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一百六十六章 乔北溟(月1500加)
    <div id="content">

    “万邪老祖?”

    方明翻了一个白眼:“小丫头不要乱取外号,老祖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万古邪帝方浮水是也!”

    “你一个年青人,偏偏老是自称老祖老祖什么的,又搜罗这么多邪派中人为手下羽翼,不是万邪老祖是什么?”

    厉胜男噗哧一笑,娇艳无方,偏偏又比寻常女子多了三分邪气与英气,别有一番风情。

    “不错不错……你想怎么叫便怎么叫吧!”

    方明瞥了厉胜男一眼:“你先祖厉抗天当年也是邪派中鼎鼎有名的人物,你自也是我道中人,又通晓乔北溟宝藏之秘,此乃与老祖有缘,合该入老祖门下!”

    厉胜男呆了一呆,旋即道:“我不答应行不行?”

    “你说呢?”方明桀桀一笑。

    于是,当他带着三魔回来之时,马车当中便多了一名黑衣少女。

    倒是赶车的金日禅看得呆了一呆,暗道老祖居然还有此等雅兴,倒也不失为一个献宠的法子,心里便开始转动起某些少儿不宜的念头来。

    谁知马车当中跟他想的完全不是一回事。

    “成啦!”

    方明收回为厉胜男运功疗伤的手掌,淡笑道:“你先服了碧灵丹,又得老祖我内功之助,不仅伤势痊愈,更是因祸得福,凭空横添三年功力……”

    厉胜男微一运气便知道方明所说不假,一双妙目在方明身上流转,更带着好奇之色:“你自称乃是邪派中的一代宗师,但我却见你双目神光内敛,温润无暇,内息也是浩大无穷,光明正大到了极点,不带丝毫邪气,俱是正道一派宗师之相……”

    方明哈哈一笑:“相由心生,老祖我早已正邪合一,要正便正,要邪便邪……又有何难来?”

    笑声当中,他已经暗自运起《万劫刀谱》,整个人气势骤然一变,凌厉迫人,凶残狠毒,目露邪光,仿佛从正道宗师变成了邪魔恶鬼,身边更似乎有着众多冤魂萦绕,寒风凌冽,鬼笑连连,让厉胜男连打三个寒颤,忙说道:“老祖你法力无边,小女子知错了!”

    方明缓缓收功,脸上一副宝相庄严,乃是得道高僧之相,看得厉胜男咋舌不已。

    “怎么样?你若乖乖带我去取了乔北溟的秘笈,老祖我欢喜之下,说不得便收你入门,传授此无上神功!”

    方明问道。

    厉胜男眼珠一转:“老祖你既然已天下无敌,又何必去找那乔北溟的遗藏?”

    言下之意,还是不怎么愿意,看得方明暗自直翻白眼。

    原著当中,厉胜男可是见了金世遗两面就求他一同出海,寻找秘笈,之后还丝毫没有门派之嫌地要助金世遗练成正邪合一,成为古往今来的大宗师人物!

    但怎么到了自己,待遇就这么不对咧?

    ‘难道真是不同人不同命?还是我的脸不如金世遗白?’

    方明摸了摸脸庞,暗自想道,不过也对,他本尊面目只能算清秀,远远比不得金世遗这个主角的俊美无伦。

    他脸色几变,倒是看得厉胜男暗暗害怕,又往后挪了挪,虽然明知道方明此时无论做什么她都没有反抗之力,但还是忍不住自欺欺人。

    “唉……乔北溟那小子倒算是我们邪派中一个杰出人物……”

    方明脸色变了半响,却是穆然一叹。

    乔北溟乃是厉抗天之师,也是厉家世代供奉的祖师,厉胜男闻听方明都如此赞赏,不由脸上浮现出一抹骄傲之情,心想亏你也知道。

    这时又听方明道:“当年那乔北溟乃是天下第一大魔头,一手修罗阴煞功杀得天下高手豪杰尽皆胆寒,两百年前崂山一战先是连毙正道十数位一流好手,大战三位少林神僧,随后又力敌天下第一剑客张丹枫,虽败犹胜……”

    “败便是败!乔祖师也不是输不起的人……他之后远遁海外,隐居海岛,功力更上一层楼,晚年更是创出了数种极为厉害的功法,那时的他自然又要远远超出张丹枫了……”

    厉胜男道,同时心里却是一个激灵,心想自己给乔北溟祖师夸得如此,若引得这魔头穷追不舍,那如何是好?

    “不!乔北溟当年是胜了!”

    方明摇摇头,忽然问道:“你可知乔北溟在海岛上活了多久?”

    “祖师年过百岁,才寿终正寝!”厉胜男道。

    方明道:“不错!而张丹枫却不到六十便死了,你可知道为何?这便是因为他当初硬接乔北溟九重修罗阴煞功掌力,早已阴寒入体,元气大损,神仙难救……”

    “因此虽然张丹枫虽然赢了面子,却输了里子……嘿嘿,乔北溟可真是给咱邪道挣了回脸……”

    厉胜男呆了一呆,忽然拍手笑道:“不错!就是这个道理!”

    方明肃然道:“而老祖我虽然学究天人,便是将崂山之战时的乔北溟拉来也是不惧,但他晚年的武学境界却是超过了此时的我,因此老祖还是很想看看他遗留下来的武学秘籍……”

    他忽然瞥了厉胜男一眼:“你厉家虽然掌握海岛位置,又几次三番上岛查探,但少了老祖手上的关键,要想找到宝藏却是痴人妄想……只能与老祖我合作!”

    厉胜男叹了口气,“看来我是没有选择了……”

    她偏过头想了想:“可惜我还是不愿,除非你答应我几个条件”

    方明翻了个白眼,道:“说吧!”

    “我要你先助我报仇!杀了孟神通!”厉胜男眼睛微微发红道。

    “可以……不过老祖在他身上有些布置,还需再等一段时日!”方明沉吟了下,回答道。

    “你第一件事便多方推诿!哼!我看你与那孟神通混在一起,果然不是什么好人!”

    厉胜男气急道。

    方明哈哈大笑:“老祖我是万邪之祖,原本就不是什么好人,而小孟乃是我道中的后起之秀,杰出人物,你要老祖杀了他,可要付出不少代价……”

    他怪笑连连,眼睛更是不住朝厉胜男身上打量,看得此女脸上一红。

    厉胜男默然半响,忽然一咬牙,道:“你若能助我报仇!我不仅将乔北溟的武功秘籍双手奉上,下半生更是为奴为婢,当牛做马,也要报答你的大恩大德……”

    “桀桀……果然天姿国色,我见犹怜!”

    方明挑起厉胜男的下巴,端详着面前的小美人。

    历胜男任凭他动作,却忽然道:“若你想用强,我却足可自断心脉,这是我家传功夫,就算你封了我**道都是无用……”

    “哈哈……”

    方明却忽然大笑,笑的几乎连眼泪都出来了。

    “你笑什么?”厉胜男眉头一皱,她虽然本来就是个邪教妖女,但感觉方明却比她更邪,也更加难以揣测。

    “我可不是焚琴煮鹤之人,并且……以我的武功权势,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

    方明瞥了厉胜男一眼,立即令这个女人脸色一白:“你自认比得上乔北溟的秘笈么?”

    “有趣!有趣!本尊答应你了!”

    正当厉胜男绝望之时,方明却又道:“这么多年来,你还是第一个敢与老祖我如此讨价还价之人,就凭这点,老祖答应你了!”

    “不仅如此,老祖还会助你练成无上武功,亲自手刃仇人,为厉家洗雪沉冤,乃至光大门楣,一吐两百年来隐姓埋名,销声匿迹的怨气,更可以让你一统武林,压服各大宗门,唯你马首是瞻!”

    “什么?”

    方明给出的条件太好,倒让厉胜男呆住了,眼睛里面更是放出异芒。

    这丫头从小被教育歪了,一只想的就是光大厉家门楣,还有遵循乔北溟遗训,向张丹枫传人复仇,外加称霸武林之类。

    现在一听到方明描绘出的蓝图就有些心摇神驰,不能自已,一颗心更是扑通扑通直跳,似乎要跳出胸膛。

    “老祖你为何如此助我?”

    但她终归不是普通人,怔了怔之后立即问道。

    “这只是你的志向!但你可知道老祖的志向?”

    方明道:“我要开邪派从所未有的新局面,彻底解了所有邪法走火入魔的限制,让这世上邪道大昌,乃至正不胜邪!”

    “要完成此宏愿,老祖一人心力有限,因此需要不少羽翼助力……可惜外面都只是几条废柴……”

    方明眼睛仿佛筛子一样在厉胜男身上扫过:“你虽然武功不行,但尚算块良才璞玉,只要再由本老祖打磨数年,必然可在江湖上大放异芒,乃是个极好的助手!”

    “既然如此!我等击掌为誓!”

    厉胜男只听得热血沸腾,与方明三击掌过后立即盈盈拜了下去,神态恭敬娇媚。

    方明见此,已知大体收得此女之心,只是日后还需慢慢雕琢,哈哈大笑着将厉胜男扶起,又道:“你之根基所学还是乔北溟一脉,老祖便教你修罗阴煞功,有着老祖指点,包你三年内便练到**重之境!”

    当年武林二恶的孟神通与西门牧野血洗厉家,抢走了三篇修罗阴煞功典籍外加百毒真经,因此厉胜男这个正经的厉家遗孤反而只会治法,不会练法,听到方明要传授此奇功,厉胜男便是大喜过望。(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