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一百七十九章 罡气
    方明取下背着的玉弓,退开百步,弯弓搭箭,右手如托泰山,左手如抱婴儿,弓开如满月,忽然一放,虚空中一个霹雳闪过!

    但听轰隆一声大响!那枝长箭正好射中石缝,火山上登时开了一道石门!

    在石门开启的这一刹那,厉盼归和厉胜男都是欢喜如狂,厉胜男抹了抹眼道:“叔叔,门打开啦!今日必然取得武功秘笈,可以告慰咱们的历代祖先了!”

    厉盼归想起自己父子两代,父亲老死荒岛,自己在这里驻守了几十年,隔离尘世,而今亦已年将老迈!更想起厉家一家,为了保住这武功秘笈,先后不知牺牲了多少人,欢喜之中又不禁感到心伤,哈哈大笑之中,眼里已经蓄满了泪水。

    “走吧!还有两道关卡呢!”

    方明持弓前行,又见旁边这两扇石门厚实无比,起码重达万斤,不由又是摇了摇头:“做一道不就行了么?难道还想考验后人的功力?”

    石门之后是一段长长的甬道,甬道的尽头又是一座石门,周围的岩壁上隐隐有字。

    但方明看也不看,又是一箭若流星般没入石门,将石门打开。

    厉盼归看得咋舌不已,径自来到旁边的石壁,只见上面刻着十几行小字,入石数分,刚∈长∈风∈文∈学,ww↓w.cfw£x.︾t劲有力,写的是一篇‘大周天吐纳炼气法’,神妙无穷,能在最短时间之内恢复本身真力。

    厉盼归想练此功已经很久,却一直不得其门而入,见此大喜,立即默默记忆起来。

    “大哥……你看,这些都是乔北溟祖师用金刚指力书写的……”

    厉胜男拉着方明的手道,语气里面有着说不出的骄傲。

    “是不错!”

    方明看了半响,忽然伸出右手食指,在石壁上书写起来。

    他写的乃是侠客行武功要诀,从‘三杯吐言诺’当中演化出来的‘三杯气功’!

    厉胜男与厉盼归张大嘴巴,但见石灰簌簌而落,方明书写不停,倾刻间便将武功心法以铁指禅功力刻在石壁之上,与乔北溟的吐纳炼气之法一左一右,交相辉映。

    “……你的武功,难道已经直追乔北溟祖师了?”

    好半天过去,厉盼归才喃喃说道,心里已经绝了再与方明一较高下的念头。

    “自然不是……胜男,你再好好看看!”

    方明默然良久,忽然叹了口气。

    厉胜男上前细细比对,良久后才道:“大哥你的字迹比乔祖师的要浅一些,最后几行字体也有些散乱,不过只是相差毫厘而已……”

    正因为知道这点,她心里才更加惊骇。

    因为方明现在才是多大年纪?但乔北溟刻下要诀的时候却是已经年逾百岁,一身内力恐怕已经登峰造极!

    “大哥……你这身内功,只要再过数年,恐怕便可直追百岁的乔祖师,当世无匹了!”

    厉胜男良久之后才平复下自己的心情,贺喜道。

    “也幸好……当时的乔北溟总算胜过我一筹,他的秘笈还是有着可看的地方,否则我就要失望了……”

    方明脸上带着一丝喜色,走入了甬道。

    而厉胜男与厉盼归却是心情百般陈杂地跟在后面。

    第二道石门后面又是一段甬道,甬道尽头乃是最后一扇石门,旁边刻着大周天吐纳之法的第二段。

    厉盼归翻了翻白眼,直接过去记忆,而方明片刻也不用休息,直接弯弓搭箭,将石门打开。

    这道石门一开,满眼灿烂的珍宝光芒便映照出来。

    石门当中是一个巨大的石室,正中有个类似神龛的木阁,龛中一副骷髅端端正正地坐着,怀里捧着一部古书,不问可知,这骼镂当然是乔北溟,他将自己平生所积聚的珠宝,和所著的武学奇书,伴着自己的骸骨,都藏在这个隐秘的石室之中了!

    旁边的石壁上写着几行字迹:“余平生有三大恨事,一恨不能与张丹枫再决高下;二恨无衣钵传人;三恨不能重回故土。有能为余了此三件心事者,即可取去室中藏宝以及遗书。乔北溟临终留字。”

    “秘笈!”

    厉盼归眼睛大亮地向骷髅抓去,却被方明一袖拂倒。

    “你做什么?”厉盼归红着眼问,若不是知道自己绝对不是方明的对手,现在搞不好便要反目动手。

    厉胜男轻轻扯着他的衣袖:“叔叔……大哥这么做自有道理!”

    “你若想死的话,就尽管去拿秘笈好了……”

    方明冷笑了下,才对厉胜男道:“你是厉抗天之后,也算乔北溟的徒子徒孙,便磕三个响头吧!”

    厉胜男磕了三个响头,还未曾抬起头来,便见那石座已经转了一转,在神龛后面出现了一方玉匣。

    厉胜男走过去一看,见神龛内有几行字写道:“你已遵命拜我为师,即是我隔世弟子。我手上之书有毒,切不可触,玉匣藏书乃是真本,可用我留下裁云剑,剖开此匣。你能尊师重道,吾心甚慰,所有遗物,尽付与你。隔世师乔北溟。”

    厉盼归在旁边看得脸上发红,知道乔北溟在神龛前布下机关,必须磕头之后,才能触动机关,现出玉匣。若来人只欲取书,那就要中毒丧命!

    刚才方明阻止了他,实际上是救了他一命,面红过耳之下,不由上前对方明道谢:“刚才是我不对,多谢你啦!”

    这时厉胜男已经将玉匣捧了过来,但见小小的玉匣也有数十斤重,竟然也是用海底寒玉制成的,厉胜男以全身的内力凝聚剑尖,好不容易才把玉匣剖开。

    方明拿起一块玉匣残骸,只觉触手冰凉,不由笑道:“这材质可不能浪费,改日我让手下人拿它打一副软甲,胜男你便穿着吧!”

    厉胜男双手捧着乔北溟留下的武功秘笈,双眼通红,两行清泪就流了下来,显然是回忆起了厉家为它世代所做出的牺牲,还有自己的幼年灭门惨剧,都可以说渊源于此。

    “大哥!拿去吧!”

    厉胜男忽然一咬牙,将秘笈递给方明,双手兀自微微颤抖。

    旁边的厉盼归动了动嘴,但自付实在打不过方明,又看厉胜男如此,当是别有内情,叹了口气还是没有阻挡。

    “多谢!”

    方明也不客气,接过直接看了起来,这一看就是一个时辰。

    他有着过目不忘之能,一个时辰之后已经将秘笈尽数记住,再也不会忘记。

    这部秘笈果然博大精深,前半部分乃是修炼内功的上乘法门,还有诸多武学难题的解决方法,比如解决‘走火入魔’之法,还有‘正邪合一’的练功法门等等。

    而下半部分则偏重克敌制胜之道,记录了修罗阴煞功、天罗步法、天遁传音、天魔解体大法等诸多阴毒功夫的练法与速成之法,还有很多乔北溟晚年琢磨出来的厉害手段以及见闻等等,堪称包罗万象。

    “这部秘笈,的确是乔北溟一生武功之精华所在!你好好收起吧!”

    方明将秘笈还给厉胜男,对满室的珍宝看也不看,径自走了出来。

    乔北溟再厉害也只是一个人,论起搜刮钱财的本领,又怎么比得过整个满清朝廷?

    “大哥!”

    厉胜男跟过来,轻轻抱住方明后背,显然是感谢已极,不知怎么报答才好了。

    “你乔祖师生前遗愿有一个乃是归葬中土,你便去将他遗骸收起吧!”

    厉胜男抹了抹眼泪道:“我叔叔已经在做这个啦,他……他让我先出来……”

    脸上忽然浮现出一抹晕红,映着带泪俏颜,如同滴水芙蓉,更显娇媚。

    知道已经彻底俘获美人芳心的方明淡然一笑,与厉胜男、厉盼归又回了巨树地宫,将厉盼归之母接了出来,四人带着金毛狻一起回到船队之中。

    船上之人见方明两人出去,却又带了两个野人并两头野兽回来,也是啧啧称奇不已。

    ……

    船只扯满风帆,破浪而行。

    方明遥望碧空蓝海,心里则是默默思索着乔北溟留下的武学至理。

    整部秘笈之中,最吸引他的反而是上半部分中乔北溟数十年苦思冥想,所勘破的武学疑难还有几条思路。

    这些想法开前人所未想,对方明也颇有启发,由浅入深之后,更是令方明对炼气巅峰,内炼圆满的境界多了几分了解。

    “先天之后,便要不断积蓄精气元气,将肉窍修炼完满……这一步有人是通过深山苦修,有人是通过阴阳交感,而我则是选择不断的战斗催化……”

    “而等到精元气元修炼完满,肉窍无暇之后,外在表现是金刚不坏、诸邪不侵,真正的标志却是炼气成罡!将先天真气练成更为凌厉的先天罡气!”

    “到了肉窍完满,催生气罡这步之后,便说明炼气的阶段已经完满,剩下的便是开启神元修炼,进阶化神宗师么?”

    未来的道路,已经在方明面前徐徐展开,令他再无疑惑。

    整部乔北溟秘笈,给方明最大的收获便是令他思维清明,解析出了先天罡气的境界。

    至于下册那些阴毒狠辣的功夫,现在能被方明看上眼的也不过天遁传音还有天魔解体大法两项而已。

    “虽然天魔解体大法在邪派中还有流传,但经过乔北溟改进过后的天魔解体却威力更大,能增幅使用者三倍功力,只是随后便精血败坏,神仙难救……”(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