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一百六十八章 姬晓风(票1600加)
    <div id="content">

    金世遗却一眼认出了厉胜男正是当日救他出孟家庄的黑衣少女,不由道:“你怎么到这里,还与这个魔……他搅在了一起?”

    厉胜男抱着方明的胳膊,娇声道:“我大哥武功高明到了极点,又答应助我报仇,还指点我武功,我为何不能跟他一起?”

    金世遗一呆,茫然间竟然也有些手足无措。

    当日他被这少女救出,而这少女更以救命之恩为要挟,要他帮忙做两件事,金世遗当时便有麻烦上身,遇到克星的感觉,隐隐约约间对于这少女居然还有些畏惧。

    仿佛这个少女就是他原本的影子,要与他纠缠一生!

    但现在见到厉胜男投入他人怀抱,金世遗却不知怎么的,又很想大哭一场,连他自己心里都吃惊为何会如此。

    厉胜男接着道:“而我有了方大哥之助,那几件事便不用求你啦,从此我们两个一笔勾销,你不开心么?”

    这一字字,一句句,不知怎么的却好像刀子一样,扎入了金世遗的心头,直令他体无完肤。

    “既然如此,那我真是要恭喜你了……哈哈……哈哈……”

    金世遗的嗓子沙哑,仿佛破锣一样,笑起来更是难听无比,令路人都不由有些伤心难过。

    “好了!闲话少提!”

    方明手臂一揽,将厉胜男抱入怀里,随口笑道:“灭法和尚,你给我滚!!!”

    “小人不敢!”

    奈何此时的灭法和尚三人已经吃过三尸脑神丹的苦头,更是知道若无解药的惨状,此时便是打都打不跑的,闻言都跪在了地上,如果是狗的话恐怕都要多一条尾巴出来摇尾乞怜了。

    “哈哈……”

    方明仰天大笑,状极欢快,道:“看到没有,你既不是他的门人,他入我麾下又是心甘情愿,赶都赶不走,你还待如何?”

    谷之华一时语塞,想到自己之前行为的确有点鲁浪,又心知灭法和尚必是中了什么极厉害的钳制手段,才不得不违心至此,当今之计,唯有先退走,再设法向其它武林名宿求救。

    于是福了一福,便要离开。

    “慢着!”方明却突然喝道:“你冒犯老祖法驾,就想如此一走了之么?”

    “老魔头,你待如何?”

    金世遗拐剑齐出,挡在谷之华面前,看得厉胜男眸中一黯,心里更是断然下了决定。

    “不如何……”方明忽然看着谷之华手里的剑,道:“丫头你手里拿的可是霜华剑?既然此剑在你手上,想必吕四娘一定很喜欢你,将玄女剑法的剑谱也传给你了,是不是?”

    “莫非此人也觊觎我邙山的武功?”

    谷之华手握剑柄,眸子里已经满是警惕。

    “好!看样子剑谱真的在你身上……我给你两个选择,第一是交出你手上的剑谱,老祖今日便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而第二则是你们接老祖一掌……”

    “不用选了,我们接你一掌!”

    金世遗抢着道,他曾经与方明多次交手,自付虽然真打起来自己万万不是对手,但起码也可以捱到十招之后,现在只是一掌,自己一人便可接得下来。

    “唉……可惜,可惜……”

    方明摇头道:“若有人能将那玄女剑法的剑谱送到老祖面前,老祖欢喜之下,说不定便会收了那人做弟子呢……”

    他的声音远远传播开去,而金世遗眼角似乎见到黑影一闪,但旋即又消失不见,心里就是一惊:“难道他这话是对那人说的?那是谁?”

    “小心!一掌来了!”

    方明一声长啸,声震四野,虚空中都仿佛掀起了无形的波浪。

    呼呼……四周穆然寒气大盛,仿佛一下就来到了寒冬九月,冰冷彻骨。

    金世遗挡在谷之华面前,心里惊讶更甚:“怎么这方浮水出手跟孟神通一样?难道他也修炼了修罗阴煞功?但这份功力却又超出孟神通不知道多少了……”

    殊不知方明虽然没有上手练功,但教导几个学徒,日夜揣摩当中,对于阴煞修罗的精义了如指掌,模拟出点寒气根本不算什么。

    金世遗这时只听方明长啸不断,震耳欲聋,连体内气血都似乎开始浮动,凝聚起来的功力瞬间散了三成,暗叫不好:“他功力居然如此深厚?这啸声可不算招式……”

    方明这一吼乃是以深厚内力为基础,又融入狮子吼等音波功于其中,若无高深内力万万无法抵挡,这还是暗中收了三分手,否则功力较浅的谷之华便要不敌,不动手就要瘫倒在地上。

    轰!

    惊涛骇浪当中,方明的一掌终于发出,飞沙走石,声势骇人到了极点!

    厉胜男只见得金世遗拐剑横档,抱着谷之华不断飞退,似乎吐血连连,脚下陆地飞腾的轻功却丝毫不慢,几个起落间便远远消失。

    “他中了我一掌,没一个月是好不了的了……”

    方明右手一揽:“胜男可有心疼?”

    “谁会心疼他?”厉胜男挣了挣,却无法从方明的怀抱里出来,不由道:“你放开我!”

    “哈哈……若连自动投怀送抱的女人还要推开,那岂不是太蠢?”

    方明大笑:“一入老祖怀抱,还想挣脱出来么?”

    厉胜男脸上浮现出几丝红晕,娇声道:“方大哥,你忘记答应了我什么么?”

    “我自然要你口服心服!”

    方明手臂紧了紧,笑道:“但利息不可不收……”直接俯身一吻。

    厉胜男虽然行事作风邪气,但也没有如此开放,当此大庭广众之下,只能婉转相就,脸色已是殷红如血。

    “走吧!”

    方明见此,知道再逼迫就要弄巧成拙,哈哈一笑放手。

    厉胜男看着方明的背影,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又有点怅然若失,看见方明招招手,立即紧跟了上去。

    邪帝车马再次启行,只是这次又多了三个跟班。

    “你要去京师?”

    厉胜男见马车一路北行,不由问道。

    “不错!有些事情要去办,否则那两个废物还配不上我的两颗宝丹!”

    方明桀桀一笑。

    夜里到了一处小城,秦岱、耿纯二人仗着自己天子亲军统领的身份,去了城中最好的客栈,又逼迫客人将最好的上房腾出来,再恭敬请方明入住,那掌柜陪着笑,连一文钱都不敢收,还是厉胜男看不过眼,甩了一片金叶子在地上。

    “主人……有一人自称千手神偷姬晓风,说带了主人想要之物,前来求见!”

    用过晚饭之后,藏灵上人进来禀告道。

    “嗯,让他进来!”方明点点头,厉胜男则是好奇道:“你之前说看上了谷之华的剑谱,又不亲自动手,难道早就知道了?”

    “这姬晓风也是外道中一块极好的材料,培养两下便可堪大用!”

    方明点点头。

    这姬晓风在原著中亦正亦邪,有情有义,后来拜入孟神通门下,武功日进,堪称天下第一神偷,其妙手空空之术天下无双,从皇宫大内到少林寺高僧俱都难逃毒手,最后更是将各大派的内功心法一网打尽,名震天下,更关键的是此人乃是原著中难得的不惹方明讨厌,反而颇有几分好感之人。

    片刻后,藏灵上人带着一人进来,那人脸色青紫,咳血不断,拜下道:“晚辈姬晓风,叩见万古邪帝,奉上‘玄女剑谱’一份!”

    双手恭恭敬敬地将一本古册献上。

    “好!很好!”方明伸手接过,瞥了一眼就扔到桌上:“你为了讨我欢心,就敢跑去招惹谷之华与金世遗,也是胆子不小,那毒龙针滋味如何?”

    厉胜男啊的一声道:“那毒龙针听说乃是金世遗的独门暗器,非他无法解救……”

    姬晓风苦笑了下:“那也只能怨我命苦……”

    “哈哈……有本老祖在此,区区毒龙针又算得了什么?”

    方明握住姬晓风的手掌,潜运内力,几枚细针便从姬晓风手臂上弹出,随后又是几注黑色脓血。

    运功逼毒本来已经非常困难,而见效如此快,可见方明内功之深厚,已至惊世骇俗之境。

    “你再吞了这枚碧灵丹,体内余毒便可拔清,还可得些好处!”

    方明将一枚碧灵丹交给姬晓风,姬晓风愣了愣,突然又是跪下,连磕三个响头:“请师父收我为徒!”

    方明哈哈一笑,问道:“你为什么要做我的徒弟?”

    姬晓风道:“我见到您老人家的武功,心里仰慕无比,若是能学到几分,我再去偷东西时,就保险不会给人打伤了。哈哈……那时就是皇宫大内的奇珍重宝,我也可以偷来孝敬师父了!”

    方明大笑,状极欢快:“你很诚实,又很有孝心,很好!我便收你做了记名弟子吧!”

    他本来就有意收姬晓风为徒,否则就不会故意炫耀武功,再远远传出收徒条件,这么做自然是早就知道姬晓风潜伏一边了。

    姬晓风小偷出身,自然不是正道,想要拜师也只能从众邪派高人中选择,而此时方明万古邪帝的名头正是响亮之际,又故意露了几手,顿时让姬晓风大为心折,将原本的拜师选择孟神通丢到了爪哇国去。

    而若没有方明那一掌,令金世遗与谷之华同时受伤,以如今姬晓风的功夫,也根本不可能顺利偷得剑谱,再在金世遗手上逃得性命。

    这一切只能说是一饮一啄,皆为前定!(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