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一百七十五章 唐晓澜
    <div id="content">

    冯琳脚下一个踉跄,跑得却更加快了。

    方明紧随其后,几个起落间已经到了山顶。

    从山顶远望,但见一望无垠的华北大平原万里烟波,南望京师的城墙依稀可辨,万里长城蜿蜒起伏,登临纵目,心旷神怡。

    “原来是红螺山!”

    方明背负刀剑,一跃而上顶峰,旋即就看到了冯琳,还有她旁边的两个人。

    那两人似是一对夫妻,神态亲密,潇洒从容。

    女的相貌与冯琳颇为肖似,男的年约六十左右,两鬓微斑,但却是精神奕奕,满面红光,双目炯炯,神光湛然,颌下三缕长须,相貌威严。

    “可是天山唐晓澜伉俪当面?”

    方明渊渟岳峙,忽然问道。

    这对夫妻正是唐晓澜与冯瑛,他们之前听见冯琳的啸声中带着凄惶,本来就深感诧异,而敌人见到他们三人一起还敢追来,简直是胆大包天,现在见到方明年纪轻轻,背负刀剑的模样,更是吃惊不小!

    “不错!阁下可是外号万古邪帝,姓方台甫浮水的那位?”

    唐晓澜肃然问道。

    “桀桀……你小子倒也闻听过老祖之名,尚算有点见识……”

    方明怪笑道。

    “我夫妇纵横天下数十年,之前从未听过什么万古邪帝的名号……”

    唐晓澜旁边的冯瑛见方明如此大大咧咧,纵使再怎么心地宽厚也不由有气,须知她夫妇成名数十年,被当作正道领袖,大宗师级人物,无论什么邪魔都是闻之远遁,还从来没有像方明这么不客气过,居然还直称什么‘小子’。

    于是微笑道:“我看你真实年纪必然不大,能练到这身武功那是极为不易的了,若能改邪归正,入我大哥门下,也未尝不是一件幸事……”

    她见方明不过是个少年,之前的万古邪帝云云明显是开玩笑,倒跟冯琳一个性子,又抢夺天山武功,显是心慕正道,若能劝他改邪归正,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唐晓澜听了也不由呆了一下,暗道:“瑛妹真是异想天开,这少年的内功修为精湛深厚,一派宗师,又怎么可能再投入我门下……”

    但心里忽然又是一动,知道这个万古邪帝虽然嚣张无比,但真正的劣迹倒没有多少,觉得若能将方明收服,从此带在身边管教,以天山门规约束,也算造福武林。

    他是一代宗师,胸襟宽广,当即捋捋胡须,微笑道:“老夫德才浅薄,怎么能做方先生的师父呢?但若阁下不嫌弃,在下倒愿意代师收徒,以后名列天山旁支,谅得江湖上的朋友总要给我夫妻二人几分薄面,不计较你之前的胡闹……”

    方明脸上带着不屑之色:“那我是否还要感激涕零,拜谢两位大侠给的出路了?”

    话说他最讨厌的就是这种名门正派的架子了!处处以人上人自居,见到邪派高手便是各种不屑,还要仿佛施舍乞丐一样‘给条出路!’

    这种随意替他人做决定,将意志强加给别人的人,与李寻欢嘴上说为了林诗音好,再将她推入龙啸云怀里又有什么区别?

    “桀桀……”

    方明忽然怪笑连连,声震四野,对面三人功候稍低如冯琳者已经开始胸口滞涩。

    “老祖就是喜欢邪派逍遥自在,为何要入你们这些所谓的正派,受门规约束?”

    唐晓澜脸色肃然:“在下虽然不才,但忝为天山掌门,必须要追回本门武功!”

    言下之意,若方明不拜入天下门下,便只能动手了。

    “那我倒要丈量一下你们的本事!”

    方明长啸不绝,声波滚滚之中,忽然一拔背上长剑!

    喨呛!!!龙吟虎啸之中,银蛟剑发出一声轰鸣,落入方明之手,剑气呼啸,纵横九霄!

    “这一剑还请唐掌门指教!”

    哗啦!亮丽的剑光仿佛闪电般刺破夜幕,隐含风雷之音,声势动人到了极点,忽然听得方明一声清啸,漫天雪白的剑光融为一点,化作飞星点杀而出!

    一剑飞星!

    “好!瑛妹你先退开!”唐晓澜面色肃容,他是剑术大宗师,在见到这剑之后便知道方明在剑道之上的水准极高,已入宗师之境。

    此种剑术武功,已经足以自开一派,传承千古,要压迫他入自己门下,的确是有些不自量力了点。

    当下也不答话,拔出腰间长剑,施展开大须弥剑式,剑影化作一道光幕,严密守御在身周。

    这大须弥剑式乃是天山剑法的绝巅,有纳须弥于芥子之功,可攻可守,可大可小,剑光无处不在,进可进攻敌人,退亦足可自保。

    此时施展而开,漫天剑光巍如山峦,当真守得密不透风。

    叮铃铃!!!

    飞星点杀而至,**起一片金铁交击之声,直如雨打芭蕉,声声入耳。

    冯瑛的脸上泛起一丝忧色,虽然她早已知道方明的武功很高,但绝对没有想到居然高到这个地步,剑动雷音,竟然能与自己的丈夫杀得难解难分!

    “好!”

    方明霎时间已经从五岳剑法到雪山剑法,再到玄门三大剑,独孤九剑……刹那间连换七种剑法,却始终不能突破大须弥剑式的防御,不由赞了一声好字。

    唐晓澜不愧是天下第一的剑术宗师,天山剑法的精妙在他手上仿佛有了自己的神韵,乃至生命!

    而方明借他之手,对于天山剑法的领悟也在不断加深。

    “再接我一剑!”

    方明手腕一抖,银蛟剑腾龙起凤,宛若铁树银花,绽放出漫天寒星,抢占八卦方位,人似飓风,手似游龙,在一瞬间就连出八八六十四剑!

    剑影纵横,或轻灵精巧,或凝重如山,俱是精妙到极点的杀手,既有玄门三大剑、又有雪山剑法、乃至独孤九剑的杀招,甚至还包含了天山剑法与反天山剑法于其中!

    唐晓澜脸色肃穆,横剑在胸,如封似闭,内力源源涌出,整个人仿佛深海礁石,任凭剑影海浪冲击仍自巍然不动。

    哗啦!

    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但见方明攻出的剑气虽散不乱,仿佛被一股无形之力挟裹,重新凝聚到剑身之上,竟然又重新化为一剑!

    这一剑的剑光更加璀璨,偏偏又快到了极点,直如电闪雷鸣,瞬息即至!

    冯琳冯瑛姐妹的手心已经渗出了冷汗,她们虽然对唐晓澜极有信心,现在也不由开始动摇起来。

    唐晓澜见方明精妙剑招层出不穷,竟似乎无穷无尽,更有自己从所未见的剑法妙招源源不断使出,不由大是惊奇,而数十招过后知道自己单凭剑术短时间内无论如何也胜不了对方,当即使出‘粘’字诀,将自己苦修数十年的玄门正宗内功尽数运到剑上,来夺方明手上的长剑。

    双剑一交,只听‘咔嚓’一声,唐晓澜后跃数丈,苦笑道:“阁下剑法惊人,在下自承不如!”

    冯琳姐妹一看,原来唐晓澜手上的长剑已经只剩剑柄,却是被方明手上的银蛟剑削断!

    原来唐晓澜手上拿着的不过一柄普通精钢长剑,而方明所持银蛟剑虽然比不过天王金刀的神锋,但也是一柄百炼名器!

    本来以唐晓澜的功力,即使持着枯枝败叶,也足可削金断玉,胜过普通人手上的神兵,但方明的内力却丝毫不在他之下,双剑相交之下,长剑自然不支,被银蛟剑所断!

    唐晓澜心胸宽广,虽然只是兵器上输了一筹,但也自承不如。

    方明却沉吟了下,才道:“此是我仗着兵器之利,若你的游龙剑在手,必不至于此!”

    此言一出,连冯琳都有些诧异。

    眼见唐晓澜都已经自承不敌,只要一答应便可轻而易举地将天下剑术第一的名头摘了过来,谁知方明竟然这么轻轻巧巧地放过了。

    此等光风霁月,虽然年纪尚轻,但也无愧邪派宗师之气度!

    “今日与唐掌门论剑,甚是痛快,奈何胜败未分……不若改日再战!如何?”

    方明朗声道,同时又瞥了周围的冯瑛冯琳姐妹一眼。

    唐晓澜苦笑道:“自当奉陪!”

    他知道方明的意思,首先钟展、武定球的梁子必须揭过去,但却不是今天!

    论武功,唐晓澜没有游龙剑在手,剑术上已经逊色于方明一筹,但他却还有两个生力军在此!

    而冯瑛的轻功与冯琳只在伯仲,却得了天山易兰珠的真传,数十年苦修下来,内家功夫早已登堂入室,超过没有定性的妹妹不知道多少了。

    虽然她们自重宗师身份,不屑围攻,但若唐晓澜要战败而亡了呢?

    方明绝不会冒这个险,而自身无碍的前提之下,这三人也不会自**份地一上来就来围攻。

    如此一来,今天这架就打不下去了。

    “唐掌门还是尽快去取得游龙剑,否则下次老祖可不会再留手了!”

    方明长啸一声,双手一撑,仿佛大鹏鸟般从山顶跃下。

    呼呼……

    唐晓澜等人从高往下看,只见一道白影仿佛闪电飞射,瞬息间便消失不见,此等电光石火般的轻功,看得冯琳也暗自咋舌不已。

    “此人剑术之高,已是惊世骇俗,没想到轻功居然也如此厉害……”

    冯瑛赞道。

    “恐怕还不只如此……”

    唐晓澜脸色默然,忽然道:“我虽然只与他拼了一次内力,但已经感觉他内功之高,丝毫不在我之下,并且……他还有刀!”

    冯瑛冯琳姐妹尽皆骇然失色,此时才想到方明只出了一剑,还有一刀未曾施展!(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