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一百八十章 天邪(为*本因盟贺)
    天魔解体大、法乃是邪派当中最为狠辣,临死拼命,与敌皆亡的功夫。

    这种施展过后必死的武功方明是从来看不上眼的。

    他追求永生,与这种拼死一击的思路根本背道而驰。

    “不过……普通人若精血败坏肯定必死无疑,我却有金关玉骨诀,不惧摧残元气,连万劫魔刀的反噬都可以承受,将天魔解体大、法改良一下,似乎也是个不错的思路……”

    在这种改进邪功方面,他有着当初王怜花修炼天魔七杀式的经验,做起来也是熟门熟路。

    坐忘经运转之下,方明神思清明,已经大体有了些想法。

    “……若按我的构思,改良过后的天魔解体大、法虽然只能催发两倍左右的功力,但代价不过是损失几个月的元气,我有金关玉骨诀傍身,损失还要更小一点……嗯!就叫做小天魔解体大、法好了……”

    方明毫无新意地给自己创出的武功起了名字,随后便看见厉胜男走了过来。

    “如何?你叔叔怎么样?”

    厉胜男拢了拢被海风吹乱的头发,脸上带着喜色:“他研究了半夜,开始练起了秘笈中的正邪合一之法,功力大进之后,我叔祖母的走火入魔大概也救得回来了……”

    】长】风】文】学,ww♀w.cf⊥wx.n◆et

    “那就好!对了,待会将姬晓风叫到我房间里,我准备传他一门功夫……”

    这个神偷乃是半路出家,又是邪派的武功底子,方明正准备以乔北溟留下的‘正邪合一’练功法为基础,创出一套适合所有邪派的武功来,从此解了姬晓风的走火入魔之患。

    “嗯!乔祖师遗命我打败张丹枫的传人,我以后恐怕要与天山派对上啦……”

    厉胜男忽然道。

    “你即使照着秘笈苦学三年,恐怕也不是唐晓澜的对手,除非动用最后的天魔解体大、法,但我肯定不会让你如此做的……倒是你叔叔,或许可以完成乔祖师的遗愿!”

    方明道:“我正准备成立一个‘天邪教’,你与你叔叔都可以加入进来……”

    “天邪教?”厉胜男惊讶道。

    “不错!我是万邪之祖,所创的教派当然要叫天邪教!”

    方明咧嘴一笑:“我万古邪帝是教主,还有十八个手下刚好拉来做十八护法太保,而你叔叔可以做个副教主……”

    “我呢?”厉胜男有些好奇问道。

    “至于你么?”方明坏坏一笑,一揽厉胜男的细腰:“有邪帝怎么能没有邪后?你便做我的邪后好了……”

    低头一吻,厉胜男脸红过耳,婉转双唇相就,这次便是真心实意的了。

    方明感觉怀里娇躯突然一阵火热,不由哈哈一笑,抱起厉胜男风一样飘进船舱……

    ……

    海上无事,方明每日除了与厉胜男琴瑟相和之外,便开始琢磨起彻底解除邪派武功的大患上来。

    他手上有着天山派玄门正宗的内功心法,又有修罗阴煞功等大批邪派武功的口诀,乔北溟的秘笈上又留下他创出解决走火入魔的法门,知识储备完善丰富。

    方明以此为基础,坐忘经默运之下灵感勃发,在七日之后便创出了一门‘天邪心法’!

    当下叫了姬晓风过来,将天邪心法传了,嘱咐道:“此乃我天邪教立派之基,兼具正邪两家之长,若从小修炼,当无走火入魔之患,并且功力进境也不逊其它邪派武功,晓风你虽然内功已有根基,但修炼此法之后,走火入魔之类也困扰不得你了……”

    姬晓风大喜拜谢。

    而方明指点他修习天邪心法之后,对于云海当中内功的正邪之别也有了更清楚的认知。

    “正就是正,邪就是邪!云海的武功体系……还真是……”

    方明颇为不以为然地摇了摇头:“这份天邪心法,正好拿来作为收买其它邪派高手的本钱!”

    只要练有邪派内功在身,那对于走火入魔多少总会有些顾忌。

    方明携此秘笈之威,再施以三尸脑神丹辅助,天邪教想不蓬勃发展都难。

    “我就看不惯这个世界对修炼邪派内功的恶意……而此份天邪心法一出,以后江湖恐怕要邪道大昌了……”

    “不过邪派中人的确少有做好事的,我将他们收拢一起,再以三尸脑神丹控制约束,倒也未尝不是造福武林……”

    方明摸了摸下巴,眉宇忽然一动,笑道:“厉盼归,进来吧!”

    门房吱呀一声,一个如神似魔的身影走了进来,胸膛仿佛铁塔一般,眉目开阔,双眼神光湛然,正是厉盼归!

    这货本来是个野人打扮,上了船之后沐浴更衣,换下了兽皮装,倒也颇有几分男子气概。

    “这童子功练得不错,面相看起来更是只有四十左右,上岸后恐怕要迷死不少少女,厉家开枝散叶有望。”

    厉盼归可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方明当成了大种、马看待,仍自一声爆喝,声浪震得桌上的杯盏都嗡嗡作响:“方明!我要向你挑战!!!”

    “哦?!”

    方明上下打量了厉盼归一下,脸上忽然一笑:“我见你双目炯炯,内功显然颇有进益,太阳穴上的青紫之气却浓了不少,修罗阴煞功应该已经练到了第八重了吧?这就有把握向我挑战了么?”

    厉盼归气势一滞,他自从败在方明手上之后知耻后勇,刻苦钻研乔北溟留下的秘笈,练成了‘正邪合一’之法,内功几乎增强了一倍,又得到了乔北溟的隔世指点,将修罗阴煞功推进到了第八重,这才信心大增,前来找方明过手,要一雪前耻!

    谁知道方明只是一瞥就将他的武功进境了然于胸,心里不由大凜。

    但他是个莽汉,此时话已出口,退缩不得,心里也暗想或许这些都是胜男说的,面前这小子只是在吓唬自己,穆然一声爆喝,一记劈空掌力已经发了出去!

    嗤啦!

    他此时武功精进,一掌击出,连空气中都似乎多了无形的浪潮,呜呜风声作响,掌风所过,方明之前盘坐的木床已经四分五裂,木屑纷飞。

    “厉大侠何苦跟件家具过不去?”

    白影一闪,方明已经坐到了另外一张长椅上,端起茶杯抿了一口道:“你来得正好!我准备成立一个天邪教,你要做副教主!”

    “先打赢我再说……”

    厉盼归虎啸不绝,脚下踩着天罗步法,瞬息间来到方明面前,右爪当头抓下,阴阳二气流转反复,如同双龙出海,那木椅居然从顶端开始往下化作一片片木片,而木片在半空仍自散开,归为漫天木屑,竟然被阴阳爪力消融至微尘!

    “那我就当你答应了!”

    方明脚下一点,如影随形地来到厉盼归身后,双手如同折花摘叶般轻轻一拂。

    厉盼归只感觉两道阴寒至极的劲力仿佛针尖般刺向要穴,连忙运起护体神功,又展开从秘笈上学来的封闭穴道之法。

    噗!噗!

    饶是如此,厉盼归被方明拂过穴道之后也是腾腾倒退三步,只感觉血液欲凝,脸上也多了一股青灰之色,饶是他有着八重的修罗阴煞功在身,也不得不连运三次内息,方才将这股寒意压下。

    方明在一边笑吟吟看着,并不趁胜追击,反而笑问道:“如何?”

    要是一般的武学名家,不论是正是邪此时也只有认输一条路好走,毕竟若是生死搏斗谁还会给运功回气的时间?刚才方明实际上已经让了半招。

    奈何厉盼归乃是个浑人,更不懂得什么武林规矩,哇哇叫道:“我还没有倒下,便不算输……”

    倏忽间掌爪齐出,右手乃是八重修罗阴煞功掌力,左手运起阴阳抓,脚下踩着天罗步法,仿佛个莽金刚一样杀了过来。

    方明摇了摇头,施展小巧功夫应对。

    咔嚓!噶咧!

    但听桌椅折断声响不断,木屑杯盏纷飞,原来厉盼归此时每次出手都饱含真力,足以开碑裂石,房间里的家具被波及,顿时狼藉一片。

    而不论厉盼归如何狂风暴雨般地进击,方明却仿佛一叶扁舟一样随波逐流,任他风高浪急,却仍自屹立不倒。

    不仅如此,他左右穿花之间,居然连一件家具都没有碰到。

    若是唐晓澜等武学大宗师前来,必然要被他这手遇强则弱,遇弱则强的内功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你到底是来打架的还是来拆屋的?”

    方明倒踩七星,在半空中幻化出数道残影,忽然跃出房间,笑道:“随我去甲板上如何?”

    “老子正嫌这里气闷!”

    厉盼归对着墙壁一撞,但听轰隆一声大响,木隔板瞬间被撞出一个大洞。

    而他拳掌齐出,木屑碎片纷纷飞射而出,每一片都带着阴寒到极点的凌厉之气。

    原来他修罗阴煞功到了第八重之后,已经不止有‘借物传功’之能,更是可以将阴寒之气暂时附着在暗器上。

    此时抓住碎片,以漫天花雨的暗器手法甩出,那正是宛若天降冰雹,于凌冽刺骨中暗藏杀机!

    “这寒气练得不错……”

    方明一拂衣袖,暖融融的阳和之力遍布袖口,姿态清秀飘逸,潇洒绝伦。

    虚空中仿佛出现了一道无形的漩涡,将厉盼归发出的阴寒木片尽数收了进去。(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