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一百七十七章 金毛狻
    大海茫茫之中,要找到那座荒岛也真是颇为费事,金世遗那是有着主角气运,方明自己人知道自己事,遂命大量船只四处搜索,幸喜厉胜男总算知道大体方位,拉网式搜查之下,终于有了结果。『≤『≤点『≤小『≤说,

    船行一日,在第二天上午的时候赶到了那个海岛。

    “嗯!这便是乔北溟隐居的荒岛么?”

    方明放眼望去,只见蓝波荡漾当中孤零零一个大岛,岛上有座大山,山顶殷红如血,寸草不生,风吹过来,有点硫磺的味道,山坡却是一片青绿,与厉胜男描述的颇为相似。

    “怎么样?是这里吧?”方明对厉胜男笑道。

    厉胜男见岛上树木参天,竟是大海中的一座丛林。林中时不时传来裂人心肺的吼声,也不知是什么怪兽,眼光所及可以看见许多野花,灿若云霞,香气也甚为古怪,好似带着一丝腥味似的。

    她虽然没有亲自到过这里,但也曾听先人描述,心里已有六七分把握,当即叫道:“我家先祖有遗训,不准任何一个外人上这岛,让你的人都留下!”

    方明翻了一个白眼:“你现在是我家的人,我的规矩便是你的规矩!我说行便行!”

    当即传下号令,船只停泊靠岸,立营扎寨,船上诸人皆在海面上晃荡了甚久,现在终于脚踏实地,不由纷纷大是欢喜。

    “好了好了!”

    方明见厉胜男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上前拉着她的手以示安慰:“我命令他们只能待在海岸,绝不能深入一步,怎么样?”

    厉胜男脸色稍和:“我家的秘密,只准你和我知道,待会也只有我们两个人能入岛探索……”

    “可以!”

    方明一口答应,旋即道:“有关这里的事,你现在也该全都告诉我了吧?”

    厉胜男微一踌躇,旋即说道:“乔北溟的故事你是大略知道了,他当年败在张丹枫剑下,受了重伤,当时的人都以为他已死了,谁知他却逃亡海外,匿居荒岛,这个秘密,只有我家知道,所以我家世世代代,都想去寻觅乔北溟所居留过的海岛,将他埋在岛上的武功秘笈找回来。

    两百多年来,一批接着一批出海,但都如泥牛入海,一去之后,便无消息。经过了许多次后,渐渐便没有人敢去了。最后的一次,还是我的两个叔祖,他们中一个后来回到家里,一个留在岛上,若能活着大概也年过九十了……”

    方明大笑:“你能告诉我这些,我很高兴!”

    厉胜男气急叫道:“难道你以为我现在还会骗你?”

    “骗是不会,但你对我全无隐瞒,我很开心!”方明脸色一肃道:“你可知我通晓天机神算,观人算命无有不准,你非是天煞孤星之相,在此世必然还有两支血亲尚存……”

    “血亲?”厉胜男身体一颤,“难道我叔祖还活着?另外一支又是谁?”

    方明负手道:“你那两个叔祖既然能找到此岛,自然都是大有气运机缘之人,若说厉家还有着血脉能渡过灭门之祸,应该非这两人的后裔莫属!”

    旋即又是一笑,“罢了,我们上去看看便知道了!”

    这岛屿甚是广大,丛林茂密,异花扑鼻,偶尔还有阵阵撕心裂肺的吼声传来,似乎潜伏着什么异兽。

    “吼吼……”

    忽然一阵狮吼虎叫传来,地面嗡嗡作响,仿佛一大群野兽正在奔命一般。

    方明一拉厉胜男上了棵巨树,旋即就看到几头狮子老虎狂奔而来,惶惶如丧家之犬,竟似乎遇到了什么天敌!

    裂人心肺的吼声又起,这一回来得更近,震耳欲聋,霎眼之间,只见狂风过处,窜出了一头怪兽,遍体金毛,形状有点像狮子,前肢特长,又有点像长臂猿,其行如风,窜入猛兽群中,忽然将一头狮子扑倒,啃噬脑髓,凶威赫赫。

    “此是金毛狻,山海经有载,专食狮虎,果然不错!”

    方明大笑着跃下。

    “虽然不如铁喙飞鹤,能翱翔晴空,但陆地奔腾也马马虎虎!”

    他这还是首次见到真正的异兽,虽然明知有人圈养,但还是忍不住动了点收服的念头。

    那头金毛狻见到方明,骤然张开血盆大口,又是一阵撕心裂肺般的嚎叫,猛地带起恶风,扑击上来。

    方明侧身避过,一掌打在它身上,只觉落掌处硬如精钢,不由又赞了一声。

    金毛狻被方明一掌击出数丈,嚎叫几下,突然捧起一块巨石砸来,又扑击而上,当真是迅若飘风,爪如利刀,甚至还懂得一点避实就虚的武学之理,显然是被驯化过。

    “嗯!不坏不坏,骑出去倍有面子!”

    方明几拳一出,已经知道这金毛狻的下腹肚脐乃是要害,但也不故意进击,乃是用出了自己修炼金关玉骨诀得来的神力,突然抓住金毛狻的前臂,猛地一掀!

    力发千钧之下,那头金毛狻巨大的身子被远远抛飞出去,打了滚爬起,却再也不敢冒然进逼。

    忽然这头金毛狻又仰天咆哮,树丛分开,一只体形稍小的跳了出来。

    “一雌一雄?若生只小金毛狻出来,倒是真的可以带回去玩玩……顺便也当做个实验!”

    方明心里一动,脸上却是大笑:“两头畜生,还不乖乖求饶,当我怕你们么?”

    右手忽然一拔,天王金刀横空出鞘,荡漾出万丈金光。

    树上的厉胜男一声惊叫,她尚是首次看到方明动用金刀!

    “吼吼……”

    两只金毛狻同时扑上,方明哈哈一笑,举刀一封。

    咔嚓!咔嚓!两只金毛狻狼狈一滚,呜咽有声,原来它们前爪的一截爪子已经被天王金刀切去,截口平滑如镜,它们的爪牙虽然锋利无比,坚逾精钢,但又哪里是天王金刀的对手?

    这时突然一阵啸声传来,竟然似人所发,两头金毛狻咆哮连连,就想从方明手下冲出。

    但方明长刀连斩,左一刀、右一刀、上一刀、下一刀,金光自然而然地形成了圈子,锋锐之下,金毛狻虽然皮糙肉厚,但也不敢硬闯出去。

    要不是方明手下留情,恐怕当场便可以令这两头金毛狻身首异处。

    两只金毛狻左冲右突,身上反而挂了不少彩,忽然间一声呜咽,齐齐趴下,再也不敢动了,两臂前伸,似乎是在求饶。

    “哈哈……便饶了你们这次吧!”

    方明哈哈一笑,收刀回鞘。

    便在这时,两边草丛分开,一个身穿五彩斑斓的兽皮,长发披肩的怪人走了出来。

    两只金毛狻如同见到了亲人,跃过去依偎在怪人身边,嘴里呜呜有声。

    怪人摸摸金毛狻的头颅,又看向方明,两眼一瞪:“你是什么东西?”

    语法颇为生硬,但口音却是中原一带。

    “胜男,下来吧!”

    方明没有回答,转身将厉胜男叫了下来。

    谁知道那怪人看到厉胜男却眼睛一亮,如同见到了珍宝,拍手笑道:“你是女人!正好……正好做我的妻子!”

    呼!

    他来得好快,几乎话音一落,整个人便扑到了厉胜男面前,身法迅捷灵动,有若奔雷闪电。

    厉胜男的脸色隐隐激动,正想说些什么,却万万料不到这人居然会突然偷袭,眼见就要被抓走!

    幸好她旁边还有方明!

    方明伸手一指,劲力如针疾刺,那怪人识得厉害,该抓为拍,身形暴退,哇哇叫道:“你敢来这个海岛,我杀了你!”

    倏地一掌拍来,劲力阴寒到了极点,周围一丈寒风刺骨,赫然是修罗阴煞功!并且已有七重之境!

    他似乎见女人便是宝贝,而一见男人便想妄下杀手。

    “厉盼归!你想传宗接代想疯了么!连侄女也抢!”

    方明笑骂一声,同样也是一掌拍出,两掌当空一接,如中败革,那怪人厉盼归只感觉对方的内力如同长江大河,源源不绝,自己苦修的修罗阴煞功寒气竟然丝毫奈何不了对方,反而被一股大力推开,腾腾倒退三步。

    又听了方明的话,登时面红过耳,道:“你们是厉家的人么?可有凭信?”

    厉胜男自脖子中扯出一面金牌:“这位……叔叔!可是厉仲子叔祖的子嗣?晚辈厉胜男……”

    厉胜男见这人最多五六十岁,无论如何也不是厉仲子本人,当即猜测应该是子嗣之类。

    “原来是一家人!”

    厉盼归看到金牌之后摸了摸脑袋,虽然他是山野之人,天性烂漫淳朴,此时也有些不好意思,又看向方明:“他也是我们厉家的人么?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他……”厉胜男看了方明一眼,颇为踌躇。

    但知道若说出真相,厉盼归依照祖训,必然不能放过方明,而以方明的武功而论,要大大吃亏的反而是厉盼归,脸上一红,做出一副娇羞无限的样子道:“他……他是我的丈夫!”

    偷偷望了一眼,方明没有反对,不由大是感激地递了个眼色过来。

    “那都是自己人,来,与我一起去见见母亲……”

    厉盼归哈哈大笑,带着两头金毛狻在前面引路,将方明两人带到了一株大得出奇的巨树之旁。(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