载,一统江湖!”

    猎猎作响的天邪教大旗之下,被方明召唤回来的藏灵上人等十八太保护法恭敬跪伏,声势滔天。

    “越来越有日月神教的感觉了……”

    方明端坐主位,旁边依偎着厉胜男,而厉盼归则以副教主身份在左首肃立。

    “今日乃我天邪教立派之喜,晓风!藏灵!灭法……你等分持我拜帖,去送给天山、少林等各派掌门!”

    方明点出几个手下,将事情吩咐下去。

    “虽然不告立派是有些邪气,但至少还是要通知一下的!”

    他初创的天邪教虽小,但成员俱是邪派一流好手,更有厉盼归这个仅次唐晓澜的人物压阵,已经是足以搅动江湖风云的大势力!(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